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邦数码: 跨越塞班生死线
石海威 石海威

久邦数码: 跨越塞班生死线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移动互联网公司,经过长达9年的探索,穿越塞班生死线,久邦数码创始团队感慨:如果不能革自己的命,别人就会来革你的命。

11

2013年11月22日,美国纳斯达克,久邦数码上市。按发行价,市值约3.64亿美元。

敲钟前,一个戴眼镜的中国男人向一位小巧的女士献吻,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对陪伴自己走过长达9年创业历程的妻子表示感谢。他是久邦数码的创始人邓裕强。

那一天,在全球拥有上亿用户的GO桌面锁屏背景图片被更换为创始人张向东、邓裕强背靠背站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巨幅照片,背景标语也从“Hi,World!”变为“Hi,NASDAQ!我们来了。”

“上市之后,我在时代广场街头看见自己好大的照片,觉得很落寞。如果不是有工作,我会去大都会博物馆转一转。不是去看艺术,我想知道什么是这个世界留得下来的东西。”张向东说,久邦数码至少有两件事情留得下来:它曾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起点,并将自己的产品带向世界。

复制PC互联网的免费模式

2004年初,广州市天河区石牌西路一间6平方米的小屋里,曾是北大同学兼“舍友”的张向东和邓裕强筹建中国第一家免费的手机门户网站—3G门户网。2000年后,新经济泡沫破灭,创业大潮低落,互联网公司到处在裁员,股票像废纸一样。张的第一次创业也以失败告终。“好像天塌了,甚至一度觉得不能在这个国家呆下去了。”他说。

2004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进入飞速发展的临界点。中国的电信运营商效仿日本DoCoMo公司的模式,推出各类增值产品和收费服务。早前在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工作的邓裕强已靠SP模式赚到第一桶金,也深刻意识到SP的问题。

当时电信运营商主导的增值业务模式封闭落后,不符合张、邓二人对于互联网的理解。“我跟裕强本科毕业时,互联网刚刚兴起,受了太多影响,(认为)互联网将是自由免费的,这就像信仰一样。我第一次创业也是在做开源的事情,后来做GO桌面时选择安卓平台没有选iOS也基于此。”

3G门户网的免费模式很快得到用户认可,上线8个月,注册用户激增至800万。当年,3G门户获得第一笔来自IDG的百万美元投资。

2006年7月,久邦数码又获得了来自中经合、集富亚洲、IDG的B轮亿元投资,这是当年中国无线互联网最大的一笔投资。中经合集团创始人刘宇环向《创业家》回忆,2006年3G门户已有1300万注册用户,日均PV上亿次,日新增用户超过4万人。尽管当时3G门户的盈利主要来自广告和无线增值服务(例如在手机上看体育赛事直播等),但这些已经足够吸引他们。3G门户最高峰时用户数占全国市场的30%,占广东省的90%。

这一时期,把PC互联网成熟的门户模式复制到无线WAP上是主流想法。到2006年底,国内已经有上万家免费WAP网站,几大传统互联网门户也纷纷建立WAP站点。

生不逢时的客户端战略

2005年,久邦数码便推出了“门户”+“客户端”的双核心战略。“2005年我跟土豆网(创始人)王微说,我们在做手机视频播放器,他很震惊,说这也太早了。我当时还跟他说你不能成立一个手机事业部,你要让你的整个公司变成手机公司。”

张向东一直在试图打造一家“手机公司”。2006年6月,久邦数码推出第一版基于塞班系统的手机流媒体播放器GGTV。到2007年3月,GGTV每天的活跃用户超过50万。依靠门户网站提供的收入,久邦数码又投资开发了一系列手机应用,涵盖阅读、音乐、生活等诸多领域。

张评价当时做的产品是“激进”的。GGTV客户端在2.5G的条件下做到了每秒10帧以上的播放速度,被诺基亚评价为是一个全球奇迹。“一个互联网产品,按理来说是有自己价值的,但当下看不到需求。你感觉一定有什么问题,觉得(做得)好累啊。这不是公司或者个人的问题,而是产业没有到达这个阶段。”张向东说。

久邦数码副总裁黄爱华告诉《创业家》,塞班的问题很致命:一方面,塞班手机的硬件与现在的智能机相距甚远,不支持应用的酷炫性。另一方面,诺基亚收购塞班后给开发者划分等级,中国的开发者每发布一个版本就要到塞班主站去做一次签名,不仅麻烦,还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按黄的说法,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变化的市场。“我们在做塞班那些应用软件的时候,也很清楚它们不会有自己真正的商业模式,肯定赚不到钱,但我们一定要投入进去做,才能跟着用户的需求去成长,最后在市场机会出现的时候抓住它。”

2009年,国内移动互联网的一个重大事件是创新工场成立。中经合集团创始人刘宇环也参与了投资。“李开复筹建创新工场时我们帮他介绍很多这个领域的资源,包括组织去海外考察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观察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和巨大潜力。”刘事后与久邦数码团队交流,传递了这一信息。

2007年初,苹果iOS系统发布,年底开放给开发者,市场份额随着苹果手机的风靡而迅速攀升;安卓2005年被谷歌收购,2009年9月诞生第一款安卓操作系统的手机。iOS和安卓这两个现在统治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操作系统平台2009年已初具爆发性。

“在我们做安卓应用之前,已经有安卓的开发团队在做了,我们肯定不是最早的那批,但现在看起来,从时间点上来说我觉得也是OK的,毕竟从公司的角度来说要等待时机的。(当然),当初我们能够更早去做,在产品方向还可以占住另外一些阵地。不过,我们在开始做的时候,HTC是做安卓了,但国内的安卓手机还很少,大部分还是塞班,甚至山寨机。当时我们为什么去瞄准海外去做,也是因为中国的市场还没有起来,很多公司都还在观望。我们算是大公司中接触安卓品牌比较早的。”黄爱华告诉《创业家》。

