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k :给“同志” 提供心灵空间
王根旺 王根旺

Zank :给“同志” 提供心灵空间

垂直化通常是解决陌生人社交难题的利器,Zank 就专注于建设“同志”(注:男同性恋)生活圈子,它把现实生活中同志的需求搬到了网上,而且实现方式比现实生活更丰富。

垂直化通常是解决陌生人社交难题的利器,Zank 就专注于建设“同志”(注:男同性恋)生活圈子,它把现实生活中同志的需求搬到了网上,而且实现方式比现实生活更丰富。

凌绝顶头像2

凌绝顶

四年前,我就利用业余时间创建了同志社交网站飞赞。早前的同志网站多是以新闻、聊天室或交友为主,而飞赞则鼓励大家贡献内容,不局限于填写个人资料。于是,很多同志开始分享生活中的情感故事,上传照片。当时我也组织了很多线下活动,正是因为飞赞,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积累了许多人脉和行业经验,为我做Zank 奠定了基础。

2013 年,我和几个朋友决定全职创业做同性恋社交。我之所以全职做同志领域,有几个重要的原因:第一,我本身就是同志,对同志群体很了解,也觉得有义务“为同志服务”;第二,我在网易和新浪微博工作过,虽然互联网公司有不少同志,但一直没人出来创业做同志这个领域,我愿意做个榜样;第三,国内几乎没有品质优秀的同志应用,已有的产品无论在功能设计还是用户体验方面,都有很多改进空间。

无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的社交应用,都没有固定的产品形式或风格特色,所以并不能简单地比较这两者的共性或差异。我觉得更有参考意义的是看同性恋和异性恋这两个群体的共性和差异,用户群影响了软件本身的一些属性。

国家对同性恋和异性恋网络的监管标准是一样的——禁止涉及黄赌毒和其他违反国家法律的内容。也就是说,政府不会因为你做同性恋服务就给你禁令,一些同性恋社交产品之所以被运营商禁止,其实和“歧视同性恋”没有关系,更多是因为他们涉及了色情内容。不像异性恋男女们可以任意表达,同性恋是很多人的隐私,同志一般不希望公开暴露自己的性取向。因此,同志们在现实中有太多压抑情绪需要释放,他们不仅想交往到一些朋友,还想找到一种有归属感的网络空间。正因如此,我们把Zank 定位为“同志社交和服务平台”。

Zank 在线上和线下两方面都强化了社交功能。在做第一个版本时,我们就发现50% 以上的用户路径会到达“图片”这个功能,所以我们干脆强化了图片功能,把图片独立成一个频道,大家不光只看附近的人,还可以浏览同城的图片。这个功能在Zank 第二个版本上线后,用户反馈非常好,每日上传的图片量是原来的三倍,用户停留时间也翻了一番。从2013 年5 月上线至今,Zank 已经拥有200 万用户。

实际上,Zank 做的就是同志生活圈子,把现实生活中同志的需求挪到了网上,而且网上比现实生活中要丰富很多。Zank 上有你附近的同志朋友,你可以在网上交流彼此对一部电视剧的看法。当你想找同志租房、旅游和“出柜”的时候,这里也有你需要的服务。一些同性恋公益机构在Zank 也有账号,例如北京同志中心、广州同性恋亲友会、上海爱白等,他们都直接服务于同志。

线下我们的特色是做活动,比如北京知名的同志酒吧Funky 通过Zank 发布活动,这吸引了很多用户。当然,除了强烈的交友需求以外,同志还有其他需求。他们是一个高消费和高黏性的群体,其消费能力可能是异性恋的三倍。比如男士奢侈品消费群体中很多都是同志,他们买Gucci 这些奢侈品牌非常干脆,不会讨价还价。我们调查发现,63% 的同志用户都接受整形或微整形,于是我们就和国内最大的美容整形第三方平台美尔贝一起做了免费去韩国的活动,很多用户参与,非常成功。截至目前,我们和护肤品公司、音乐剧、电影、移民机构和旅行社都进行过合作。

我们实际上就是希望把一些服务对接过来,让同志们不仅知道可以做哪些事情,还知道去哪儿做。比如面部整形,我可以告诉你鼻子和眼睛怎么去整形,我还可以告诉你哪些医院比较好。当然,我们很在乎与Zank 合作的第三方品牌的品质,因为这也决定了市场对Zank 的看法,更决定了用户对Zank 的信任。

未来,我希望Zank 能够把同志和服务信息连接起来,告诉他们哪些公司是对同志友好的,你可以去消费。所以,Zank 最终会是一个人和人社交、人和信息服务对接的平台。

Zank “同志” 垂直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