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红全球购:跨境直购电商的想象空间
安妮 安妮

分红全球购:跨境直购电商的想象空间

在这个资本的寒冬里,分红全球购拿了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在这个资本的寒冬里,分红全球购拿了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你可能看不懂。2015年7月上线的分红全球购,在跨境电商这一波风口里,起步有点晚。缘何在商业浪潮更新换代如此迅速、资本这么稀缺的时间点还能受到青睐?

一切得益于其独特的“移动电商+微店分销+跨境直购”模式。

站在最强的风口

“站在风口猪都能飞”的风口理论虽然被百般嘲弄,但也被百般验证。在互联网,选对站着得风口是成功的基础。

毫无疑问,下一波创业的大风口在移动端。

2015年双十一天猫单日交易912亿人民币,其中71%左右的订单来自移动端。各类目TOP10商家里,许多移动端的订单占比达到80%。

根据艾瑞的数据,2014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规模达到了9,297亿元,预计2015年市场规模可以达到将近18,000亿元,增速达200%。

在移动的大风口里,跨境和微店又是最热的两个小风口。

2014年年底到2015年初,随着蜜芽、洋码头、贝贝网等第一梯队跨境进口电商相继拿到A轮、B轮一亿美金级别的融资,跨境电商彻底火了。政策上,2014年7月以来,海关总署接连发布了确定跨境进口电商“合法性”的56号、57号文,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迅速扩展到8个,跨境进口交易额迅速增长,纸尿裤价格战打的激情四射。

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跨境进口电商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5》数据显示,2013年跨境进口电商交易额仅为2997.0亿元,而到了2014年,跨境进口电商交易额已达4762.9亿人民币,增长率超过58%。

购买力的爆发、政策的利好,让跨境电商成为2015的一大风口。天猫、京东全力加入战局,直接找国外品牌花王等签约合作,连步步高、大商、大润发等传统零售也都纷纷上线了自己的跨境进口模块。

2015年的另一个风口,就是随着微信亿级别流量探索商业化而爆红的微店,微店的低门槛易操作成为承载万众创业最好的土壤。诞生了估值超过65亿美金的微店,估值超过20亿人民币萌店,还有知名互联网人白鸦创建的有赞。

分红全球购不但站在了移动大风口里,还准确的站在了跨境和微店的小风口,将这些看上去没有关系的领域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商业模式——一个移动端的跨境进口B2C2C平台。

一方面,分红全球购吸引国外的优质品牌商直接入驻,另一方面,分红全球购通过微店分销系统帮国外品牌商搭建在中国的渠道通路。

找准跨境进口的痛点

但与洋码头这样的跨境进口电商平台不同,分红全球购选择直接与国外的品牌商合作,品牌商入驻,而不是发展个人买手。

“我们要求全是正规的商家,我们对外的形象首先是正品。所有进驻的商家要交保证金,有平台使用费。我们和人保签署了合作协议,如果不是正品,按照中国的法律会进行赔偿。”分红全球购创始人刘方明告诉记者。

在跨境进口供应链不稳定、货品真假难辨的困境前,与品牌商合作一度是跨境电商们的期望。

但首先,跨境电商备货B2C模式想与品牌商直接沟通非常困难,因为跨境进口直接分掉了品牌商在中国通过一般贸易渠道的销售,冲击其原有的渠道体系;另一方面,很多跨境进口爆红的国外品牌想卖到国内,要通过一系列的备案、品牌认证、检疫等,短则一年,长的两年。而且国家对很多品类的进口有非常多严格的限制,对一些未进入中国的中小品牌来说很难获得资格。

其次,平台模式对品牌商的要求高,对品牌商来说不如直接供货方便。

据了解,京东商城和天猫都要求入驻品牌商在中国至少有分公司,除了有公司,品牌商需要建立独立的至少懂中文的团队来运营店铺。电商本质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客服、物流、运营,要全部自己找团队来做,连在中国经营多年的强生都不敢自己做电商。何况对中国电商运营游戏规则很陌生的花王等品牌。

