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说,这是微信之后,他看好的第三件事
蒲鸽 蒲鸽

马化腾说,这是微信之后,他看好的第三件事

暴风科技CEO冯鑫说:“VR将是下一代互联网的中心。”

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在发言的结尾,向所有人发问:“微信在这五年很成功,未来会有什么产品颠覆它呢?下一代信息终端会是什么?”。随后,他提到,可能是VR。

而在几天后的北大光华论坛上,暴风科技CEO冯鑫隔空回答:“VR将是下一代互联网的中心。”就在冯鑫说完这句话的两天后,腾讯披露了自己一系列VR项目的进展。

2015年,VR彻底火了。

一场有关虚拟现实的狂欢,从国外到国内,迅速蔓延。无论是大型科技公司还是新兴创业者,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都被这个概念所搅动。当产业化的曙光照进这个领域时,水面之下的选手到底怎么玩的?是否和曾被炒糊的概念一样,狂欢过后,只留下烟花的幻影?

巨头竞技:暴风之后,大玩家正纷纷入场

在国内的VR领域,暴风科技算得上第一个入场的大玩家。

2014年9月,暴风发布第一款VR头显——暴风魔镜(以下简称“魔镜”),一年时间,魔镜4次迭代。2015年初,魔镜从母公司暴风科技拆分出来,独立运营。冯鑫挖来天天动听的创始人黄晓杰坐镇执掌。

魔镜属于比较简单的VR头显设备。业内将VR头显分为三类:PC端头显、移动端头显和一体机。PC端头显需连接电脑进行观看,移动头显放入手机即可,一体机则具有独立处理器、输入和输出功能,不需要借助任何设备。

总体而言,PC端与移动端头显占据主流地位,前者门槛高、体验好、价格贵,以HTC、Oculus以及索尼为代表;魔镜属于移动端头显,简单易用,产品体验和技术却较前者有差距。

不过,暴风却并非用产品打天下。从一开始,它打的就是生态牌:抓先发优势,用足够低的门槛切入足够多的用户;再利用资本和大公司的优势,吸引内容开发者入驻,继而打通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最终形成VR大生态。这可以类比小米生态。

魔镜兼容多款手机,在硬件的基础上打造软件平台,囊括众多垂直领域内容,目前主要以视频和游戏为主。

“在全新的VR领域,视频和游戏最容易见到效果,且是用户的娱乐刚需,这两块是重点布局。”魔镜CEO黄晓杰告诉i黑马

今年4月,魔镜获1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方来自华谊兄弟、天音、爱施德、松禾资本等。从这份名单中,暴风的生态布局可见一斑。

内容方面,魔镜将借力华谊资源;松禾资本则是与魔镜共同成立了VR产业基金,进行全产业链投资。天音、爱施德是中国最大的手机分销渠道商,它们的入局预示着线下将成为暴风未来1-2年的重点布局。

黄晓杰告诉i黑马,扩大用户量是他明年要干的最重要的事。

2015年上半年年报显示,暴风科技业绩骤降7成,其主要来自魔镜的亏损。然而,资本市场却高歌猛进,一度创下33个涨停板,无不来自VR概念的出世。

冯鑫表示,对于VR,还要再烧10个亿。

然后,独唱行将结束,群演登上舞台。如今,各路科技大玩家已开始入局VR,乐视、腾讯、百度、以及传闻中的小米、华为,正纷纷抢滩站位。

大玩家的加入让平台之争变成巨头间的斗兽场,小玩家没资源、没资金、没体量,想要在这个战斗中分得一杯羹,越来越难了。

好在,VR领域的前景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在当下的时间节点,小玩家仍然有着巨大机会,尤其是在火苗已经烧起来的游戏和视频市场。

VR游戏:小创业公司的逆转之机

“游戏创业者正迎来史上最大的机会。”方相原,时光机虚拟现实的联合创始人,如此形容他正在干的事。

这是一支来自北京大学数字娱乐实验室的团队,在虚拟现实领域已经干了三年。团队最早是做视频特效,而后转为2B的VR影视,当嗅到VR游戏是新一轮大势所趋时,团队开始由2B转为2C,全心投入VR游戏的研发。

“手游几乎没有任何机会了,但VR游戏正是初创团队进入的好时候。”方相原说到。在他看来,游戏天生具有VR的属性,符合早期的落地场景。此外,游戏资源多,变现快,且早期不用大肆烧钱。

