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公开回应:不欢迎宝能系成万科第一大股东
王石 王石

王石公开回应:不欢迎宝能系成万科第一大股东

不欢迎宝能系成第一大股东,因为宝能系“信用不够”。

如果说几天前市场还有人认为宝能系抢筹万科股份是财务投资的话,这两天,宝能系在资本市场强悍、高调的抢筹姿态已经基本消除了这种看法。

根据北青报的报道,钜盛华通过资管计划买入万科股份,在12月15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前,其中有一份补充协议是突击签署的,这也导致其逾期一天才回复深交所的问询。通过这些资管协议,钜盛华将拥有这些资管计划所持有万科股份的表决权。而这些计划的存续期,都设立到了万科本届董事会到任期限的2017年之后。业内认为,其目的已经非常明确,就是要在董事会获取席位。

宝能系为何钟情万科?甚至以高举高打的彪悍手法不惜背上资本市场“野蛮人”的指称。包括万科在内,曾被宝能系举牌过的上市公司,多数与房地产有关。宝能本身的核心业务就是房地产,涵盖住宅、商业地产、旅游地产、养老地产等,已进驻20多个核心城市。而从前海人寿已公布的项目来看,其资金也几乎全部投向房地产领域。

业内人士认为,从宝能系的手段来看,其抢筹万科的目的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宝能系能够最终控制万科董事会,那么宝能系利用万科在各大城市的布局,以及万科作为地产界龙头的身份、良好的形象,与宝能系进行资产整合,讲一个“天大的故事”也未可知。

王石昨日在万科内部讲话中专门对此进行了公开回应:不欢迎宝能系成第一大股东,因为宝能系“信用不够”。王石表示,万科是上市公司,一旦上市,谁是万科的股东,万科是不可能选择的,但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是应该去引导的,不应该不闻不问。

王石称,万科管理层要对中小股东负责,万科股权分散,这么多年,就是靠制度、团队。中小股东这么多年跟着万科,也是看重这个制度和团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王石称,宝能系增持到10%的时候,他与姚振华见过一次,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4个小时,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但双方没有达成共识。

王石在谈话中,还引用了宝能入股深业物流的过程,认为其发家史就是“一进、一拆、一分”。“最近几年国际机构给万科的评级是给全世界地产公司中最高的,这意味着我们的融资成本非常低,一旦宝能系进来,这个大股东的背景就可能影响万科的评级。”王石还质疑宝能系资金的来源,认为其“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在玩赌的游戏”。

以下为王石在北京万科的谈话:

大家好,今天我谈一下公司大股东更换的背景、大股东现在的姿态、我和郁亮以及管理层的一些看法。说起来也很简单,宝能系增持到10%的时候,我见过姚老板一次,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四个小时,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两层意思:一是给对方充分的尊重;第二,我以前没有见过他,也想领教一下新大股东的风采。他还是挺健谈,有点收不住嘴。主要谈了他的发家史,也谈了对王石[微博]的一分欣赏。言外之意是,我成了大股东之后,你王石还是旗手,还是这面旗帜,要维护的。

我今天想谈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那天我说了什么。当时我的主要意思是,在那个时间点上选择万科的股票、增持万科的股票是万科的荣幸,但是你想成为第一大股东,我是不欢迎的。他没有料到我是这么一个态度。

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你的信用不够。万科是上市公司,一旦上市,谁是万科的股东,万科是不可能一一选择的,但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是应该去引导的,不应该不闻不问。因为我们要对中小股东负责,万科股权分散,我们这么多年,就是靠制度、团队。中小股东这么多年跟着万科,也是看重这个制度和团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万科最值钱的是什么就是万科品牌的信用。

实际上,在宝能系增持到5%之后,我曾经在微信发过:“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什么意思呢一层意思当然是我们都是深圳企业;第二层意思是知根知底。万科在深圳有个浪骑项目,当年为了迎接大运会,旁边建了一个新的海上运动中心,赛后没有运营方,万科想接手运营,最后拍卖这个中心的时候,没想到宝能以高于底价10倍的价格买下,这种冒险精神,实在是不可理解。这个海上运动中心现在处于基本闲置状态。另外我比较了解的是宝能入股深业物流的过程,他们进入这家公司是2003年,一直控股到40%多,2006年进行分拆,分拆的结果是他们拿到深业物流品牌的使用权,“一进、一拆、一分”,这就是他们的发家史。

