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游天下CEO何鹏:论手游寒冬下的心法和身法
何鹏 何鹏

掌游天下CEO何鹏:论手游寒冬下的心法和身法

手游发行商是中国市场的独特产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发行公司的工作内容也在发生着变化,不仅要帮助CP运营、推广游戏,还肩负着扶持小团队、构建良性生态机制的重任。

最近一段时间,各大媒体都在报道“手游行业迎来倒闭潮,70%全死了。” 资本寒冬论最早出现在今年的秋天,之后的日子里一批创业公司应声倒地,手游公司中招也在情理之中。但对于手游行业来说,除了投资人的钱越来越不好拿以外,还充斥的大量的泡沫。2014年前后,资本疯狂涌入手游领域,何鹏表示,“其实那些拿了钱的研发团队只有一发子弹,这个子弹打出去以后是死是活就是它了,而且基本上只有一款产品能出来。至于有没有打准,完全看产品做的如何。”在如此恶劣的外部条件下,掌游天下还是突出重围,即将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手游发行商是中国市场的独特产物,他们扮演了桥梁的角色,连接CP(研发商)和SP(渠道商),为手游产品提供运营、推广等服务,帮助游戏延长生命周期、提升盈利能力。目前,无论是轻度还是重度手游,如果不能成为爆款,都会面临游戏生命周期较短、用户黏性较差的问题,很难实现盈利。

国外市场的游戏渠道简单明朗,一般来说开发者只要维护好App Store 、Google Play就可以了。中国的安卓应用商店鱼龙混杂,主要来源可分为三大类:以腾讯、360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以小米、联想为代表的手机厂商;三大运营商的游戏基地。国内手游渠道的数量很难统计,掌游天下在代理《消灭星星》的时候就覆盖了300多家渠道,这种工作量对于一个小的手游公司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加上刷榜严重,手游产品很难露出,需要专业化团队运营。在手游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即便是优质产品单打独斗也很难胜出,需要产品、渠道、市场立体化打造。掌游天下的发行业务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迅速发展起来。

掌游天下走的是全球化发行体系路线,不仅注重发行业务,还具备自主研发能力,用的是两条腿走路思路。今年9月上线了自主研发的3D魔幻MMORPG(即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曙光之战》。随着时间的推移,手游发行公司的工作内容也在发生着变化,不仅要帮助CP运营、推广游戏,还肩负着扶持小团队、构建良性生态机制的重任。

难觅优质手游产品

有人说内容为王的时代重新回归,内容好坏对于游戏的成败起着很大的作用,发行公司能做的只是锦上添花。手游和电影类似,有创意的产品总是少数,需要发行公司大海捞针一样去寻找。2013年底,何鹏把公司中一个元老级的女员工“发配”到成都,该员工立下了一个月看300款游戏的“军令状”。另一名男员工远赴深圳,重点开拓深圳市场。何鹏和胥静则踏上了漫漫的海外之旅,“那个时候就是一边看产品,一边拓展渠道,还要做发行平台计费这块。”除了非洲之外的六大洲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国内手游开发者很多都是从端游转型而来,身上带有比较明显的RPG标签。和国内开发者喜爱的中重度游戏不同,海外游戏开发者更擅长轻松休闲类游戏,何鹏认为把这样的游戏引进中国可以丰富手游形态,让更多的用户享受手游的乐趣。

海外的精品游戏设计新颖,但进入中国市场后还是有些水土不服。想要成功推广游戏,掌游天下需要帮它们做好本地化工作,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积累了自研游戏的能力。“很多都是被逼的,我们想纯做发行这个工作,但海外拿来的不太适合中国市场。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个团队把这款产品原代码拿来去做开发,创新很多玩法,这样才能符合中国市场。我们的发行跟其他不太一样。”何鹏如是说。

