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市快送上超越京东
娄月 娄月

在超市快送上超越京东

即买送学习美国Instacart,专注超市一小时配送服务,其在同一家店的订单数已遥遥领先京东。

5

“你看,我会用美图秀秀PS头像,在互联网圈冒充80后,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说这话的是超市快送O2O“即买送”的创始人赵廷超,20世纪60年代生人,创业前是富基融通(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零售和快消软件供应商)的高级副总裁。

跟他情况差不多的人,一般都是拿着公司的股票,等待退休。赵廷超将自己归为“不安分”的那类人,对新鲜事物敏感而兴奋,兴起之时,会不由自主提高声调,咧开嘴大笑。

即买送的灵感来自于美国创业公司Instacart,后者采用众包采购和配送方式,连接大型零售商和消费者。消费者在Instacart下单,距离最近的独立签约采购员抢单,随后前往最近的商家采购商品,并保证一小时以内送货上门。2014年12月,Instacart完成2.2亿美金的C轮融资,估值超过20亿美元。

从商业模式上看,即买送是In s t a c a r t的Copy2China版本,但创始人的初心却大不相同。Instacart的创始人Apoorva Mehta曾是亚马逊的供应链管理工程师,认为亚马逊的生鲜物流配送模式已不符合潮流,创立Instacart是为了颠覆;赵廷超服务零售商多年,看到实体店经营愈加艰难,急在心上,创立即买送更多的是带上这些老朋友一起玩耍。

三年前,富基融通开发了全渠道购物产品“微店”,赵廷超负责销售和推广。通过微店客户端,用户可以快速申请各自在商超的会员卡,第一时间了解到商家给力的促销信息,甚至可以在线下单,到店取货。说到底,微店解决的还是到店消费的问题,然而消费者越来越“懒”已是不可逆的趋势。“几乎每天都有消费者问:既然手机能下单,为什么你们不送到家里呢?”赵廷超不是没有思考过i 黑马点评 这个问题,可是每家零售商人力有限,订单也相对分散,让商家自行配送并不现实。“这时就需要一个第三方的力量,将各家订单整合起来,再送货上门。”

2014年6月,Instacart完成4400万美元B轮融资。看到消息后,赵廷超认为国内超市快送O2O的时机已经成熟,开始寻找合伙人。

而干成这件事儿,需要有懂商品、懂产品、懂配送的人。按照这三条业务线,赵廷超找到了三位合伙人。分别是:富基融通联合创始人邹红军,他曾经为50%的全国连锁百强企业搭建了供应链系统;张森,在门店运营和消费者经营上有丰富的经验,曾供职于东方家园和百安居等知名零售企业;移动应用大牛王敏,开发过电商比价网站“帮5买”。

2014年底,几位合伙人到位,即买送正式成立,不久后的2015年1月初,公司获得了由正和岛联合投资基金领投的1500万元A轮融资。2015年3月16日上线,10天后,单个门店的订单数就超过了1000单。

虽然已经辞职,但赵廷超依然认为富基融通是打造即买送竞争力的关键力量,因而前者成为后者的战略股东。通过富基融通,即买送与商家的供应链系统进行对接,可以实时掌握门店的库存和价格变动情况,这也是对合作商家“零打扰”的重要一环。所谓的“零打扰”,就是从接单、出货、结账到配送,全部由即买送的签约配送员来完成,不需要商家操心任何事情。

赵廷超坚持不碰供应链、不建仓储、不备货,表面上看是与零售商做朋友的必经之路,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连锁商超在仓储和商品控制上已经非常专业和成熟,但电商和O2O的运营却是短板,即买送就是专注于补全这块短板。

“实体店的兄弟每天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却在互联网的大潮里备受冷落。现在我要告诉他们:兄弟,抬起头来,专心做好店内的事,怎么在店外与时尚年轻的消费者互动,我来解决!”

超市理货员、快递员甚至保安,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辆交通工具,就可以成为即买送的签约配送员。对于他们,除了核实个人信息,即买送还会进行系统的培训,同时通过评价反馈机制来提高服务质量。

目前,即买送已经开通家乐福、京客隆、华联BHG、卜蜂莲花、城乡超市等商家的服务,配送范围在1.5~2公里之间,每单收取6元的配送费。

赵廷超认为,即买送的意义在于,“很多消费者在家里就可以逛超市了,还可以在超市购物时顺手帮邻居买东西”。

生鲜和快消品是上门O2O最新的热土,京东也盯上了这一块,合作对象也迅速地从杂货店转向超市,相当于与即买送直面竞争。赵廷超认为,零售O2O领域,巨头与即买送处在同一起跑线上。对比京东,即买送永远是线下商超的紧密合作者,而且结账走的是商超收银通道,商家更容易接受。“以卜蜂莲花为例,同一家店,同一天上线,我们一周的订单数已经超过了京东一个月的订单。”4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娄月,编辑i黑马,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超市快送 超越京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