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权:资本是理性的,我却不是理性的人
周路平 周路平

王功权:资本是理性的,我却不是理性的人

“一般来讲,比较火爆的概念往往三五年之后就一定会出问题的。”

i黑马讯 12月2日报道,今日,原鼎晖创投合伙人王功权在新浪C+峰会上发表演讲,分析了资本与人性的关系。他认为资本是理性,而这种理性与投资的视角和资金来源相关,“做投资的,他是看未来,他要看未来,他要看的是三年、五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不过他却不认为自己是理性的人。

以下为王功权演讲内容,经编辑删减:

今天来到这里非常高兴,活动安排的方面沟通讨论的问题是资本是理性的。说到这件事情我蛮感慨的,因为今天可能大家注意到,在介绍我的title上还是知名投资人,但是实质上我现在已经基本上不做投资工作了,我在投资界从业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后来因为资本特别地理性,而我不是一个理性的人,所以我在2011年退出了基金管理行业。

我现在和朋友们共同创办了新的公司叫青普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我们一种文化艺术度假中心,在南方主要是云南、海南、江南一带建立这种文化艺术度假中心。我们希望倡导一种文化度假和度假文化。我这次创业受到了业界的高度关注,很多朋友说:“王总,你原来就混在资本的圈子里,现在你创业,你的公司肯定是不缺钱的。”他们认为我们跟资本市场会有非常好的连接。但是我是从投资领域过来的,所以我在创办自己企业的过程中,在自己企业寻求跟资本结合的过程中,我是不停地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考虑我自己企业的资本战略。开始的时候有的朋友说,说王总:“现在人家随便一个概念就作价几十亿,十几亿,向您这样的资源,引领朋友一起创业,你上来上十个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回头掂量掂量自己不能这么做,如果在投资界的角度,如果在原来的二十一世纪基金也好,我会不理性的投资,因为资本是理性的。

资本的理性和几个方面有关,第一,钱实质上是来之不易的。不管你管的是别人的钱,还是你自己的钱,钱是来之不易的,钱是人类劳动,体力劳动、智慧劳动高度凝结的产物,它在社会运行的各种元素当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样珍贵的一种东西,实质上我们应该珍惜的。不管是管钱的人,还是自己有钱的人。你如果自己有钱,你说我有钱就任性,你如果管别人的钱,你有管理别人钱的权利,你说我有钱就任性,但是实质上所有有钱就任性的,包括有权都任性的,在历史上的记录中都是被定入到耻辱柱上的。

资本是人类劳动的结晶,所以决定了人们要对它格外关心。自然管理钱的投资人应该是非常理性的,这是基本的职业精神也是资本本身的价值驱动。

另外一个方面,做投资的,他是看未来,他要看未来。他要看的是三年、五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所以它如果不理性,今天这个风口上冲到这里,明天在那几风口上,他就冲到那里,这样的投资是不会成功的。一般来讲,比较火爆的概念往往三五年之后就一定会出问题的。这是这么多年来在这种经济领域中,我从创业也好还是做投资也好,自己深刻体会到这一点。今天非常火爆的概念,一般来说三五年之后会发现问题。大家回想一下,互联网从崛起到现在,真正爆炸性成长的很少。腾讯是爆炸性成长吗?阿里巴巴是爆炸性成长吗?百度是爆炸性成长吗?都没有。都是慢慢发展起来的,并且在互联网技术发展大潮中快速成长时期,这些企业跟这样的大势一同成长应运而生,这样好的天时地利才有这样大规模有价值企业的诞生。在这里面有很多资本理性的努力,也有很多像这些优秀的创业者,这些企业家艰苦地奋斗,才成就了这样的事情。没有多少特别爆炸性成长的。

有人会说有的就是爆炸性成长,时间不长,对不对?就大规模的烧钱。那么现在出现了这样一种模式,这种模式就是我通过大规模的市场营销,甚至是补贴,然后去抢用户。但是前提是我有一个很好的产品。这样的话形成一种用户上的垄断,然后通过资本的认可更进一步地大规模的烧钱,使这个资本的投放本身大规模的投放构成门槛,让竞争者望而却步。然后自己实现市场上的垄断,进而回过头来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价值认可,融了资本进一步投放到自己的产品开发和市场拓展中。这样一种模式确实是最近几年出现的,但是这样的模式实际上不多的。大家回头想一想,我们掐着手指头算一算,真正这样成本的并不太多。资本是非常理性的,它看三五年后的。

我在过去的投资过程中,基本上我投资的项目一般在四年到五年通过IPO或者卖给上市公司,然后掏钱退出,基本上是这样的时间。当然有快的,比如说我投资的快点传媒,一年回报,比如说我投资的学大教育,三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了,也是投资回报率非常高。但是既然这样,整体下来基本上都是四五年左右退出。最近有人说我投新三板马上就能上市,你的做市商也可以做的价值很高,但是实际上资本是理性的。你的企业到底好不好?到底企业是不是真正有价值?真正有很强的盈利能力,它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是不是有很好的发展,这些东西总是资本要考量的。短期投资的确实有,我们国家在进行经济调整,在经济调整过程中很多产业不能运行,大量资本从各种产业当中游离出来,东一头,西一头铺在各种暴利行业,原来房地产领域比较多,现在房地产领域国家进行了调整,然后又进入股市,股市有了不正确的波动以后,后来发现新三板很火,大家又铺到新三板上来了,这些情况是不是正常?不正常。真正经济成熟的国家,真正成熟的市场,在市场上成熟的股民或者资本的拥有者应该是非常理性的。这种情况是国家在进行经济调整的过程中,企业在进行转型的过程中,资本在疯狂的寻找自己的出路的过程中表现出的一些不理性的状况,它不会成为一个常态。

根据我过去的经验,我认为资本是非常地考虑未来会怎么样的。如果假如说今天按照一个什么样很好的价格,你认为很高的价格投进来了,那地内损失地外补,它一定在以后的过程当中想办法把自己高价购买的情况补回来。我们在创业的过程当中,在企业成长的过程当中,在跟资本对接的过程当中要时时刻刻意识到资本是非常理性的。假如说你遇到了不理性的资本,你就是用自己的假数据或者自己用各种方式对于这样的元素,那样的概念最后把资本骗进来,即使这样骗进来的资本一般都是不理性的资本。

不理性的资本带来的结果就是在未来跟你合作的过程当中,配合的过程当中它本身就不理性,这样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危险。因为它成为你的股东,在很多情况下它表现出不理性,急于退出,或者对行业并没有真正看好,或者对行业本身并不看好,他带着非常急躁的心情,一旦企业遇到一点问题就必然会形成股东之间的矛盾。所以这样的不理性的资本大家是非常警觉的。正因为如此,我现在创办的公司,我在跟资本对接的时候,我自己就特别谨慎。总是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别人,考虑一下我这样的作价或者投资结构别人愿不愿意接受。目前我们创办的企业应该说是考虑到未来的。我们做的是一种度假产品,不是简单的东跑西颠的去旅游,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真正和自己的家人、朋友住下来,清静一段时间,接触一些文化、艺术、知识,和文化导师们在一起互动,了解当地的民俗,民族的特点,体会和欣赏品位当地的这种风土人情。是这样的一种产品。那我们在全国各地建这样的度假中心进行连锁,这样的东西今天走起来貌似有点早。但是我相信这样的度假生活,这样的生活方式,会是未来我们国家很多人的习惯,所以我们先行一步。在这样的情况下考虑了3.5年,甚至更长时间市场的需求。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希望有理性的资本跟我们对接,共同实现我们的梦想。

王功权 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