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捕手”朱啸虎:滴滴和饿了么背后的男人
吴丹 吴丹

“独角兽捕手”朱啸虎:滴滴和饿了么背后的男人

朱啸虎的投资野心再明显不过:密切关注美国互联网及新浪潮,找国内对应细分领域的独角兽。几次失误之后,再“扣扳机”,他竟连中两发。

i黑马 吴丹 12月14日报道

2012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北京国贸三期写字楼下走过三位白领,其中一位对另两位说,我用一个打车软件叫到车了,很方便,推荐给你们。此时,一名中年男子正与她们擦身而过。

这位女白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句话,加速了互联网创投界一桩200万美金的交易。

与她们擦身而过的这名男子,正是刚与滴滴程维见完面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她们的对话坚定了朱的投资决心。

在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后来的回忆中,朱啸虎的投资给了滴滴很关键的帮助。

彼时,滴滴已经花光王刚和程维两人合投的80万,并负债几十万,处于融资困境。而且他们还吃了一个“百万人民币”的教训:技术合伙人不合适,已在程维的要求下离开。

一个打车软件,没有技术人员,钱又快花完了,见了二十几个VC都没人要投,比起滴滴后来完成的20亿美元融资,以及被董事成员们形容为“来不及喘气,天天都是高潮”的发展过程来说,那时候的滴滴,或许正处于发展史上最寂寞的一段日子。

“半小时决定投滴滴”的朱啸虎,是一位自我形容为“理性”的投资人,在和i黑马的交流中,话不多的他提到“看数据”一词竟多达8次,这么快选择一个没人看中的打车软件,这个200万美金的决定是怎么做出的?比起许多被传得神乎其神的融资故事,这个决定更像漫长的等待之后的一次爆发。

转行做投资的他目标明确:找独角兽

在金沙江的官网上,对朱啸虎的介绍是这么写的:此人投资方向是互联网、无线和新媒体。喜欢互联网,是朱啸虎年轻时就显露出的爱好,当他还在麦肯锡的时候,就因为受到第一波互联网浪潮感召而辞职创业了。

那时他看的方向是“在互联网上卖保险”,此项目在美国干得正火,但半年之后他这个项目即以失败告终,朱啸虎总结原因是时机不对,中国人还在拨号上网,谁在网上买保险?

有意思的是,后来当投资人的他也说“互联网很可怕,6个月就知道你行不行”,反观他创业的第一个方向,正好干了6个月就宣告结束。为了活下去,他和团队转而卖软件,继续创业七年,在把公司做到千人规模之后,他选择了离开,应邀加入金沙江创投。

以美国互联网公司为对标,在同领域选出一个有前景的中国公司,是很多投资公司乐于做的,作为来自硅谷的金沙江创投,更是深谙此道。

在做投资的早几年时间里,朱啸虎投过一些知名案例,电商领域他投了梦芭莎和兰亭集势,分类信息领域他投了百姓网,团购领域投了拉手等。

他不常出席演讲活动,从2008年出道到现在,网络上关于朱啸虎的视频报道不到10段,和他打过交道的记者们对他的形容是“语速极快,话不多,但直触要害”。

在这些案子之中,他曾对拉手寄予厚望,事后复盘连道可惜,“开始做得很好,后面可惜了。”媒体让他总结拉手“教训”,他说得清楚:后期很多建议吴波没有采纳,没有收拢更多厉害的人到团队来,结果阿里铁军出身的干嘉伟被王兴请了去,成就了美团;百姓网他也有“复盘”,没投姚劲波,看着58烧钱上了市,“(投百姓网)赚了一亿多美金,也是相当不错的回报,但相比58同城还是差很多。”

2012年朱啸虎在一个演讲中说,加入金沙江的四五年,每年都出现了百亿美金的新机会——关注浪潮,找独角兽,找百亿美金机会,朱啸虎的投资方向很明确。电商领域因为“口袋不深”没投到京东,在分类信息领域赌错百姓网,在团购领域一直盛赞拉手却IPO失败,用朱啸虎后来“中国互联网创业在过去15年里,每隔3年就有一个空间”的理论来看,尽管每次离独角兽都只有五百米的距离,但错过了,就要再等三年。

直到来了O2O。

等来了O2O,他收获两枚独角兽

在O2O新领域,中国的VC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瞄准、射击动作。朱啸虎注视着,等待这一次“扣扳机”的机会。

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有个上海市创业基金,我们去申请了,最后一轮评委是金沙江的(合伙人)朱啸虎,我们展示完我们的东西之后,他就给我们每个人递了名片。——张旭豪

“张旭豪逻辑很清楚,讲得很深入。”朱啸虎向i黑马回忆那次路演,给完名片之后他告诉张旭豪:半年之后来找我。但朱自己也把此事忘了。直到有一天,一位投资同行把这个外卖平台的案子转给他,他才又和饿了么有了交集。

原来张旭豪去美国找了这位投资人,此人投了美国类似公司已经上市了,接了饿了么的案子,在见到张旭豪的第一眼,朱啸虎就认出了他就是当年做路演的上海学生。

资料显示,2011年3月,饿了么获金沙江创投百万美元A轮投资。在之后的四年里,饿了么共完成六轮融资,估值超30亿美金,创全球外卖行业最高融资记录。这是朱啸虎找到的第一只独角兽。

