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照相馆怎么开
李奕儒 李奕儒

“有趣”照相馆怎么开

“唧唧喳喳照相馆”坚持用做广告的思路拍照片,哪怕永远做不大。

3

北京798 陶瓷三街,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的游客们穿梭于各个艺术品商店。“唧唧喳喳照相馆”用一扇带门禁的木门,把自己和门外的熙熙攘攘隔开。桌上放着一沓打印出来的电子问卷,记者随意翻看一份,一个即将结婚的年轻女性在其中一个问题后写道:“希望婚纱照里能体现出Dota 才是我老公的亲媳妇儿!”

这是东东枪和他的朋友一起开的照相馆。今年9 月,他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组以“有趣很重要”为主题的平面广告,并撰文《世界上为什么要有一家叫唧唧喳喳的照相馆》,被转发近5000 次(截至9 月24 日),包括罗永浩和“柴静看见”。东东枪说,我愿意理解成他们是被我们的作品打动了。

世界上为什么要有一家叫“唧唧喳喳”的照相馆?因为千篇一律的流水线式的婚纱照和统一格式的故弄玄虚的写真,已经不能让人们感到惊喜。唧唧喳喳想做的,是拍出有品质、有趣味的照片。

唧唧喳喳面向媒体、店铺、艺人、品牌、工作团队以及普通人,为了保证创意和质量,每月只承接不超过10 单业务。工作室今年8月成立,订单现已预约到10 月份。在已经完成的7 单业务中,客单价从六七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其中第一个商业订单,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拍摄的作品,现在就挂在尤伦斯艺术商店里。照相馆近期还要为“唱吧”拍摄一组广告海报。

有同行称唧唧喳喳照相馆是“行业搅局者”。这个行业的信息并不透明,大多数影楼的做法是,以一个很优惠的价格吸引顾客,顾客开始拍摄后,会发现服装不好看、化妆品很廉价、拍摄场地受限等诸多问题,“慢刀子宰人不疼”。摄影是频次极低的消费,影楼会想方设法使顾客不断增加额外收费的项目。此外,一些摄影工作室因为水平有限,还会购买样片做虚假宣传。唧唧喳喳表示会坦诚地告诉顾客拍摄内容和价格,并且在此定价之外不再需要任何费用。唧唧喳喳的摄影师小白说:“我们花很长时间所做的沟通工作,与其说是沟通,不如说是换取信任。

你看了我们以前的作品,相信了我们的手艺,会发现让我们拍确实是件挺靠谱的事儿。”东东枪本名郝连会,天津静海人,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专业。在奥美广告(北京)工作8 年,现为创意部副总监。他做过网络电台,演过舞台剧,当过编剧,出过三本书,应邀写专栏,还一直在跟一帮朋友说相声。用他自己的话说,本来只是因为好玩儿做的事,有人付钱让你去做,那肯定选好玩儿的那个当谋生手段。

4

照相馆的合伙人Billy,是2007 年和东东枪在同一个创意小组工作的搭档,作品获照相馆展厅 得过戛纳广告节的银狮奖。当时东东枪负责文案工作,Billy 负责美术部分,两个人有很多相同的兴趣爱好。2008 年底Billy 离开奥美,回到家乡山西太原开了唧唧喳喳照相馆,现已有30 多人。北京这个工作室楼上楼下共200 平方米左右,团队不到10 人。“他们已经创业成功了,我其实偷了一懒儿,只是平移过来,而不是从零开始。”东东枪说,自己除了负责照相馆的市场推广,还会参与图片拍摄的创意,工作性质跟原来比差别不大。Billy 对《创业家》说:“我们在太原市场的定价,比当地同等市场高出去近一倍,在北京只属于中高端市场。”

与其他影楼流水线式的作业不同,唧唧喳喳甚至没有一套模板供顾客选择。他们希望提供的是独一无二的、智力性的服务,用做广告的思路来拍照片,作品除了美,一定要有创意。

为此,首先在拍摄前与顾客多轮沟通。通过顾客喜好的品牌、音乐、电影和书籍,包括欣赏哪位摄影师的作品,大致判断他的审美倾向,然后聊天,了解这个人的故事。Billy 说,每个来的顾客都说自己没什么故事,其实只是没有被挖掘出来。经过发现、构思、讨论,他们会根据顾客需求为其量身打造一套拍摄方案,有时会把顾客的兴趣爱好或者收藏拍进照片里。其次,后期处理要精细。他们把照片当作平面广告来处理,而不只是简单的修图。“这个照片本来是能做成这样的。”东东枪对《创业家》说,“但是北京市面上大多数的摄影机构,好像有点糊弄人的意思。所以我们宁可多付出别人不想的辛苦,做出更多好的作品。做有趣的事,因为有趣很重要。大牌摄影师里有一部分拍得很好,但普通人是没有机会拍出那样的照片的。普通人只能拍那些模板化的死气沉沉的照片吗?更好的东西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所以我们想我们的作品应该是会受到欢迎的。”

今年8 月淘宝网推出“婚伴”,专注于婚纱摄影服务;美团也有自己的“品质婚纱摄影团购”。婚纱摄影随着各个平台开设的婚庆服务呈现出O2O 的市场走向,用户可以直接在线上选购套餐,越来越多的摄影工作室通过与平台合作增加订单数,扩大服务范围。东东枪认为,这正是唧唧喳喳照相馆极力要避免的快餐化的批量流水线式的拍摄,他们反倒会选择最传统的商业模式,既不会设定目标消费群体,也没有任何先进的理念,甚至都没想开遍全国。每月10 单的业务量已经能够在保证质量的同时让照相馆活下去,而且这套经营模式在太原这样较为恶劣的市场环境里已经生存了6 年。东东枪更愿意举北京灯市口那个修钢笔的老店的例子——“那个店很小,永远不可能做大,以后更没可能,但它就开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人知道它。”

东东枪在一篇专栏文章里曾引用张岱的话:“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正如他一直强调的,唧唧喳喳照相馆只是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凑了一笔钱一起玩耍,想让更多有趣的事物和有趣的人相遇。

“有趣” 照相馆 做广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