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彭蕾:不是把金融放到互联网上就是互联网金融
i黑马 i黑马

蚂蚁金服彭蕾:不是把金融放到互联网上就是互联网金融

在2016中国(杭州)“互联网+”金融大会上,蚂蚁金服CEO彭蕾首度阐释了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与门槛,结合2015年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热门事件,解析了什么是合格的互联网金融,以及蚂蚁金服的发展逻辑。

i黑马讯 1月8日消息,在2016中国(杭州)“互联网+”金融大会上,蚂蚁金服CEO彭蕾提到2012年以来,P2P行业出现的违约现象,促使人们更加深入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合格的互联网金融?

彭蕾认为,从蚂蚁金服的实践来看,互联网金融并没有偏离金融的本质。金融的本质主要集中的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由商业驱动、为商业服务。二是要具备两个能力,即触达资金两段、安全传导资金的能力,与风险甄别和控制的能力。

“不是把金融放到互联网上就是互联网金融。没有银行、传统金融机构的沉淀与积累,互联网金融就是空中楼阁”,彭蕾说。

以下是演讲全文(有删减):

这两年互联网金融话题特别热,有一种言论说,“互联网颠覆一切”,互联网金融将会改变一切。其实我们特别清楚,如果没有传统金融机构十年如一日的深耕细作,我们互联网也是无米之炊。在当下金融变革时期,如何实践传统金融机构和新型互联网技术的结合,怎么共同融合、互相助力,怎样向传统金融机构学习严谨、专业的金融能力,互联网金融怎么借鉴技术和大数据和风控各方面能力,怎么样做转型。

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什么叫合格的互联网金融。金融行业本身的历史非常漫长,对于互联网以及金融本质和风控的探讨都是永无止境的话题。互联网金融是刚刚热起来的话题,现在谈它的真伪,给它下任何结论都是不健康的。发展中国家仅仅40%的家庭有储蓄,发展中国家信贷需求的个体只有21%的比例是通过正规渠道来解决融资需求,剩下79%是通过地下钱庄和融资借贷,中国72%的成年人不能正确理解风险分散,通货膨胀这样一些金融概念。这说明中国金小白非常多,里面有巨大的机会,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作为金融从业者,在怎么管理投资者适当性方面,其实还是非常艰巨的挑战。

普惠金融任重道远,互联网金融给普惠金融带来希望。最近为什么会传来这么多P2P平台,或者媒体看到出现众多的违约?这两年跑路被更高频率的提及,这个背后有许多深层次的原因,今天分享我们对技术的理解。

互联网特点聚合效益和传播效益,无论在互联网做什么,好和不好都是具有很强烈的放大效应,很容易把人聚起来,也很容易传播开。放在金融领域里面,对这个行业本身带来风险也是成倍放大。那么这些是不是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其实我们是持有保留意见。现在看到很多公司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却带有传销的特质。那么,我们可能要思考,站在今天的阶段怎么看透它,怎么防范它,怎么回到普惠金融的初心?

从余额宝之后,互联网金融变成很热的话题,余额宝的迅速成长,它的背后对接着一个巨大的消费场景,今天很多人为什么去用余额宝?每当用户在淘宝消费,比如说去年的双十一,912亿成交额当中,其中好几百亿是余额宝用户。其实,余额宝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创新,只是因为有这样巨大消费场景,与货币基金对接起来,才会有这样的效益。今天和很多金融创新的时候,问自己的问题创新的源泉来自于哪里,这个问题需要被好好回答。

蚂蚁金服的发展源头在于“支付宝”

对于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之路,其实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具备一个“最后一公里”的技术能力,和它解决最后一公里金融需求的出发点以及这样一些技术实力。

支付宝在11年前开始发展的时候,解决的是网购支付环节重要命题--信任问题。这个环节其实看上去是担保交易,但它要解决的问题其实非常清楚,对于网购出现,对于整个互联网支付效益提出很高的要求。

今天分享的是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蚂蚁金服的实践从哪里来,从什么样方式走到这里来,未来以这样的方式会变成什么样的方式?未来再去怎样发展?

其实一切的源头在这,支付宝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支付问题的时候,对整个效率提出很高的要求,所以有了今天的成绩。今天由于互联网机构的出现,在支付行业会诞生这样的需求和机会,使得云计算的计算能力成为互联网金融一个非常底层必须要具备的基础能力。

关于风险方面。我这里所说的风险不是金融的风险而是互联网技术所面对的挑战。互联网开放的环境,面临着很多攻击的风险,每天网上有很多黑客遭受攻击,对于互联网机构而言,对我们这样机构而言基于云计算安全能力有很高的挑战,这个反而促使支付宝整个安全的能力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平。

