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市场刷单调查:职业刷单人最高月入10万元
杨博丞 杨博丞

专车市场刷单调查:职业刷单人最高月入10万元

刷单行为在电商行业早已众所周知,现在又蔓延到了火热的专车和拼车市场。通过与刷单者合作,一个司机不用出车每个月也能获得2万左右的收入,职业刷单人最高月收入超过10万。

这种刷单行为为什么会存在?其中的利益链条又如何延伸?理论上作为被骗者的平台方为何监管无力?i黑马记者对此做了调查。

Uber进入中国以来就迅速扩张,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白领群体中建立了良好的声誉。

近日,有媒体相继报出Uber在中国遭遇严重刷单问题,在华每日订单量中有30%至40%的订单是刷单,每天Uber在中国光被刷走的金额都超过千万。

所谓刷单,就是Uber的签约司机通过造假来骗取公司补贴。为了培育用户群,鼓励司机出勤,保障用户体验,Uber针对司机建立了丰厚的补贴机制,原则就是接的乘客订单越多则补贴越多,而很多“聪明”的司机却从中找到窍门,故意制造假订单。

其实专车中刷单的并不只有Uber,专车巨头易到和滴滴,拼车巨头中的嘀嗒拼车和51用车也存在这种刷单行为。

Uber高额补贴喂足刷单市场

大家都知道Uber专车、易到专车和滴滴专车的运营模式不同。Uber是以乘客为中心的模式,即派单模式,乘客下单后系统会自动派单给距离最近的专车司机,乘客无法选择司机,司机抢单后也不知道乘客要去的位置。

而实际情况是,很多Uber司机都会提前询问乘客要去的位置,如果位置较远,他们会让乘客放弃此单重新叫车。但是这样的话,Uber就背离了自己的目标,用户体验也会越来越差。易到专车和滴滴专车的模式都是以司机为中心,即抢单模式,你可以选择司机,司机也可以选择你,是有互选权的,不过这对叫车体验可能会有一定影响。

说完了模式,下面再来说现在比较盛行的刷单。实际上,刷单已经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只要肯出钱,没有什么刷不出来的。与此同时,刷单也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在淘宝上或QQ群中随意搜索“专车刷单”等字眼,均能找出专业的代刷机构,而且是一条龙服务。

在专车领域,根据i黑马的调查,Uber、易到和滴滴的司机均有刷单行为。一位专车司机对i黑马表示,刷单这种事很普遍,他一天就能接到5、6个刷单的要求,而这些要求因为利益分成问题,会被大多数司机接受。这位司机同时提到,现在专车平台对于司机的补贴越来越少,所以才会导致刷单问题的发生。

根据司机所述,Uber并没有对补贴进行限制,无论是专车还是顺风车,都鼓励车主多接订单,不仅顺风车司机每完成一个订单可以获得3倍左右的车费奖励,加入Uber专车的司机满5单即奖励200元,一周接满80单保底7000元。通过这些叙述不难看出,Uber在专车市场中的补贴还是相当高的,这也就为一些不劳而获的人提供了生财之道,刷单市场才会尤为火爆。

刷单揭秘

“滴滴、易到、嘀嗒这些平台都可以刷,分成比例的话是一人一半,不过我们建议最好还是用Uber或者人民优步来刷,这样大家都可以多分点。”

“你最好还是用Uber来刷,别的专车软件刷的话没有多大分成,拼车的单也可以刷,就是钱少。”

在一个刷单QQ群中,i黑马记者以车主的身份向该群主咨询刷单问题后,得到了上述答复。

据i黑马调查,目前刷单现象最为严重的专车平台是Uber,而滴滴、易到虽然也有刷单的情况,但并不普遍。

滴滴顺风车采用了车主抢单的模式,而人民优步则采用系统派单,这种模式也催生了人民优步同步软件等插件。通过这些插件,刷单者可以实现让系统将刷单人下的拼车订单派送给合谋车主。

通过与刷单者合作,车主在不出车的情况下每个月也可以从Uber领取3-5万元的巨额补贴。除去分成外,车主每月可以获得1.5-2.5万的收入,而部分职业刷单人的收入则超过10万。

这些行为都是专业的刷单机构在操纵,但不仅仅只有他们,有的司机也会要求乘客进行刷单。在i黑马记者的体验中,叫车4次,有2次司机均要求记者帮其刷单。这种刷单很简单,即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的情况下结束本次订单,支付费用后再重新下单,然后再由系统派发给司机。

不过,这当中等待时间较长,因为它是派单模式,如果派到了别的司机,乘客需要取消再重新下单,该车司机接到订单后,系统会计算接下来的路程费用。这样本来可以一单完成的行程被人为分成两单。不要小看这两单,它为司机带来了额外的一次补贴。

在体验中,i黑马记者发现,除了专职的刷单人外,滴滴、易到等平台均没有出现司机主动要求乘客在半途中刷单的情况。

拼车市场也存在刷单行为

在拼车市场中,也是人民优步刷单现象最为严重。究其原因,则是高额补贴给了刷单者可乘之机。这种巨额补贴形式不仅令Uber和人民优步成为刷单者的首选,也使很多司机想尽办法进行刷单。

除了优步之外,嘀嗒拼车和51用车也存在刷单行为。据一位车主向i黑马透露,他们也会接到一些人的电话要求刷单,分成比例也几乎都是5:5,这些人中有的是职业刷手,也有一部分是乘客。这些人下单之后几乎不会去亲自乘车,而是给车主打电话要求刷单。

目前,51用车的首单用户为1元乘坐20公里内的路程,而嘀嗒拼车则是0.5元乘坐20公里内的路程。正常情况下,20公里的路程,车主所得大概是50元左右,加上嘀嗒的五星评价返10元的政策,就会是60元左右,而乘客如果在首单即要求刷单的话,那么乘客也会按一半的比例得到此费用,也就是30元左右。

由此可见,在补贴相对较高的嘀嗒平台,用户数较多,因此刷单的人数远远超过了51用车,成为了一些刷手和乘客的最佳刷单途径。

就目前专车和拼车行业来说,依然处在放水养鱼的阶段。各大平台一方面对刷单情况采取监管措施,另一方面也担心如果监管过于严厉会导致市场占有率下滑,因此普遍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而随着市场洗牌的加剧,当出现具有绝对领先优势的寡头后,刷单现象以及以此谋生的职业刷单者将受到严厉打击。

i黑马建议,除了平台公司本身加强监管之外,政府也应该出台一些合理化政策,毕竟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堵”不是目的,而更应该“疏”。同时,也希望今后的市场能有一个良性的竞争与发展空间,多为消费者和车主带来福音。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杨博丞,编辑王冀,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专车 月入 职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