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创业
刘建强 刘建强

霍乱时期的创业

本文系我司第一笔杆刘建强大师所撰写的一篇关于创业观察的隽永小文,文章以诙谐幽默的方式对创业热潮进行了描写。在珍藏数月后,文章首次对外发表。温馨提示:本文为虚构作品,请勿对号入座。

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马尔克斯说爱情的症状和霍乱相似。据我观察,创业与霍乱的相似度更高。

致病因素及症状

霍乱大多因食物或水受霍乱弧菌污染进入人体导致。创业之传染性较霍乱远胜,可通过谈话、倾听、对视迅速传播,甚至可以不假传染源,仅仅由于一次遐想而获染。

感染了霍乱弧菌的病人大约有75%不出现任何症状,但是在感染后的7-14天内,这种细菌会出现在病人的粪便中,从而有可能感染他人。产生创业念头的人大约有90%在随后数日内恢复平静,人畜无害,其中10%成为该念头的终身携带者,并有半数左右在未来岁月里至少发作一次。

霍乱潜伏期较短,由两小时至5天不等。出现症状的霍乱病人中,80%症状呈轻度或中度;20%症状严重,如未及时治疗,可在数小时内死亡。创业念头潜伏期短者仅为瞬间,长者可达数年,但与霍乱相仿,真正付诸行动者多数属一过性激情速燃型,浅尝即止。仅有不足20%的付诸行动者成为坚定的创业者,无论多么及时的积极干预都已无法挽回。

霍乱初期患者多频繁上吐下泻,体液与电解质因此大量失去,循环衰竭,表现为血压下降、脉搏微弱、尿量减少甚至无尿。创业初期,创业者每每亢奋与焦虑交替,失眠与失眠连续,使用各种音量重复B2B、C2C、O2O等类似维生素名称之词语,体内循环紊乱,血压上蹿下跳,心律严重不齐。

大量吐泻造成霍乱患者脱水严重,身体虚脱,口干舌燥、皮肤皱缩无弹性,眼窝深陷、四肢冰凉,肌肉痉挛或抽搐。创业中途,资金支出失控,续航能力渐弱,创业者开始对所选方向产生自我怀疑,融资或出售根本无望,雪上加霜。比融资根本无望更为恶劣的是被投资即将谈成又变故横生,投资人踪影再难寻觅,此时或远或近又传来某某融资多少亿某某被多少亿收购某某即将上市之真假喜报,创业者岂止四肢,心脏都凉了。

治疗及预防

霍乱远非不治之症,及时且适当的治疗可使其死亡率控制于1%以下。不幸的是,创业成功的概率大大低于霍乱的可治愈率,因其变量太多,靶向治疗基本不可能。这使得创业看起来如同赌博,但它一旦成功带来的成就感及创业过程的艰难繁杂又绝非赌博可以比拟。

迄今世界范围内的霍乱流行共有7次,前6次主要发生于19世纪。1961年开始的第7次大流行延续至今。霍乱的传播与不合格的环境卫生密切相关,城市周围的贫民区是典型的高危地区。创业与卫生状况的关系尚有待观察,但其最初的确与贫困、生存环境恶劣直接相关。

就中国而言,目前正在经历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的第4次也是波及范围最广的一次创业大流行,摆脱贫困状态或者追求更多的财富仍然是导致创业流行的主要因素,但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以及由此带来的生产、消费方式的巨大改变,辅以货币超发,使创业的机会空前增加、起始难度大为降低,以创业为一种生活方式包括盲目仿效者也随之大量出现。

这种近乎群众运动的状态已经对社会心理、经济秩序等方面构成威胁,表现为年轻人厌倦日常工作、偏好白日做梦,判断力日趋迟钝,行动能力弱化,交通事故频发,公司员工流动率(项目小组整体出走的例子并不罕见)大幅度上升以致众多公司千人一面乃至所取名字亦渐趋统一。通常有效的干预来自于资本供应的紧缩、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政-府政策的左摇右摆,但与霍乱治疗的较小副作用相比,前者更类似于针对癌症的放疗和化疗,在遏制创业流行的同时也将给创业接近成功者带来相当大的伤害。

人员流动

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将霍乱疫苗接种证明作为入境条件。同样,也没有一个国家因入境者有过创业经历而拒绝其入境。但需要提醒的是,中国创业者如果决定移民创业,可能亚洲北部、中西部和非洲是较好的选择,那里对各种产权的保护或许更为宽松。

霍乱 创业 人员流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