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垂直式崛起
和阳 和阳

重度垂直式崛起

中国的GDP是几十万亿元,其中移动及互联网的产值仅为数千亿元。这两个数字意味着两点。第一,互联网思维无法颠覆传统产业,因为体量太过悬殊;第二,几乎每一个垂直行业都有承载一个100亿美元上市公司的容量。

至于谁能先拔头筹,就看谁能更好地用“数千亿元”撬动、激活“几十万亿元”。如同以往,一定有一批新公司借机崛起,一批旧公司因不适应新时代而覆灭。创业者怎么做才能在移动互联网与国民经济逐步融合的当下,成为时代赢家?

24

通过网络投票和专家评委评分,《创业家》评选出了2014年的年度创业家。他们中有将颠覆搜房的新闻人物段毅,有隐秘10年的视频交友社区大佬傅政军,有让B2B领域创业者的视野为之一开的康敬伟,有1985年出生、公司估值逼近10亿美金级别的张旭豪……这些年度创业家用自己的创业经历,共同回答了这个时代的共性问题。

这个时代,线下的经验与知识更为重要。康敬伟创立科通芯城时,已在IC元器件行业摸爬滚打了十五六年,甚至名下已经有了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段毅创立房多多之前,在房产代理公司工作了近10年之久。

因为对线下的理解足够充分,创始人才能利用新工具改造传统产业。张旭豪利用App的LBS功能提高了外卖获取订单、配送食物的效率。林翰通过互联网获取了数十万潜在的代理商和数万名品牌商。

为了提升线下服务的品质,这些人都建立起了庞大的运营体系。从饿了么到房多多,年度创业家们的运营人员,少则数百,多则数千。

巧合的是,以上特征也基本是本刊“重度垂直”这一商业思想的应有之义。

由于他们的公司做得很扎实,所以他们不惧巨头。同程网创始人吴志祥今年拿到了腾讯的5亿元投资,然后血战携程,让携程主动求和。最后,吴志祥又拿到了携程2亿多美元的投资。

再往前走,这批公司也都表现出了类似的意愿——做生态。凭借它们对于行业的深刻理解和已然成型的势头,它们都拒绝单打独斗,纷纷开始拉帮结派。接受行业巨头投资的同时,它们也开始做战略投资,让自己从平台型公司,进化为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生态群。一如当年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是个遥远的目标。不过像王国安、唐岩这种人,从来不缺乏这种勇气。4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和阳,编辑i黑马,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重度垂直 崛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