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自白:我嫁的那个人,叫做创业者
i黑马 i黑马

妻子的自白:我嫁的那个人,叫做创业者

创业的小伙伴们,今天有没按时下班?今晚的【回眸2015】系列第二篇,不讲江湖事,让我们来听听创业者的妻子们,回顾自己和老公创业的故事。

i黑马 王亚奇 麻策 常皓靖 12月31日报道

老婆对创业者有多重要?

“对创业者来说,娶对一个正确的老婆是至关重要的,这很可能决定了你最后做出来的是一个十亿美元的公司,还是一个一千亿美元的公司。”——by 罗永浩

“凡是结了婚的我们要访谈老婆,离婚的我们要访谈前妻,没结婚的我们要访谈爸妈。”——by 今日资本 徐新

对,家庭,尤其是妻子,对创业者来说,就是这么必要。八点档连续剧里充斥着霸道总裁和傻白甜的爱情故事,还有非诚勿扰的亲密牵手,而现实的商业世界中,和这些爱情童话却差着十万八千里。创业者光鲜的外表下,面对的是来自团队、流量、技术、运营、投资人、竞争对手等不同集群的集体压力,创业者背后的女人们,也在承受着太多。

所以,在新旧一年交界之时,我们来看看创业者的后院。在这里,日事清、棒棒猪、纯脆(原OK迷你仓)、松鼠互联等7位创业者的妻子对i黑马做了一次自白。每个创始人在白手起家时,她们面临了什么样的付出和牺牲,又是怎么给予丈夫支撑创业的动力。

每位创业者,在忙活自己的事业时,请不要忘记回头看看自己的大后方。夫妻关系,是你人生做出的最重要的一笔投资。妻子们殷切的目光,也牵系着你创业的成败。

1.一起创业,就是一次脱胎换骨的重新成长

“共同创业,在公司、回家路上、到家、躺在床上都是工作的事,刚开始抱怨很大,天天吵架,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被创业这个事榨干了。”

捕获

夫妻

主人公:杨四维(纯脆运营)

老公:王传凯(纯脆CEO、黑马会会员)

我的老公现在应该还是男朋友。我们的婚期定在明年6月,从2010年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在创业,之前我们经济能力比较差,没有钱操办婚礼,稍微有钱了,却忙成狗了。但明年我就满29岁了,两边的家人实在没办法接受我们再拖下去了。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开美妆淘宝店,我在美丽说工作,后来我就辞职帮他一起做淘宝店,2013年的时候他觉得淘宝的大环境不是特别稳定,流量也不是特别好,我也觉得淘宝没办法做一辈子。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一个新兴的行业,叫迷你仓,有点类似于小型仓库,可以在里面放一些闲置家具或者贵重物品。它在香港、日本、欧美做得很好,在内地并没有见过。但是迷你仓是一个重资本行业,我们之前核算过建一个店的成本差不多是100万,他身上加上淘宝店赚的钱估计也就100多万现金,风险还是挺大的。他当时很郑重地问我要不要做,那会我头脑也比较简单,就觉得做淘宝是卖化妆品,做这个应该就是卖仓库,就和他去做了。

创业跟上班不太一样,上班是不太可能发生一件事情让你突然觉得五雷轰顶的,创业不一样,创业可能是有一天你兴高采烈地刚到公司,迎头就有人给你一个噩耗。最糟糕的时候,我们俩在家、在办公室的状态都很差。那个时候晚上到家就跟他吵架,大半夜嗷嗷地哭,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倒霉的事都摊到我头上。累、精神压力也大,从帐上出去的所有支出都是我们俩在上个项目辛辛苦苦挣得钱,房东打电话过来,只要看到手机来电显示,全家人大气都不敢出,房东训人训得跟孙子似的。那段时间我们俩没钱、没希望、也没时间。

去年年底是我们最穷的时候,当时他说要给一个员工发奖金,2000块钱,其实不多,但是我们经济已经差到下个月给员工发工资都要出去借钱,我就不赞成发这个奖金,我们在车上吵架吵的特别凶,我在车上痛骂他,骂得极其尖酸刻薄,说他没钱又要装阔老板。我还记得那是大年二十九,他下车在路边嚎啕大哭,哭了半个多小时,后来没有跟我吵架,没有抱怨我,也没有再提这个事情。不过奖金最后还是发了。

最后这个项目我们把股份卖给了合伙人,现在着手做我们的第三次创业。每天依然很忙,不过经历过上次创业跟磨合,我觉得现在一切都挺好的。

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受益最多的是得到很多成长,他可以扮演你生活中的很多角色。不过前提是你要接受创业这个事本身带来的很多不好的影响。

我是那种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会被压瘪的人,但他跟我完全相反。以前每次去见投资人,每次都拿不到钱,被打得体无完肤的回来,我就会比较容易灰心,说一些丧气的话,他就会觉得投资人不投我们,可能真的是有什么问题,投资人没有给我们钱,但是提了一些想法也算没有白见。

