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网为何估值百亿?“二师兄”朱明跃道出真相
朱明跃 朱明跃

猪八戒网为何估值百亿?“二师兄”朱明跃道出真相

猪八戒网获得26亿元融资后瞬间爆发,订单翻番,创始人朱明跃也成了焦点人物。这个被朋友称为“二师兄”的中年男子,收获了他职业转型之后的第一份成功。

6月26日,在葡萄创投天使百人会上,“二师兄”朱明跃讲述了一个众包平台为何估值过百亿的四条理由,也分享了巨额融资之前9年的艰辛取经路。虽不像唐僧取经那样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但朱明跃在这9年间也经历了七八次推倒重来。朱明跃希望人们忘掉26亿,重新把目光聚焦于他们的用户、服务以及那个偏居西南一隅的团队,同时跳出平台收佣金、收会员费的窠臼,转而去发掘数据海洋里更多的富矿。

我今天特别想讲一个观点,就是我非常希望忘掉这26亿,回过头去,回到我们公司,回到重庆,凤凰C座的5层5000多平方的战场,回到猪八戒网上1300多万的用户,不管是其中300万的买家、中小微企业雇主,还是1000万具有专业技能的个人,我只有在面对庞大的用户群体的时候,在踏上我们5000多平方的办公面积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这26亿并不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改变,我们必须回到现实。

融了26亿过后,我记得很多媒体记者就直言不讳来采访说猪八戒为什么值26亿?为什么是重庆的企业可以融26亿?这是原话,就是有科技媒体的记者问我这个问题,非常的直言不讳。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很惊讶,为什么不能够是我们猪八戒网?为什么不能够是一家重庆的企业?这就让我想起我在去年的时候,见到了国内最大的一家设计公司的老总,他直言不讳的跟我讲,猪八戒对于设计行业来说是一个搅局者,是价格的屠夫,对于设计的价值是毁灭性的打击。这是他的几个观点。我当时就问了他这样几组数字,我说你们几乎是中国最大的几家广告设计公司、品牌设计公司,你们一年到底为多少家企业来设计了VI系统(Visual Identity,通译为视觉识别系统)。他说不到一百家。那我就说,中国有几千万家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创业者,他们都想做一个品牌,他们都希望在递给别人名片的时候,这个名片上不仅仅只有白纸黑字,而希望有自己的LOGO和品牌形象,怎么办?他是花五十万或者一百万然后请你来做一套很专业的VI系统,还是他把这仅有的这五十万或者一百万——这可能几乎是他创业的全部资本——投入到他的核心上去?

这就是中小微企业的痛点。猪八戒网就建立起这样一个平台,帮助他们在品牌发展的初期能够拥有一张名片,一个LOGO,一个美好的念相,一个拿得出手的梦想,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这是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我又问他们第二个问题,我说你们这么大的一家广告设计公司,品牌公司,你们到底养活了多少设计师。他说七百个。我说这七百设计师肯定在整个中国水平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他们的收入是多少。他说最低的五千,最高的五万十万一个月的也有,但是相对来说比较少,大量的还是七八千,一万两万左右。

我说中国不仅仅只有这七百个设计师,还有几千万个设计师,有几千万个程序员,有几千万个做营销推广的人,他们要生存。第二个,他们虽然进不了你们这样的公司,拿不到你们的所谓的高工资,但是他们在猪八戒网这样的平台上仅仅靠他们能力,为天下的企业来设计标识,来开发APP,来做营销推广,排在了猪八戒上前一万位的这些设计师、工程师,他们的收入都绝对是过万的,甚至有一个月收入上十万,上一百万的。他们过去可能连找这种工作的机会都不多,但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平台,他哪怕生在重庆的一个农村,也可以为北京中关村的一家创业公司,也可以为美国硅谷的一家公司设计形象标识。

我觉得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这就是互联网的价值,也只有互联网时代才可能真正实现。所以说我们不能够让你们所谓的精英,所谓的这种专家主导了整个舆论,主导了这个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痛点,这甚至不是一个人的痛点,这是一个社会的痛点。

当我在2006年之前我做重庆晚报的首席记者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痛点,中国的社会就业压力是非常大的,很多人大学毕业就等于失业,很多人生活在这个主流的边缘。那么这群人他需要有一个舞台,不看他的学历,也不看他的资力,不搞论资排辈,能不能我就凭手艺来吃饭,凭我的能力来吃饭。我站稳了脚跟过后还能够带七八个,十几个人的队伍,去创造自己的一份小小的事业,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社会现在的一个普遍痛点,这个群体我们需要去关照。我问了他这两个问题过后,他再也没有之前的那么趾高气扬,那么嚣张。

而我们解决这个普遍痛点的做法是做一个威客的众包平台。

猪八戒网为什么值26亿?

