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上线用户众筹,徐小平在想些什么?
i黑马 i黑马

真格上线用户众筹,徐小平在想些什么?

6月24日,真格基金旗下用户众筹平台真股上线。这是国内首家由天使投资机构创办的基于公司股票权益设立的投资工具。在类似平台井喷的当下,真格的机构属性衍生出了真股在众筹上的独特烙印和玩法:股东必须先是用户、项目均为真格所投、股东可且仅可购买233.3元(5股)。

黑马说:6月24日,真格基金旗下用户众筹平台真股上线。这是国内首家由天使投资机构创办的基于公司股票权益设立的投资工具。在类似平台井喷的当下,真格的机构属性衍生出了真股在众筹上的独特烙印和玩法:股东必须先是用户、项目均为真格所投、股东可且仅可购买233.3元(5股)。

文 | i黑马  周路平


捐赠心态
 
“我做天使投资的动机,有一点‘慈善和捐赠’”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曾在2013年众筹发轫之时表明了他的态度和看法,“我想与所有跃跃欲试的投资者再次分享这个思想。没有这个心态,你千万不要参加!”

这种心态在两年后的真股上线得到了验证。

“真股不是以筹资为目的,而是以让用户成为粉丝为目的。”真格基金副总裁顾旻曼对《创业家》表示。与平台型公司的撮合交易不同,真股的项目全部是真格基金已经投资的优秀项目。换言之,作为国内知名的天使投资机构,真格基金将其精挑细选的项目拿出一部分股份与普通用户共享。当然这个共享的前提是:投资人必须先是用户、认购的比例不高。

此前,真格基金还一度犹豫,该不该让散户承担风险?散户进入对项目本身存在什么价值?其结果就像现在所呈现的那样——弱化融资目的,强化传播效果,不让散户冒险,将每个人所能购买的股份限定在较低水平;至于散户进入能够带来什么价值,真股的做法是给散户设置一个前提:先成为用户。“如果这个散户是用户,那么他就对公司存在价值。”在顾看来,优秀的公司与用户之间存在着非常强的连接,它们有着一批热忱的“死忠粉”,这种热忱包括帮助传播,通过各种渠道为公司提供建设性意见,不断地使用产品,甚至为此付费。

而如果越早在股权上进行连接,就越容易对股东的心态产生微妙变化。“他会更有归属感和荣誉感,哪怕这个股份只有一点点。这种感觉不仅仅是财务上的回报,更多的是股东会、发布会或者明星见面会给你留一个位置,听取你的意见和建议,这种共同成长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顾解释。这种以众筹用户而非众筹资金为主体的打法衍生出了一个全新名词——用户合伙人。他们是一个拥有公司小额股份并对公司产品热爱的群体。

为何用户合伙人的门槛如此之低?真股的逻辑在于,如果是大额的投资,股东对于投资的回报表现得较为直接和短期,而小额的投资一方面风险小,另一方面心态上更为纯粹。“用这个价格来区分是投资心态还是用户捐赠心态。投两万块钱和投两百块钱,心态是不一样的。”在顾看来,个人天使投资者往往并不具备专业的投资背景,股权众筹平台不应该让这部分小白用户来承担这份风险。

“你是参与、好玩、你喜欢这个公司来支持一下,但是不要让你的得失心太重。”顾旻曼解释了参与金额低的初衷,“为了将股东的心态框定于一种参与感”。而这个框最终选定为233.3元——一个在网络里代表哈哈大笑的数字。“我们觉得这个事应该是更欢乐一点,就不要搞得这么严肃。”

众筹“标准”

尽管众筹趋热,但并非所有项目都适合众筹做法。真股在选取的项目时存在其判断的“标准”:一是toC或者lifestyle项目,toC项目参与众筹能够产生放大效应,对公司的帮助更大;二是用户结构呈伞状,或者金字塔状,在这其中会有一些意见领袖,他们引领和传播公司的产品和理念,而进一步帮助公司进行发酵。根据顾透露的数据,真格基金目前所投资的toC企业已经有“一百大几”。

