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希泰:梦想活到100岁,投出5000家公司
i黑马 i黑马

盛希泰:梦想活到100岁,投出5000家公司

如果这里边能成长出500家亿元美金估值的公司,100家独角兽公司,这才叫完美人生。

i黑马讯 11月26日报道

前证券公司董事长盛希泰,自从与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创办洪泰基金以来,到今日正好满一年。盛希泰本人发文,回顾了一年走过的历程,直言“并不轻松”。他自曝甚至有一次与家人吃饭,特意把太太和孩子们接到招待客人的酒店,在旁边包间又开了一桌,两边跑。这使得一向很支持他的太太也发了火。

盛希泰说他将继续坚守,梦想活到100岁,投出5000家公司。

 

640

 

 

以下为盛希泰写给洪泰帮的文章:

匆匆这一年,作为创业者的我—泰哥

洪泰帮的兄弟姐妹: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2015年11月26日,是洪泰帮的大日子,是我创业的第365天,也是我第二人生的第一个生日。有些心里话想跟大家唠唠。

一年前,我和洪哥本着一个朴素的愿望,想以过去积累的资源和能力为基础,做一个天使基金,去帮助年轻人创业。我们俩自我感觉不错,觉得一个是中国最懂创业的人之一,一个是中国最懂资本市场的人之一,两个之一加起来的,可能就是贯通整个创业生命周期的最强投资人组合——哦,应该叫CP。

最近我去参加一些活动,同行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洪泰到处都是,感觉像是做了好多年。有人开玩笑说,洪泰是朋友圈杀手。是的,我们不仅投了60个项目,在望京地铁站,洪泰创新空间的牌子很远就能看见。我们的AA加速器每周末都有各种课程。自带富士康级最小单元产线的智能硬件孵化器现在已经落地北京、成都、天津。洪三板作为新三板的领先平台,其主办的年度新三板大会马上就在12月召开。我们在成都、西安还成立了种子和成长基金。高校孵化器闯先生过去一年接受了两次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接见。我们马上就要成立的两支基金可能让我们一跃成为最大的人民币天使基金。这一切仅仅是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如果以去年11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杭州首次提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起点,洪泰实际上就是“双创”一年的缩影。尽管今年创投领域冷热变动很大,但从长期看,中国仍处在移动互联网的伟大时代红利中。小米等公司迅速给7亿人普及了智能手机,这让整个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孵化器,诞生世界级公司指日可待。而移动互联网的本地化生活方式重塑,也让中国积累的各种大问题,成为大的商业机会。我们未来10年,也许是在塑造未来100年人类的基础行为方式。这届政府显然已经明确把移动互联网创业当作重启中国经济在世界版图位置的战略抓手。20多年投行生涯让我形成对宏观气候的敏感,我相信中国正迎来第3个30年。

洪泰诞生于这个时代是我最大的幸运。我晚上有时会想起过去一年发生的事,一幕幕闪过就像一部快进的电影,自己有时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想起我过去20年所在的证券行业,更是恍如隔世。跟外界看到的“到处都是”不一样,我更多的是作为创业者衔胆栖冰,深自砥砺的感慨。一种跳进时代洪流,煎熬中重获新生的喜悦。

后来加入洪泰的同事可能并不知道,去年11月26日,那场盛大的成立仪式上,我和洪哥身边只有1个投资经理。洪泰成立的半年时间里,我参加各种创业大赛、媒体采访、饭局都在拉人,逐渐组建起一个特别能战斗的20余人的投资和投后团队。在最初的半年时间里,就是我这么一杆老枪带着大家扛过来,没有招募任何合伙人。我的想法就是,一定要从头做起,摸清门道,撑起一个让外人看得见的架子,再吸引大咖加盟。既然决定了做早期投资,就一定要掌握其核心能力。

最近这几天,我一直在跟创业者讲一个词:重启。我说,强悍的人生要有能力随时重启。重启,也是我过去1年创业的最好的概括。如果有朋友之前跟我断了联系,最近刚加上微信,他可能觉得我很大程度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的一位朋友,在洪泰第一期天使基金募集时没有投。第二期募集时,他主动找到我,不仅要自己投两份,还要介绍一个朋友投一份。他是看到洪泰的业绩了吗?没有,洪泰还没到收获的阶段。他跟我说,第一次时他觉得我可能就是玩票而已。但后来每天被我朋友圈里各种新闻刷屏,看到我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工作。他认识我20年了,从没见过我这么拼命。他知道我是在认真地做一件事,按照我的性格,一旦开始做,做不好肯定誓不罢休。

