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首度开腔:我们不是什么媒体,就是个买卖人
罗振宇 罗振宇

罗振宇首度开腔:我们不是什么媒体,就是个买卖人

罗振宇今日在今日头条的创作者大会上声称:我们不是什么媒体,我就是一个买卖人。这个买卖人似乎取得了不错战绩,在去年共卖出了75吨大米,2000多个跳蛋,“如果到年底不出重大意外的话,我们大概在卖书方面达到1.5亿到2亿的营业额。”

憋了半年多的罗振宇终于趁着今日头条的活动出来露面了。不过这一次的背景相当微妙,他创办的粉丝社群——罗辑思维因为过度营销和商业化,正在面临着一场空前的质疑,从会员招募、到产品品质、各种线下“高逼格”活动,甚至创办初衷都招致批评。

罗振宇今日并没有回避,甚至声称:我们不是什么媒体,我就是一个买卖人。这个买卖人似乎取得了不错战绩,在去年共卖出了75吨大米,2000多个跳蛋,“如果到年底不出重大意外的话,我们大概在卖书方面达到1.5亿到2亿的营业额。”

屏幕快照 2015-09-08 下午8.23.25

以下为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的演讲内容,经编辑删减:

我今年一直不参加任何公开的活动,其实就是在践行着前面四个字“好好干活”,天天在家埋头录像,找我每天60秒的语音,跟团队探讨问题、读书,实在不敢出来瞎得瑟,时间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实在太宝贵。我问楚方(注:今日头条副总裁林楚方)我来讲点啥,给我出个题目。他给出的题目是“创作者和头条是朋友”,你说这题咋讲?这是一道应用题,还不能昧良心讲,为什么创作者和头条是朋友?

线已经没有太多商业机会

2015年可能是中国创业者最重要的分界线的年份,就是线的机会再也没有了。在我看来整个人类的商业模式大概就是两类,第一类是点的模式,第二类是线的模式。所谓点的模式最经典的方式就是进原材料、加工、加价、卖出去、获得高毛利,这是点的模式。

还有一种是线的模式,修路、造桥、找结点、收税。点的模式做的最成功的就是从同仁堂到王麻子剪刀,这都是传统的点的模式。作为我们这一代创业者,尤其是在座的这些媒体人其实在这个十字路口上是比较彷徨的,你既有一点点像线,又有一点点像点,说你像点因为每写一条公关稿都能挣到点钱;说像线,似乎又能忽悠一些用户搞起一些活动,能够联络起一些陌生人。作为自媒体人来讲,我们一直在这个十字路口晃悠,到底怎样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型?

去年开始我彻底把自己的问题想清楚了,不代表替大家的思考和决定。线的机会要结束了,只能做点了,做点天花板可能还比较高。当世界有BAT这样的公司,有了京东、360这样的公司,在内容端又出现了像今日头条这样的公司,我们真的还有机会去把旧大陆全部连起来吗?我觉得没有太多的机会。

2015年3月份据我观察,绝大多数垂直领域的O2O都有公司拿到了A轮投资,这就意味着O2O型连线的机会也基本结束。

如果我们去观察整个人类经济和文明的发展史,你会发现这两种类型的商业机会是叠加的、替代的出现,当有人把旧世界没有连接起来的点连接起来去构筑线,形成一个阶段的基础设施,那这个阶段的历史机会就是它们的。但是当基础设施建成之后,它又去反过来成就在这种新型基础设施上应该能够成长起来的点。个别新成长起来的点做大之后又会扩张成为线,变成基础设施。

整个人类文明和社会财富的积累体系其实就像一座千层饼那样的结构,一层一层的底层结构演示性引进成今天看到的商业文明。比如说当年的罗马人在非常小的王国,因为迅速做大变成基础设施,在这一代基础设施上建成了遍及南欧的公路系统,但是因为有了这个基础设施又支持新的站点就是满族,随着铁路的出现,大陆系统上又可以把原来的基础设施给联系起来,去替代或者说进驻海洋的优势。

发财的机会也是交替出现的。比如说铁路我在吴晓波的书里面看到一个数字,19世纪下半夜,美国股市上70%的股票都跟铁路投资相关,那时候的美国铁路投资就是现在中国的互联网投资,它的热度一点都不比今天差。但是问题是当遍及北美洲的铁路一旦铺成之后,靠铁路发财的人有多少?很少。真正靠铁路发财的大亨就一个,范德彼尔,剩下投资铁路的人其实赔的更多。但是紧接着因为旧大陆上原先没有连接起来的点被连接起来了,形成新的基础设施系统,那它就会造就新的点,也就是根据这个基础设施的特征改变了自己经营和企业的成本结构的那些新的点状企业。

我们看到美国崛起的大富豪都是摩根、卡内基,钢铁大亨、石油大亨这些人,这是新的一轮点的崛起。我们观察腾讯这样的公司也是这样,先是微软系统这个基础设施上的一个点,然后绽放为一个基础设施,然后又不得不去靠自己作为基础设施支撑新的点,就是QQ和微信后来的故事。