FitTime是被选中的那个。它有着其他项目难以比拟的优势。成立于2013年的FitTime是一个健身社区,已获真格基金与经纬中国的投资。FitTime从实际的运营中发现,有两类人群对平台的拉动效应显著:一类是练得非常好的大神,他们身边聚拢了大批粉丝;另外一类是身材还未改变,但非常积极和努力并一直向身边用户推荐的人。在两年的运营之后,FitTime尽管用户过百万,但远没有到达极限,拿出来进行股权众筹对于扩大上述两类人群无疑相当有效。

真格基金曾投资了一家钢铁电商,这是一个典型的to B公司,它的目标客户是全国各大钢铁厂,而非广大的C端群体,这在顾看来并不是用户众筹的上乘之选。而工具类的项目,因为“在用户之间缺少互动和联系”,也不在真股的考虑范围之内。

崭新尝试

在真格基金的用户众筹衍生之前,作为同样是基于股权收益的另外一种通行玩法——股权众筹——已经枝繁叶茂,诸如天使汇、人人投、京东众筹等等,它们采用“领投+跟投”的方式,起投资金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6月初,WiFi万能钥匙进行了新一轮股权众筹,总金额达到6500万元,每份高达130万元。世界银行曾预测,到2025年全球发展中国家的众筹投资将达到960亿美元,中国有望达到460亿至500亿美元。众筹在VC之外探索出一条新的资本路径。

而在固有的观念中,股权众筹往往被认为是标的差、风险高、收益没保障的项目聚集地。这种推导的理由并不复杂,“好项目是不缺钱的,会有大把的VC排着队投资”。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感概,在创投市场,钱从来不是强势的,强势的是好的创业项目。这也是众筹在当前遭遇的普遍尴尬,在VC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好项目还有什么理由上众筹平台?而即使作为股权众筹的鼻祖AngelList,在其所发布的众筹项目中,也大多被认为标地中庸。

除了对项目质量的质疑,股权众筹也曾一度被误解为非法集资。被誉为首个股权众筹项目的美微传媒,曾于2013年1月通过淘宝网等公开和非公开渠道发起众筹,筹集总金额达到387万元,后来被监管部门约谈,退还了以淘宝等公开渠道募集的资金。股权众筹的首次尝试遭遇了政策红线。

市场的偏见和政策风险成了当下股权众筹平台不得不直面的心结。真格基金在如此形势之下,首度打出用户众筹的概念,显然一方面在于规避股权在政策上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在发挥众筹凝聚用户的优势。事实上,真股在保障收益和风险规避上在做着一系列调整,比如挑选拥有海外架构的公司;众筹项目将同比例的资金放到股权众筹平台,避免公司破产清算的风险;平台由真格基金内部团队的专业人员运营等等。

根据真股的规定,股东所持有的股份不能转增、出售,只能由公司回购。真股每年会选定一个回购窗口,给投资者卖出手中股票的机会。回购的价格以公司最近融资的价格制定标准,通常不允许出现比233.3元更低的价格。如此有底气的微妙之处在于,真股筹集的资金体量很小。以真股首个试水项目FitTime为例,众筹的股份为500份,每份233.3元,融资总额不到12万元。这点现金流对一家公司产生不了太大影响,即使出现破产清算,也能将本金优先归还投资者。

“用户众筹与真正意义上的股权众筹存在不同,因为说到底,我们不是为了筹钱,而是为了扩大用户,回馈用户。”顾旻曼说,经过一系列的风控措施,真股的投资风险已趋近于零。

“我们希望不仅能投到FitTime这样优质的公司,我们能够创造像FitTime这样大量的快乐的用户,我们想让基金、公司和用户三方能够利益捆绑,梦想成真,好事成三。”徐小平更为直接地表明了他对于真股的期待。正基于如此做法,被认为搅局者的众筹玩法,在真股通过用户利益捆绑实现了友好相处。

“真股计划是真格基金一个崭新的尝试。”徐小平在真股宣传片上说道。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真格 用户 徐小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