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要开38家分公司,“微票儿”的野心来自腾讯与万达
卡西 卡西

半年要开38家分公司,“微票儿”的野心来自腾讯与万达

2015年4月,微票儿的母公司微影时代完成了B轮融资1.05亿元,投资方中包括了腾讯和万达两家,其中腾讯占股20%。它有了更多底气来支撑其野心——以在线电影票务为入口切进演出、体育等泛娱乐产业。在外界看来,这是一家基于微信钱包入口的第三方票务平台。不过,微票儿已经在谋划“独立生长”和规模化了。

2013年年底,微信电影票业务正式成立,是在线票务的迟来的玩家之一。当时微票儿的市场份额还不到3%。如今,微信电影票已更名为“微票儿”,正朝着泛娱乐方向逐步布局:在电影票以外,QQ电影、演艺和体育业务都已并入了微票儿的业务体系,团队也从300多人扩充到了600多人。根据微票儿提供的数据,2015年暑期档,其市场占比已达到17%。 

基于微信入口,微票儿花两年时间跻身在线票务这个细分领域的前三。它之于腾讯的意义有别于淘宝电影之于阿里,猫眼之于美团,但在一定程度上背负着腾讯大平台的使命。艺恩咨询副总裁侯涛分析称,整个BAT都在做影视文化布局,腾讯也要把自己的业务板块搭建完整。微票儿扩充多品类、实现规模化运营不排除有部分压力是来自投资方。

腾讯投资总监方辉告诉创业家,“我们认为电影票务这个高频消费市场是未来的趋势,因而当时任高朋网CEO的林宁提出要在电影票务这个领域做互联网的二次创业时,我们一开始就对对其投资了,并向其开放了微信钱包的入口。”

有了B轮融资以后,微票儿能否更快地走出与其他网票平台的差异化之路,微票儿之于腾讯是否承载了后者布局大娱乐方向的诉求,将独立App按社区或社交的产品方向重点打造是否有意减少对微信入口的依赖?抛给“微票儿”的提问还有更多。

近期,在微影时代的新办公楼里,林宁跟创业家聊了聊微票儿过去大半年的变化以及它的未来规划。

与影院“和解”

微影时代的B轮融资中,万达集团虽不是最大投资方,但有了后者的结盟已足够对其他网票平台起到“威慑”作用。

日前,媒体传出万达投资微影后随即封杀猫眼的消息,随后猫眼方对此做了回应,表示一切如常,所有业务合作并未受到任何阻碍。针对微影和万达合作以后,是否会涉及对在线票务市场的垄断合作。林宁向创业家表示,微影和万达没有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双方的合作主要基于两个层面展开:1、电影票务合作;2、与万达集团内部的文化电影投资、演艺业务等业务单元与公司在票务、推广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从第三方在线票务平台存在开始,院线与线上票务平台的关系一直很微妙。票务平台通过预售努力帮影院提高上座率,线上发行帮着去库存。但即便有了不错的收效,两者的关系依然没能“亲密”。多家平台正通过各种合作拉近跟线下场景的关系,建立更多平台和影院间的信任。

北京唐阁影院总经理刘振华对创业家表示,在线票务和院线的关系属于“亦敌亦友”。会员是影院的黄金,当电影票的团购和在线选作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影院的会员必然遭到稀释,发展会受到一定的阻碍。

从这点来看,微影选择万达更像是票务平台和影院的一场“化敌为友”。万达集团旗下的万达院线是中国最大的院线。对于影院而言,本身的场景建设成本就很大,用户越多的平台对它的帮助越大。林宁表示,微信有将近7亿多用户,每天人均打开朋友圈20次,相当于近一百多亿的PV。 “我们的责任之一是帮助影院更好的消化库存,我想这是万达会选择投我们的原因之一。”

从影院的角度,刘振华表示不希望任何一家票务平台一家独大,影院会很被动。“之前,有过一些比较强势的平台跟我们谈合作,他们跟我们聊完独家合作后,又以更低的价格和别家合作,我不希望靠价格来打仗,希望靠服务”。

除了上述与万达院线的合作,林宁透露,微影紧接着会跟王思聪一起做体育赛事的联合运营。“万达集团在体育、金融方面也有多方投资布局,他们中很多都需要跟互联网做连接,我们更擅长做线上的用户链接。大家合作能帮助用户解决更多的问题就行。”

从引导消费到生产内容

经过1年的市场竞争,在线票务市场这个细分领域的主力玩家仅剩5家左右。电影票作为一个本地消费的必备产品之一,也越来被越来越多垂直领域的O2O的企业所看重,比如最近新入局的去哪儿。

过去,大家拼流量,晒出票量,而微票儿在过去一年当中强调的是“连接”。据林宁介绍,微票儿目前已覆盖了4500家影院。另外,他们也在不断加强线上营销和发行能力。今年4月,微信电影票获得环球影业官方授权,联合推广了一条《速度与激情7》朋友圈广告,引得众人围观,这是微票儿基于微信朋友圈天然的社交优势。

据悉,微影时代现在是腾讯娱乐广告在朋友圈的独家总代理,基于微信这个平台,许多新的、有趣的技术公司纷纷主动靠拢,林宁希望这些都能为其所用,应用到电影、演出、体育等泛娱乐的场景里,跟用户产生更多互动玩法。

用户方面,过去1年,“微票儿”主要为微信用户提供服务,今年开始随着QQ电影、演艺、体育三大业务板块的并入,将着重挖掘QQ用户的价值。

按照林宁的规划,“微票儿”先从消费频次最高的电影开始切入,先将电影垂直产业链建立起来,再逐一复制到演出、体育等泛娱乐产业。总体上,是先做消费体验,后进入内容市场。

