为什么最赚钱的天使是他们
和阳 和阳

为什么最赚钱的天使是他们

与过去相比,《创业家》第8届“创业天使榜”上榜者的共性十分明显——无论是徐小平、何伯权、蔡文胜这样的老面孔,还是吴世春、黄明明、戴志康这样的新鲜人,他们的创业经历都谈不上辉煌,至少都没有守到自己公司上市的那一刻。

 44

与过去相比,《创业家》第8届“创业天使榜”上榜者的共性十分明显——无论是徐小平、何伯权、蔡文胜这样的老面孔,还是吴世春、黄明明、戴志康这样的新鲜人,他们的创业经历都谈不上辉煌,至少都没有守到自己公司上市的那一刻。

他们的故事大同小异:蔡文胜的2 6 5 .com模仿自李兴平的hao123,后卖予谷歌中国;吴世春四度创业,最广为人知的一段是与唱吧创始人陈华联合创立酷讯;戴志康2001年创建康盛创想,直到2009年该公司的年营收都未超过1亿元。后来,他们基本都离开了自己的公司,并在此后数年,默默从事不为普通人关注的天使投资。

直到2013年,他们以不容忽视的投资回报,闪亮闯入公众视野。

黄明明2007年投资的汽车之家、戴志康2011年投资的天津壳木、吴世春2009年投资的玩蟹科技分别带给他们35倍、177.5倍和1000倍的回报。而拿到投资的时候,汽车之家年营收仅在100万元左右,天津壳木和玩蟹科技几乎没有收入。

表面看,这一批上榜者能够获此佳绩,与绝大多数天使投资人的成功并无二致:他们都曾由创业获得巨额回报;他们都有高质量的人脉圈,比如周鸿祎是戴志康的导师,吴世春主投出自酷讯和百度的创业者,黄明明与蔡文胜、雷军等颇熟;他们都赶上了中概股和创业板上市浪潮,也亲见创业者将目标从“非上市不可”调整为“能卖给BAT也不错”。

事实上,在这些共性之外,吴世春、戴志康们与其他成功者相比,另有很多不同之处,这或许才是他们胜出的关键:

一,对失败教训曾有深刻总结,对自己定位已更清晰。黄明明觉得,自己喜欢捕捉新事物和新方向,而每天去执行具体事务,可能未必行。吴世春则称,他自己知道如何将事业从0做到1,就像挖矿一样,但矿挖出来以后,要想把它雕琢成艺术品,就必须持续面对琐碎的细节,而这时他却没那么兴奋了。

第二,因为深知创业中的沟坎,他们能够给予创业者更充分的支持。2007年,博雅互动创始人张伟拉到周鸿祎的投资后,很快就向后者抱怨,“你和戴志康投完了也不管我”。随后,戴志康辅导了张伟从业务转型到IPO的全过程。

第三,对自我的反省,已转化为判别投资对象的标准。吴世春说,他已经没有了创业时的那种强烈的饥渴感,现在很难坚持每天工作12个小时。由己推人,吴世春称,他自己绝对不会投资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创业者。戴志康说,他之所以投资天津壳木创始人李毅,是因为他在李毅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创业的影子,此外他对迎合投资人喜好和流行趋势的创业者不感兴趣。

第四,失败经历帮助他们找到了导向成功的一些法则。戴志康说,“公司发展得太顺不见得是好事,因为你不知道你的成功是怎么来的。康盛创想的很多业务都是反复成功和失败,这逼得我老在想这个业务为什么成功、那个业务又为什么失败。最后你会看到决定成败的因素到底是什么。”

如今,创业时算不上志得意满的徐小平、何伯权,都已在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上找到了感觉。今年5月,徐小平将收获一家市值可能比新东方还要大的上市企业——聚美优品。而已将7天连锁酒店送上市的何伯权,近日旗下上市企业再添爱康国宾。

戴志康、吴世春、黄明明等新一代投资人,在斩获丰厚投资回报的同时,已将天使投资视为事业。黄明明创立了明势资本,吴世春创立了梅花天使创投,李治国创立了阿米巴资本,据说戴志康已准备从腾讯出走,并将专职天使投资。

最赚钱 天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