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互联网医疗消灭不了黄牛?
南七道 南七道

为什么互联网医疗消灭不了黄牛?

有了医疗APP,为什么黄牛还能生存?

为什么互联网医疗消灭不了黄牛?

据媒体报道,挂号网近日完成3亿美元融资,这是目前移动医疗领域单笔最大额融资。与热火朝天的互联网医疗相比,对大多数人来说,医院的挂号黄牛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名词,我们都知道这个角色的存在,但是实际上与他们接触的概率非常小。按大多数人的理解,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医疗火热发展的今天,这种原始的且不合理的灰色方式是应该最早被颠覆和革命掉的。但实际上,他们不仅没有受到根本性的冲击,反而利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出了新的模式。

7月份,有家人查出了一种罕见的免疫力低下综合症,得病概率是十万分之三,全球医疗界目前也没有办法定论该病症的发病原因。由于病情复杂,市级医院的医生也只能进行初步的治疗,擅长这个领域的专家都在北京。通过网上查找资料、找病友沟通、北京朋友协调,最后决定去北京治疗。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专家一号难求的问题。于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了和黄牛最密切的接触和交流,也看到了一个灰色的阶层在移动互联网的蜕变和生存状态。

有了医疗APP,为什么黄牛还能生存?

移动互联网医疗是目前创业领域里最火热、也是和我们生活最密切的领域之一。根据动脉网整理的资料显示,从2010到2014年,中国互联网医疗领域获得融资的项目有95个,累积交易金额近10亿美元,其中最高的投资金额达5.94亿美元。从投资项目领域分布上,主要分布在三个领域:在线问诊、预约挂号、运动减肥。涉及预约挂号的产品有11个。阿里腾讯百度平安等巨头都扎堆进入。

现有的互联网医疗挂号服务已经比较发达,全国性的以挂号网、华南地区的以就医160为代表的APP已经具有一定规模,他们通过为病人提供医疗信息查询、挂号,在线问诊等服务,连接病人、医院和医生。此外,一些医院自己开展类似的在线服务,比如深圳市二医院就开通了微信挂号、微信支付、结果查询等服务。其他的银行、运营商、体检机构等也提供与这块沾边的服务。

随着这块的发展,对于医疗信息查询、挂号等都带来了极大的方便。据业内人士分析,挂号容易和困难是相对的,包括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和地区的社康、市级医院等医生号源,除了极个别医生之外都相对宽松。挂号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即使在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北京上海等城市,也并不是所有医生的号都难挂。真正难挂的号,是北京上海中最顶尖的一批专家级医生的号。但是,往往这个号是大病、疑难病症尤其是罕见病的患者最想看也是最需要的医生,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加上环境污染加剧,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各种重大病患的相对人数并不在少数,于是专家号就成了绝对的奇缺资源。

以就医160为例,号称国内最大的医疗挂号APP之一,但是用过后就会发现,诸如普通地级市的挂号宽松的城市,可以帮助患者省略了排队的时间,相对比较方便,但是优质的资源极其稀少,搜索北京的大型综合性医院,屈指可数。另外,在线问诊,在微信支付了200块购买相应的咨询服务之后,医生很长时间根本没有回复。同时系统的数据也有问题,系统判断三次预约爽约就会被列入黑名单,但是有时已经就诊的系统也有误判为爽约。拿着就诊单和缴费单根本投诉沟通无门。最后只能放弃使用这个产品。完善的移动医疗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如好大夫这样热门的APP,只能加号,加号是医疗助手根据病人的病情的轻重缓急来判断,再转给对应的医生,或者是已经看过这个医生的病人,复诊,再看这个医生的。首次就诊的病人基本上没法通过这个途径挂到号。

类似协和这样国内一流的医院里,一个正规的教授每次出诊的时间很多只有半天,每周会出诊2-3次,一天正式对外的的号源是10个左右,加上30个加号,一天下来就能看40个病人。这对于人口众多、病患众多的中国来说,基本上是车水杯薪。在微医上查看相应的医生挂号信息,绝大多数都是显示无号。

为什么互联网医疗消灭不了黄牛?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最快速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找黄牛解决,有朋友介绍了一个他之前接触过的黄牛,于是和他们有了近距离沟通交流。

黄牛们是如何找到稀缺号的?