我就是个买卖人

有没有可能在十字街头彷徨的时候也选择一条做点的道路,不再想着我去勾连更多的人。我也去做一个什么平台,我也把别人放到我的平台上,我来作为一个截道的小贼,天天喊“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做收税的生意。能不能把自己作为市场的颗粒物,这是去年我们创业以来想得最清晰的一件事。

去年6月份我们做了一件特别没有节操的事情,因此市场上有一些评论家朋友特别不原谅我们,就是我们开始卖月饼。月饼卖了四万盒,据说秒杀了去年星巴克月饼网上的销量。我们通过卖月饼向市场传达一句话,从此节操是路人,我们不是什么媒体,我就是一个买卖人。

从去年年底11月份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品类,从做书包括做各种各样的食品,在去年年货季做了各种各样的测试,卖了75吨大米,2000多个跳蛋,你去想吧,我们都试过。开年后算是把品类聚焦了一下,专门开始卖书,诚心诚意、认认真真以各位创作内容的严谨的态度正而八经做生意,自己做仓储自己做物流。

今年我们算了一下,如果到年底不出重大意外的话,我们大概在卖书方面达到1.5亿到2亿的营业额。走到今天为止在这里可以向大家汇报的是,这条路它通。一个媒体人通过自己的内容生产然后挂上商品这条路它通。

其实大家想想看,这是商业的一个新物种,这个物种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把原来工业社会全部打断的那些产业链重新整合起来。在原来的工业社会在以下的几个环节上是不是各管一摊?有人专门做品牌,比如鹿晗只负责帅,给别人代言产品。媒体专门做流量,它负责卖广告。沃尔玛、国美、苏宁专门做用户,很多企业只需要专门造货,还有一些企业需要专门给大家做服务,比如顺丰快递。有没有发现现在有一种类型的企业我称之为商业新物种,它把刚才这些全部打通,比如罗永浩的锤子,有自己的品牌有自己的流量有自己的用户还自己造货,这种模式是不是有一点小而美?可能不适宜做大生意,也许有很低的天花板。

就我观察未必是这样,中国小米是不是这样?自带品牌流量、用户和造货能力。全世界最大的公司是谁?在明天要开发布会的苹果,它的市值超越了一切我们心想往之的互联网公司Facebook、GOOGLE的总和,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司,而苹果恰恰符合我刚才描述的这个商业新物种的特点,就是自带品牌、流量、用户、造货能力,甚至还有自己的服务体系。在新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已经渐成的时候,也许下一轮真正的创业机会就是踏下心来把自己像一颗种子一样摁到土里去,把自己像一个植物一样栽到花盆里面,让自己的根系在现实生活的交易当中不断延展,去吸取土地的养分,完成自己的成长。这就是罗辑思维过去一年的思考,我们以挣钱为自己实现自我的方式,是激励团队的方式。接下来还有一些战略动作上的储备会逐渐放开,下面怎么做也有一些思考。

反创新

今日头条是线的生意,他们负责把旧世界连起来,形成基础设施,在过去我们只听说这样的基础设施最多免费给我们用,但是在今天的现场我们惊讶地听到居然还要给我们付费,这是我听他们说的最好的一个基础设施的特点。如果真的这个世界的演变像我说的一层线一层点,如果内容的创作者真正的商业前途是在我刚才所想象的点状世界当中,那我们和头条这样的公司不是朋友又是什么呢?

我个人有一个特别奇葩的结论,反创新。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创新让我们无法持续创新,我只做一次创新,然后我就一口咬死,永不放松,再不创新。罗辑思维从露脸的那天起就是每周一个视频,每天60秒语音,回复关键词给你看一篇文章。到目前为止,仍然是这个模式,而且我们永远也不会变。我做这件事情会做十年,现在两年半过去了,我只要还坚持七年半,我有信心这件事情在这个时代会留下痕迹。它因为时间的积累会变成有一定高度的东西,我坚信这一点。这就是做点的一个新玩法。

今年年底我正在酝酿一件事情,能不能在12月31号晚上搞一个罗胖和他朋友们的跨年演讲,从31号晚上8点讲到钟声敲响的12点,如果票卖得好,我发一个大愿看能不能做一个四千人场或者万人场。当然你觉得这是一个很无聊的商业活动,第一年可能票很难卖,可能会拖各种朋友帮助消化一些票。但是如果我在第一年就宣布我要干20年呢?我第一年就宣布我不到坐轮椅的那一天我不停,这件事情的价值可能就会大得吓人。第一年票难卖,第二年这个问题缓解,第五年没准这个活动的转播权就会值了一点钱。

这是我过去一年的两个最重要的心得。第一,挣钱不丢人,各位把自己的根系扎到真实的交易当中吧,去卖货。第二,不要相信TMD什么创新,自己想一条路,勇敢地走下去,只要你坚持,总有花开的那一天。

 

罗振宇 买卖人 罗辑思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