方相原算得上是最早一批进入VR游戏领域的玩家之一。2014年7月,他已开始涉足其中,2015年3月拿到IDG天使投资,目前正在谈A轮。“现在资本寒冬,一般的项目都不好拿钱,但VR游戏融资情况就好很多,至少你把项目拿出来总有人看。”

除了融资,方相原所体会到的甜头还远不止于此。在他看来,由于先发优势,“研发上至少比别人领先半年,当别人起来时你已经建立壁垒了。”

此外,早期市场红利明显。游戏上线后竞品少,即使做得并不完美,也容易露出头角。游戏“叮当猫”的创始人李瀚宇对此深有同感。与方相原不同,他是从手游转至VR游戏。

“叮当猫”于今年4月上线,9月拿到天使轮,而彼时,正值资本寒冬。

“手游已经被腾讯、网易及其他巨头垄断,中小型公司做得再完美,也很难突围。好在VR来了,一旦做好,马上走红。”李瀚宇告诉i黑马,现在很多手游能养活团队就不错了,活得很艰难。

除了资本的助力,VR头显厂商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游戏开发者的积极性。乐相、3glasses、灵镜等国内头显厂商纷纷拿出百万量级奖金,鼓励开发者创作VR游戏和内容。而等格局稳定,这一红利也就消失了。

方相原和李瀚宇们急于研发,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大部分一线游戏公司还没有正式入局。“它们有着稳定的营收,短期内不会为了VR而放弃手游,目前仅仅做一些尝试。这与初创团队砸上全部精力来干这件事,劲头是不一样的。创业者早期拓荒还是很艰难的。”

让一线游戏公司迟疑的原因还在于,VR作为一个全新领域,其制作方式和流程与手游完全不同,除了IP等资源,大小玩家几乎处在同一起跑线。目前,国内做VR游戏的公司已超30家,可论起游戏产品,无一家敢称其具有一流的体验感。

“现在是群雄逐鹿,还没杀出一个带头的。什么时候VR游戏也出一个‘愤怒的小鸟’或者‘水果忍者’,领头羊就出来了。”方相原说到。他很认同冯鑫的观点,半年后,手游市场会大减,VR游戏会猛增,3年内将在中国风靡。

对于游戏市场的增长拐点,李瀚宇预计将出现在2016年年底。“届时,会有一款月流水过100万的游戏出来。而后,大量的开发者会蜂拥而入,将整个市场引爆。”

为了争当VR游戏的“疯狂小鸟”,中小游戏企业正与时间火热赛跑。不过,嗅到风声的大型游戏公司明年会纷纷加入这场角逐。

作为被现阶段同样看好的影视内容,拓荒也在火热地进行着。在国内,走在前列的内容公司有追光动画及兰亭数字。不过,完全颠覆的镜头语言、拍摄、演员及导演都让他们头疼,高额的拍摄成本更是增添了入局的难度。什么时候,当这个领域出现一部“阿凡达”时,新的内容时代也就正式开始了。

房产、旅游……传统领域+VR会发生什么

由于游戏和影视与VR有着天然的联系,走在了VR内容兵的最前列,不过在这个新的节点上,传统领域也并未落后。

在万国城的一个体验间,厚重的幕布将光线隔开,屋顶的对角挂着两个定位器,绿光闪动,地上硕大的主机吱吱响着,正前方的大电视屏幕一分为二,展示着某个客厅前前后后的角落。体验室中间,一位中年男士戴着头显在体验间来回走动,手柄在空中上下舞动。头显上几条粗线连着主机和电视,电视中的图画正是这位中年男士所置身的虚拟客厅。中年男士看不到体验间的墙和地上的主机,差点撞到。一位年轻的小伙过来耐心引导。

这位小伙正是这个体验间的创立者,无忧我房的CEO李熠。通过体验,他向人们展示何为虚拟样板间。这位中年男士是一家地产公司的开发商,摘下头显,他很兴奋地询问着如何签约。

类似的开发商,李熠平均每天要接待5波,其中不乏坐着飞机专程赶来北京体验虚拟样板间的开发商们。

李熠此前一直在房地产领域做职业经理人,27岁时管理的员工已达1000人。由于爱好科技,以及深谙房地产中的种种痛点,去年10月,他从管理岗脱身,创立无忧我房,用VR科技帮助开发商以最快的速度筹集第一批客户。