看起来,吸引国外商家直接入驻,分红全球购的模式与京东、天猫的平台形式有点像。但针对平台模式的缺陷,分红全球购探索了一套独特的解决痛点的方式。

“进入分红全球购的平台,第一不需要大量懂中文的团队,我们的后台系统直接对接韩国、日本各国的语言,国外品牌商直接用本国语言进行商品的操作管理就可以;第二,我们的门槛比较低,入驻京东是1.5万美金入驻费+1000美金的使用费,天猫是3.5万美金入住费+3%-6%的佣金,我们只要1500美金保证金,1000美金平台使用费;第三,我们有微店分销系统,可以帮助国外品牌商建立在中国的微商分销渠道,不需要品牌投入大量的营销成本。”

刘方明介绍,通过独特的模式,分红全球购解决了国外品牌商的痛点。通过打通国内外的仓储物流,消费者在中国下单后,国外品牌商只需要在本国用本国语言接单,操作发货,到达中国海关后直接对接国内物流。

目前,分红全球购已经和韩国3000多个品牌建立合作,其中白雪公主品牌在韩国卖的非常火,是一个针对20-30岁年轻女性的化妆品,分红全球购将白雪公主品牌引进中国后,销售非常火爆。

之所以能如此快的让韩国品牌入驻,与分红全球购位于青岛莫不相关。青岛政府与韩国历史交流密切,民间的交流和认可比北上广要深厚。分红全球购依托政府组织去和当地的行业协会谈判,一谈就是一批企业,不用一家一家的谈,快速有效。另外,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已陆续成功入驻分红全球购。目前,日本品牌已经入驻近100家;澳大利亚、新西兰已入驻几十个品牌,数百款优质有机、天然产品。

2016年,分红全球购将逐渐上线欧美等地区的跨境直邮业务,近千个海外品牌入驻。

用微店分销打造商业闭环

通过为品牌商解决痛点,分红全球购找到了在风口里存在的独特模式,但这还不够。如何让商家入驻后产生真正的销量?打造生意模型的闭环?

“分红全球购不仅给商家提供开店的工具,同时提供系统的销售渠道和通路,也就是目前的微店。”

商家入驻后,分红全球购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微店主会进行多渠道分享,帮助商家快速建立全国分销网络。

商家通过分红全球购后台可清晰管理分销商、商品、订单、促销活动等。实时查看分销订单,定期查看数据报表,预测交易趋势并快速响应市场需求。

通过吸引国外海量优质品牌货源入驻分红全球购,相当于有了一个巨大的产品供应库,任何想开微店的白领、全职妈妈不但可以自己购买,还可以在这个巨大的产品库里选择商品分享传播,微店主不需要发货、售后,甚至不需要开店,只要注册分红全球购的会员,就可以通过分享赚取佣金。

“在整个网站运营过程当中,我们会给店主很多选择,比如品牌选择、品类选择,我们的微店主只要选择商家就好了。”

目前,分红全球购有100多万会员,其中微店主5万多。这些会员很多来自分红全球购之前的返利会员。

在做分红全球购之前,刘方明做了知名的返利网站分红网,在返利时代也算排的上号。随着整个消费行为向移动端迁移,刘方明从返利导流转型做微店。在微店的探索过程中,刘方明发现用微店嫁接跨境进口,打通国外品牌商到国内消费者之间的链条,将具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通过反复演练和摸索,刘方明终于找到了分红全球购独特的跨境电商模式,这让其一下从纷繁同质化竞争的跨进进口平台中脱颖而出。

“我们从PC端一直到APP是打通的,流量入口也非常多,分享渠道也非常多,展现的窗口也非常多。我们不是都绑架在微信上,微信的分享是我们渠道之一。”

做过返利,引流导流是刘方明的立身之本,在充分拓展微信流量的同时,分红全球购也从各大流量渠道引流。

据刘方明介绍,目前分红全球购在青岛有六七十人的专业团队。2016年,分红全球购的目标是发展到500万会员,2017年发展1000万会员。

“未来,所有的海淘和代购,包括洋码头的买手制,空间很小。从工业的优势来讲,它是个人行为,拿到的货源是不是一手的,不好说,并不是跨境的主流。商家和品牌方的入驻才能保证产品是真的货源,才会有未来。”

深耕互联网多年的刘方明告诉记者,分红全球购的商业模式,吸引了源源不断的品牌主动找上门,要求入驻。半年后,他将公开分享分红全球购的数据

640

全球购 跨境电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