打车领域是朱啸虎寻到独角兽的第二个领域。

2010年,美国打车软件Uber获天使投资,第二年又获总额为6400万美金的两次融资,朱啸虎看到了打车领域的机会。在见程维之前,他说自己已经把这个领域所有公司都见了一遍,他认为易道做专车市场,不好切;看了快的,判断该项目是“没有CEO”的。

直到他在媒体上看到滴滴的报道,在微博上搜程维,并最终和他约见,短暂沟通之后,他敲定:在打车这个领域投程维。2012年9月,滴滴打车获得金沙江创投200万美元A轮投资。

朱啸虎用一个词评价了张旭豪和程维的共性:敢打。

在滴滴发展之初,曾有过几轮恶战,和摇摇在机场干仗,和快的艰难过招,又和第三者大黄蜂纠缠,在这个过程中,摇摇被打走了,大黄蜂被打到合并,和快的烧钱大战难分胜负,直到马云在来往上发出那条重要讯息,持续已久的打车恶战才稍稍平静了一下。——这或许是投资人眼中的“敢打”。

朱啸虎说今年在这个案子上投入的时间最多。在他眼中,和滴滴一样获得百倍成长的还有创始人程维,他曾在一个视频采访中对这位80后CEO表示佩服,他用的形容性语句是:作为80后CEO,他的胸襟、胆识等超出预期。

在被问到朱啸虎给过滴滴最重要的建议是什么时,他很快作答:拿腾讯的钱。“滴滴很小的时候我去过一次,二十几平米,呼吸都困难。”在朱啸虎的微博上可以看到,2013到2014年间,他大量转发了滴滴公司的链接,积极地为这家公司做宣传。今年9月,滴滴拿到20亿美金融资,估值165亿美金。

朱啸虎又一次击中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百亿美金机会,开始名声大噪。8年前创业他离开了,如今改行做投资他成就了自己。

以下来自i黑马和朱啸虎的采访节选:

i黑马:目前O2O的投资到了什么阶段?

朱啸虎:新的机会很少了,进入到合并整合的最关键阶段。

i黑马:滴滴和Uber的对抗到了什么阶段?

朱啸虎:滴滴和Uber(的战争)已经结束,Uber没戏了。

i黑马:投滴滴胜出,你认为核心原因是什么?

朱啸虎:(它们)小的时候大家都看不懂,Uber在美国做的是专车,很多投资人都在问,为什么不做专车,做出租车?我觉得这是核心的差异点。出租车是存量市场,更容易切,中国消费者大部分不知道什么是专车,一开始切就会很难。

i黑马:说一个你的失败案例。

朱啸虎:拉手网。开始做得非常好,后来很可惜。

i黑马:你投了共享经济领域的“回家吃饭”,能成功吗?

朱啸虎:“回家吃饭”逻辑上讲是对的。有些项目CBD成立,郊区不成立,逻辑上成立,事实不成立,都有可能,要试。

i黑马:你是怎样的投资人?

朱啸虎:比较理性,看数字。有一些项目不可理解,看不懂的时候看数字。O2O要看没有补贴之后的用户留存和复购,需要靠补贴起来的基本没戏。

i黑马:为什么不继续创业?喜欢做投资吗?

朱啸虎:创业太累了。投资还行,说话,然后想一想,这个还好,也很有意思。做投资要看今后三到五年是什么样的,要做很多很多假设,看时间过了假设是否成立。三年前我们投滴滴的时候是很小的公司,现在这么大了。

i黑马:创业对你投资有什么帮助?

朱啸虎:对早期投资来说,创业的经历是很重要的。你要知道企业是怎么一步步起来的,同时,对人的判断和感觉也很重要,你自己招聘过很多人,也Fire掉很多人,知道怎样的人才是合适的。

i黑马:会经常去投的公司看看?

朱啸虎:说实话,很少。不同阶段的交流密度是不一样的。早期会多一些交流。最近投的项目一两个礼拜见一次。滴滴我一共没去过几次。投滴滴运气很好,我们投进去,很快就起来,2012年12月份签了Termsheet,那一年北京下了三场雪,下一场雪他的数字就翻一倍,运气非常好。开春的时候马化腾到北京开两会,找程维来了。

i黑马:最喜欢创业者什么特质?

朱啸虎:诚实。

i黑马:什么样的创业者最不靠谱?

朱啸虎:满口都说没问题,满口OK的。创业不可能没问题,你说没问题的,最后就是很大的问题。投资人是有价值的,尤其早期投资,你拿的不仅是钱,你要利用他的价值。有问题告诉我,可以一起解决的。像回家吃饭,很典型,发现用户留存还有空间,那我们就讨论到底什么问题,后来发现一个菜20块还是有点贵,推出双拼,感觉很好了。有问题不怕,找到原因在哪里,解决问题。

i黑马:沟通不了怎么办?

朱啸虎:如果我们觉得沟通不了,就放弃了,不管了,你自己去玩吧。反正我们的意见是这样,听不听都是你的。如果听,最好了,一起走下去,如果不听,对不起,你自己往下走了。

i黑马:明年会看哪些方向?

朱啸虎:现在很难说。O2O都投完了,新的项目还没起来,继续看才知道。像手机视频直播,90后直播自己刷牙,很多人还打赏,不可思议。

朱啸虎 独角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