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创始人:我到中国是来探险的
杨博丞 杨博丞

Uber创始人:我到中国是来探险的

Uber创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做主旨发言。

i黑马讯(杨博丞) 1月15日,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Uber创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做主旨发言,他谈及自己是如何从一名极客变身企业家,并就uber未来在中国的发展和整个交通行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谈及Uber当初来中国发展的意义,Travis Kalanick认为自己是来探险的。“我们知道中国有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很多外国公司没在中国的因特网蓝图之中。而Uber在来中国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也许我的确是疯了。不过我认为,这种探险能够启发我、吸引我到中国来尝试为中国的城市和人民服务。”

以下为Uber创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的演讲:

今天我要讲的话题是从程序员,或者说从极客到创业家的旅程。或者说,这是一个成为企业家、创业家的用户手册。

首先我要向大家证明,我本来就是极客。我学会编程的时候非常年轻,才11岁(六年级)。那时我特别喜欢数学。我的爸爸也是工程师,所以他很早就教我学数学,还让我参加了奥数。青年的时候我在“科学如何做”项目中搞了变电器,把交流电变成直流电。那时所有的小孩都觉得我很奇怪,有一些大孩子还会欺负你,但这些对于极客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体验。

当然,在我成为创业家之前,我仍然是极客,我写的最后一段程序是一个双层的神经网络清单。

我再说说从极客走到创业家之间的路程是什么样的。首先你得发现一个有缺陷的、损坏的东西。创立Uber之前,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曾在巴黎因为下雪打不到车。我的搭档说,我真想在手机上点一个键就叫来一辆车。后来我们说,为什么不把这个东西做出来呢?于是我们就走上了创立Uber的旅程。

那么为什么我当时打不到车?这个系统的问题在哪?

以纽约为例,虽然今天的纽约和60年前已经不一样了,但和60年一样的是,纽约在今天仍然只有13250辆出租车。现在一个出租车牌照的价格甚至超过了一百万美元,为什么会这么贵呢?因为它是限量的、稀少的,拥有纽约出租车司机牌照的人会向政府呼吁,不要再多发牌照。

但出租车的数量缺口仍然很大,所以如果一个司机想自己开车拿不到执照怎么办呢?他只能去出租车公司获得许可,只有这样做才能开启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职业生涯。

司机每天要花150美元才能租到一辆出租车,这一年相当于花40000美金来租车。一辆出租车要两个司机,那就可以挣到8万美金。但街上的出租车应当是劳斯莱斯才值得8万美元的价格,可它不是劳斯莱斯。

另外,因为车是限量的,所以车也不能很好地服务于城市、服务于人民,因为出租车数量太少。另外因为出租车数量有限,所以很多人打不到车。这就是我们想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

但是很多人都想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太容易了,大家都想解决了,这个问题就不值钱了。下一步是你面临的问题有多难,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创业家,是不是因为问题很难而变得很有好奇心、很激动呢?这是纽约市对于叫车需求的地图,你打开APP点一个键就可以叫到车。但是我们要提前预计这个需求出现在哪里,不管你在哪里,只需要点一个键就会有5分钟把车开到这里。

我们从地球上看见需求热点在哪里,会知道车在那里。一旦车进入热点的话,就会被吸走。我们把这张图给司机看,司机就知道热点在哪里,应该去哪里,供应就会跑去需求,司机就跑去车少的地方。这张热点地图是一个起点,司机就会去需求多的地方。

当极客变身企业家,要具有分析性和创意性

谷歌、特斯拉、苹果和其他汽车制造商都试图进入无人车的领域,这意味着十年之后发生什么呢?车没有司机了。对于Uber来说,我们希望拥抱技术,而不是抵制技术,我们希望拥抱未来,而不是去阻挠。所以首先要开始建立一些难的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对难的定义是有好奇心,是喜欢它的。

