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有病”,寒冬是良药
周路平 周路平

创业者“有病”,寒冬是良药

正是由于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诞生了现在最牛逼的公司,今天的BAT都是当年互联网泡沫的产物。

i黑马 周路平 9月28日报道

“O2O的空间非常大,在这里面还有机会脱颖而出。”在上周的O2O岳麓峰会上,58同城的天使投资人、美图秀秀董事长蔡文胜操着浓重闽南口音为O2O创业者加油鼓劲。

而台下,婚庆O2O企业“喜事管家”创始人刘华正哭丧着脸向邻座抱怨,因为他6月份敲定好的1500万元Pre-A轮融资泡汤了,原因正如大家所预料的那般——寒冬所致。

刘华的喜事管家是一个连接摄影师等个人手艺者与用户之间需求的平台,当前每日订单十几单,客单价1000多元。在他看来还算不错的成绩却未能及时拿到投资,“只要800万或者1000万就行,只要能给。”

不过,他却从炎热的夏季等到了资本的寒冬,早在6月初投资人就向他表达了投资意向,当时投资人希望再跑跑数据,达到百万流水。只是刘华没有料到,两个月后,投资人说很难,让自己再等到明年年底。

当天,刘华又跟投资人通了电话,他希望通过降低融资额度来打动对方,不过的确很难。

真假寒冬

刘华式的困境已经开始在创投圈蔓延。9月2日,上门按摩平台“功夫熊”被曝B轮融资受阻。9月11日,考拉班车宣布结束运营,CEO张敏给出的理由是:融资不顺,考拉班车业务将全部交给滴滴巴士接管。9月26日,家教O2O平台“老师来了”宣布即将关闭,直接原因是B轮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

“很多投资人也一直在看项目,但就是不投。”一位创业者向i黑马抱怨。神州租车副总裁臧中堂则更加直接地指出,整个资本市场其实已经进入了一个下行的区间,并且是低谷的开始,乐观的估计两三年,不乐观就是三五年。

投资人的恐惶并非杞人忧天。A股市场持续低迷,中概股几乎被腰斩,二级市场的波动必然将传导至一级市场,影响投资人的信心和资金的流转。“C轮之后基本上没人出手,B轮就很谨慎很谨慎,A轮的话零星投。”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讲述了股灾后的投资节奏变化。

而就连未上市的独角兽们也在受到资本话题的困扰。饿了么和美团近期老被拿融资说事,前者融资造假,后者融资失败,尽管饿了么和美团都作出了正面回应。但不难发现,在这个生死关头,双方对资金都异常敏感和谨慎。

寒冬论调已经在市场蔓延,但对资本的恐惶并不是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我觉得没有什么寒冬,你在创造价值就不会担心寒冬,而且投资人也很聪明,寒冬中才能找到好公司。”黑马会教育培训行业分会副秘书长、爱学堂创始人汪建宏与众多在线教育创业者有着相同感受,对寒冬并没有太多的感知。在他看来,正是由于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诞生了现在最牛逼的公司,今天的BAT都是当年互联网泡沫的产物。

事实上,与人们的寒冬感受不相符的是,投融资的事件并没有因寒冬而减少。统计数据显示,近一个月以来,有50家公司宣布获得超过亿元投资,其中O2O领域达到了11起,最高融资额高达40.19亿元,大多融资在A轮及以后。

对于这种现象,华兴资本杜永波的解释是,最看好的企业不缺资本,但他们将两头的资金吸走,而中间吸收的资金却有限。

黑马会教育分会执行会长、全通教育副董事长万坚军也曾在接受i黑马采访时表示,对能够产生正现金流的项目还是在积极投资。

回归本质

对资本寒冬的争论让人们开始回到对商业模式本身的思考。

O2O,尤其是上门服务的O2O一直饱受争议,认为上门O2O是伪命题的声音不绝于耳。河狸家创始人孟醒(雕爷)在亿欧网O2O峰会上提到, O2O从本质上讲是奢侈服务,一对一的服务,瞄准全阶层不现实,只能服务中产阶层及以上,半径效应在很多行业里面是一个伪命题。

