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钱惊醒了我们
孙江涛 孙江涛

快钱惊醒了我们

应该是2008年IDG投我们之前,快钱的关国光看中了我们。关总最开始给我打了一张牌,说要把我们买了。

2018129

曾经,在游戏支付或交易中,中国移动的短信扣费,手续费45%,我们第二,收30%。前五年只有我们一家,属于躺着挣钱。快钱进来后,我们有点手忙脚乱。

应该是2008年IDG投我们之前,快钱的关国光看中了我们。关总最开始给我打了一张牌,说要把我们买了。后来面谈的时候他开了一个价,5000万元人民币,一部分现金,一部分快钱的股权。谈完,我们觉得,卖了也行,因为刚卖过一个公司(2006年卖了时代杰诚)。那时候快钱势头也挺不错。

后来又谈了几次。我也挺谨慎,不敢说太多商业模式,但也说了一些,也没签什么协议。我们还挺积极的,快钱那边后来就没信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大概在2009年前后,快钱自己就把跟我们相似的产品推出来了。

快钱出来之后就抢市场、打低价。假如我们跟金山是15%的手续费,它就找金山,12%。金山会马上给我们打电话:有一家公司找我们,12%手续费。一般游戏公司说不清楚是谁,我们就不理,因为每家游戏公司都想让手续费更便宜一些。但如果有名有姓,我们就要应对。一年之内,基本上所有公司都反应说快钱找他们了。

我们基本上是价格跟进。就像割肉一样,能尽量少割就少割吧,割出去的都是我们的净利润。最开始我们手续费是30%,后来降到15%,再后来大概都降到8%以下了。它搞了一圈下来,其实也没抢走什么客户,也没有影响我们的交易量,但把我们的毛利水平拉下来了。

老是有商户来问能不能降价。烦躁之下,当时做了一个非常笨拙的举动:我们也开始给游戏公司提供完整的支付解决方案。网银支付的商业模式大家都能做,我们抄了几天就做出来了,体验又差不多,大家就拼价格,都是成本线以下来做,做一笔亏一笔。而且它的页面特别多,各种各样的功能,都要照着抄,没完没了,开发人员的消耗挺大。这实际上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后来我们才想清楚,我们得在专业中比出个优势来,而不是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做什么。所以做了几个月,我们就停下来了。

快钱(的竞争)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我们开始重视服务了。原来我们觉得慢点就慢点,更没有7×24小时的客服。2009年下半年,我们慢慢开始改造,把客服中心建起来,7×24小时客服要倒三班,要招大概两倍多的人,成本增加了两倍,而且我们进一步提升技术水平,减少撮合时间,改进产品体验。到2010年上半年,我们的服务水平才真正提高。

其实快钱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交易量巨量上升。原先游戏公司觉得我们收的手续费很高,只把我们作为一个补充渠道,放在最后,用户看不到,也不怎么在它的用户群里推广。下调了手续费,游戏公司把我们当作主要渠道,给了很多展现的机会,经常做一些推荐,告诉用户有这么一个方式。2008年IDG投我们的时候,可能一年也就是几千万元的交易量。跟快钱打过后,到了 2012年是15亿元的交易量。

一家上市公司,不仅仅说有利润就行了,流水也很重要。我们去年话费充值卖了20多亿元的流水,游戏点卡交易大约15亿元,这些都是资本市场很关注的要素。

快钱 惊醒 神州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