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浩涌谈“如果”
和阳 和阳

杨浩涌谈“如果”

无数个不能重来的如果。

36

文 | 本刊记者 和阳

创业家》:58同城上市后,你又开始投广告了?

杨浩涌:对。那时我们觉得机会来了,该反击他了。其实我觉得老姚犯了个错误。如果他上市后足够狠,继续猛打,持续对我们施压的话,可能今天的合并就不会是这个比例了。但你要理解上市后资本市场的压力。而且他以为赢了,他跟所有媒体都说他赢了。老姚错失了无数个把赶集干死的机会。

《创业家》:你错过了哪些机会?

杨浩涌:从谷歌早点出来是一个。如果我们更早拿到融资,可能会是好结果。拿到钱,快速推进业务,再融下一轮。我可能会更早意识到我的销售短板。

应该是2009年上半年,赶集和58都没什么品牌,做销售很困难,客户既不知道你是干吗的,也质疑你的效果。我们那时的流量已经起来了,但是没销售能力。突然我们接了一个谷歌的Google AdSense(谷歌广告联盟)的广告,给我们带来了大约一个月四五十万的利润。然后58也接触了谷歌,它也做了。那时双方都处在崩溃的边缘,谁多扛两个月,谁就熬过去了。

2010年,当时58已经被我们耗得快不行了。我们拿了诺基亚的钱。有时候你的融资间接保住了对手,因为大家愿意在一个行业里赌两家。

我也有无数个如果,觉得可以在当时扼杀对手。这就是为什么二次创业者很厉害了。不过,你现在不能回过头来谴责第一次创业的人说,当时你要这样就好了。你要相信,他在那个时间点已经做到极限了。

《创业家》:你在谷歌的那两年,好像也没错失太多机会。

杨浩涌:这个行业就偏早。大家都看不出未来是什么样。没人想到它是个营销平台,更别说现在的O2O了,太远了。老姚也在那儿耗着,王建硕也在那儿耗着。

《创业家》:如果A轮的钱再早一点进来,这行业会不会早一些热络起来?

杨浩涌:会。应该会。但市场不好的时候,资本也不会进来。我们这种网站,的确需要一点点做。

《创业家》:评价下当年的市场战。

杨浩涌:2005年,很多VC问我:你怎么打垂直的公司?它在你的单个品类上,不论是研发,还是产品,还是市场的投入,都会比你大。当你跟他们打的时候,你会发现资源有限,打不过。

很多年后我又去融资时,很多VC问我:为什么中国的分类信息公司比垂直领域的公司大这么多?国外往往是某一垂直领域的公司做得比较大。

我觉得是打出来的。2011年,如果我们不挑起市场战,那可能很多品类就被垂直领域的公司拿走了。我们的产品和它们能有多大区别?不就是发个帖子卖车、买房、找工作、招人吗?一样的。那时我们的房产和安居客差不多,我们基本上也是同时拿到钱。在这种差异化程度的前提下,谁跑得快?我们这种打法,智联招聘都无语了,它每年就两三个亿的市场费。没有我们两家的恶战,教育市场,形成品牌,形成用户认知,分类信息行业不会这么大。

我有时候也在想,如果我们早一点拿C轮融资,这个行业的变化是不是会发生得更快?

《创业家》:市场战之后的那一年,赶集网的状态最差?

杨浩涌:对。2012年。我们的确是被压到最底下然后上去的。我们前两轮融资的时候,很多投资人特别喜欢投这种摔到谷底最后又回来的,团队的战斗力极强。老姚去年发过一篇文章,说要去大公司病。那时58所有的产品研发六点半下班。

《创业家》:摔得狠也有好处啊。

杨浩涌:谁希望自己摔到谷底?有无数个摔到谷底回不来的。很多公司都没缓过劲儿来。

《创业家》:你俩合了之后,你怎么避免大公司病?

杨浩涌:要说一两年前,我会有些担心。现在这个团队的文化已经基本形成了,已经是一个铁军了,所以还好。线上线下的执行和推动业务,真的是铁军。而且我们做很多东西不会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创业家》:你在谷底的时候,想过铁军形成的这一天吗?

杨浩涌:没想过。那时候就想着怎么把最弱的这块补起来。直到国环(陈国环,赶集网COO)来了,我才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长板。我们真的算幸运的。现在我俩叫相互欣赏,相互搞得对方都很幸福。国环说,他到现在只服三个人,马云是一个,还有谁是第二个,浩涌是第三个。

《创业家》:你怎么没早点找他?

杨浩涌:如果国环早来一点,我们现在可能已经上市了。这是一种假设。

现实情况是,早一年,我们可能找不到国环这样的人。我正在学习和尝试的时候,说实话也不知道谁是最好的。

而且早一年是低谷期。我没多少钱,团队士气很差,增长也不好,怎么可能找到他?我们是经历了2013年100%的增长,正好国环也在想着未来的变化,他也需要一个新的平台,就碰上了。

《创业家》:2005年你经历了2000家分类信息网站的混战,2008年你发不出工资。跟这两次相比,2012年的低谷有什么不同?

杨浩涌:2005年,2000家同行那一阵子我还挺兴奋的。那是高压逼迫你成长。不过那时一个人带着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基本上你的好坏就是这个公司的好坏。就好像高考来了,你得没日没夜死干,把这事儿干了。2012年的压力是,我要带着团队一起去做。我需要去成长。这个过程压力不能再大了,中间也有痛苦,包括跟团队之间的争吵、PK。

事后来看,感觉还挺好。我是享受这一过程的。

《创业家》:你怎么回顾自己这10年?

杨浩涌:一直都挺充满希望,就是处理的事儿多事儿少的区别。创业对每个人而言都是刻骨铭心的,它会考验和磨炼你的人性。所有好的坏的,最后都变成了过程,让你去享受。就跟人生一样,几个人有我这样跌宕起伏的经历?这其实是一种财富。很多人平平淡淡的,其实他们很渴望有我经历的这些东西。4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 和阳,编辑i黑马,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杨浩涌 如果 访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