为什么重庆的企业就不能够融26个亿?我认为这纯粹是一个扯淡的问题。但是我今天特别想回答一下,为什么一个众包平台值26个亿?

既然是一个平台,一定是双边的连接,所以第一层价值是连接的价值。一个农村的设计师,如果没有这个平台,他就只能够永远为他镇上的小面馆设计招牌,但是今天因为建立起这样的连接,他就可以为天下的中小微企业,为欧美的这些企业来做设计、创造,这种连接是平台最重要的基础。如果有时间或者有兴趣到猪八戒网去参观,我们有两面电子墙,一面是买方可能在中国的东中地区聚集,不断的发起需求;另外一面是卖方几乎均匀地分布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地区。我们把这两部分的人群连接起来,这个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就不是用所谓的估值可以来衡量的。因为在背后它存在的是太多人的需求和梦想。

第二层价值是匹配。淘宝在本质上不是一个卖货的平台,它卖的是服务商家的能力。它提供了非常多的卖家工具,从客服到发货到整个的CRM到营销,这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工具,使得整个社会运转效率明显的提高。淘宝它不从交易连接里面去获得收益,但是他通过提供这些基础设施来获得收益。这些基础设施的价值,我们很多时候忽略掉了,但是一家好品牌,如果它离开了淘宝,即便它每天可以拿到上十万的定单,但它因为没有淘宝的这些基础设施,根本无法处理这么多的订单,那会让他崩溃掉。这就是平台的第二层价值,从它的基础设施提升整个社会的匹配运转。

第三个价值是数据的价值。你只要是平台,一定是像海洋一样在不断的汇聚各种数据。猪八戒这么多年汇聚了什么数据?我们汇聚了中国几百万家中小微企业,而且每天还以五六千家,当然这个融资的新闻发布后,每天以八九千家的数据不断的递增。大家都知道这些中小微企业是小而散的,你要找到一两家非常容易,但要找到一二十万家是非常难的,你很难用传统的广告或者渠道的方式去找到他们。但是因为我们有这个平台,汇聚了几百万家的中小微企业,而且在这里最少消费过一次,这是一个用户数据的海洋。

另一个是人才的海洋。我有一千万个拥有专业技能的人才,而且随着互联网浪潮来势汹汹,很多专业的设计开发机构,也开始逐渐入驻到猪八戒网,这是威客人才的数据。除了人才数据,还有这些交易沉淀下来的宝贵的原创作品,在过去随着交易的结束,这些资产就变得没有价值,但是当这些资产沉淀到了十个T(数据存储的单位,1T等于1024GB),一百个T以上,这个原创作品的数据库的价值就非常大了。还有一方面,这么多中小微企业、各种专业技能的个人,他在这八九年累积下来的交易行为数据,包括对卖家的能力评价的数据,这些都是相当宝贵的东西。有了这个数据的海洋过后,我们要想赚钱就变得轻松了,我们可以在这个海洋里面去钻井,随便钻一口井下去冒出来的绝对都是石油,绝对是黄金。

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钻了第一口井——商标注册,因为猪八戒网每天都有几千家企业来这里设计logo,它接下来一定会去做商标注册。我引入这个业务,立即就成为中国最大的商标公司,没有之一。传统的商标公司绝对的小而散,在律师事务所里面都是非准营业。他们每天在国家商标总局能够注册50单就已经是中国第一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500单一天,我们今年的目标是做到1000单,这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就是数据海洋与钻井平台的价值,这样一个价值在过去一直以来被忽视。

过去讲平台的商业模式,永远都跳不出收佣金、会员费,燕过拔毛。但是猪八戒网经过九年的摸索,我们认为平台最大的价值实际上是在于数据的价值。所有的平台,未来都是一家大数据公司,都是一家金融公司。我跟大家透露一下,我们现在正在储备钻的井没有五口都有三口,比如这个平台上,每天都有上千个客户设计了名片、包装、宣传册,他接下来做什么,他要做印刷;他在我这里做工业设计了,产品设计了,他需要接下来做什么,需要开模做制造;继续沿着这样的思路,这些交易行为数据,用户的信用数据,能力数据都在我这里,他的资金担保也在我这里,那我可以去做金融。这些都是非常简单的逻辑,这就是平台的价值。

