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综合征
i黑马 i黑马

巅峰综合征

期待已久的成功,就像天上的大馅饼砸在他手上的时候,他 却发现自己毫无食欲了。

"最大的痛苦不在于你得不到什么,而在于你忽然不知道想要什么了。”白峰说。他几乎是躺在沙发上,袖子卷到了胳膊肘以上,纽扣也解开大半。刚进门的时候,他还是一个衣冠楚楚的商业人士——你在CBD 到处可以见到这样的家伙,永远西服革履,耳朵上别着无线耳机,昂首阔步。

48

白峰就是我们所认为的那种成功人士,十年创业,一朝卖掉公司,一夜之间成了千万富翁。按照他的时间表,成为亿万富翁,也是指日可待的。但是忽然之间,他失去了方向。他有贤妻、爱子、豪宅、名车,以及很多等着他去开创的事业,为什么他忽然会觉得什么都没有意义呢?一次在和人谈合作的时候,他开始恍惚起来:“我在干嘛呢?为什么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呢?”以前的奋斗的激情,恍如隔世;期待已久的成功,就像天上的大馅饼砸在他手上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毫无食欲了。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累了,就干脆给自己放了半年假,到处游山玩水,可还是无精打采。后来有哥们儿给他出主意:是不是饱暖思淫欲了?他也对周围的女人动了动心思,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像在演戏,情感游戏也没有点燃他的内心之火。

他有些发慌了。“我是不是废掉了?”他问自己,也问周围的人。周围的朋友也觉得他真的有病了。他开始焦虑——我的心跑哪里去了?

白峰这种状态,在很多30 岁的成功者中,并非罕见。我们可以姑且称之为“巅峰综合征”。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心理层面的“舒适空间”,比如你请常年在乡下过苦日子的父母来城里享受被人伺候的生活,他们往往会倍感痛苦——这大大超出了他们的舒适区域。一个每天吃饭不超过10 块钱的人忽然开始过吃一顿饭就要1000 块钱的生活,他会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星球。同样,白峰所熟悉的生活模式是为一个目标而奋斗,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并不真正相信自己会达到目标,或者说,他的目标就是他人生的阈限,一旦越过,他就要面对一些他不想面对的东西了。

而且,我们的能力不是无极限的,总有一天在到达一个高峰后很难再有所超越。白峰内心并不真的接受卖掉自己耗尽心血建立起来的公司这件事。在他看来,他卖掉的其实是自己的一部分。没有了这个公司,他觉得自己就像浮萍一样,没有了根。就像一个作家一生只能有几部甚至一部代表作一样,一个人在事业上也有他的极限。问题是,这是不是他将自己的所有潜能都释放了之后的极限?有些人是真的倾尽全力了,有些人却是自我设限,比如白峰。

更重要的,除了公司,白峰的人生很贫乏。在四处云游的日子里,他自问:到底奋斗是为了谁?一个高考志愿都由父母填的人,他的人生一直由别人的期待决定。

在咨询中,他慢慢明白,对成功,他有一种渴望,同时也有一种厌恶。这个成功可以让他成为父母眼中的优秀孩子,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不是他的成功,因为被父母篡夺了。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为“自己的目标”奋斗过,难怪会觉得成功索然无味。

在最后一次咨询的时候,他告诉我:“我要感谢这段迷茫的日子,因为我终于可以告别‘不假思索’的日子了。”现在他开始进入一个新的行业——男性时尚,这个决定让他的合伙人大跌眼镜——他根本就是一个IT 土老帽儿,怎么会对时尚感兴趣?但在他看来,他开始尝试着承受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和一些混乱了,也许会失败,也许会发生各种无法预测的事情,但这些都是属于他自己的世界的事情。

巅峰 综合征 成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