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代驾保卫战打响,老兵能否掐死新秀
周路平 周路平

e代驾保卫战打响,老兵能否掐死新秀

面对e代驾这个市场老兵,刚刚满月的滴滴代驾表现得咄咄逼人。这个有钱有流量的野蛮人将一统出行市场,抑或是被e代驾掐死在襁褓之中?半年后市场给出答案。

自从滴滴宣布进入代驾市场之后,原有的霸主e代驾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威胁。这种担忧并不乏依据,随着易到和Uber的式微,滴滴与快的在联姻之后俨然成为了出行市场的霸主。根据滴滴快的最新公布的数据,其新一轮融资达到20亿美元,现金储备高达35亿美元,如此庞大的体量让人们对e代驾的处境捏了一把汗。

天生爱打架

7月28日,怀胎四月、拥有着不安分血统的滴滴代驾终于出生了,与它另外五个“葫芦娃兄弟”,共同瓜分出行市场的大半江山。二十天后,滴滴代驾宣布已覆盖全国80个城市,注册司机过百万。

这个数据遭到了e代驾CTO李伟的质疑,“原来腾讯想做拍拍,为什么做不起来,这是因为供需平衡的问题。你可以有百万的商户,就比如我们e代驾当然也可以做百万司机,可是你有没有这么多订单呢?没有这么多订单司机就会流失,这是双边网络的事情。滴滴说他有一百万的司机,要保证一百万司机存活,简单估算他一天得烧两个亿,那得有多少钱可以烧,这是现实的问题。” 李伟分析,滴滴代驾号称的百万司机,是把滴滴专车和快车的司机算上了。

第一代驾创始人蒲俊杰则认为,刚满月的滴滴代驾之所以能迎头赶上深耕多年的e代驾,是因为充足的资金和前期的技术积累。“滴滴在做专车快车服务的时候,已经把基本的代理系统和机构、以及每个城市的招募体系建立起来了,它可以拿钱去砸一段时间的免费代驾,这就是钱砸出来的。”第一代驾今年3月份因为资本没能跟上,最终宣布关闭。

百万司机的确有些恐怖。作为代驾市场的老大哥,e代驾深耕了四年,对外公布的数据是覆盖200个城市,15万司机。刚满月的滴滴代价则宣布拥有百万司机,尽管真实性存疑,但不难看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滴滴代驾,天生具备与e代驾抗衡的能力。

毫不意外,双方迫不及待开始了正面冲突。滴滴代驾上线当天,推出首单免费优惠政策,100元封顶。三天后,e代驾跟进,宣布投入1亿元打造“举杯星期三”,200元以内代驾费用全免,不限次数。

双方更像是在进行一场数字的战争。“举杯星期三”结束后的第一周,e代驾对外宣布当天峰值达到40万单,而滴滴代驾公布的峰值订单为50万单。“这个数据不好评价,但是这里面的水份挺大的,因为我们做代驾这么久了,还是比较了解的。”e代驾CTO李伟对创业家记者表示。在收费标准方面,滴滴代驾的等候费和超10公里后费用计算上与e代价相同,在不同时间段上均比e代驾低了3元。

更为实际的担心或许来自司机资源的争夺。根据e代驾的规则,禁止司机入驻其他代驾平台,“核心司机资源是我们最宝贵的资产。”李伟说。

事实上,按照目前中国1.2亿至1.5亿的有驾照用户估算,不管是e代驾公布的司机数量还是滴滴的司机数量,都只是一个零头,司机增长的空间巨大。然而能够做好代驾服务的司机却并非随处都是。“你是一个司机和你是一个代驾司机的差距还是蛮大的。”李伟表示,短时间内扩充订单量,扩招司机容易导致司机质量参差不齐。一个典型情况是车型复杂,比如手刹可能在左边,档位可能是旋钮,并不是每一个司机对这些细节了如指掌。“试想一下,你叫了代驾之后,司机上车后半天找不到手刹或者档位,你不会开始担心吗?”李伟对e代驾多年培育的司机相当自信,这些司机的硬性要求是驾龄在5年以上。这也被认为是e代驾与滴滴代驾抗衡的门槛所在。

