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前高管拿5000万融资做名片,那里有怎样的诱惑
周路平 周路平

华为前高管拿5000万融资做名片,那里有怎样的诱惑

创业仅一年便顺利拿下5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在印刷O2O行业这只是开始。拥有着华为前高管背景的云印CEO张军,始终还是坚持不干大事,从小切口进入大市场;坚持不赚小钱,攒足劲憋大招。

722日,云印宣布获得A轮近5000万元融资,成为印刷O2O行业融资最快、融资金额最高的公司。云印CEO张军透露,云印平台上线1年时间,已服务超过10万用户,印刷名片超过1亿张。印刷行业已经被卷入“互联网+”的浪潮,接受互联网的升级改造。

当天与融资消息一起发布的还有云印的两款新品——“新”名片和“新”名片Pro,前者一盒定价为8元,每增加一盒3.8元,Pro版两盒定价26.8元,每增加一盒5.8元,两者的差异更多地存在于材质上的不同。

张军是黑马会黑马营11期学员,他也因此顺利拿到同期学员中的首个融资。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前华为手机全球市场总监,之所以从手机跨界进入印刷市场,其中受旦恩创投创始人、黑马导师凌代鸿影响深远。两人在黑马营认识,经过多次交谈,张军发现传统的印刷行业存在非常大的改造空间:壁垒森严、用户分散、产业链过长,相比于诸如零售、生活服务等被互联网改造深刻的行业,这个市场被寄予厚望。凌也成为云印的天使投资人。

张军将名片市场存在的问题归结为六点:产品质量堪忧、设计缺乏美感、服务水平低下、快印店每况愈下、印刷厂生存艰难、零售价格不透明。张举例称,一盒铜版纸名片售价为30多元,特种纸名片售价60元,“花了很多钱,但没有享受应有的产品和服务,这是用户最大的痛点。”张军说,国内印刷业有万亿市场体量,但因为价格竞争导致一直被低端化,批量生产、竞争大、利润低,资本市场不重视。

在传统的用户场景之下,印刷行业的各方都未能获得最好的体验和收益。传统的价值链条上,印刷厂与用户之间存在着中介,这些中介包括线下的传统店面、盘商、炒单客和广告公司,其中毛利高达60%-80%。这种现状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印刷厂没有利润,只能降低产品品质;而文印店表面上获得高额利润,实际上很大部分成本用于店面租金和人工成本。印刷包装行业亟需互联网的基因改造。

张军洗牌的做法是重度垂直:做新模式,挖护城河,建新生态。云印先通过大数据,找出用户名片的最佳设计排版方式、最常用的工艺参数、经常投诉的问题、最容易出现的错误,然后选择印刷厂和印刷材质。为了打通云印的O2O闭环,张军通过互联网PC平台,聚合线上线下订单,批量生产,降低生产成本;同时为合作工厂提供智能拼版系统、印前预检系统,提高生产效率。张军宣称,任何名片的购买仅需三步,选择数量,下单支付,上传文件。

“小名片,大市场。”这是张军对名片印刷的评价。据他介绍,中国每天印刷100万盒名片,每年名片的产值超过100亿。而整个印刷包装行业规模更是高达万亿。“创业一年融资5000万人民币,这仅仅是开始。”尽管有着华丽的背景,张军还是坚持不干大事,从小切口进入大市场;坚持不赚小钱,攒足劲憋大招。

“印刷厂是我们的供应商,我们要营造的是和谐的生态,告诉他们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怎么定位和重归价值,而不是颠覆他们,砸大家的饭碗。”根据张军的计划,今年年底之前覆盖全国6个城市。“云印的长远目标是成为商业印刷和包装领域的“携程”,通过构建高效率的平台体系,连接企业用户和传统线下工厂。”

这种传统与互联网结合的基因也体现在云印的团队上。除了张军本人来自华为,其他团队成员来自腾讯、阿里、当纳利、雅昌等企业,前者有着浓厚的互联网基因,后者带着传统印刷行业背景。

对于名片受到新型社交工具和手机终端的冲击,行将消亡的担忧。张军却依然看好名片的印刷市场,他认为无论从生产的角度,还是实际的市场反应,名片依然是展示一个人形象的载体,存在强大的市场需求。同时,他也透露,云印的业务并不局限于名片印刷,其中也包括了喷绘、宣传用品、营销卡券等近百种产品。

本次发布会上,张军并未透露A轮投资方,不过云印曾于 2013  11 月获得过旦恩创投等联合投资的 1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旦恩创投副总裁新纪夫作为投资方代表,出席了当天发布会,他表示投资人对云印非常有耐心,“不给团队有任何盲目扩张的压力”,创始团队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行业痛点。在他看来,“衣食住行,哀鸿遍野,产业升级,遍地黄金。”

——黑马档案——

“云印”

创始人:张军

黑马营11期学员 深圳云印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成立时间20138

融资状况:A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由i黑马编辑,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获得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云印 融资 张军 印刷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