所以我说不欢迎他。万科的账面资产当然很重要,但万科最大的资产是无形资产,是我们品牌的信用。一旦宝能系控股,大的投资公司、大的金融机构以及商业评级机构就会对万科的信用评级重新调整。我们知道,最近几年国际机构给万科的评级是给全世界地产公司中最高的,这意味着我们的融资成本非常低,一旦宝能系进来,这个大股东的背景就可能影响万科的评级。我记得当时是这样说的:你现在还没到能当万科第一大股东的程度,虽然英雄不问出处,未来没准也可以当,但你宝能首先要逐步建立起整个系统的信用体系,万科也是从很小的公司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什么时候你的信用赶上万科了,什么时候我就欢迎你做大股东。去年宝能地产整个房地产交易额几十亿,其中一部分还是关联交易,你通过这种水平的系统,来管控整个万科,能力是根本不够的。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宝能系购买万科的钱从哪里来的他们购买万科的第一份钱来自万能险,我认为就是短期债务。万科股票当然可以随买随卖,但是一旦超过5%公布的时候,就不是短期投资了,而是长期股权投资。短债长投,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你说这样的股东,我如何欢迎他现在的局面更疯狂,尤其到了20%之后,拉了几个涨停板之后还在买。我和郁亮的态度,在他增持到10%的时候就一致明确了,现在更加明确。他们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一直这样滚雪球滚下去,就像美国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杠杆收购,一旦撑不下去,后果不堪设想,1990年美国有接近60家寿险公司破产。

尤其万科这么大的体量,连续两三个涨停板往上硬推,就是在玩赌的游戏,就会没有退路。你不给自己留退路是你的选择,但万科很在乎自己的品牌。所以我说,我不接受你,我个人来讲不接受你。万科的管理团队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当我们的大股东。

在那次交流中也谈到华润。他说你怎么能保证华润一直做第一大股东呢我说当然我没有办法保证。他说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接受华润不接受我们,就是因为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我们也可以像华润这样做,信任你王石培养的团队,不插手。我说你错了,你们对万科根本不了解,你们对华润更不了解。

第一,华润做大股东的时候,在公司的治理结构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一个董事会,很重要的就是如何代表全体股东,尤其中小股东的利益。其中,独董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们看看万科的董事会,我们知道现在港交所的行政总裁是谁吗(有人答:李小加)对,他是万科董事会的前独立董事,因为被聘为港交所的行政总裁,不得不辞去万科的独立董事,李小加这样分量的独董,就是华润推荐的。再比如说陈茂波,香港会计师公会会长,后来也被聘请到了香港特区政府,属于行业上的翘楚,信用非常非常好,这样的独董全部是华润聘请或者他们推荐后选举出的,在万科的董事会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大律师、会计师,专业人士以及社会上的知名人士,在万科的组织建设上,在万科的整个管理架构上,在监督机构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是华润推荐的,但是他们和华润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代表华润的利益。华润推荐他们,就是对整个公司负责,对全体股东负责,对中小股东负责的一个态度。

第二,华润作为国际化的公司,与万科的业务板块互相交流,互相借鉴。华润的信用不低于万科,能力不低于万科。华润在万科的发展当中,无论是在万科股权结构的稳定、业务管理还是国际化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们万科的团队和员工如果关注这件事情,担心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经营、正常的业务,那应该怎么做作为董事长,我需要说几句。

我们的信誉靠什么维持的就是靠我们的团队,靠我们的四万员工。我们为客户、为社会上各方面利益相关者提供产品服务,我们不是十全十美,还有提升的空间,我们应该把股权上的变化当做对我们的鞭策,我们把我们的事情做到更好。作为你们的董事长,我在乎的就是由我们四万个员工努力往前做的万科向心力。

万科不仅仅提供产品和服务,也是一支推动社会积极健康的力量,荣誉和品牌的力量,诚信的力量。退一万步讲,即使你把万科私有化了,那又怎么样无论什么情况,我们珍惜的东西一定要非常清楚,我们要对客户负责,我们要对民众负责,我们要对社会负责。我们需要对我们已经销售的物业负责,我们也需要对已经形成品牌的上下供应链负责,对绿色建筑的承诺也需要负责,围绕着城市配套服务商的定位,在核心业务之外,拓展物业服务、社区商业、养老、教育、物流等新业务,在中国继续牵头搞住宅产业化。我们提倡的健康丰盛人生,我们对人的关心,对人的尊重,一定会继续建设下去。这是我们坚守的东西。我们绝对不能说:你当你的大股东,你去玩吧,我们不理你了。我们不能丢下那些信任我们的人,自己一走了之。

现在是万科最好的时代,以郁亮为总裁的管理团队主力已经是60后、70后了,团队越来越年轻化,过去这些年的业绩领先同行,当然,面对万亿大万科的愿景,这才是开始。所以,大家不要说他们买到了20%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是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万科最宝贵的财富是这批人,我们需要证明这一点。