不过,代驾平台与司机似乎并不是一个天生牢固的关系,面对财大气粗的滴滴,是否会带来挖墙脚的担忧?李伟没有正面回应。他举了个e代驾与58掐架的例子。58同城推出代驾业务之后也曾挖e代驾司机,而结果是58战略投资e代驾,原有业务接入e代驾。“老司机过去了,干两天就回来了。”李伟说,司机最重要的事情除了赚钱,还希望能舒服的赚钱。而如何服务好司机,让他们舒服的赚钱,在代驾行业干了四年之久的e代驾似乎自信满满。

蒲俊杰则似乎更加信奉砸钱对于平台的重要性,“拿钱去换空间,空间换时间,时间再换钱。代驾最终比拼的是资本。”

滴滴拓疆,e代驾深耕

滴滴公司自今年5月份以来,短短三个月时间,相继推出了快车、顺风车、巴士以及刚满月的代驾业务,在互联网圈内,表现得异常野蛮和凶猛。据滴滴代驾负责人付强介绍,代驾业务年底计划扩展到100个城市。

面对滴滴的咄咄逼人之势,e代驾一方面紧急应战,砸1亿元搞补贴大战,在地铁、电梯间广告疯狂刷脸;另一方面开始往纵深构建壁垒。

e代驾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运行体系。一是司机的招募和培训;二是司机调度系统,解决如何接到订单;三是派单体系,平台收到用户的订单后如何最高效地分配给司机。这些系统保证了用户下单和司机接单的实现。

只是拥有这些基础的东西显然不足以抵抗外部强敌,俘获司机和用户的芳心需要更多的考虑。

一位快车司机告诉《创业家》记者,在加入快车队伍前,他已经做了几个月代驾司机,每天也能接到两三单,不过特别累,反复奔波,送车主回家之后,司机自己回家往往成了难题。

e代驾的做法是推出夜间代驾返程的APP应用“KK用车”。当代驾司机在夜间出行的时,可通过KK注册车辆顺利返程,KK用车也被细分出了KK拼车和KK巴士,前者主要是用小车将周围的代驾司机从郊区接回,后者是为了提高司机的移动速度。当然,滴滴代驾也意识到了这方面问题的存在,开发了“结伴返程”功能,帮助司机解决返程难题。

代驾本身还存在一个特有的风险,在代驾过程中磕碰时有发生,而车不属于司机,中间存在赔偿问题困扰着行业发展。第一代驾曾发生过一个案例,司机将客户的劳斯莱斯磕碰了一下,定损高达30万元,经过平台与车主协商,将费用降到了十万,最终平台出大头,司机出了小头。当前的通常做法是投保,e代驾的保险保障体系主要包括两部分:针对用户和车辆安全的代驾责任险和针对代驾司机的代驾司机意外险,这些保障需要司机付出的是每个订单上额外扣除2元保险费。

除了服务,e代驾也对司机行为进行了限制,专门设置“代驾分”体系,效仿驾照的扣分制度,闯红灯、多收费、不展示计价器、不穿工服都会扣分,扣完12分必须重新学习,重考不过解除合约。

另一方面是对刷单现象的把控,e代驾对司机的手机进行统一定制,与工号绑定,不能在其它手机上登陆。平台方可以从司机的工作手机上获取更多的行为数据,包括什么时间接单,什么时候就位,司机和用户的通话记录等等控制刷单行为。

“刷单本质上不是那么难解决的问题,更多是公司价值观的问题,你的目标到底为了订单还是其他目的。”李伟认为,刷单行为的盛行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平台的放纵。

当前,无论是滴滴代驾还是e代驾,大部分订单来自酒后代驾服务,然而相比于其它出行市场,酒后代驾又是一个低频小众的需求。滴滴可以通过其它业务支撑和导流,e代驾显然不甘心蜷缩于这一细分领域。

“虽然我们做e代驾,我们并不仅仅服务于代驾。”与滴滴在不同品类间的迅速扩张不同,e代驾喜欢在同一个产业链条中低调掘井。据李伟透露,他们已经开始提供保养、维修、洗车等服务,将代驾司机的服务时间从夜间延伸至白天。“代驾的最主要功能被看成为数据采集,包括用户车型、车牌号码等信息,我们通过大数据采集一些潜在的信息,进一步对我们车主的过往服务做一些事情,这是我们大数据采集的目的,希望有利于代驾的服务,但不光是代驾这个服务。”e代驾最终目的是想通过其它业务的扩充得以巩固代驾市场的霸主地位。

e代驾 滴滴代驾 垂直纵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