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什么?
尚文 尚文

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什么?

离开北京,加入阿里,杭漂四年。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跑步。算起来四年跑了差不多8000公里,跑步的好处无需多言,微博、微信一堆大佬各种跑步鸡汤泛滥。村上春树盗用卡佛的句式,用一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成功解救了各种文艺青年。丢掉顾影自怜,放下无病呻吟,从一个个咖啡馆儿、民谣酒吧、Livehouse中迅速逃离。穿上压缩裤,套上虎皮裙儿,蹬上亚瑟士,投身于夜跑中,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有高人煲得一手好汤,说跑步是行动的禅。又有高人说,跑步,孤独的运动,重要的是我需要你知道我的孤独。跑步真的很孤独啊,如果你连续跑过七八个小时你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跑步可能是这个世界最简单高效的运动啊!早起或晚睡,一双鞋,一条路,一些好听的音乐,咬咬牙,系上鞋带,夺门而出。一两公里后,渐入佳境,整个世界都在音乐和内啡肽的催情下温和起来,那感觉,就像跑着看了一部电影。每天跑上一个小时,那一小时真正属于你。

这些年陆续用过很多跑步应用,没一款自己真正喜欢的。既然都不喜欢,不如自己做一个。电光火石的想法,而我却用了差不多7500公里的时间才下定这个决心,离开大公司的舒适圈,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终于,推开老板的房间,说上一句,老~~老~~老子不干了!

儿子今年两岁半,我时常观察他的行为。我喜欢孩童那种不带任何功利的奔跑,就那么笨拙、欢快的呼啸而过、像他的托马斯小火车。从这头跑到那头,再从那头跑到这头,带着笑声,不知疲倦。偶尔帮他擦汗,告诉他慢些跑,他却甩开我的怀抱,呼啸而去,总有一天他也会像我一样长大。

我觉得人长大了,大多数时候过得并不如一个孩子。幸福,往往来源于简单、可控的生活。爷高兴就好,跑步也是如此。

在我看来,今天跑步市场的大部分应用都很冰冷,它们千篇一律,可有可无。它们像对待汽车一样对待一个个跑步的人、对待一个个勤劳、努力、自省的跑者。你跑了多远,它播报一个数据给你。你跑一个小时,它告诉你消耗了700卡路里,你跑了100天,它告诉你跑了1000公里,仅此而已。任何一辆汽车的仪表盘也是这么运行的。行程、配速、油耗......哦对不起,您该保养了。

可我总想,我他妈不是汽车啊!我是人,我在跑步,身后还有我的家人和朋友。

跑步的时候,大脑也飞速运转,很多工作或生活的问题也在那一刻想明白,相信很多跑者对这种跑步中的“冥想”和“顿悟”都会有共鸣。有时我甚至会去想一些美好的句子,比如脑海中重温一遍惠特曼或者聂鲁达。无论如何,我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你不能把我当一辆加着92号汽油的日本汽车来处理!

大约在2011年,第一次参加TNF50km赛的时候,我在山顶崴了脚,老妈立刻打来电话,问我怎么不动了。我说崴脚了,您怎么知道?老妈说,她用iPhone的Find My Friend,看到山顶那个小绿点不动了,怕我发生意外就打来电话。我安慰了心细如发的老妈,告诉她问题不大,我会量力而行。那年的TNF我跑了8个多少小时,是个惨痛的经历。

当人的行为在大量被数据化以后,我们需要的不再是冰冷的数据而是人和人之间的温暖。TNF崴脚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也第一次让我意识到可以做一款不一样的跑步应用,让跑步不再是个体的行为,而是可以影响到他人。我在跑步,而你可以看到我、聆听我、甚至对我加油、鼓励。即便在跑步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和这个世界保持联系。

在大数据概念横行的今天,每个人都谈数据的重要性,都在谈论着互联网+。而我只关心小数据、关心人和人之间的联系。数据记录固然重要,数据应用的场景才更为重要。

人,始终是最重要的,数据不是。所以我要做一款关注人的跑步应用。于是就有了现在的阿甘跑步App。

尚文,十年无线互联网经验。曾在阿里巴巴工作四年,负责手机淘宝的产品和运营。装备控,跑步达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尚文,由i黑马编辑,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跑步 阿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