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想要互联网基因,TCL能否借乐视重生?
周路平 周路平

李东生想要互联网基因,TCL能否借乐视重生?

互联网公司乐视与传统制造商的TCL,在深圳蛇口开启了双方的合作。

i黑马 周路平 12月15日报道

12月14日,深圳蛇口,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被视为互联网公司的乐视与被视为传统制造商的TCL,在这里开启了双方的合作。

三天前,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子公司乐视致新投资TCL多媒体22.67亿港币(约18.75亿人民币)。本次交易完成后,乐视将以20%的持股比例,成为TCL多媒体第二大股东,并将在其香港董事局拥有2个董事席位。

在此资本合作之前的几个月,乐视已经和TCL在电视产业链上有过合作,只是随着“钱”的进入,这种合作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乐视看上TCL什么?

当天是乐视董事长贾跃亭今年出席的第三个乐视发布会,根据其官方说辞,乐视与TCL最终能达成合作,关键在于以下四点:

第一,乐视生态和TCL的产业链双向开放。乐视提供包括云平台、大数据等的内容,TCL提供包括液晶、面板、芯片等在内的产业链资源。 

第二,协同产品研发,推出全新的家庭互联网产品和服务。

第三,海量用户的联合运营,实现用户数量的叠加。

第四,联合拓展海外市场,提高与电视业传统巨头在全球的竞争力。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认为,乐视电视不是真正的电视机器,而是互联网运营,而TCL在电视机行业有多年经验,这两种优势将实现互补。

乐视这么做有其需求。2015年乐视电视预计实现300万销量,2016年为600万销量。成立于1981年的TCL,在2015年上半年的全球电视出货量为772万台。先不论乐视的目标达到与否,这个数量对供应链本身也提出了很大挑战。

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布力克木·阿不力米提(阿木)也提到,从2012年启动超级电视到今年做到300万,一系列的成长促成了与TCL的合作。从供应的角度,TCL能给乐视完成600万很大的帮助。

显然,乐视最为看中的是TCL的供应链。TCL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整条供应链已经全部打通,正如贾跃亭所言,“TCL是中国唯一的一个在硬件产业链上能够彻底打通的公司。”而他所希望的,是将TCL的产业链资源嫁接到乐视。

李东生想通了?

TCL与乐视的合作令人意外。

早在今年4月份,TCL董事长李东生在公开场合直呼乐视电视看不懂,并细数乐视三大软肋:一是硬件贴钱、服务赚钱存有疑问,二是服务与硬件捆绑行不通,“我不相信这样的商业模式可以走得通,即使便宜,送给我,我也不一定要”,三是产业链封闭,“乐视的所有生态都是在构建自己的闭环,而现在除了苹果,没有任何企业能够从头走到尾,一端全胜。”李东生当时的困惑还在于,他认为乐视电视到目前为止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和销量是非常小,更多是通过产品加服务的概念招来自己的用户和消费者。

一年时间不到,李东生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主动约贾跃亭“吃海鲜,看芈月”。

事实上,TCL并非在互联网领域毫无动作。早在国内首波互联网浪潮时的2000年前后,,TCL就有所动作:2009年成立智能电视互联网应用平台“欢网”,根据TCL方面的数据,其连接终端已达3200万,2012年成立全球播,其激活用户超过300万,同时,TCL也在推进“TV+”的生态圈,包含了视频、娱乐、教育等领域。TCL甚至还是中国传统电视机企业中首个做出Android智能电视的企业。

只是这一切都没有成功。

“我总感觉在转型当中我们确实要建立起互联网应用和服务这种基因,(但这)对我们一个传统企业来讲难度是比较大的。”李东生这么总结失败的原因,而通过与乐视的此次合作,则被他认为是重新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开始。

“与其成为竞争对手,不如成为合作伙伴。”李东生透露,在与贾跃亭首次见面之前,他已经在关注乐视电视对传统电视的冲击,之后两人达成同盟:建立一个互补双赢的生态链商业模式。

这是李东生富有家国情怀的理想:利用这种生态链我们有机会超越韩国、日本甚至美国的企业,建立起中国企业真正的优势。TCL希望借助乐视,在互联网时代涅槃重生。

TCL会不会被乐视忽悠?

造梦与建生态是乐视的强项,估计没有哪家企业对生态的钟爱超过乐视。提及乐视必提生态,这已经是所有乐视高管的习惯,或者通病。

随着今年乐视手机等的发布,乐视已经形成了涉及云、内容、大屏、手机等的7个生态系统,贾跃亭给乐视的关键词是“开放的生态闭环”,寓意自己一手构建独立王国,同时也接纳外来的合作伙伴。

这一次的投资合作被乐视寄予了厚望。梁军表示,“乐视与TCL的抱团,上游供应链资源方面会有剧烈的波动,做屏的厂家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他甚至开始预测,春节以后屏的库存量就会下降,屏在明年六七月份可能会出现短暂缺货。而在这方面,乐视能够得到TCL的实质性帮助。

阿木已经在设想乐视与TCL的合作给业界带来的影响了,“全球的电视厂商会低估这次的合作带来的产业格局的变化,乐视电视出世以后,包括夏普、索尼已经非常难受了。”

在他看来,双方合作将对三类同行造成冲击,一是国际大牌,譬如三星、夏普。“你可以采访他们,他们会如何看待(乐视与TCL合作)。”阿木这么对现场媒体说,二是中国传统电视厂商同行,“乐视增强了硬件端,两个巨头用两种姿态与他们竞争。”三是纷纷入局的互联网企业。“这些人将被互联网的马太效应挤出市场,薄弱的供应链能力,会使其面对巨大的瓶颈。”梁军称。

毫无疑问,在内容资源方面乐视有优势:不仅拿下了英超转播独家权益、还有包括《芈月传》在内的若干热门影视剧,然而在与TCL互补的同时,也暗含着对立。正如梁军所言,盘子就这么大,你的销量多了,别人的就少了。无论是乐视还是TCL,双方都在设想优势互补,然而双方又互相不愿放弃所谓生态闭环的打造,都想把对方作为短板的补充。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在于,乐视提高超级电视出货量的步伐并未减缓,而智能电视又是TCL的核心业务,且两者都瞄准了海外市场。零和博弈之下,很难说未来没有竞争。TCL多媒体CFO王轶也坦言,双方具体的协同方式仍在谈判中。

尽管有对生态的共同构想和资本在其中的牵引作用,但对于这两家股权集中的公司来说,如果未能形成良好的合作机制,这种互联网和传统制造式的合作或许更多只是浅层意义上的联合,毕竟对两个巨头来说,谁都不想为对方做嫁衣

乐视 TCL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