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股票创新player:一群走钢丝的人
王奕 王奕

互联网股票创新player:一群走钢丝的人

传统金融圈的蛋糕,已被互联网金融切走一块,唯独股票市场,还是蓝海。

i黑马 王奕 12月24日报道

传统金融圈的蛋糕,已被互联网金融切走一块,唯独股票市场,还是蓝海。

股票市场迟迟未动,是因为大部分玩家有所忌惮——股票是金融的大动脉,政府把控严密,太过敏感。

但创业者们,是一群野心勃勃的人,创新和冒险,总是相伴而生。一些先行者,开始利用互联网工具,对股票理财进行改造和创新,他们的玩法,大胆而颠覆,成则改变金融历史,败则功败垂成。

成败皆在一线之间,他们就像钢丝绳上的冒险者,左右平衡,如履薄冰。

狼少羊多

2月14日,情人节分手,人人贷的首席运营官顾崇伦离开,创办一家新的企业——人人操盘,试图掘金股票市场。

当时P2P红海已成,玩家太多,大家无非就是在拼,谁的利率高,谁的补贴多。很多P2P公司,不得不为理财者承诺保本,即便出现坏账,也需兜底,陷入刚性兑付的泥潭。股票自负盈亏的理财理念深入人心,不会遭遇刚性兑付的风险。

顾崇伦当时分析市场,炒股无非三种方式:自己玩、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盘子太大,基金经理和投资人利益不捆绑,效果不好;私募基金门槛太高,投资金额不能低于100万,一般小老百姓只能望其项背;而自己玩,大部分人又只是小白鼠。

从监管者的角度来说,顾崇伦对此也表示理解。100万的门槛,可以将投资者的财富进行分层,允许能承受这些损失的人,来参与游戏;而把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小老百姓,挡在游戏之外。

看到股票市场痛点的,绝非顾崇伦一人。曾担任赶集网技术总监、法斗士网CTO的黄浩,在去年年底,成立了“趣炒股”,开始布局股票市场。

黄浩看到,在欧美,私募基金的门槛比国内的100万还高,“证券市场就像一片牧场,放进去一堆狼,狼和狼之间相互撕杀。头狼吃得很丰厚,末狼有可能死掉。”

而黄浩眼中的国内市场不太一样,国内的牧场,放进去一堆狼,狼四下一看,发现相互之间没必要搏杀,因为全都是羊。中国的头狼,也不像国外的头狼那么凶悍,收益那么高,末狼往往也能吃得不错。

羊多到什么地步?多到永远吃不完。政府的初衷,是试图将资产不高的人,挡在股市之外,不可乱冒风险。小老百姓无法委托专业的人去炒股,却义无反顾自己涌入股市中,结果被专业的机构任意宰割。

现状就是,小老百姓急需专业的人和机构来指导,以避免任人宰割。

“国家是不希望这些人冒风险,如果我们想办法降低这个风险,甚至降为零,是不是所有人就可以享受证券领域带来的收益了?”这就是顾崇伦和黄浩,出发时的“初心”。

走钢丝的人

顾崇伦通过雪球、知乎等炒股社区,找到一些炒股牛人,入驻人人操盘的网站。牛人可以发起一个募资,比如向投资人募集资金金额50万,他自己再出10万,拿着这60万去炒股,风险公担。

说白了,顾崇伦在做类似私募基金的事,只是他把100万的门槛降得更低。未来,顾崇伦会通过收益权转让等方式,使得模式更加不同于私募基金。

顾崇伦的布局,是试图用互联网的方式,打碎原有的利益链条。

目前,全国有2万多家私募基金,大多数的操盘手,只想安心管理基金,并不想涉及到销售、行政、财务等繁琐环节中。而实际情况是,各个环节,操盘手都得事必躬亲。

而投资人,他们也无法接触到操盘手,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冷冰冰的基金。

顾崇伦考虑到这些,试图用平台承担琐碎环节,让操盘手安心操盘;投资人可以看到操盘手每日的动态,认可谁的投资理念,就将钱交给谁。

目前,人人操盘累计投资近6千万,先后有十几位操盘手入驻。

股票从来都是金融大动脉,敏感而脆弱,亵玩者、投机取巧者、操纵者,恐怕都会成为政府枪靶。

因此在风险把控上,如果没有完整机制保障投资人资金安全,就可能触发危机。顾崇伦称,人人操盘会进行预警、平仓,为防止操盘手脱离控制,平台对账户有最高控制权。

几年前,“带头大哥777”到处传播他的投资理念,博客点击率一度超过徐静蕾,成为“天下第一博”。

带头大哥建立多个QQ群,并在群中一呼百应,他发布自己将投资哪只股票,追随他的人都会跟投,瞬间拉高股价。飙升到顶点后,带头大哥迅速抛售,追随者跟抛,股价骤跌,无数人被套牢。从这个操作上看出,最大受益者,只有带头大哥,其他人不过他获利的牺牲品罢了。