“以往开发商在楼盘交付前,往往会修建样板房,以便用户提早作出决定。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开发商把样板房这个环节也省掉,这样,可以让卖房时间提早3-6个月。此外,虚拟样板间的成本比样板房低多了。”李熠告诉i黑马。

据他透露,样板间的成本大致在几十到数百万,而同等情况,虚拟样板间仅需10-20万,成本大幅降低。

对于用户而言,能在一个空间集中体验不同的户型和家装,省时省力。且虚拟样板间可以随意定制装修风格、家具材质、室内配色、尺寸高低等,相比传统样板间,有了更多可视化的选择。

无忧我房今年7月上线新的体验设备以来,已累计签约150家开发商,交易额达2亿,20个城市完成体验间的铺设。“由于硬件不足,不敢签太多单,签了也完不成。等明年国外硬件到货了,就可以大量接单了。”李熠说。

在房产与VR融合的领域,李熠并非独家。除无忧我房外,还有指挥家、美屋365等企业。不过,打法上各有侧重,无忧我房偏开发商,指挥家偏技术,美屋365则偏装修。

随着这个细分领域在盈利上的飙升,房产互联网巨头也开始蠢蠢欲动。据悉,搜房网、房多多均在布局VR房产。

“无所谓,pk呗,融钱打市场!”李熠笑着说,“这个领域需要更多玩家一起来教育市场。”

除房产外,旅游、新闻等传统领域也纷纷采用VR方式解决“身临其境”的问题。

相比游戏和影视,传统领域与VR的结合在技术上难度并不大,但对创业者在相关领域痛点的把握上却提出更高要求,纯互联网选手很难参与到竞争中。

真火与浮夸,谁才是VR真正的前景?

当一个新天地正在逐渐开启时,资本总是嗅觉最灵敏的那一个。

松禾资本伍经纬曾说:“2015年的投资环境恶劣,不少VC正在放慢脚步。但对于处于初始阶段的VR产业,我们要去拥抱。”他相信随着硬件的突破,内容的丰富,体验的优化,未来VR一定会爆发。

英诺天使投资基金李竹虽然并不认同VR未来将替代PC和手机,但他对于这个领域的投资非常看好。李竹从2014年开始关注VR,至今已投资4个项目,包括内容和技术类。

VR的概念从去年火到今年,资本正在越来越多地涌入这个风口。纪源资本、君联资本、顺为资本、红杉资本、IDG等主流资本纷纷布局VR领域。有关数据现实,在过去一年内,国内VR领域投资总额达5亿人民币。

不仅一级市场如火如荼,二级市场同样引人注目。据Wind数据显示,虚拟现实指数自年初以来,已累计涨167.71%,11月份的A股市场尤为生猛。

资本与股价飞涨的背后,却是不得不面对的产业现状:产业链不完整、硬件产品体验差、商业模式未成型、市场规模不足……

一些业内观察人士指出,国内的硬件产品普遍研发时间和技术积淀不够。国外产品如Oculus、索尼等已进行多年的研发,至今仍未推出消费级产品。而反观国内,大大小小的硬件显已有百余家,多数公司研发几个月就推出产品,大多主打低价位抢用户抢市场,而在产品打磨上显得浮躁且急功近利。而产品在眩晕、清晰度及延迟等技术方面的落后直接导致较差的体验,必然对首批用户造成伤害,继而影响到整个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

此外,由于行业新、用户少,无论是硬件还是内容,开发者往往很难得到及时反馈,影响了产品的快速迭代。

还有人才的缺失。由于国外在硬件和内容上开发较早,行业已经培养起来一批相对有经验的专业人士。而国内由于发力较晚,人才储备严重不足,仍处在最前期的摸索阶段。

华泰证券一位研究员指出,国内VR行业中,厂商各行其是,仅操控方式就有遥控器、手柄、体感设备、跑步机、座椅、方向盘、麦克风等,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局面混乱不堪。而标准的制定在目前短期不可能实现,这就意味着混乱还将持续。

另外,市场上还有不少企业借VR之名,旧瓶换新酒,炒作概念,抬高股票,引得虚火扑向正在混沌中摸索的新行业,而这,将影响整个产业的后续发展。

“VR这个产业还太初期了,就像当年的大哥大时代。”尽管如此,黄晓杰相信,VR将是一个比互联网大得多的市场。

狂热之下,虚火盛行,也许更多的VR大小玩家们,应该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看清楚了,再笃定前行。

VR 智能穿戴 马化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