车上路之后会对道路旁边的景物建立3D地图,但是车也必须知道怎么样行驶、导航才行。对于创业家来说,有人会说有些问题非常困难。但是一个极客要成为企业家的话,必须要有分析性,而且还有创意性。成为数学极客还不够,还要有新、有创意、有热忱,只有这样才能把人苛求进步的一面和人解决问题的分析层面结合在一起。很多人会说到左脑和右脑,比如左脑是解决数学问题的地方,而右脑是发挥新想法、创意的地方。

全世界第一台电脑是在19世纪被设计出来的,这是一个分析性很强的机器,但是最终计算机可以算出任何你想让让计算机算出来的东西。这台机器是电脑的原始机,是分析机,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会觉得它什么都不是。人从极客变成创业家的话,就必须要让机器变成一个特别的东西。爱因斯坦说创意是一个智慧在玩耍,所以分析性和创意性两者要有交际,我们知道创意是什么。

某些想法会让我们走到全新的境界,这就是创意。当你把创意和分析进行交际的时候,你就会创造出某些通用的东西,它对人来说是可以创造进步的一些新的东西。像我们每年夏天都会搞活动,叫做Uber冰激凌,这就是分析性和创意的交际。我们的确可以通过一个按钮叫来一辆车,但是如果是通过一个按钮叫来一辆买冰激凌的卡车呢?这个创意性是不是很强?有人可能想念冰激凌车,但是如果按一个键来一个冰激凌车的话,你就会觉得回到了童年时光。Uber在一天内就卖出了超过千万个冰激凌,这其中的分析性就体现在任何有Uber APP的人,5分钟就可以叫到一辆冰激凌车,实现这个创意的过程其实非常复杂。

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叫做选择现实,而不是选择感知。极客们喜欢数学,极客喜欢做分析性的东西,但是我们要知道现实和感知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很多人以为传统的智慧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这个大家的想法可能都一样。但是创业家的想法不一样,创业家经常看到人们想法和真实之间的区别,中间的鸿沟越大,创新者越会有玩耍的空间,做事情的空间。但是现实和感知其实很难区分,我们不太清楚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感知。有的时候这两个东西是一个概念,但是创业家会找到两者的差异并在这之中玩耍。

爱因斯坦说过,跟着人群走的人,只会走到人群走到之处,而独立行走的人才有可能找到别人没有去过的地方。

想要从极客转变为创业家,就只会在很多蓝球中间成为唯一的黄球,因为你总是要迎难而上,相信别人不相信的东西,而且你要能够忍受压力。大家都认为做事情要按照约定俗成的做法去做,而你想要用另一种方法,你要坚持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向。当然如果你是正确的话,那结果很棒,因为你可以改变世界。但是有的时候感知不是现实,如果你搞错了的话就完蛋了。

当人们觉得风险很多,而你知道风险不多的时候,这个时候创新者就可以去创新了,他们可以创造出人们认为不可能的东西。但有的时候,风险的确很高,感知和现实是一回事,你去那儿走钢丝跨越尼加拉瓜瀑布的确是有风险的时候,这个感知就是现实。企业家就必须要很好地减缓风险,必须成为某一个方面的专家,只有这样创业家才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有魔力更能吸引人

下一步,要想成为创业家,就必须会创造魔力。创造魔力的第一步就是要首先知道什么是魔力,在Uber,我们把魔力分解成四个重要环节:

第一个环节是你有没有把时间归还于人们。

第二个环节是你有没有把平静感带给人们。

第三个环节是你有没有把喜悦感带给人们。

第四个环节是你有没有给他们更多钱。

如果同时四步都做到的话,你就找到魔力了,你创造的东西就是真正具有魔力的,真正能够转化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东西。

为了创造魔力,我们必须能够看到未来,乔布斯在2006年递交iPhone专利申请。虽然之后我们手上都有了iPhone,但是他在2006年所设计的iPhone和十年后的iPhone几乎差不多,你要能够看到未来才能创造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你看现在的机器和原来的机器差不多。Airbnb也是一样,你可以去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不用住宾馆。你可以通过网上找到你要去住的房间,这是一个有魔力的体验。

