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快播王欣?
吴丹 吴丹

为什么是快播王欣?

在庭上王欣推翻之前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说的“我们存在侥幸、影响的是一代人”,而表示“不认罪”,在庭审现场他理直气壮,这和关押5个月后被电视台采访时表现出来的哽咽落泪很不一样。

i黑马 吴丹 1月8日报道

作为一款曾经有3亿用户的视频播放软件,快播很少打广告。——这是i黑马在查阅几年前和快播一位前员工的对谈速记时发现的,她说市场部门活儿不多,“公司不重视市场。用户很好拿到。”在用户飞涨的日子里,快播获得了网友给它的名号,“宅男神器”。

和所有倒下的公司一样,快播史上的重大事件不是来自它的市场部门。

按时间排序:2014年4月公司突然被警方包围;快播CEO王欣太太开微博和网友交流;最后一件事是从昨天开始的,王欣公开受审。在庭上王欣推翻之前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说的“我们存在侥幸、影响的是一代人”,而表示“不认罪”,在庭审现场他理直气壮,这和关押5个月后被电视台采访时表现出来的哽咽落泪很不一样。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又或者,他本就固执?

自2014年4月起,外界就鲜有王欣的消息了。在网上仅有的几次新闻采访中,记者提过他的“固执”,例证有这么几个:拒绝被收购;做了7年电视盒子;喜欢钓鱼,钓不上还坚持钓;在盛大做产品失败后,一年后又回深圳创业。固执没什么问题,且往往还是成功人士必备特点,不坚持主张,怎么接近自己的目标?王欣的固执还表现在产品上,从上述对谈记录中,快播前员工大量讲述了其对产品的执着,“有时候半夜收到他的短信骂我们,说用户反馈的东西我们不解决。”,i黑马当时去采访的记者也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产品经理形象,“我跟他采访,他就一直跟我说产品产品,讲用户。”

王欣表现出来的产品经理特质和深圳的许多创始人并无二致,比如之前经常在微博上与他互动的UC何小鹏和YY李学凌,出事那一年的2月27日王欣就转发了李学凌一条关于互联网思维的微博,并配了一个鼓掌的评论。后两位CEO从2014年开始就很少更新微博,但在王欣太太开通微博后,两人都给她的那篇“老公你好吗”文章打过赏。——如果不是走宅男神器的路子,今天的王欣或许还在南山科技园里创业吗?他会有这么多粉丝吗?

快播事件发酵到今天,早已不是事件本身,而演变成了观众对于“禁止色情”的言论意见池。王欣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视频播放器的?初心可能只是对Realplayer的执念。

在一个标题为“揭秘王欣,毕业工资不到1000”,来源是“新京报”的新闻中,王欣太太讲述了自己和王欣的一些生活琐事。“他想把Realplayer”赶出中国”——Realplayer是PC时代,80后熟知的一款国外视频播放软件。想做中国的Realplayer,或许是王欣创业的初心。而在澎湃新闻的那篇记者调查的稿件中,王欣又提到,自己的目标是“想做中国的Adobe”,这次是一家比Realplayer更大的公司。想做中国的某某,似乎成了王欣回答此类问题的标配答案。

这位野心不小的创始人,曾一步步靠近自己的目标。

丢掉原有的业务?或许快播高层一直没有答案

快播公司曾获深圳市文化创意奖,技术水平也受到网友褒奖,流畅,不卡,无广告。无广告是王欣的追求,他曾说爱奇艺等广告太长,“广告影响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商业的理想主义者,他没有走容易引起用户反感的视频广告商业模式,而是和个人站长进行营收分成,但这样的模式也决定了,要想实现规模营收,必须汇集大量站长资源,再通过这些资源吸引大量用户,而个人站长会提供什么样的内容,快播并无法提前知晓。在市场需求的指引下,个人站长会提供什么?

正如有评论所言,这个模式从第一天起,就注定了它无法监管自身,而只能一直活在盗版和官方所禁止的色情阴影中,但此时的它已经拥有了3亿用户,这是每一个真正的产品经理梦寐以求的数字。在禁令面前,王欣放还是不放?“舍不得”,前员工这样的一句评价被各处引用。

快播也曾提出转型,那是被警方控制前的1个月,太晚了。彼时,其它视频网站开始删除色情视频,并以正版影视为转型方向。快播如果继续做视频工具,就要面临“是不是自己做内容”的重大问题,王欣说自己“没有内容基因”,他也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做一款叫“快播小方”的产品上,同时公司也有很多其它的业务,游戏、搜索等。快播的转型决心并不彻底,个中原因只能是各方猜测,无从知晓。但如果换个角度,把快播看做是一个传统企业,这种尴尬的局面很好理解:自己声称要丢掉的,就是曾经引以为傲的,这如何丢?丢了还剩什么?