而在大众点评CEO张涛看来,现在的到家服务靠烧投资人的钱打价格战,比到店还便宜,没有真正提升行业效率。以上门理发为例,理发师在路上耗费了大量时间,还需要给用户打扫头发。这种需求不仅不是刚需,也没有解决O2O本质提高效率的问题,到店能服务三个客户,到家只能服务于一个。这种做法显然并不可取。

在O2O岳麓峰会前一天晚上,吴宵光拍了一张有意思的照片。58到家创始人陈小华瘫坐在右边副驾驶,酩酊大醉,左边的司机是杨家军,e代驾CEO。杨家军当晚为了自己的首单代驾,滴酒未沾,两个O2O的入局者,一个充当了用户,一个充当服务者。代驾的需求被认为是刚需,e代驾之前从未对用户补贴,在杨家军看来,用户有这个需求,并不会对价格过度敏感,平台需要做好的不是低价吸引用户,而是用户来了之后如何服务好。

“融资变得更困难,但是用户的增长是不受资本市场的波动而影响的。我的用户,你们大家的用户,他们知道股市跌了吗?”姚劲波说,寒冬给了人们冷静思考的空间,创业者应该回到业务本身,做好用户服务,而不是一昧地担忧寒冬的影响。

“现在创业变成烧钱,这是不对的,根本目的就是赚钱,为股东寻求回报,这才是正道。” 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龙伟对资本寒潮看得很清醒,好的产品和好的公司不担心所谓的寒潮,而寒潮更多的是让创业者沉下心关注真正重要的东西。

泰笛洗衣创始人姚宗场则把资本当作是锦上添花的工具,“资本对于创业是一个添加剂,不能改变本质的东西。”

熬出春天

O2O岳麓峰会邀请的公司集齐了衣食住行方方面面,这些公司成立的时间都不会太短。大众点评12年,土巴兔7年,饿了么6年,e代驾和房多多都是4年,神州租车8年,58同城10年。相比于后两者已上市公司,前面几家虽然融资多轮,却依然还在煎熬的路上。大众点评要面对美团,饿了么要面对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e代驾则要面对新晋对手滴滴代驾。无论是否寒冬,一切的一切远没有结束。

不过,他们面对真的或者所谓的寒冬几乎所有做法和观点均能归结为一个字:熬。

2015年正好是58成立十周年,姚劲波说,58的前面八九年都是在“活着”。而活着就是一部煎熬地成长史,从一个分类信息网站到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经历过与对手之间的恩怨情仇,最终总算赴美上市,总算与冤家结成亲家。

“熬是一个过程,很多的创业公司都经历过这个过程,大家都要对自己的方向和目标有信心才能熬得过去。”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龙伟说,资本市场的降温意味着竞争宽松一点,这对于熬过寒冬也相对容易。

各方“熬”冬的具体做法集中于开源与节流。

58是开源节流的代表。58上市前有条规则,超过1万以上的花费得让所有的VP(副总裁)确认之后才能花,“熬让你做更准确的事,而且让团队知道怎么样去收钱,怎么样去省钱。”58同城副总裁张川说,在2012年同样是面对困境,58砍掉了团购业务,聚焦主业。

除了节流,58到家也在积极开发资本源头。一方面来自于自己的“亲爹”58同城,姚劲波透露将继续扩大对58到家的投入,“无论5亿还是10亿美金,都坚决支持”。另一方面也传出阿里将入股的消息。就此事,i黑马向姚劲波和陈小华确认,姚劲波一脸茫然地反问:怎么可能?尽管当事方否认,但根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个消息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不过对于喜事管家这种初创企业,选择则相对有限。“投资人问我能不能扛到明年年底,我说可以,投资人说那就行。”刘华在得到了投资人模糊的回答之后,他也打算减少开支,继续跑数据,见投资人,争取在明年年底迎来春天。

资本市场似乎没那么乐观,华兴资本合伙人杜永波认为2016年对于O2O企业是一个生死大考,尤其是有一些比较低频、低价这样的服务O2O,因为整体而言,O2O这个领域平台级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无论寒冬与否,正如姚劲波所言,更多精力放在服务本身,“毕竟,即便是资本寒冬也并非没有好处,好比自然的冬天消灭病虫害一样,资本的冬天也起着相同作用。”

资本寒冬 互联网泡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