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创业别老想颠覆式创新,这种心态不正常
孙陶然 孙陶然

孙陶然:创业别老想颠覆式创新,这种心态不正常

“对于融资创业者要清楚,投资人只是用1%的筹码对你下注,但这个公司对你来讲是100%。”

i黑马讯(汪晨)12月9日消息,2015年创业社群大会今日继续在京举行,黑马导师、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出席活动并发表主题演讲。

孙陶然在演讲中表示,这个世界有很多地方还很不合逻辑,而作为创业者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不合逻辑,必有问题。最终,创业者应该回归商业的本质,将产品做好,而不是抓概念、跟潮流,并被资本玩坏。“对于融资创业者要清楚,投资人只是用1%的筹码对你下注,但这个公司对你来讲是100%。”

对于当下人人谈及的颠覆式创新,孙陶然认为,颠覆式创新的机会少之又少,如果人人都谈颠覆式创新,就得反思下自己的心态是否有问题。“我们与其想着颠覆式创新,不如回归本质冷静下来想一下,还有哪些没有被满足的需求,还有哪些市场的空隙。”

以下为经i黑马编辑过的演讲节选:

创业36条军规和黑马的渊源

我自己和创业黑马是很有渊源的,我人生至今写的唯一一本书《创业36条军规》,就是在黑马营第一期第一课的讲义基础上写的。

我记得当时黑马营第一期差不多200人到我们公司,牛文文要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因为比较偷懒,所以一直没有准备PPT,结果工作人员跟我讲明天来的都是CEO,不能瞎讲,我说我就准备一下。短短一晚上的时间怎么准备?我就一页PPT只写一句话。想来想去,我觉得对每个创业者来说,绝大多数人创业都是第一次。就像第一次爬山时,你会很困惑,因为你不知道路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准备,而我自己凑巧像爬了几次,所以我想我就写一个路书。

于是就一条一条的写,从有创业想法到找合伙人,到怎么组建公司、做产品做市场融资市场,写了30多条。后来想什么是头,老祖宗有36计,所以我就写36条,于是《创业36条军规》的第一稿就写完了。第二天分享的时候还不错,组委会也特别热心,把分享的原文整理出来了,后来就流传出去。很多出版社找过来说你能不能写详细一点。那时候是2012年,创业热潮还没有这么热,但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想创业,我就花了一点时间整理出来,中信出版社出版。

出版的时候,36条和我第一次分享的时候没有变,只是顺序变了。包括前两个月再版也没有变,只是顺序和表述文字变了一下。为什么?我认为这36条是相对真理,我本人到目前认识到的在创业路上,在经营管理上需要特别关注的36个问题。

创业者需要提醒自己:不合逻辑必有问题

昨天和前天我的朋友圈里刷屏的还是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凉了,但是昨天晚上和今天看到的是我们黑马营热气腾腾的创业气氛。为什么会这样?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这样的状况中我们到底应该做什么样的判断,我们应该坚信什么?我想应该是回归本质,我希望我们所有的创业者能时刻提醒自己这点:“不合逻辑必有问题。”

我们作为创业者可能被媒体所追捧,给我们戴一个帽子叫创业英雄;可能也被很多的粉丝追捧,向我们欢呼。但是我们不能把自己搞晕了,不能因为别人对我们的评价好就飘飘然,也不能因为别人对我们爱搭不理、横加指责,我们就丧失信心。

最核心的一点,我们应该告诉自己,这个世界终归要回归本质,这个世界上,不合逻辑是有问题的。几年前我跟王俊豪参加一个活动的聊天时候无意中聊到一个话题,说他们的集团原来是做牛奶的,后来不做了。我问为什么不做了,他说,这帮人已经把牛奶卖得比白水还便宜了,我要么跟他们一样,要么就退出这个市场。这个就是逻辑的问题,牛奶怎么可能比水便宜,当你把牛奶卖得比水便宜的时候里面肯定有问题,所以过了几年我们就看到牛奶市场出现了安全问题。

那些所谓的独角兽,包括我们自己,这个世界哪有这么多独角兽,如果世界遍地都是独角兽,那独角兽这个词就烂大街,毫无价值了。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公司宣布一个天文数字的估值,你要算一下逻辑是什么,投他的人是谁,这个基金有多大,因为我们知道一个基金对外单笔的投资不能超过基金规模的5%,投了多少占了多少的比例就可以进行测算。

所有纷纷扰扰的表象,我个人归结为一点:所有的事情必须要符合逻辑,不合逻辑必有问题。

投资人用1%下注,但对创业者来说就是100%,不要被估值忽悠

我最近经常跟人讲说,我发现现在看到的很多商业计划书(BP),有三个特别明显的特点:

特点一:产品讲不清楚。很多创业者用了大量的概念力证市场数据,但是唯独没有讲清楚卖的是什么产品,但这其实是一切的本质。

特点二:愿景很强。上来就说我面对的是一个几千亿、几万亿的市场,我未来是一个入口级的公司、平台级的公司,我要颠覆谁。

而我个人认为,其实颠覆式创新可以放到一边去了,作为创业者,大家可以不要想颠覆式创新了。我有两个理由:

