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深度】微信应用号来了,你自己的APP该怎么办?
Luke Luke

【大咖深度】微信应用号来了,你自己的APP该怎么办?

我们需要先弄清楚,对于大部分Native app的maker来说,微信应用号这么个东西意味着什么?

本文由三节课(sanjieke.com)官方出品,主笔作者三节课发起人Luke,原百度P9产品经理。

如需转载,请联系三节课,并注明出处。

很多人今天开始知道,微信正在开发一款叫“应用号”的产品。

很多人还不知道,百度的App Link协议上周刚刚公开发布。

如果你还不知道应用号是什么东西,不妨通过App link来做一个脑补。

但在脑补之前,我们需要先弄清楚,对于大部分Native app的maker来说,微信应用号这么个东西意味着什么?

就像我在很多场合说的,Native app有着太多的问题:

第一,拉新成本高。

以我在百度负责百度手机助手的经验来看,一个工具类应用的下载成本在1美金左右应该是很正常了,游戏类在2美金左右甚至更高。

这么高昂的下载成本,大部分头部企业玩的很开心,中小型产品团队实在是无法跟进。

所以,很多产品团队通过打榜推广来硬生生制造一些数据,然后去快速融资。

第二,留存率极其低。

不是说留存低,而是极其极其低,低到你时常会怀疑做这个App的意义在哪,比人生的意义都渺茫。

大部分百分之几的日活已经很美了,很多千分之一的日活也得扛着。

所以,很多产品都说自己的下载量多大,很少说自己的日活多高。

第三,开发成本高,维护成本高。

ios、安卓两套人马,伺候苹果app store那些爷的各种刁难,机型适配、版本适配、交互独特,这些都是让native app进展缓慢的原因。

所以很多不太熟练的创业者搞到最后等App上线的时候,这个市场基本被圈完毕,打完收工,您干嘛干嘛吧。

如果你还需要举更多Native App的不足,我可以用一下午的时间和你说说。

但为什么在这么不利的情况下,还得有个“自己的App”呢?

事实上,大部分的产品团队和创业者要做Native App,是为了潜在的“不安全感”和“焦虑”——

“没有自己的app还算做互联网产品么?”

“没有app怎么去和投资人说呢”

“不做app,光做服务号,万一微信封杀你怎么办?”

“你的数据被微信拿去了,腾讯看到机会自己做了”

……

事实上,现在的Product Maker(以下简称PM)已经处于两难的境地。

做Native App吧,实在是投入产出不高。

不做呢,完全没有安全感。

过去的3年,BAT在做完帮PM拉新的生意(注意是生意,不是慈善),开始想着怎么去做激活的生意了。

拉新无非是在应用商店(腾讯的应用宝,百度的手机助手),联盟广告(腾讯的广电通、百度的移动联盟和搜索),已经赚到一个接近极致。

百度好几个季度前已经实现了移动收入超过50%,这些钱大部分来自拉新和导流。

更重要的是,这个游戏对头部客户越来越有参与感,中小型产品完全没法参加。

显然,只剩下头部客户,是平台最担心出现的“寡头效应”。

于是,剩下的钱应该从激活里赚,一箭双雕:既带来广告的新增长点,也要培养更多小而美的产品,对抗寡头的出现。

同时,BAT的人们也在看着远方瞎想:PM们应该更舍得把钱花在激活app用户上吧,只要别太贵。

一般情况下,缺乏粘性的APP都是服务类的,社交类的应该自己就能有粘性,如果一个社交类app没有粘性,请脑补我的同事写的《豆瓣十年起伏兴衰背后的轨迹与思考》。

所以,服务类app为了完成交易,需要用户下载、需要激活、需要粘性。

然而,有没有一种方法,让app的粘性更高呢?

那就是让被动需求超越主动需求,给用户更多看到你的机会。

打开App去买飞机票的用户是主动类用户,而旅行线路的选择则更多偏推荐类需求,

如果能让被动类需求的用户找到app里面的服务页面,就太棒了!