何鹏的工作一直就是寻找创意产品,但是从去年开始他发现找到一款优质的手游产品变得越来越难。

首先,玩家对游戏的要求越来越高,设计、制作效果一般的产品不再能打动他们。虽然手游依然是所有游戏中门槛最低的一个,但是它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其次,昔日端游大佬纷纷进军手游,不断挤压中小手游企业生存空间,在VC手持重金、上市公司组团收购的巨大利益诱惑面前,手游圈呈现出虚假繁荣,导致开发者的心态失衡,不再专注于产品,而是随波逐流。何鹏表示,“开发一个产品弄一个IP,一个IP现在能卖几千万,没法踏实做产品了。这样的话就不鼓励创新了,端游IP、电影IP、漫画IP,相当于游戏从业人员去为了电影、漫画去做产品,定制开发产品。”最后,很多手游公司在推出一款大热产品后选择功成名退,转做风险更小的发行业务,因此流失了很多研发能力出众的手游团队。针对此现状,何鹏表示,明年掌游天下将启动“100·亿计划”,即掌游天下将拿出10个亿,在全球寻找100个优秀的中小开发者,投资并帮助他们研发和发行游戏。

建立良性的生态机制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何鹏认为,“现在大IP都快用完了,大公司也是小团队的集成,基本20人一个团队,全部都是这样开发的。大公司的优势就剩下资源了,我们在推广方面的资源并不缺乏,可以很好扶持中国的小团队。只要脚踏实地,有创新的手游产品一定出现在中国。” 端游时期,国内的产品一直是在模仿国外,手游才是国内开发者在全球市场大施拳脚的机会。

海外游戏市场整体环境规范且用户付费意愿较强,精品游戏更容易脱颖而出。掌游天下在海外市场有很深的积累,推广的产品在App Store 、Google Play均取得过不俗的名次。同时,为了提高用户体验,使游戏更加适应新的市场。掌游天下会根据当地用户的使用习惯开展本地化服务,《消灭星星》在全球已经突破4亿。掌游天下基于拥有的这些大量的用户、成熟的平台,专业的分析能力,从而成立了玉米工作室,主要帮助中小开发者和广告平台更好的拓展流量,最终解决流量变现问题。

和海外游戏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市场的浮躁。让何鹏十分感慨的是,2015年GDC大会上,很多海外手游研发团队去分享自己的美术、系统等设计理念。国内的游戏大会上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各个公司都在给自己估值,以此吸引更多的资本注意。

浮躁的心态将会给中国的游戏产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在何鹏看来,国内手游已经过度榨取了这个行业的用户承载力,以这样的状态走向海外市场将会一败涂地。国外的游戏一看就是潜下心来研究过用户需求的,“海外开发者一天到晚什么也不想,就想游戏的玩法。特别忙,两个星期、一个月出一个产品,完了还得想创新的,都是这种状态。”

开发手游就像赌博一样,但它毕竟是文化创意产业,核心还是创意和产品,一旦国内开发者的心态失衡就很难开发出来好游戏了。

掌游天下给中小开发者公司的10亿计划,意味着可以更早参与到手游产品中;多年积累的推广、运营的经验可以给手游团队更有针对性的建议,提升手游产品的市场接受度。以往掌游天下需要在成品的基础上花很大精力完善各个细节,期间还要跟CP沟通,这种方式可以提升效率,缩短游戏面市的周期。

未来,何鹏希望掌游天下可以形成良性的生态机制。掌游天下投入了100多人的团队打造流量优化平台,意在通过《消灭星星》庞大的用户量帮助其他产品推广,这样平台上手游产品相互之间都能借上力。随着平台上游戏数量的增加,掌游天下将会获得很多的流量,而这些流量反过来又能更好的帮助到手游产品。目前,平台上已经接入不少大型的广告平台,比如腾讯广点通、Facebook等。“我们每天现在三到四个亿的广告流量请求,把这些广告平台全都集成起来,给这些广告平台带流量,比如广告平台推的游戏或电商,可以用我们投资手游开发团队的产品给他们的流量做变现。”何鹏告诉记者。

何鹏将自己的流量优化平台输出给联想乐商店,借助掌游天下目前积累的用户帮助各大商店产品变现。通过整合研发商、运营商、渠道、广告等资源,掌游天下已经逐步形成了一个小的手游生态系统,未来将会带动行业共赢。

掌游天下 手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