第四层价值是是孵化的价值,就业的价值。我把淘宝、京东、亚马逊、当当都看成是1.0平台时代。现在随着众包的崛起,随着O2O服务的崛起,平台进入了2.0时代,2.0时代的平台比1.0时代的平台更近了一步,它的价值更大了一步,大在什么地方?这就是我想说的平台的第四重价值——孵化的价值,就业的价值。这个价值在过去被严重低估,没有人把它发掘出来。在淘宝这样的1.0平台之上,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因为它的商品都是标准化量产的,理论上你只要广告做得好,店铺装修得好,进入得早,你获得的流量就越多,你的定单就越多。淘品牌的崛起实际上对于淘宝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它的马太效应非常的明显,它使得绝大多数的流量、定单、聚集于10%,甚至5%左右的商家。其他这些商家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正能够在淘宝上赚钱的这个时代早就过去了,这是1.0的平台时代典型的特点。它对于整个社会的就业也好,社会价值也好,都是非常有限的。

“卖人”的平台

但现在平台进入了2.0时代,我们肯定没办法再做一个卖货的平台,Uber也好,滴滴快的也好,58也好,猪八戒也好,我们本质上都是卖人的平台。我们卖人的本质是所谓的服务都必须个性化定制的,服务交易的典型特点是买卖双方建立起连接并下单,这个交易才刚刚开始。后续也还有漫长的周期,必须要去履行。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因为服务的非标准化和个性定制化使得我们没办法提前把这些交付用流水线把它生产出来,也没办法把这些所谓的服务用仓库存储起来。

我们必须一单一单的去接,然后再一单一单的去履行,这就使得在这个平台上每一个卖家他的服务能力都是有限的,他的产能都是有限的,作为平台的运营者最重要的挑战,不是去发掘出这个平台上最优秀的卖家,然后把所有的流量和订单都分配给他。我们必须要找到海量的卖家,然后根据买家需求的特殊性,我们来根据他的产能、时间、空间,甚至技能、规模和态度等等多重属性进行匹配。

这样2.0的平台马太效应并不明显。我们现在天天在盘算,一个服务商手中正在进行的交易超过他规模多少单之后,我们就不准他继续接单,而是让他消化掉,把自己手上的这些客户服务好,然后我们再给他提供流量,提供定单。这次完全不是1.0平台时代的运营逻辑,这里边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淘宝、京东也进入了威客服务交易的领域,但他们和猪八戒网的交易规模不在一个量级上,因为这是由我们的基因决定的。

我们的交易的逻辑就决定了我们必须要把我们的定单去散布给尽可能多的卖家才可能得到解决。所以说2.0时代的卖人的平台它对于社会的价值,对于就业的价值,对于这种孵化的价值是更大的。

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讲,今天的猪八戒和淘宝相比,体量还不在一个量级,但是猪八戒未来作为平台的社会价值一定比淘宝这样的平台的社会价值要大得多,这个我不但是从猪八戒自身,包括从我们最近一系列的O2O的这些平台,这些众包的平台,分散,我看到了这样一个趋势,看到了这样一个现实,这就是在我眼中平台的四大价值。连接、基础设施、数据还有孵化社会的价值,这四大价值在同时的聚集、聚焦在猪八戒身上,你说它值个一百亿,我觉得应该不算过分吧。

猪八戒网是怎么活过来的?

2006年之前我在重庆晚报做记者,提出问题是记者的天性,但是记者从来不负责解决问题。结果2006年的时候,无知者无畏,我出来创办了猪八戒这个公司,一进来才发现自己手中拿到的是一副烂牌。一家企业一辈子可能就只需要一次标志设计,它不但低频,更重要的是小微企业不愿意出钱,决策很理性。它不像我做实体的、商品的平台,很多女人进商场之前不知道买什么,出来的时候都大包小包;很多人逛淘宝的时候也不知道买什么,出来的时候银行卡都刷爆了。

这叫感性消费。但是我们做的中小微企业的设计、营销、开发都是低频、高单价、理性消费。我们面对得是一群苦逼的群体,然而我们进一步运营才发现厄运还没有结束,买家不但不愿意出钱,而且他还是非专业的买家。这个交易我们不能够提前流水化生产和仓库布局配送,还必须是复杂交易,每一单都去做个性化定制。大家想一想我刚才讲的这几个要素:低频、高单价、决策理性、非专业买家做复杂购买。这么多事情都摊到了一个无知者无畏的创业者身上,可想而知我们拿到的是一副多么烂的牌。但是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为什么把创业者归为男人女人之外的第三种动物。很多时候,创业者他是看到了一个机会,他就会全力去做。他不愿意像一个建筑设计师一样,必须身处于全局,笔下已经画好了整个设计,连下水道都已经画好了,然后他才去动工。那我在拿到这副烂牌之后,我当时就出于一个简单的逻辑继续前进。