和我接触的黄牛是一个东北的小伙子(暂且叫黄小哥),人很热情,从协和西院到东院,从协和到北大医院,全程陪诊,随时解答各种疑问。他和他老婆,包括家族的其他人都是做黄牛或者提供相关的服务。“之前也在南方打过工,很辛苦挣钱也很少,没这个自由,我们这个活就是个服务行业,24小时不能关机,很多病人着急时凌晨也会打电话咨询。”虽然年轻,但在这行已经做了四五年,行业内的各种潜规则明规则都是门清,他介绍了黄牛为什么能拿到号的原因:

排队抢占号源:

去对应的医院自动挂号机排队,抢占靠前的位置,一般每个医院都会有相应的黄牛的占据着,黄牛手上拿着大量病人的就诊卡和银医卡(银行医院合作的银行卡,可以直接扣款),他们会把热门稀缺的号挂走,其它黄牛很难拿到号,更何况是普通病人。比如301医院的骨科、协和医院的风湿免疫科等。每家医院都有有不同的黄牛势力范围的划分,都有一帮地头蛇的号贩子,外面的号贩子不得与他们争利,但可以与他们合作,通过他们来搞定号源的事情。其他医院的黄牛到了这家医院,就只能按规矩排队来拿号,或者找他们合作。绝对不能在这家医院公然拉客,不然会被当地的黄牛集团驱逐甚至会引发血案。黄小哥的资源在北大、301等医院,协和就不属于他的范围。

以协和风湿免疫科为例,一个教授医生只出诊半天,一个上午的号只有10个左右。但是医生为了让更多人看到病,会额外加号。这个加号会通过各种途径放出去,但是大多会落到号贩子手上。黄小哥说了一件事,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的赵岩教授是国内的知名专家,为了照顾到病人,特别加了一些号,但是有次在医院外面遇到号贩子叫卖自己的加号,好奇之下买了一个号,果真是自己的号,非常恼火,但也无可奈何。医院也想了各种办法围追堵截黄牛,比如必须用病人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必须办就诊卡、必须本人到现场办手续,但是收效甚微。病人在机器上自助挂号时,只需要提供与自己手机号绑定的银行卡、就诊卡就行,无需真的本人到场。另外即使是到窗口需要补号,

工作人员一般会确认下是否是身份证本人,但是人员众多,也没法一一确认。

上网刷号源: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移动医疗发展,一方面是方便了患者查看信息,挂号就诊,另外一方面也大大方便了黄牛。黄小哥举例说,有很多三四线城市的人来北京看病,他们没有微信、没有支付宝,根本不了解网络挂号。他们通过熟人或者病友找到黄小哥挂号,他们要看的医院,如果通过网络挂号,号源并不会特别紧张,比如北京儿童医院,在微信上就相对容易操作,在患者有需求时,他就会上网去刷号,拿到号后发给患者,每次可以赚800块左右。或者通过好大夫等加号,这个操作要稍微麻烦些,也不见得能加上。

内部的人配合解决号源:

当网络和排队都不能解决问题时,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渠道就是通过医院内部的人来解决。由于长期的在一个医院活动,逐渐与医院内部的人熟悉起来。通过他们可以拿到稀缺的号源,挂号的回报与具体操作的人一起共享。坐诊教授和大医生不会参与到利益分成中,这种挂号的收益和他们的社会地位和收入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根本打不动他们。但是在医院内部,还有各种环节可以参与操作。比如其他医疗人员等等。

黄小哥还特别说明了看病时红包的事。病人的心态是不给红包搞不定,担心害怕。但是他了解的是,北京大医院里面很多专家教授并不会收红包。他的一亲戚动手术,但是很担心,给了医生红包,手术完了后又退给了他们。但是在东北老家,医生、麻醉师等各个环节的人在手术前,会明确的告诉他们,不给红包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其实就是直接敲诈勒索。病人不敢不给。

黑客入侵系统,锁定号源:

除了以上常规方式,黄小哥还说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就是有极少数黄牛会和网络黑客合作,入侵到相关医院的挂号系统内,锁定号源,然后释放给相应的黄牛或者患者。能进行这种操作的黄牛很少,这已经超出了黄小哥的能力范围,他知道这是涉及到了刑事犯罪。但是他也不知道有时别人转给他的号,是不是黑客锁定拿过来的。“我们只管帮病人拿到号,我们不问这个号源的来源。但我不会也不敢干这种事。”