我过去20年给朋友们建立的信任,就是永远超出你的预期,“盛希泰”三个字就代表对得起托付,代表不辱使命。某种程度上,我和洪哥都是这样的人。我们两个在中国一线企业家和中国一线上市公司中应该都有这样的口碑。洪泰第一期基金的LP都是我们俩的老朋友,他们基于惯性,给出了无条件的支持,让洪泰一起步就拥有国内单支最大的人民币天使基金。这份信任让我感动,也让我们俩成为“不能输的人”。

在做洪泰之前,我个人投了10几家公司,其中的起点就是昆仑决。在做洪泰9个月时候,我受邀参与一个研究机构的评选,填报资料时竟然有几家公司想不起来了。这听起来像是土豪的任性,但确实是我自己All In在洪泰的一个意外“后果”。

我经常跟大家强调All In,我和洪哥的All In首先就是是把自己的名字拿出来,把我们多年积累的信誉投入到洪泰中。在之后,对于我来说就是把过去牛B哄哄“躺着骂人”的证券公司老总的身份彻底忘掉,脱去长衫,换上马褂,光脚创业。

今年年中,有一个媒体采访我,记者很敬业地跟了我一天。那一天我看了四五个项目,还见了四五拨人,晚上还同时招待两桌客人。这就是我过去一年的常态。最近有很长时间没跟家人一起吃晚饭,有一次我就把太太和孩子们接到我招待客人的酒店,在旁边包间又开了一桌,我两边跑。一向很支持我的太太也发火了,说这种感觉还不如干脆让他们自己在家里吃。

既然选择创业,就要放弃一些常人的享受。我非常欣慰的是,洪泰上上下下都在ALL IN。殷鹏10月份写了一篇《一位投资经理的作息时间表和自我养成术》,网上转载很多。里边每天从早7点到半夜1点半的作息时间表,基本上也是大家共同的时间表。我半夜一两点发的微信,基本上都能马上收到回复。黄瑀3个月面谈了300多个项目,在36氪的记录里也是经常半夜2点还在回创业者的邮件。王胜江有一周的时间,自己驾车3700公里,往返于中部的几个城市考察洪泰创新空间开业网点。11.11光棍节那天,我们的一位合伙人连轴转12个小时,不间断地看项目。

过去的一年,对我来说并不轻松。虽然在过去20年的投行生涯里做得还算成功,我毕竟是早期投资里的新手。一度,我抱着学习的态度频繁参加各种会,跟一些行业大佬请教学习。但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世上本无独门秘诀,如果说有,那就是All In,就是全力以赴。天使投资最重要的就是看人,看赛道,看商业本质。这几点正是我的优势。

当去年O2O成为全行业投资热点时,洪泰最早提出O2O是个伪命题,而且洪泰投的O2O项目大多都有线下的基础,由线下到线上,事实证明这种模式基本没受行业性灾难裹挟,我们的上门按摩项目宜生到家项目已经成为行业领跑者,并且受到投资机构的青睐。

这一波资本寒冬,剥去了很多商业模式的外衣。无论概念多么炫酷,商业本质的东西不会变,人性不会变。过去一年的创投环境上下波动剧烈,我们在最热的时候仍然保持了清醒,对项目估值的把控比较到位,基本上没有投到价格虚高的项目。

一般来说,我们给出的估值偏保守一些。但另一方面,洪泰的钱并不止是钱,它还意味着资源与智识,意味着洪泰愿意做创业者的co-funder,帮助创业者提高成功的概率。

9月23日,我们召开的第一期洪泰帮兄弟会,洪泰40多个项目参加,我不点名批评了一些项目创始人。当天夜里,有10几个CEO当天半夜给我发了长微信,他们从洪哥和我的分享中收获很大,也都愿意复盘和反思过去几个月的商业策略。这些微信也让我很感动。我想,等我有一天干不动了,这些微信会是我最值得回忆的事情之一。

我希望大家对项目能够做到直言不讳,同时我们也愿意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

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永远投CEO的赞成票。我们投的项目几乎没有超过20%的股权,我们要求创始团队必须控股,而其中CEO又要占大股。有些团队股权结构出现问题,也是在我们的坚持下调整到位,避免了后续的股权纷争。

回顾一年,我们在投资方法论上越来越成熟,但核心还是对价值观的坚持。

越是早期投资,越要看得远。天使投资不确定性太大,确定的只有方向和人。这种高风险决定了你必须比任何阶段的投资人都要看长远,才有可能获得长期受益。如果都奔着“隔轮退”,那就只能是一个生意。做生意,我和洪哥早就过了那个阶段了。所以,洪泰的一个原则是,天使投资要带PE思维,没有做成事业可能,没有IPO想象空间的项目洪泰不投。