2010年,久邦数码启动第三轮融资。据张向东回忆,当时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已经读过2007年他写的关于手机发展趋势的书,所以见面后整个上午聊的都是对手机的理解,没有太过问公司的业务问题便决定投资。“第三轮(融资)的时候,我们塞班、安卓都在做,那个阶段市场趋势也不明显。别人看我们那时候是三心二意,都好奇我们拿什么融钱。”张向东说。

事后回想,张认为,久邦数码并没有把握住塞班时代的机会。“塞班时代真正留下来的就剩UC浏览器了。我们也做过浏览器,(到)2007年我跟永福(UC董事长俞永福)说,浏览器我们做不过你们。”

2010年9月,看到塞班突破无望,安卓迅速成长的久邦数码决定战略转型,宣布停掉花很大精力研发的一款名为“手机心脏”的产品(它号称能够把塞班手机的操作界面变得像现在智能手机的界面一样酷炫),放弃塞班。“那天,好几个同事在我办公室哭,都是1米8多的小伙子。大家还希望留个团队做维护,我跟他们讲,不要再维护,给用户出个道歉通知,就停止吧。”

押宝GO桌面

久邦数码开始二次创业,把数百人的研发团队打散,分成一个个小团队,产品经理选好方向就带队去做,以用户量做关键性的汇报和考核指标。久邦数码当时研发的安卓产品有10到20款,2010年11月上线的GO桌面脱颖而出。

塞班时期的磨练和积累,让久邦数码跟进安卓平台,研发面向全球用户的平台级软件顺利得多。黄爱华告诉《创业家》,GO桌面第一版之所以能在一个月内上线,在于很多地方借鉴了“手机心脏”的设计。

GO桌面最疯狂时曾每星期迭代一个版本,用户一旦有问题就快速反应。张向东说,公司英文好的同事很多,但也常有一些小语种国家的用户,实在没办法就用谷歌翻译直接生硬地回答。久邦数码团队每天都会看用户评论,谷歌上关于GO桌面的100多万条评论据说每一条都看过。据《创业家》跟成功的移动应用开发团队交流,及时根据用户反映,快速迭代产品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我平时习惯(坐)最晚一班的飞机到广州,常常(晚上)十一二点到办公室。我根本不用担心公司没人,技术产品那屋的灯永远是亮着的,推门进去大家还在开会讨论。”

很快,“GO桌面”成为Google Play“个性化”类别中下载量最大的应用,也是Google Play中17个累计下载量过亿的应用之一。Google Play中下载量超过5000万的非游戏产品有44个,久邦数码开发了其中3个。久邦数码成为Google Play中排名第三的应用开发商,仅次于Facebook和Google。目前,GO桌面在全球约有3.35亿装机量,GO系列产品的平均月活跃用户8700万,GO桌面+Next桌面获得了安卓手机桌面产品市场份额的64%。

GO桌面70%以上用户来自海外并愿意为其付费,以美国、韩国和欧洲市场为主。 91桌面产品总监郑友胜对《创业家》记者表示,桌面产品的商业化在国内还处在初级阶段,仍以发展用户为主要目标。张向东表示,放眼全球,中国是二流市场,市场空间足够大,但含金量低。“二流市场往往有一等一的竞争,你要投入的资源比其他地方大很多。”

和国内用户都贪恋免费不同,海外用户认为付费就会得到服务保障。GO桌面试着按主题、功能来收费,很受欢迎。GO桌面的3D版本NextLauncher 价格很贵,售价15.99美元,功能也并不多,但上线两周就销售了1万套。GO桌面另外的收入来自第三方广告和分发分成,精品分发模式可以让产品直接链接到谷歌。

2012年,来自GO系列应用的营收达到556万美元,同比增长774%,与移动阅读服务一起成为公司当年营收的主要来源。2013年前三季度来自GO系列应用的营收同比增长449%,达到1675万美元,营收占比从2011年的4.0%飙升至44.6%,一举超越3G门户和移动阅读两大传统业务,成为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桌面这种产品在深度上和安全(产品)是一致的,这也是为什么海内外都是巨头在做。我们用它来上市,受到投资者青睐的原因是:第一,它是入口级产品。第二,它有可能成长为平台级产品。”在张的设想中,对于一款掌握大量用户的产品,接下来要提供个性化服务,它不同于以往单纯的更换桌面皮肤,而是根据用户的行为数据来提供他可能感兴趣的应用。

按照张向东和邓裕强的计划,未来应用分发和平台广告的营收将成为久邦数码最主要的营收支柱。应用分发上,GO桌面是积分墙平台GetJar在全球最大的合作伙伴;内嵌广告主要通过广告代理获得,由此带来的分成收益让久邦数码成为Google AdMob 2013年的优秀合作伙伴之一。

“我每次走在美国大街上,看到Borders(美国连锁书店),就觉得亚马逊真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特别佩服贝索斯,他把传统书店的命给革掉了,之后零售的命也被他革了,现在他又要把自己电子商务的命革掉,做数字阅读。”张说。

张向东认为,久邦数码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确定要玩命做一个移动互联网门户,也没有说只做一个桌面产品。他的感悟是,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顺应产业、行业和市场的变化,不断革新自己向前走。互联网公司也许一开始是革别人的命,但最后要有能力革自己的命,“如果你不能革自己的命,那别人就会来革你的命。”

久邦数码 塞班 革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