临时找医生加号

还有一种下下之策,就是病急乱投医,在这所有的方式不能解决问题时,就是带着病人直接奔医生办公室。这种成功概率其实很低,一般教授级的医生都会有助理,病人一般连助理这关都过不了,何况是见到医生本人。但是对于患者来说,聊胜于无,碰碰运气,求个心理安慰而已。但是偶尔也会有成功的时候。

黄牛如何利用互联网:

在黄小哥看来,黄牛都是在利用医患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来赚钱,互联网医疗对他们有所冲击,但是整体收入并没有变化。以前一天十几个病人,现在只有一半,但是单价高了,整体收入还是没有受影响。一个专家号是800,如果特别难搞的专家会到1000甚至是3000.以前一天大概有10多个病人,现在一天的数量少了,但单价高了,整体收入没变,另外就是互联网提高了他们刷票的效率。比在南方打工强多了。现在整个家族的人都参与了链条上的环节。有了移动互联网,医疗信息流通的同时,黄牛们的服务信息流通更快了,便于他们开拓业务,他们也在与时俱进,移动互联网成了他们开拓业务的主要阵地:

QQ群、微信群、微信:

QQ群是最早用来和病人交流的地方,全国各地的病人都加在群里。有了新的消息、动向或者突发事件,都会发到群里面,比如近期的阅兵,很多医院已经全部停诊了。发一个信息告知病友。有时在群里解答病友的疑问和互动。后来有了微信,就通过微信群交流,在朋友圈发布最新的信息。通过微信收发病友的检查资料、身份证等资料。

开通微信公众号,锁定客户:

黄小哥介绍,很多黄牛都开通了自己的公众账号,大多是以陪诊服务或者北京XX医院的名义开通的,他们也知道以医院的名义注册不能认证,甚至可能被注销,“但是更有权威性,病友看了更放心”。他们会在公众账号里推送最新的医院信息、就诊必知等,方便病友来京之前了解。同时在后台解答病友咨询和疑问。他们还安装了一个叫做公众号助手的软件,这样可以随时用手机登录公众号去查看后台留言。“这个软件经常会推送各种付费服务给我,包括推广啥的,你说我要花钱买一个吗?”黄小哥最大的困惑的是怎么把自己的知名度扩大些,“现在有一万多粉丝了,都是病友之间推荐的,但是感觉太慢了。”

查找医疗信息:

他们会利用移动医疗APP查找各种信息,比如病人需要找的对口的医生,这个医生的出诊信息,黄小哥说最常用的软件是好大夫、医生树、微医等几个软件。不过这些医疗信息有时也不会非常及时。

黄小哥举例说,有个病人需要找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的张烜教授看病,挂周三周四特需的号。其它教授都是提前一周放号,本周预约下周的号,但张烜教授放号都是提前一天,只有头天晚上10点以后才能挂到第二天的号,这对于外地的人来说基本上就没有挂到号的可能性,要么常驻北京,要么找黄牛,对比下来,黄牛好像更靠谱一些。在好大夫上查看,张烜周三周四都有特需号,会出诊。实际上黄小哥通过线人已经得知张教授周四停诊了,在医生安排和医疗APP更新之间会有个时间差,但这种信息对于求诊的病人来说,无疑是特别珍贵的。在信息更新方面,有时黄牛会比医疗APP更快。

医疗APP刷号:

黄小哥不管是在吃饭、就诊、还是聊天时,都不断的刷着手机,除了回答病人的各种咨询。最主要的就是通过好大夫等各个客户端,帮着病人查看医生出诊的信息,同时帮着上网预约刷号。途径包括各个医院的微信挂号、客户端,还有像挂号网、微医、好大夫等各种挂号、加号的医疗客户端。

建网站和百度推广:

黄小哥介绍说,他的很多同行早期自己都建了网站,还购买了百度关键词,一般是“挂号”、“陪诊”等关键词。但他不准备再做投入了,因为这个花费太大,他也不懂网站的维护等,他准备好好经营下他的公众号和微信群。然后再看看后期有没有必要做一个APP,边走边看。

在黄小哥看来,移动互联网医疗会压缩黄牛们的市场份额,会提高病患、医院等信息透明度、便捷性,但并没有媒体上说得那么神奇,他们这个行业永远不会消失,只会以新的面貌出现。“在国内任何行业,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人的地方就有关系,有关系的地方就有漏洞,有漏洞的地方就有生存空间。所以,我们这个职业在很长时间都会存在。”

互联网医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