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酒吧微派,想以近场社交的方式杀入孵化器市场?
崔婧 崔婧

创业酒吧微派,想以近场社交的方式杀入孵化器市场?

中国将来会诞生一批伟大的孵化器,但服务能力与盈利模式,依然是当下的业者们要跨越的鸿沟。

孵化器热潮遍及中国大地,尤以中关村创业大街最为突出。据统计,这条创业大街上已经入驻的孵化器有25家,登记排队的有40家,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家创业咖啡,孵化的创业团队超过了400个。

与中关村创业大街有一街之隔的左岸公社6层,创始人夏夜选中的方向不是创业咖啡,而是创业酒吧孵化器。

“如今创业大街整条街全都在做咖啡馆,同质化竞争太激烈。而做创业投资,尤其是早期阶段,一定要有品牌影响力和媒体属性;换句话说,一定要有’入口’能够把各种资源引进来。与其像其他投资机构总借别人地盘,不如换条思路,进行差异化的定位。”

夏夜希望能够把基于酒吧的近场社交平台进行连锁式发展,通过实体店面的入口导流作用,把WEPAC酒吧做成基于兴趣,面向高质量人群的O2O社交平台。“它首先是孵化平台,其次更是一个媒体平台、社交平台。”

具体做法是基于酒吧桌位,每桌设置专属二维码,用户通过扫描桌上的二维码将自己的信息传输到酒吧内的电视大屏幕上,不管你是创业者,媒体人,投资人,都可以现场勾搭,场内人员身份和位置一目了然。

于此同时,WEPAC创业酒吧投资人微派基金创始合伙人翁忠杰宣布,微派基金一期计划募集资金一个亿投资项目,分两年投完;整个基金将会专注于两方面的投资,一是企业服务;二是O2O,其中大部分投资会集中在O2O领域。

他们的思路是把创业酒吧孵化器变为合伙人空间,跟所投资的项目成为合伙人的关系,捆绑的方式是技术入股。也就是说,他们不仅会做初创企业的出资方,投钱进去,还会把最好的技术人才输出给所投资的项目,帮助初创公司弥补“CTO稀缺”这一最大的痛点。

“很多传统行业互联网+公司或者初创公司,早期在技术方面有所缺失,为此,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来自百度、搜房、3W等公司的强大技术团队,弥补早期创业缺失的部分。可以说这是我们区别于很多早期机构,最不一样的地方。”

在商业模式上,夏夜他们规划的盈利方式主要是基金投资、酒吧场地费用和对接活动费用。“我们在每个环节都有自己不同的利润来源,比如说我们的基金,基金的回报在创投这个阶段回报率非常高的,然后酒吧有存活属性,它的场租,它的活动举办,然后对接来的一些资源,另外还有线上。

不过,目前看来,孵化器运营方式虽然多样,但是赚钱并不容易,即便是国外的孵化器赚钱的也没几个。

AA投资合伙人王浩泽认为,孵化器应该回归自己的本质:第一是筛选项目的能力,第二是给入孵项目提供专业服务,帮助创业者提高成功概率。即便中国将来会诞生一批伟大的孵化器,但服务能力与盈利模式,依然是当下的业者们要跨越的鸿沟。

创业酒吧 孵化器 盈利模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