我们当时认为,第一,方向绝对是对的,未来第三产业一定比第二产业发达,服务业一定比实体商品的交易要多。第二,既然中国有那么多中小微企业,有那么多的有专业技能的人,他总要一个平台,总要一个连接的地方。实体的商品能够做得像淘宝,为什么我们做策划、写设计的,没有一个平台。我就基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对于方向和未来的判断,就开始死不回头,死要面子活受罪,然后就开始了八九年的取经之路。

我可以死要面子,但生活毕竟是现实的,每天的工资必须要发,每天都需要我们去画饼,这个饼不但要画给天使投资人、VC,还要画给你的员工,你的追随者。很多时候天使投资人好忽悠,但是你不太好忽悠员工,因为他比你看得更清楚。

但是尽管这样,我们认清了这样一个现实,看清了自己手中的牌,也看到了这样一个模糊的未来,我们就开始了自己的长征。在这个取经的路上,我们经历了大概七到八次的推倒重来,虽然这么八九年我们的方向从来没变过,都是做服务的交易、做平台,但是产品模式、商业模式、运营模式、组织架构先后推倒了七八次。我们公司推行取经文化,每一次推倒重来,我们都取名为腾云一号,腾云二号。

但是每一次腾云行动上线以后我们都会发现并没有一蹴而就,事实并不像我们想象的简单。我们永远在祈祷那个甜蜜的转折点,但是每一次腾云行动上线都意味着我该怎么跟我的团队和投资人去解释,为什么我们还差了那么一点,所以说我们整个团队被腾云折腾得人仰马翻,甚至有一些骨干开始流失,他宁愿回去开一个工作室做设计,都不愿意跟着我干一个大平台。在这个时候我还是认为我们必须继续颠覆我们自己,包括我们的产品和商业模式,我又开始了一次新的腾云行动。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大家是腾云七号,然后就编了一个叫腾云6S。

每一次腾云行动加班熬了通宵,好多个不眠之夜,然后回家告诉老婆说这一次搞定了,只要腾云行动一上线,我们所有的问题就解决掉了。我记得到了腾云五号之后我老婆就已经处之泰然,她就说反正你总是有解决不掉的问题,你每解决一个问题你就上一个台阶,你在解决问题当中成长。所以说创业的现实是多么艰难,然后把我一个完全外行的记者熬成了一个产品经理,甚至改变了我的性格。我过去是非常内向的,但是每一次产品的迭代升级,每一次的腾云行动都对我自己是一次煎熬,也是一次心智的成熟和人格的发育。

那么走过来真正的转折点在哪里?以前猪八戒的商业模式就是赚信息不对称的钱,让每一笔交易都从我这里走,走过之后我就可以从中间燕过拔毛,但是佣金是那么好收的吗?卖家会要翻院墙的,买家会认为你平台根本就没做多少事,我宁愿把20%的佣金给为我做事的人,也不愿意去给所谓的第三方的平台,所以说这个商业模式一直在不温不火。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服务交易,大家都还在网上买实体的时候,服务交易它的确有一个很长的培育周期,那么就基于这个,所以说我们在1.0的时代,我们确实活得非常的艰难,一直不温不火,那后面的转折点在什么呢?

我认为真正的转折点在于我们终于认识到1.0时代的平台一定要升级到2.0时代,我们作为一个卖人的平台,我们建立起一个连接,这是我们做本分的本分,该免的就要免,佣金少收的就要少收。

在这个时代靠佣金生存越来越艰难了,我们必须过渡到第二个时代,就是去把平台视为一个大数据的海洋。基这个海洋,我们再去赚钱,我们看在什么地方有油田,有矿产,我们就去那个地方做。这样一个平台就解放了,我们自己也解放了,我们所有的产品运营,不再去基于信息不对称去赚钱,我们就轻松了。然后我们再在这里面去赚各种不同的钱,就变得容易一些了。

那我们今天的重点到底是继续做数据的海洋,还是继续去钻井呢?我的回答是我们尽管到了今天,还是应该继续把海洋做大,而不是忙着在里面钻井,钻井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钻井很重要,尤其是投资人认为很重要。但是对于创业者,海洋的广阔才是我们最应该追求的。


版权声明:本文述者朱明跃,整理周路平,文章根据朱明跃分享内容整理而成,有删节。文章仅代表述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猪八戒 估值 师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