我觉得女孩子身边需要一个这种心态好的人,也可能因为我们的哪次创业都不算是彻底的失败,慢慢地我现在的心态也变得勇敢了一点,也比以前相信他,觉得事情只要努力可能不会那么糟糕。

要是一年前让我再选一次,我一定不会跟他创业。但是现在如果让我再选一次的话,我认为现在心甘情愿地接受成长的方式还是很好的,至少没有虚度光阴。

“除了公司基本都待在家里,不出门也不逛街,除了公司运营跟孩子的奶粉钱,其他的生活开支都得考虑要不要花。”

捕获2

夫妻

主人公:陈晓君(原棒棒猪联合创始人,现家庭主妇)

老公:谢益长(棒棒猪创始人、黑马营学员)

2008年我们的第一个宝宝出生,当时我在家里一直没什么事做,就开始一边带宝宝,一边在淘宝上卖些母婴产品。做了之后才发现做淘宝其实并不简单,当时女儿还小,有时候我要忙到晚上两三点,他看着我特别累,就自然的过来帮忙。

当时,他的工资很低,每个月只有2000块钱,虽然湛江的物资不贵,我们生活开销也不是很大,但手头一直不宽裕。2010年,我们迎来了第二个小生命,他的工资已经完全不够花了,我们想,必须找一条出路,也是这种窘迫的生活让创业的想法开始在我们俩的脑海里萌芽长大。

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国内母婴安全类产品并不是很成熟,只有一些小的店铺在卖,未来可能存在很大的机会,我们俩一商量,2010年就义无反顾的砍掉了所有代理品牌,关掉了天猫上的店铺,举家搬到广州,开始做自己的品牌。

创业的启动资金是我们以前打工积攒的所有积蓄,又向亲戚借了一点钱,那段生活是过得最艰难的时候,除了公司基本都待在家里,不出门也不逛街,除了公司运营跟孩子的奶粉钱,其他的生活开支都得考虑要不要花。

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要求买房子,既然选择了创业,也没想过能轻松的享福。我们本来是一起创业的,但是公司运作了一两年之后我就跟老公商量退出了项目,一方面孩子需要照顾,另一方面,公司发展到一定成绩了,还是更适合男的去打拼。

全职带宝宝的这几年,我对公司的事了解的不多,他在外面学习的机会却越来越多了,有时候也担心时间长了会不会没办法有更多的语言。现在我们俩沟通的时间也确实比较少,他经常回来的很晚,有的时候会忙到晚上两三点。小朋友上学了他还在睡觉,我们睡觉了他还没有回来。偶尔回来的比较早,他也是在拿着手机忙工作。我们最多的沟通时间就是他早上睡醒之后能聊上几句,不过他一起床也差不多要去上班了。

我知道他创业是很辛苦的,从他的头发就能反应出来,以前他的头发很茂盛,现在熬夜熬的头发掉了很多。其实,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希望他还是做个普通的公司职员,能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家里,作为父亲的角色,有时候小朋友也需要他的陪伴。但是这样的想法确实很自私,毕竟现在创业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不过不管他以后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他。

2.老公“钱途”未卜的日子也得过,谁让他的梦想大呢

“现在公司还在赔钱,但我已经不过问。如果做不好,现在我们还有能力和精力,重新开始也不是特别晚,大不了回去上班。”

捕获3

夫妻

主人公:宋夏冰 (英语在线培训机构老师)

老公:刘磊(日事清CEO、黑马云孵化学员)

关于创业这事,其实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就在做了。但我对他的项目一直不是特别了解。我们认识了三年,今年11月刚刚办完婚礼,但是跟他在一起的这几年是我压力最大的时候。

我一开始还挺支持他创业的,那个时候我刚工作一两年,还比较稚嫩,但后来觉得事情的发展方向根本不是这样子的,技术外包这个事特别不稳定,也没有看到很多收入。

后来,每当跟他聊完就觉得压力特别大,毕竟也老大不小了还身无分文,也不知道接着创业到底能不能挣钱。我们不是富二代,也没钱投入,现在的年龄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时候了,如果不挣钱还要坚持做下去,将来孩子的奶粉钱从哪来,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没有拿到融资之前,去年我跟他沟通了很多次要不要放弃创业去上班的问题。他说会给自己定个期限,如果这个事情一年多两年还是没什么起色的话就转行谋别的出路。其实我内心也知道创业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但我的性格很直,一个事情如果觉得不对或者有风险可能立马就得说出来,有时候还挺伤人的。

今年6月他们项目拿了天使投资,但是目前每个月公司还是赔钱的状态。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太过问公司的事情。如果这是他的理想的话,我就只能支持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前两天我看了一篇他写的文章《躲在厕所里的CEO》。这是他为了融资去上海演讲时的亲身经历。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读完之后感触很深。他就是这样,不管通过什么样的办法,哪怕在厕所里面一遍一遍练习,也要努力把一件事做好。