我们的品牌信誉已经建立起来了,只要中国改革开放不变,只要中国的转型不变,只要万科的价值观不变,我们就应该充满信心。

这是我想讲的。大家有什么问题

【现场问答】

余:最近从一些金融机构合作伙伴了解到,他们对大股东变更也很关心,这几天谈融资的时候,个别金融机构态度已经有微妙变化。

王石:一定会受影响。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要有信心,想清楚自己要怎么做。董事长的态度非常明确,原来大家都在等着,今天我就已经表态了。我在任何场合都是这个态度。你可以非常明确地说我们坚持什么,我们做什么,信用是我们企业的生命,你要损害这个信用是不行的,你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们现在看到一种什么现象呢突然冒起来的人物,大家根本不知道是谁,名不见经传的突然就爆发起来,迅速地成长,而且很明显地有富贵险中求、走钢丝的这种行为,这种靠杠杆搞来的资金,非常疯狂,我们的社会要欢迎这种行为吗我们的社会准备好承受它带来的后果了吗所以我对深交所[微博]的“九问”感到欣慰。

张:现在万科上下四万名员工、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此前的大股东、中小股以及一些政府领导和媒体想知道此刻万科的信念是什么我们在这时候发出我们的心声、获得更大力量的时候有什么考虑宝能从它的历史记录和手法来看,就是一个“野蛮人”。

王石:现在说“野蛮人”是客气的,“野蛮人”不是贬义词,它可能有违背游戏规则、不择手段的意思,但听起来也很孔武有力。所以重要的不是野蛮人还是文明人,而是你守不守规则。

万科曾经是一家小公司,从多元化到专业化再到城市配套服务商,一路发展起来。我们也有野蛮生长的那个阶段,但是我们洁身自好,坚持绝对的底线游戏,无论任何情况,万科的品牌都对客户、对社会负责,我们不能因为现在某些人孔武有力再加上不择手段,看上去来势汹汹,就影响我们的信念,影响我们的做法。

我们的力量是什么我们需要害怕吗我们当然不害怕。是,现在这个时候资本有非常大的发言权,但是要知道知识是你的,智慧是你的,无形的资产是你的,只要这些东西还在,就一定会有资本支持你。

我不欢迎某个大股东。我能这样说话,你觉得我是虚张声势,还是有底气的我说我就有资格,就算你是第一大股东,甚至你私有化,你拿走了“万科”这两个字,那又怎么样呢万科品牌不是这两个字,而是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客户信任∩口可乐什么都没有,只要用可口可乐这个品牌就可以借到钱,可以建工厂,可口可乐依然好卖,这是最根本的信心。我们同样应该有这个信心。

赵:万科内部一直在谈自己的缺点,股东变化以后会有什么影响

王石:万科2014年是三十周年,我曾经说过这个时候是万科的最佳状态。什么是最佳状态你的经营业绩、品牌价值、行业地位和社会影响都处于历史高峰;再者,处在最佳状态可以重新出发,更上一层楼,这是我在万科三十年时做的总结。今年马上要过去了,行业的形势相当不明朗,有些同行遇到一定的困难,也有一些企业做得不错,而万科的整体业绩又上升了,对于万科来讲,明年会更好,很多产品已经预售出去,还没有结算。

不错,万科有很多的缺点,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说明我们有很多改善的空间,还有很多潜能可挖。虽然股权变化会有一定影响,但我们还是要往前推进。你的问题非常好,无论结果怎么样,对万科都是一个积极的刺激和考验,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但要坚守岗位,还要做得更好,加速转型,也就是从制造向技术、从销售向服务的转型。

杨:昨天晚上我给女儿读书,一本叫《和干伯伯一起游船》,讲一个伦敦的老伯伯带着孩子游船一起上岸的故事;第二本书是《爷爷总有办法》,现在不管北京的媒体还是自媒体,主流观点就是宝能系大举借债、违规强买,对此我们有哪些应对方法王石:他们增持到30%以后,可能会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另外还可能在社会上散布我和郁亮不和的谣言,或者用其他方式分化瓦解万科管理层和员工,这些手段都是无用功。这里强调一点:我和郁亮面对当前所有问题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

现在宝能系一味倚靠资本的力量,但是社会已经到了依靠知识、依靠信用的时代。一旦你影响到万科品牌的信用,影响到万科的客户,影响到万科上下游产业链,这个时候只能说对不起,我们要为万科的信用、为万科这个品牌而战,为中小股东而战。

今天在这里讲,就是表明立场,我们不会受到资本的胁迫,中小股东就是我们的大股东。现在资本来势凶猛,但中小股东会站在我们这边,客户会站在我们这边,要求透明、规范、守法的社会秩序会站在我们这边。

王石 万科 宝能系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