也是基于这一点,洪泰的投资首先建立在寻找能滚出巨大雪球的雪道上。这就是洪泰的第二个投资逻辑,寻找大麻烦、大问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麻烦就意味着大机会。这些大机会包括基于消费升级和服务业滞后的新消费,包括低效的医疗健康,包括肠梗阻的金融系统。新消费(含文娱、媒体)、新医疗健康、新金融(互联网金融)是洪泰过去一年投资最多的三个领域。

在投资之外,到了今年下半年,洪泰实际上已经不止是一家基金。

洪泰最终会长成什么样子?我经常说是在打一个很深的地基,到底要盖出什么样的房子?现在去定义它太早。它有可能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业生态平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洪泰帮。

洪泰创新空间在北京已经开了4个点,分别位于望京、五道口、安贞、传媒大学这样的核心地区。到今年年底,创新空间将会开到10个点。我相信,在王胜江这个前soho中国销售副总裁的带领下,明年我们有望开到100家,入驻创业项目超过3000个。

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拟打造中国真正的创业服务连锁服务平台。就像创业领域的一卡通,成为中国创业者在全国开疆拓土的前哨战和作战堡垒。

10月26日,我们还把吴玲伟领导下的洪泰AA加速器与创新空间合并,从而实现创业服务的软硬兼施,我希望他们两个打造中国版YC+WeWork的模式,加上配套的洪泰各类基金,我们也许在创造一个创业领域的全新物种。

而我们的乔会君、乔博士的A+Labs硬件孵化器最近接连在北京、成都、天津落地。我们的孵化器自带生产线、实验室和工程师团队,帮硬件创业者穿越从0到1000件的量产鬼门关。这种重度和精确孵化的模式,正成为创业城市群的支点。硬件孵化器将来有可能成为超越洪泰层面,成为全国孵化器的插件,A+Labs Inside。

我常说,新三板是这个创业时代的图腾。在新三板领域里,洪三板将扮演类似天猫的角色,成为洪泰帮生态的关键一环。

明年此时,我们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想下定论,唯一确定的事,我们会朝着创新的方向一路狂奔下去。

洪泰生于创业时代,正处青春年少,应该有行业新锐之气。洪泰自己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我们也会遵从同样的法则,洪泰近期将完成股权结构调整,给团队预留基金管理公司的期权池。洪泰的投资经理们将来不仅可以领取管理费的工资,分享投资项目的分成,更可以享受股权激励的资本溢价。

我始终信奉一条,当团队开始考虑自己利益的时候,就是公司老大的失职。马云真正伟大的一点,不是因为他是中国首富,而是他仅持有公司个位数的股份还成为首富。任正非把华为打造成中国最受世界尊敬的公司,而他本人也只持有不到3个点的股份。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洪泰能够长激励为我们共同的事业做出贡献的兄弟姐妹,并持续吸引更多优秀人才的加盟。

最后,我想说说自己在投资之外的收获。不谦虚的说,过去一两年,我可能已经成为打拳最好的投资人之一了。

只要天气允许,再忙我也会挤出时间去我办公室对面的昆仑决训练馆打拳。最近的一次,2个小时,慢跑一千米,打拳八百,踢腿两百,俯卧撑八十,仰卧起坐一百二,平板支撑四分半。每一个指标每次想更进一步,不逼到身体极限不罢休。我也经常带动陪我一起训练、年轻我二十岁的搏击冠军冲击自己的极限。

打拳不仅是锻炼身体与意志,它与投资有很多共通之处。拳击比赛的核心就是节奏,优秀的拳击手不论对方高矮胖瘦,风格怎么样,都能控制对方的节奏。对于投资而言,节奏就是你对大势的判断,对价值观的坚守。拳击还需要对肌肉记忆的千锤百炼,这是区别你是在打架还是职业搏击的关键。我把它等同于纪律和章法。

我希望拳击能一直陪伴我,给我野蛮体魄,给我坚守的毅力与定力。

我的梦想,就是活到100岁,投出5000家公司。如果这里边能成长出500家亿元美金估值的公司,100家独角兽公司,这才叫完美人生。我希望这些公司从0到1,从1到资本市场的过程中,我能真正的帮助到他们。有一天当我离开这个世界,他们就是我的人生作品。

洪泰帮,生于重启中国梦的伟大时代,生于创业,为创业者而生!

与大家共勉

盛希泰

2015.11.25

盛希泰 洪泰基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