我的要求并不高,我们目前在北京还是租房住,基本上周一到周五我们俩没什么共同吃饭的时间,但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我其实不希望他给自己太大压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如果做不好,现在我们还有能力和精力,重新开始也不是特别晚,大不了回去上班。

“我从来没有想过不让他做了,我觉得他要坚持走下去。他这几年一直在持续性创业,我就支持他呗!谁让他的梦想比我大呢。”

捕获4

夫妻

主人公:梁静(二人锅餐饮公司CEO)

老公:张哲(哲哥找创始人、黑马营学员)

我天生就是个停不下来的人。2003到2005年期间我把韩国年轻人很喜欢的韩式火锅品牌引入了中国,开始创业二人锅项目,目前全国已经有19家店铺。

张哲2010年决定从电视台离职创业,我是很支持的,一是觉得他做事比较极致,个人抱负也很大,是个天生的创业者,另外我和我的母亲都是创业者,这种家庭氛围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他想要创业的愿望。

离职后他做了很多创业项目,高尔夫培训机构、广告公司、卖茶姑娘的普洱茶垂直电商,直到今天重新调整转型的哲哥找这个项目。我们夫妻两个人在各自创业的过程中,家庭相聚少了很多。我一般6点多就起床了,8点左右要到公司,他这个时候还没起,晚上因为有两个孩子,我们会努力在9点以前到家,陪完孩子再工作。他有时候特别忙,可能就在凌晨以后回去。9点半以前如果他能回来,我们会默契的在10点前做些沟通,或者不说话待在一个空间里各自做各自的工作,但是感觉很踏实,我觉得这也算是一种陪伴。

两个人虽说都创业,但我从没想过我们能成为创业伙伴,我始终坚信夫妻是不能在一家公司工作的,除非有一方是弱势,愿意听从和辅佐另一方。我们两个的性格其实都属于各自强势,但是又都会对各自去包容的一个人,强势都体现在工作上了。也因为这样的性格特点,我们在各自的事业当中都只是旁观者的角色。

我的项目盈利一直不错。但他这两年不是特别的好,因为他一直在忙创业,曾经赚钱的传统生意也顾不过来了。

创业上他还挺经常受挫的,有时候跟梦游一样,会抽烟不开心,前段时间想把烟戒掉,但是还是重新开始抽了,这种时候我一般不参与,给他时间跟空间让他从阴影中摆脱出来。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不让他做了,我觉得他要坚持走下去。他这几年一直在持续性创业,我就支持他呗!谁让他的梦想比我大呢。

3.那些孤独的日子,做他压力的出口

捕获6

夫妻

主人公:马丽(公司职员)

老公:韩菲(悦未来音乐教育创始人)

我不是一个特别独立的人,还是很希望老公陪伴在自己身边的。

新疆和内地有时差,他9点半去上班,晚上10点左右回来。现在孩子的教育都是由我负责。老公也会陪孩子练钢琴。我在照顾人方面表现的不是很好,我老公因为压力大,有时候会觉得很累,身体不太舒服。我现在社交压缩到了很少,为的就是多陪伴他。他不太会表达,但是我知道他对我有内疚。

捕获7

夫妻

主人公:黄俏(企业职员)

老公:杜雪谦(松鼠互联创始人、黑马营学员)

他创业的这一年多很辛苦,每周工作六天,晚上基本10点以后才回来。我们有一个六岁的孩子,他在星期天的时候就尽可能不出门,尽可能多的陪伴孩子。

我的性格不允许我做一个全职太太,我需要圈子。同时,我们同在互联网圈,我能对他有一些扶持。比如,他去年7月创业,12月的时候就完成了第一代产品的问世,他的硬件参与了京东众筹,我好着了我很多朋友去京东上支持他。当我的朋友们拿到产品的时候,会把使用产品时遇到的问题及时反馈给我们,促进他对于产品的完善。

他有时候回到家会看起来很疲惫,睡觉也睡不好,整天在考虑我怎么样才能把产品和公司做好。我不会过多过问他具体的事情,我知道他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有数的。我相信心想事成,我自己是也很乐观的性格。

他创业的大部分的资金来源是融资,硬件很烧钱,但是也会拿家里的钱去贴补。不过这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我认为我的工作是可以养活家里的人的,这让我感觉踏实。

妻子们写在新年的期望

李晓君(棒棒猪创始人妻子):可以的话,抽空多陪一下我跟孩子,偶尔可以旅旅游我就满足了。

梁静(哲哥找创始人妻子):我们跟两个孩子可以有半个月时间的一次远行。

黄静(爸爸的粮仓创始人妻子):希望他体重能减到170斤,虽然他坚持觉得瘦到180斤就可以了。

杨四维(纯脆创始人妻子):弱化在公司的地位,多回归家庭。

马丽(悦未来创始人妻子):现在筹备的项目顺利,全家能够平安、健康。

黄俏(松鼠互联创始人妻子):希望有更多宝宝。

宋夏冰(日事清创始人妻子):老公,早中晚要规律的吃饭。

创嫂 创业者 回眸2015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