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公司陷入A轮困境
吴澍 吴澍

硅谷公司陷入A轮困境

硅谷有个有趣的现象:拿到天使投资很容易,但拿到A轮融资却越来越难,原因是硅谷的天使越来越多,创业愈发是个稀松平常的事,而这种转变的背后是一次重大的社会转型。

硅谷创业公司的估值比中国企业还低,其中还没有计入购买力的差异——A轮困境,在硅谷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了。

A轮即一家公司从机构投资者那里进行的首轮融资。此前,创业者可以获得资金数量更少的“种子轮”投资,但是一旦要募集的资本超过120万美元,“种子轮”便显得力不从心了。

2013年初,泛伟律师事务所的一份报告显示,如今硅谷企业由种子期融资阶段向A轮融资阶段过渡越来越难。根据其统计的数据,在2011年获得种子期投资的硅谷公司中,仅有27%能在2012年底展开A轮融资。相较之下,一年前这个数字还在45%的高位。

更加有趣的是,连续种子融资成为新选择。在2011年创立的硅谷公司中,23%展开后续种子融资,这一数字是同期的一倍。

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现象?事实上,供求两端都应为此“负责”。

一方面,机构投资者在半公开地指责新近“天使投资人”的疯狂,这些人相对缺乏投资经验,怀揣五万美元热钱,便投资给了好友中做App的想法还挺棒的那一个。随后,这款应用可能会瞬间成功,甚至高价出售给一家大公司,但在机构投资者的眼中,这些产品和公司是不需要A轮融资的,因为这不会是一个巨大的生意。 

7

Menlo Ventures合伙人PravinVazirani则表示:“其实完成A轮融资的交易数量在上升,但获得种子轮投资的公司数量增长得更快,和往年相比,这一比例严重失衡。”由此而来,越来越大的天使投资泡沫制造了一场假象。

对风险投资公司来说,原本的A轮投资实际上已经变成B轮投资。现在,风险投资通常会故意在A轮投资中投入大量资金,原因是他们认为有必要在每家公司的A轮投资中拿下大笔股份,以防止可能损失董事会席位的机会成本。众所周知,A轮融资的规模真正的决定因素是风险投资公司希望参股的比例,以及由市场制定的估值及投资额。

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观点更加前瞻:“创业的成本越来越低,创业变得越来越稀松平常,这种转变的背后是一次重大的社会转型,通常要等上好几代人才能发生一次。20世纪中期诞生的那些等级森严的大企业将被小公司构成的网络取代。创业成本的降低正是创业风气流行的原因之一。”对此,格雷厄姆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我常常告诉创业公司,每次融资完成后,都表现得像是最后一次融资。”

格雷厄姆曾在自己的博客中警告创业者:“真正受到打击的初创企业将是那些来钱过于容易的公司,它们以优惠的条件获得融资,然后大手大脚花钱,对盈利不加关注。当市场紧缩时,这类创业企业首先将遭到破坏,因此千万不要做这样的创业企业。如果融到大笔资金,不要急于花掉,这不仅仅是因为很快就会花光,而是因为这会把你变成无法在艰难时期生存的那一类公司。”

硅谷公司 A轮 困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