魔力是有吸引力的,人们会身不由己地靠近它,它有美丽,在魅力之下有看不见的东西,当你身在魔力的时候,就知道身在魔力之中了。

销售和讲故事是另一种魔力创造方式。你可能会有很多想法,但是你不去努力把自己的愿景变成现实的话,那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一定要学会销售自己的想法。极客有的时候看到销售员就会说“滚开,我不想跟你打交道”。但你要知道销售员是把事情变成现实的必要一环,你要把东西带到市场必须要有销售员。你不需要成为很假的销售员,但是要知道销售是很重要的一环。而且要去搞活动、讲故事,讲故事是很重要的一环。你要成为销售员,要去启发人们。

Uber的确就是按一个键就来一个车,但是改变了人们在城市中通行的方式,而且改变了城市本身。一定要成为讲故事的人,一定要去拥抱销售的精神,要把你的故事讲出去,不然别人不知道你的故事是什么。如果别人不知道的话,你的愿景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

下一步是寻求探险,伟大的创业家永远会寻求探险,永远会去找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知道中国有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很多外国公司没在中国的因特网蓝图之中。而Uber在来中国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也许我的确是疯了。不过我认为,这种探险能够启发我、吸引我到中国来尝试为中国的城市和人民服务。是什么让我这么有信心呢?

在过去十年里,我在北京发现这里的创业家和创新都在不断升高,虽然硅谷一直都很高,但北京正在迎头赶上。我相信在未来五年,在北京会有更多的创新、创造、创业家在中国、在北京出现,这个数量会超过硅谷。当超越发生的时候,这就意味着在中国的公司都会变成全球化企业。

最终,他们也会对外国的创业家来到中国敞开开放的精神,当然我们要做到最好,才能在中国和最好的人一起竞争。我们看到中国的企业在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中国的企业家和美国的企业家都会花时间交流。

最后是冠军思维,你要有冠军的想法。很多时候你想到冠军的时候,都会想象出篮球运动员扣篮的模样。但我们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来思考冠军的,首先要享受你的旅程,不管你最后是要去哪儿。而在篮球场、足球场上,你要全身心地投入,把每一分的力气都投入进去。

被打败要立刻清醒

当然你被打败的时候,你要立刻站起来。如果你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到比赛之中的时候,在出现逆境的时候你能够重新站起来,你就不可能失败的。这是我们Uber的想法,这是我们觉得冠军的思维之所在。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来中国了?我们在中国的确不是处在上风的地位,但我们认为你在逆境中也能站出来创造杰出的东西。虽然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们仍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

我们的使命是让交通像自来水一样在任何地方服务于任何人一样可靠,我们坚信这个想法。支撑我从极客成为创业家的也就是这个使命,我们希望让未来的城市成为我们使命的一部分,我们也认为让路上的车更少可以减少交通量、堵塞量、污染。在Uber拼车的时候,开门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人,就不需要两辆车带两个人去一个地方,而只需要一辆车,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交通堵塞非常漂亮地解决了。我自己还没有见过交通量稀少的北京,我自己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们在全世界看到很多事情,会想怎么样把他变得更好呢?当每一辆车可以服务于30个人,而不是需要30个人坐30辆车的时候就创造了就业。我们去每个城市和市长沟通的时候,我们都会告诉未来几年要创造两万、三万,甚至五万份工作。

而且我们也改变了司机的生活,原来他们是几班倒,现在他们只需要按一个键就可以开始工作,再按一个键就可以停止工作。这是具有革命性的,不仅是乘客可以用一个按钮来叫车,这种服务经济也服务于供应方。

在Uber我从极客转化成为了一个创业家,这就是我的工作。我们很在短的一段时间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我也非常感谢大家给我今天的时间。

Uber Travis Kalanick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