中国大概有2000多个剧院,目前“微票儿”完成签约的已有600多家,今年的目标是2000家剧院全部上线。“跟电影一样,先连接剧院,再做内容,形成新的消费”。林宁认为,没有消费就很难有数据来反映观众喜欢什么,应该支持哪些电影,投哪些电影。

微影参与投资了最近仍在热映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根据艺恩咨询的数据,截至7月28日,《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19天票房破7亿,超越2011 年美国动画电影《功夫熊猫2》在中国创下的6.17 亿的票房纪录,成为中国市场最卖座的动画电影(注:该片仍在上映中,截至8月14日的票房已达8.8亿)。

在砸中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彩蛋”后,微票儿更坚定了往产业链上游走的想法。日前,微影联合诺亚财富成立了微影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专注投资互联网文化产业和影视制作,资金累计达20亿。

7月17日,微影时代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开发包括黑猫警长、阿凡提、葫芦兄弟和大耳朵图图等全国观众耳熟能详的300个优秀动画IP,当中还设计动画电影及周边市场的合作。此外,微影跟华谊,跟腾讯互娱等多家行业内容供给方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会帮助制片方做投片,或直接参与影片投资。

未来会投资什么样的内容?林宁称,微影的策略是:要么和擅长IP挖掘的公司合作,基于数据研究,参与投资、制作;要么投资一些成型的新IP,这可能本身就是符合90后观众诉求的。

脱离微信入口做内容社区or场景社交?

去年,林宁曾向创业家提到过一个两年计划:第一年在微信里把在线电影票做起来,第二年要做成电影票的微信。从字面上可以简单概括为,先做好在线营销和发行,再挖掘社交的价值。基于微信天然的社交属性,为何不一开始就打“社交”的概念?

“大家为什么来社交?我觉得第一层还是要注重消费的基础体验,即购票环节是否顺畅,连接的影院场景是否够多;第二层才是通过社交的力量来做内容引导”。他决定做深度社交产品以前,先做以评论功能为主的产品”。

微票儿刚上“评论”功能时,林宁发现在留言用户中对于“约”的需求很大,有三分之一的男性用户购买了一张票后会在下方留言:有哪个女的愿意跟我一块看。当看到这种需求,林宁考虑过要不要做这个程度的社交,类似于陌陌,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要先把垂直内容的消费引导做好,做纯粹的内容引导,所以我们开始有意屏蔽掉跟’约“相关社交内容。不过,后续我可能会造一个同城社交的工具产品,微信的入口是在微信钱包,比较浅,大家来了就想消费,不想来社交,它顶多再承载评论的功能,方便跟朋友圈做互动连接,我们只做内容引导这个事”。

林宁一直在摸索社交产品和社区产品怎么做,如果要开发新的App会侧重社交,比如同场社交可以先做起来。据悉,微影正在尝试“摇电影”的玩法,同一个影厅场景的用户通过一起摇产生互动。这也是为什么微影会接受万达的投资的另一个原因,微影等于有了可以深入做社交产品的试验和研究场景。“我们希望电影院、演出现场变成同场社交的场所,比如三万人一起看李宇春的演唱会,它会成为一个超大粉丝和明星互动社交活动”。

体育将是重心业务

刚融了1.05个亿,微影怎样才算把钱花在刀刃上?

林宁向创业家透露了微票儿未来的计划,“电影、演出、体育的票务服务都需要落地,2015年下半年将重点在业务下沉,要在全国建设38个分公司。另外在消费场景+内容的基础上,将深度挖掘社交大数据对于垂直产业链整合的意义”。

具体业务上,体育将成为重点对象。林宁认为,从全球来看,体育明星是赚钱最多的,演出,演艺明星排在第二,最后才是电影,因而体育会是微票儿将来重十分看重的一环。日前,微影签约了与CBA,NBA中国,中超等大型国际赛事的票务合作,还投资了如“美国四大拳击联赛”这类竞技类体育项目。

“我们超级看好体育产业,尤其是群众体育,你看跑步加社交是很典型的一个例子。以前中国的体育是举国体育,现在底层群众也开始流行跑步,比如马拉松赛,彩虹跑等很受大家欢迎。”林宁说。

不过,体育的类目跟电影演出不一样,电影产业有5000个影院,演出市场有2400多个演出场地,而体育大概有100多万个场地,这对于线下运营压力更大。

林宁坦言,目前微票儿还是一家创业公司,眼前还有一些亟待解决的困难。现在,微影团队共有600多人,较去年增了一倍。尤其在业务上增加了演出体育两个类目后,整个人才系统需要不断完善。林宁说,现在日均100万单压力很大,技术团队占了200人,需要继续扩充电影、演出、体育三个行业的专业人才,尤其对体育方面的人才十分渴求。团队管理对于他也有不小的压力:“开38个分公司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比如下沉之后如何做落地的标准化服务,尤其演出和电影都是很难标准化的。”

艺恩咨询副总裁侯涛分析称,微票儿的核心渠道主要来自微信本身,但微票儿如果过于依靠微信本身是有问题的,虽然有庞大的用户基础,但钱包的入口随机性用户占多数,无法进行有效的互动。目前,微票儿虽有独立的App,但激活量很低,如何通过服务增加用户的非主动购买频次是要思考的。另外,微票儿如果将来业务更加多元化,前提是先把某一个业务先做好,比如如何更好地打通电影产业上下游以及衍生产品,横向扩充品类或许可以摆在第二位。

微票儿 万达 微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