安全以后便是成本。互联网成本是海量,碎片化的,如果成本很高,很难去做到可持续。为了让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对互联网支付成本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今天蚂蚁金服已经彻底去掉IOE,用自己的研发的数据库,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用不断提高技术的效率和降低成本可以做到单笔技术成本2分钱,这是非常重要的前提。如果成本很高,今天做互联网金融也是难以为继,随着支付成本降低,做到优惠,给到用户,用户也是很小微,他们没有办法承担很高的成本,把用技术创新带来低成本和高效率的优势回馈给用户,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讲完支付以后,看一下蚂蚁小贷。在今天,蚂蚁金服的小贷业务,经历了四五年时间,贷款余额并不高,现在300多亿。贷款客户数约200万。余额单户户均非常低,淘宝上面的创业者,小卖者,对接小微平台的创业,基于大数据的风控能力以及创新技术触达客户的能力,更方便观察他的懂爱。甚至老板信用好坏,都能够通过网上的经营行为可以做出分析。蚂蚁小贷、网商银行风险控制的模型,3分钟申请,1秒钟到帐,中间不需要任何人工的干预。

关于风险流程的控制,可能很多朋友会疑问,你没有网点怎么识别客户,怎么去触达客户,怎么去做贷后的监控和管理呢?实际上,我们完全用一套非常严谨的网上模型,有入门门槛,对他进行预测,他的流水情况怎么样,交易情况怎么样,服务客户的能力水平怎么样,例如,我们现在有一个模型,已经识别张三只能贷10万元,而李四商家信用比较好,可以贷15万元。把许可放开以后,用户在一分钟之内贷到10万和15万,不需要做额外的工作。

我们再来看蚂蚁金服在做的理财产品。从最早的余额宝到今天招财宝,以及去年8月份,我们发布了蚂蚁聚宝。我们是面对那些70%多对金融术语对金融不太了解的小白客户,主要专注于底层,不会进行很复杂的软件操作,风险识别能力比较弱的人群。为什么是这些用户?蚂蚁金服就是专注于“小确幸”这三个字。为海量的小白用户和风险能力承受比较低的用户提供服务。就我们内部的业务考核来说,我们定的KPI不是规模也不是利润,是每一个客户存续时间。比如你有一个蚂蚁金服的理财帐户,希望这个帐户传给你的女儿、你的外孙,这样传下去,外面有钱赚的时候过去,但是收益不好的时候过来。这是一个理念,它在实践当中碰到很多挑战——因为外面的诱惑太多,到处都是高收益,到处各种各样的机会,需要去识别。

基于这样的理念和特点,我们有自己的指导原则。第一就是,产品本色,即不要有一大堆花俏的术语,我们要直奔主题,第二就是“说人话”。第三就是,风险提示。一定要让用户知道风险自负。第四就是,互动教育。在社区在网上怎么分享怎么交流,怎么识别风险,怎么管理适当性等等。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

前面是我们自己的一些实践,接下来看一下基于实践看到的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和门槛,无论讲余额宝的案例也好,还是蚂蚁小贷案例也好,金融本质之一,都是由商业驱动,并且为商业服务,没有一个无缘无故的金融,你在那玩一个金钱游戏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衡量金融行业创新标准并不是赚钱与否,而是能不能够对实体经济和普通人的生活能够有促进作用,能否促进社会的进步。

金融机构有两个非常核心的能力,从简单的问题出发不断构建能力,触达资金两端,投资端和融资端,数以亿计的用户怎么管理,不断实践去教育。对于融资端资产风险,到底拿钱干什么,甚至融资者本身的信用问题这些是我们考量,同时在投融资两端资金传导,风险按照什么样的规律在扭转,这是我们思考的。类似于大的宏观金融理念的趋势,对于整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影响,在蚂蚁金服,我们会第一时间成立专项的小组,研究这个层面对平台上,为平台上大量很小的投资者提早做防范和布局。

总的来说,互联网金融的门槛是一家三点。1、普惠金融的初心。今天做这个事究竟自己想赚钱还是实实在在解决社会问题?以及是否解决了一个普遍意义上用户需求的问题。2、技术能力。今天对付黑客技术的稳定性,包括成本这些有没有办法通过技术创新不断提升效率降低成本?3、基于大数据风险甄别能力。

对于市场的信息披露是否能够做到透明和及时以及真实?这个特别重要。我们的结论就是,互联网金融绝对不是搬家的游戏,只是把金融这个东西搬到网上就可以,一定考虑互联网有特殊性,聚合性和传播效益,它的技术,需要用到这样的专业能力,也有非常强的专业的要求和更高的门槛。

总而言之,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它对于从业者的初心,以及他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缺一不可。都需要达到门槛。在转型中,中国新经济需要新金融,需要合格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同事,互联网金融也需要得到支持,例如“互联网+”成为国家战略等等。在这个过程当中,互联网金融能不能跟上步伐?对这个时代,对这个社会转型变革没有做到自己应有的贡献?这是互联网金融从业者需要去思考的。

最后再说一句,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改变金融本质,从这个额角度,行业自律很重要。希望所有从业者一起共同发挥自己的创新,带着自己的敬畏之心不断提升能力,真的服务小微群体和个体的消费者,真的可以因为这一群人的存在让国家和社会,让这个行业变得有所不同

互联网金融 彭蕾 蚂蚁金服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