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在说应用号和百度App Link接下来要做或是已经在做的事情了。

先脑补下App link吧(PS:我可没拿百度一分钱广告费,你知道百度是做广告起家的,所以他不可能给别人广告费的)。

Case 1:影视-当一个用户搜索《芈月传》,大概了情况下,这位用户想看芈月传,但在搜索前不知道哪个视频平台可以播放。

搜狗截图16年01月12日1122_6

搜索完毕发现,只有在乐视网才可以观看这部《芈月传》,这时候用户行为有两种可能:一种在网页端打开直接播放,或者打开自己手机上的乐视客户端观看。

当然,PM希望用户在客户端播放(带来一个活跃用户),用户体验角度也是客户端播放更好。 然而,这个Query现在还没有上app link,换一个已经上app link的query试试吧。

case2:豆瓣的影评-当用户搜索“碟中谍5 豆瓣”,在百度框app里,你会发现下面结果:

搜狗截图16年01月12日1123_7

点击第一个结果,开始打开一个H5页面和激活本地App “豆瓣”的提示,当然,前提是手机安装了豆瓣App。

搜狗截图16年01月12日1124_8

点击打开的话,出现下面的页面:

搜狗截图16年01月12日1125_9

这时我们终于进入了原生应用。

还有很多场景可以很好的用到这样的入口—— app 服务页的连通

就像下面这张图:

搜狗截图16年01月12日1126_10

App link这个项目是笔者在百度lead过的一个项目,对于很多企业和PM来说,这样的方式能解决很多激活和留存的问题。

而事实上,在很多不相信这个方案的人们,花了很多钱拉新后,也被现实教育地开始想投入更多到留存上了。

对于产品来说,拉新永远不是问题。

拉新分花钱和不花钱的。

在花钱的时代,拉新是个技术活,没有什么创意可言,在百度生态下活的那些营销公司,基本都是一套技术帮用户优化营销效果而已。

在不花钱的时代,都是靠刷脸和卖萌的,而不花钱的机会越来越少,移动互联网的蜜月期、试验期和刷脸器显然快要过去了。

不花钱获得用户的增长黑客,其实就是早些年的SEO从业者,还有市场,但越来越少。

有位名人说过:生于拉新,死于激活。

哪个名人?好吧,我承认是我。

现在,生于拉新死于留存的问题,可能借助强势的微信和百度入口解决了。

那,Native App对于PM意味着什么呢?

张小龙说,好的产品是用户赶紧离开的产品。这意味着,微信希望用户能够进入某些服务里面,并且他还提到了谷歌在这方面做的很好。

联想到微信一直要做“链接器”的定位,这件事显然是很合乎微信的产品逻辑。

那对于PM们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

一个服务的landing page,体验更好的而已。

PC时代的landing page并没有过去,很多产品团队做Native app的原因就是wap页面的转化效率比app低太多了,尤其是在支付场景下。

拼服务,而不是拼广告营销。

以前更多的是想怎么去靠App store,怎么去做ASO,怎么做投放,更像2010年前的PC,大家重市场营销和SEM

而现在,更重要的事情会到拼服务、拼口碑、拼ROI(服务ROI,而不是投放的)

事实上,PM本来也是要用更好的产品体验和服务体验让消费者买单,本来就应该如此。

拼留存,而不是拼拉新。

用户在哪?用户在BAT,所以创新创业的同志们,不要天真的认为自己可以建立自己的入口。京东够牛了吧,还是依赖百度。你那么牛,你咋不上天呢?

于是运营的价值继续放大,让用户在你app里体验更好的服务和产品价值,让产品赞美用户的选择吧。

产品有四种:小而美、大而美、小而丑,大而丑。

小而美的很少,大而美的也很少。

微信属于大而美的产品,按照价值观,我认为张小龙先生会帮助那些小而美的产品。

小而美的产品,注定投入更多精力在服务和体验上,而不是拉用户上。

所以微信的应用号不但值得期待,而且显然不会让PM进退两难。

相反,它应该是让PM们更聚焦做链接器的下游。

分工和市场化是经济社会进步的动力,也是互联网的动力。

有用户和流量的更聚焦分流和导流,做服务的也应该回到做用户价值和服务这件“本来应该做的事”上。

附三节课微信ID:sanjieke

投稿邮箱: xiaoling@sanjieke.com

微信应用号 App Link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