一年前,带头大哥因诈骗罪锒铛入狱。

也有人质疑人人操盘的模式,和当年带头大哥带着一群拥趸操盘股票极为相似。“基金的模式,是不一样的,操盘手会出最大比例的钱,利益捆绑,同进同出,不会有时间差”,顾崇伦说,这就避免了冲击股市,被操盘手操纵股价。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其实就是普惠,让原来高高在上的金融产品,所有人都可以购买”,顾崇伦的创新,深得互联网金融精髓,却掩埋了一个不小的政策风险——证监会名文规定,私募基金单笔投资金额不得低于100万。

也就是说,人人操盘的这种创新,恐怕要面临来自监管层的压力。

这些游弋在股票和证券市场的创新者们,每走一步,须得回望三次,是否踩到了政策红线,是否有风险,是否有漏洞被违法者利用,如履薄冰。

劫后余生

而黄浩的模式,曾遭遇政府叫停过,如果不是他控制住了贪念,恐怕会面临众多消失的玩家同样的命运。

趣炒股刚推出时,模式是将传统的线下配资,移到线上。

股票配资,不算一个新鲜玩意,已在地下偷摸运行多年,一些地下钱庄和配资公司,经常会拉股民。比如一个股民出10万本金,配资公司如按10的配资比例,会再给股民配100万,股民可以用110万炒股,当然,作为回报,每个月需要缴纳4%的利息,也就是4万。说白了,挺像民间高利贷。

黄浩在启动项目的后不久,市面上开始冒出来20多家类似的网上配资公司,良莠不齐,有些公司为扩大规模,配资比例甚至高达6到10倍,“比例越高,风险越大”。

黄浩当时制定了一套模型,控制配资比例和止损线,他称,即便经历股市最惨烈的“黑天鹅事件”,也能挺过去。

6月份,比“黑天鹅事件”还要黑一点的股灾来临。

5月份,黄浩通过大数据和历史黏合对比,预测股市有大跌可能性,他做了两件事:先将配资比例由4调整到2,甚至1.5;把平台上所有的亏损或盈利不足5%的用户,全部剔除,不再续约,并告知未来风险很大。

此时,趣炒股已贷出4亿资金。

股灾来临,一半多的股票连续三天跌停。恰此时,卡在黄浩的模型临界点上,停住了。

黄浩和合伙人围着电脑,紧盯数据,他说:“再来一天,公司就没了,我只能去和投资人说抱歉了,我们已经尽力。”

幸运的是,第二天股市开始回升。当时市面上类似的20多家线上配资公司,股灾之后尽数倒闭,幸存几家,趣炒股是其中之一。

最关键的点,黄浩及时收缩。可当时,趣炒股正如日中天,收缩是痛苦的,“人会被贪念左右,幸运的是,我们战胜了贪欲”。

股灾之后,政策变得敏感,证监会叫停场外配资,券商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也不能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

趣炒股的配资模式直接被停止。黄浩不得不开始新的布局,他依然专注于股票领域——私募基金有100万的购买门槛,黄浩试图绕过这个门槛。

他从已经购买私募基金的人手里,以债券的方式,将基金收购过来,再将债券打散,出售给小老百姓。

黄浩称,这做的这件事,就是将私募基金的“碎片化”、“普惠化”

“高地理财”的模式是,不需要投资人风险公担,而是承诺10%的年化收益率,并在线上销售。黄浩计算过,一些优质的私募基金,能做到20%的年化收益率,承诺投资人10%的收益,问题不大。

12月1日,高地理财上线,黄浩算得上劫后余生。

前途未知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就是“普惠”。原来理财产品都是高端用户的专享,余额宝和P2P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可以参与理财。

不论是顾崇伦还是黄浩,他们的创新,无非都试图把私募基金,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拉下来,接地气,普惠众人。

但顾崇伦对于人人操盘的模式,“work不work,也在看”,他的模式,在国内尚属于首家,一旦走通,将创造一种全新的金融模式;当然,也有可能一纸禁令,就被叫停。

黄浩经历过劫后重生后,刚拿到了1亿元的A轮融资。

但绕了一圈,黄浩发现自己最终也陷入刚性兑付的泥潭中,“不承诺本息,在这个市场就没有办法生存。一旦亏了,网站就要拿自己的钱去兜底,否则口碑就臭了,没法做下去了。”

刚性兑付,就像互联网金融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黄浩称:“如果刚性兑付的问题一直存在,我不会急于扩张,扩张得越快,风险就越大”。

源码资本曾公开表示,2016年,他们将投资重点,放在互联网金融中的股票、保险领域。

处在蓝海的股票市场,即将开始互联网化。除了顾崇伦和黄浩之外,一大把玩家开始涌入,其中也不乏“投机取巧”者,很多股票线上配资公司,其前身就是地下非法配资公司,配资比例奇高,只是披了“互联网”的外衣。

几年前,P2P刚冒芽之时,被质疑为非法集资。最后这条路走通了,政府对该领域开始监管。传统金融的大盘,被互联网金融切割、打碎、重组。

但幸运是否同样会降临在股票市场的创新上,还不得而知。这群股票创新玩家,最需考虑的就是政策风险,股票市场一直是政府眼中的金融动脉,对互联网金融切入的容忍度在哪里,还需观望。

散户 股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