又或许快播高层一直就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到底丢不丢。丢,什么时候丢;不丢,如何继续前行。

带有“宅男神器”标签,拥有3亿用户的快播,成了净网行动的目标。2014年4月22日当天,海淀警方来到深圳,查快播。上述快播前员工用“突然”来形容这次事件。

“政策没学好”是该员工对王欣的一句评价。对一个CEO来说,不擅于处理媒体关系不是大事,而不懂得把握政策风向则是致命打击。王欣对产品执着纠结,但对形势并没有做到充分预警。前快播员工对公司有感情,说老板很人性化,“吃饭的时候会让我们跟他一起交流,问我们在想什么,”“他很低调,走到你身边都不会有太大动作。”他们认为公司是人性化的,弹性工作制,“早上九点到十点上班,下午五六点走,不加班”,他们说“不加班”是不去腾讯等大公司的重要原因。尽管公司解散,资产冻结发不出工资,该员工还是给予了王欣“是个好人”的评价,说王欣发消息给大家,去申请劳动申诉,在政府冻结资产之前拿到工资。

所有的讯息都透露着,王欣是个很不错的老板。快播另外一位员工在公司出事之后和老公一起创业,在被问到如果王欣还回来创办公司,她会不会加入时,她这么说,不会,因为不想再打工了。但希望王欣能站起来。

庭审还没有宣判,王欣并没有“倒掉”,从视频中也看不出他颓废不振的样子。但至今天,他已失去太多,自己一手打造的产品最终还是没有了,以及这段长达18个月的宝贵时间。

2

“王欣是否有罪”早已变成另外的辩题,但失去的18个月无法挽回

王欣是湖南人,今年36岁了。21岁左右就去了深圳,打工一年后开始创业,第一次创业失败,据说打击很大,后来结识了盛大的陈天桥,跑到北京去盛大做电视盒子,一年之后因和团队发展方向不一致又返回深圳,开始第二次创业。这次创业也并不比第一次好多少,“最惨的时候经济也不好,我们又向父母借一些钱。”王欣太太在微博上说,“原来我确实对你有很多地方无法理解。”——这是一种可以想象的草根创业者形象。

几年之后王欣终于成功了,他赶上了好时候,正当年华,IT业发展迅速,他办的公司有几百人,自己做的产品有几亿人在用,他在微博上的发问“屌丝可以逆袭吗”几近成真。在他出事之后无数的人为他抱不平,几十万宅男一起转发一篇对他有利的舆论文章。

他收获了人心吗?但这并不重要。——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

对广大宅男来讲,快播或许是青春记忆的一部分,但对王欣来说,18个月的拘留所生涯却是人生真切的痛,在大家都在支持王欣的时候,也忽视了商业的残酷,时间对创业者来说最宝贵,一个做技术的,赶不上时代变化了,失去了和对手竞争的机会,接下来还剩什么。市场早已不是当初的样子了,何况自身也前途未卜。这个在电视台采访中一直像在说别人故事的男人,在提到自己产品“失败了”的时候终于哭了。

出事之后也有媒体联系他,试图还原他当时真实的心境。但王欣还是不接受媒体,该记者只好从朋友圈上知道了他的一些动向,搜集了他微信和微博上的一些消息。不难得出,除了产品经理气质,他还是一个略带文艺气息的抒情者,“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都走的好孤独”“每个人都有追梦的潜力和机会,知识几乎所有人都在不断的关闭和否定,他们从来没有认真的拷问自己,是真的有梦想吗?”在他的微博上很难见到他对公司战略管理等发表见解,更多的是对自己产品的一些评论,王欣很喜欢转发用户称赞快播或者小方的文字。

曾和快播处于相似境地的还有一个叫VeryCD的网站,它曾是全国最大P2P资源分享网站,用户规模一度达到1个亿,但09年创始人开始转型,也因为没有融资过,“船小好调头”,他成功去掉了网站的下载功能,网站失去了一半的流量。“7年的心血和积累,说关就要关,说停就要停。没有人能甘心,但也早料到这一刻会突然到来。现在所能做的,唯有面对现实,准备好勇气,即使全部推倒从头再来,我们也绝不放弃。”这是创始人黄一孟在微博上说的一段话,他现在也有了新项目,做游戏,也又开始经历页游到手游的转型。

一些网站转过来了,但快播没有,王欣是大胆的,他还曾逃亡国外一百多天,但用错了地方。快播始终在灰色地带游走,而他一直没能把它带往安全的地方。

3亿用户对快播的向往,也早已不是一个简单的播放器所能承载的,大家对“王欣是否有罪”的论辩也已变成了另一些与权利有关的命题,不过这也不是本文所讨论的范围了。

静待王欣最后的宣判结果。这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王欣 快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