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光千万,CEO消失,看一个暴富神话破灭始末!
王奕 王奕

败光千万,CEO消失,看一个暴富神话破灭始末!

任何一个风口,都曾涌进大量资本和团队,经历过狂热期后,泡沫越来越大,却最终被市场整肃和戳破。

2015年,中国手游从井喷发展期进入洗牌期。历史总是具有重复性,手游的发展历程,总能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任何一个风口,都曾涌进大量资本和团队,博客、团购,再到如今的O2O,经历过狂热期后,泡沫越来越大,却最终被市场整肃和戳破。

成都卡尔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尔维),是当时成都手游圈杀出的最大黑马,一夜成名。转眼一年,A轮融资的一百万美金,游戏的千万代理费,悉数成空,最后宣布破产,甚至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

一个创造业内神话的公司,如何走向了宿命的溃败?

名利双收

2013年到2014年上半年,成都手游出现井喷。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中旬成都的手游公司已经有600多家,鼎盛时期,加上一些不正规的小团队,数量实际超过了1000家。

当时手游被称为金矿行业,这里诞生太多一夜暴富的神话。当时最大的黑马,恐怕就是卡尔维。其前身是盛大旗下一个开发端游的子公司,后来被砍掉。在CEO杨存富的带领下,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出来后,开始了一段卧薪尝胆的经历。

他们租了一间三居室的民宅,拿着每月2000元的工资,一干就是一年,闷头打造一款叫《战神之怒》的游戏。卡尔维的市场负责人王毓立记得,大家就这么决定背水一战,“失败了,大不了再去找工作”。

2011年,《战神之怒》上线。王毓立想,月流水能过10万,能养活大家就行了。可是他们没想到,《战神之怒》一路高歌猛进,全球下载量超过千万次,在国外受到玩家热捧,曾经入选英国某科技媒体评选的“全球最好玩50个游戏”之一,月流水达到百万元级别。这个10多人的团队苦尽甘来,CEO杨存富马上宣布,所有的人工资翻倍。

“我们没有做任何推广,全靠口碑相传。”王毓立说。当时智能手机尚未大面积普及,市面上也没有一款真正的3D格斗ARPG游戏,一个游戏包500M的游戏无疑是超前的。

随后,清科创投找到了卡尔维,投资100万美元。正在开发中的《战神之怒3》,更以千万元天价代理给金山网络。卡尔维,可谓是名利双收。

此时,杨存富面临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全力投入《战神之怒》,出一系列的续作;第二个就是多战线策略,多开发几款游戏,增加成功几率。

游戏行业颇像电影行业。一些名不经传的小团队也可以拍出低成本的佳作而一举成名,但很难保证下一步还能踩对点,还能持续出佳品。

你可以一夜暴富,也可能像烟花一样转瞬即逝。这种恐惧,根植在游戏人的宿命中。他们在最璀璨的时候,就在考虑下一次如何绽放。

这种恐惧导致了“广撒网”的心态。杨存富选择了后者,一两年时间,卡尔维从10人扩张到200人。一家小公司瞬间成了业内的宠儿,发展急速,如日中天。

最大黑马到最大败局

2014年8月之后,成都手游从巅峰陡转直下,开始进入洗牌期。一边是一些手游企业以各种方式退场,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甚至人间蒸发;而另一边,手游的入云高楼还在崛起,并不断创出造富神话。

在这一轮洗牌中,卡尔维从最大的黑马,沦为了当时的最大败者。

《战神之怒》成功之后,卡尔维从居民楼搬到1000多平米的办公室,两层楼,政府补贴了两年租金。公司变得“高大上”了,但开发《战神之怒》的核心成员却陆续流失,据说是“被逼走的”。当年挤在民宅中吃盒饭的战友们,天各一方。

为充实研发力量,杨存富全盘收购了一些游戏团队,作为项目组并入公司,但是开发的游戏不尽人意。“代理商都质问说,你们卡尔维怎么开发出这么烂的游戏?”表现不佳的团队被遣散,接着又收购新的团队。这种恶性循环,一直持续到卡尔维破产。王毓立眼看着这些团队将《战神之怒》的盈利和名声消耗殆尽。

2014年开始,卡尔维陆续裁员,最后只剩下50来人,还有一次,工资拖了一个月才发下来。今年初,杨存富召集了全体员工,说公司没钱了,撑不下去了,资方也不再投钱了,公司要解散了。当时公司账上还剩下10多万元,还不够大家一个月工资,草草分了钱后,杨存富就消失了。

宿命的轮回

王毓立没有走,《战神之怒》残留的核心成员又聚在了一起。王毓立说:“要不要再赌一次?”他们决定接着开发卡尔维一款未完成的游戏:《梦幻生肖》。

9月的午后,i黑马试图去寻找卡尔维曾经的辉煌,看到的却是简陋的毛坯房和简单的桌椅电脑——他们又租了一个两居室的民宅,决定将游戏换名改装后重新上线。

恍如一个轮回,如同4年前他们蜗居在民宅中开发《战神之怒》,一样的人,一样的工资,一样的居民楼。这是一种巧合,也是一场宿命。人生赌一次,成功了;再赌一次,胜算几何?

i黑马问王毓立,如果真的成功了,会怎样?他腼腆一笑:“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只是比较幼稚,《战神之怒3》签下了千万的代理金,破产之后这些钱都打水漂了,如果能成功,我想把游戏免费代理给他们。”

卡尔维的败局,是手游发展史上最为典型的标本。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仿佛一场淘金游戏,淘金者们涌入金矿,一顿胡挖乱掘,却发现此地并不是遍布黄金。他们心灰意冷地撤离,出资者不再轻易投钱,他们退而观望,挖掘者多也精疲力竭,转而投向新的金矿。仅仅半年,手游行业的泡沫开始破裂,当年的疯狂与如今的冷峻,不可同日而语

手游 败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