理由一:这个世界颠覆式创新的机会是少而又少的。什么时候会有?就是处在历史拐点的时候。我们在进入互联网时代的时候,或者是从互联网时代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在这样大时代背景下,一些极个别的关键点是存在着大的颠覆式创新的,而小的颠覆式创新我认为也是少而又少。

另外,当你一心想着颠覆式创新时,你的心态就有了一些问题。你的心态在这时已经有些急了,开始不尊重商业的本质,大多数的创新都应该在现有的产品、现有的企业服务的基础上做的一些延展式的创新。我是做支付的,如果我上来就想把现在支付市场上的老大老二颠覆掉,心态就会失衡。而且这也是不现实的,存在即合理,别人既然存在一定是他满足了市场的需求,一定是他在公司的经营组织、用户基础上有他的长处。

这个时候我们与其想着颠覆式创新,不如回归本质,冷静下来想一下,还有哪些没有被满足的需求,还有哪些市场的空隙。如果我找到没有被满足的需求,把他解决掉,我就能生存下来,然后慢慢发展起来。或者我找到一个被满足的需求,用一种更好的方法把去满足它,我也能找到我存在的空间,并且先生存下来再慢慢发展下去,这样的心态更容易做成功。

特点三:对估值非常地自信。很多新兴的创业者认为,如果在第一轮不拿个1.5亿人民币的估值就不叫做融资,拿到这个钱半年以后我就能走到市场。这个也是有问题的。估值是什么?估值固然是投资人对你公司的认可,但是你要知道,你的投资人不是一个人在投资,可能是几个投资人联合投资。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还不太相信你。如果他相信你一定会长成参天大树,他一定会大把下注。但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婴儿,婴儿要想成家立业、结婚生子,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所以他对你不确定,需要找人一起投分担风险。

另外,他投你的钱只是他整个基金规模里面的1/70、1/100,他投的是小钱。在找很多人分散之后,用一笔小钱买了你的未来,因此有把握给你比较高一些的估值。但是你要清楚,别人是下注,是用1%的筹码跟你做的确认,而这个公司对你来讲是100%。

所以,不要对自己的估值有过高的期望,更不要被高估值所忽悠,尤其是市场还有比较傻的投资人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认清楚自己企业的本质,不要过于看重公司的估值,我们要看的是有没有抓住市场的需求,有没有一步一步的把公司发展起来,这个是很重要的。当你一步一步把公司做起来,公司自然会回归到本来的价值。

创始人是公司的老大,是公司的船长,对这个公司而言,创始人的重要性在于,是我们在为公司指明航向,是我们在为公司制定路径。如果我们不清醒,如果我们被忽悠,如果我们没有抓住本质,我们就会制定错误的方向、设计错误的路径,那么这个公司的未来就非常的令人担忧。反过来,如果我们能够抓住创业的本质,抓住行业的规律,我们就可以制订出正确的目标和路径。

创业的长跑中,有两点最重要?

创业首先是10年以上的长征。一个企业要想成为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公司,都要经历10年的历程。可以看大公司的历史,从刚开始设立一直到IPO,达到一个台阶和高度都超过10年。

短于10年的有没有?也有,但是我认为未来他们的路都还很漫长。做企业就像一个小孩不断长大,要经过20多年,要幼儿园、小学、初中、大学、工作、谈恋爱,到最后成家立业。这个漫长的路上考验非常多,而我们要做好长跑的心理准备。

在这样的长跑中什么最重要,我认为两点最重要:

第一,抓住商业的本质。商业的本质就是找到一个需求,做出一个产品,满足这种需求,找到一种方法把这个产品源源不断的卖出去。这就是商业的本质。我们老祖宗有非常精辟的三个字说这个事儿,就是“做买卖”。做出产品有人买,把它卖出去,和概念没关系,和潮流没关系。你也许做的是世界上最火爆的概念,最火爆的技术,但如果你抓不住做买卖的本质,你的企业就做不起来,也许有投资人愿意让你一个月烧掉很多钱,但是能不能做起来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第二,走正道。在一个长跑周期内,走正道是捷径,走正道是最短的道。我们身边比比皆是这样的例子,所有不走正道的公司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吹出来的泡沫总是要破灭的,如果在破灭的时候其实死得比不吹还难看。

所以在一个漫漫创业征程中,我们创始人既是最伟大的,面临的挑战也是最大的。伟大在于是我们把一个公司一个产品从0做到有,从有做到大。挑战在于,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为这个公司设计他的方向和路径。在这样一个漫漫长征过程中,我们唯有把握本质和走正道,才能让我们从一个创业者走到黑马,从一个黑马走向成功的黑马。

孙陶然 拉卡拉 颠覆式创新 商业本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