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科技王峰:社群思维能“拯救”中国游戏主机产业
杨博丞 杨博丞

斧子科技王峰:社群思维能“拯救”中国游戏主机产业

王峰认为今后的游戏机要用社群化思维打造,要有游戏主机外的社群化思想,以此巩固玩家和用户的关系。

i黑马讯(杨博丞)1月15日消息,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斧子科技CEO&蓝港互动集团董事长王峰做主旨发言,他谈及在游戏世界中到底该如何玩,他认为今后的游戏机要用社群化思维打造,要有游戏主机外的社群化思想,以此巩固玩家和用户的关系。

以下为斧子科技CEO&蓝港互动集团董事长王峰的演讲:

进来时候看到门口有四个字是“有趣有胆”,我说这不就是说我么。因为我们要做这件事情,一听起来很多人都觉得“哇,这怎么干啊?”

游戏该怎么玩?在过去十几年时间里,谈到玩游戏,几乎人人都参与。有玩得好的,有能够在网络游戏里卖装备发财赚钱的,做商人就可以。有的能够在竞技游戏上玩得特别好,做竞技游戏的达人,甚至拿到世界冠军,然后成为电竞的牛主播,现在也能赚很多钱。还怎么玩?

为什么是主机游戏?

我们不谈这个问题,我们只谈设备,我发现三个类型的设备在过去20年时间里被我们熟知,有的已经淡忘。我们看屏幕里,第一个是文本输入,文本输入其实是过去在PC里我们体会到,早期PC更多像办公设备,自从有了多媒体,再加上互联网,pc变成玩的东西。PC的键盘+鼠标还不够好。还有一个模式是手机,最近有人说你做什么?我说做主机游戏。手机拿来秀可以,但是在玩的时候还不够味儿。最够味儿的是什么?手柄是我们熟悉了20年的游戏主机。它的体验是什么?感受到游戏操控的乐趣,最终的乐趣是操控带来互动的感受。

所以回过头来看,最好玩的依然是手柄模式的游戏,也就是所谓的主机。这不由让我想到另外一个非常热的产业——电影,今年互联网的人开始做电影,游戏的人也拍电影。电影为什么热起来?第一,好莱坞大片,国产片的崛起,整个市场起来以后加上院线的体验升级,所以我们发现电视台这么火了以后,小时候我们在家里买来的电视机,都在看电视,有人说没人看电影了,各种游戏、电影都在电视机里,但发现今天的电影更火,为什么?它体验不一样,所以我认为每个体验都有它极致的一面,这是我谈的第一点。

过去10年游戏变成了什么?我们用两张图,一张是火焰,一张是冰,对应美国和中国。中国由于早期对这个产业的担心所给出了禁售令,导致过去10年美国市场到了什么长度?就是XBOX跟Google一样,在家庭美国年轻人的理解Google是搜索,XBOX就是游戏机,变成游戏机实质的代名词。而我们呢?大致统计中国有500万玩家在早期的水货市场活下来了,大部分中国老百姓从小霸王之后就不知道了。

所以我觉得禁售的后果导致美国市场和中国市场冰火两重天,那边已经非常大,大到什么程度?后面有个简单的数据,我们算算市场潜力有多大,其实对比两个国家就知道了,中国人比美国多不少,互联网已经明显成为世界第一大的用户市场,包括每个商业模式都有品类,成为世界第一。美国有多少用户?1.55亿的游戏主机的用户,而且主机用户覆盖PC用户,覆盖手游用户。美国最大的公司是做主机的,早期动视暴雪是巨头,它在今年又做了糖果排名第一的产品。今天手游、端游都被主机游戏公司收购,为什么?大。5年前一款主机游戏有1.5亿电视游戏玩家在两大平台上。

再回过头来看我们,除了刚才我讲的数据以外,还有一个问题是35岁的玩家对游戏的理解、怀念都跑到另外一种情感上了,没有太多数据。美国玩家的平均年龄35岁。我调查过中国的,我们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游戏工委每年有报告,中国游戏玩家主要年龄在16-24岁之间,过去10年里面年年如此,这么一算这些玩家都跑到95后了,在座好多人不是这个年龄段。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年轻人在游戏里越来越多,因为断代以后使这个产业出现空档,中国百分之六七十玩家平均年龄小于24岁,但是潜力很大。

我本人在禁售令解除以后动了心思,就是我们能不能设计中国人自己的一款真正的游戏主机。我前年去拜访美国一家游戏引擎,同飞机是今天的张小飞(音译),我把蓝港上完市之后,斧子科技几个创始人有硬件、有主机游戏,还有些媒体和系统软件出来的。张小飞见到我时候正在华为做游戏主机,我说你跟我干,他说咱们能成吗?我说咱们总得有点梦想,万一成了呢。

我们从前年开始张罗,去年开始投入里面,这一轮投入了600万美金。够吗?不够。微软在过去的10年里为了把XBOX做起来花了10亿美元,所以这个事才刚刚开始。各位如果有做投资的,可以关心要下我们,看什么时候再放钱进来。

家庭互联网崛起,电视游戏机的机会

我们想做一台什么样的游戏主机呢?把我大体的蓝图跟在座分享一下。就是我们看到家庭互联网的崛起,不仅仅是我刚才谈到的美国和中国巨大的市场空隙,我们要填这个市场空隙,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已经起来了,互联网正在改变家庭的应用。比如今天一系列的互联网品,包括小米、乐视、腾讯、华为等都在做一系列的智能TV和机顶盒,机顶盒可不可以游戏?机顶盒的价钱、机顶盒的配置去玩大片游戏非常难。专业游戏机是追着PC的步伐走的,而今天所谓的芯片GPU覆盖到低端的盒子上面远远达不到高性能游戏,也就是说它不是好莱坞大片,可能是低端的电视剧或者网剧。国内在家庭互联网娱乐里还需要专业的电视游戏主机,目前全球市场格局里只有两个产品保持很高的份额,就是XBOX的以及PS4,任天堂最近几年不好,但是我认为有机会回来。

在此之前有人说他做了游戏主机,我一看,这是伪的,因为用了非常低的配置,把在安卓上的手游同步到一个完全基于生态里面的安卓系统上,然后在TV上把它出来。这不是我们看到的真正游戏主机的产品,游戏主机的产品是我们看到的目前3A大作。手游和平板游戏发布到电视上就说是电视游戏,其实不是的,它有很多问题。手游为了追求效率,为了追求显示,为了追求对占用资源的节省,做了大量的优化,所以配置时间等更多迎合低端机的配置,主动放低自己对品质的要求,来覆盖足够大的市场,但电视游戏不一样。

中国市场依然需要专业的电视游戏机,哪里是突破口?有人说“王峰,你为什么能成?你靠硬件成?还是靠用户规模成?还是靠内容成?”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决心在做的时候发现很多机会点:第一,硬件本身的迭代有存在的机会,因为过去几年里面我们发现老一代全球专业主机是七八年更新一代,手机和PC的迭代速度你们知道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回过头来看XBOX上一代,包括XBOX360到XBOX1中间走过来同得时间很长,PS4应该有七八年时间,中国硬件适配到互联网上还有很大的迭代硬件的空间。第二,内容本身,中国没有哪家公司在引进全球的大片、中国没有哪家公司在引进全球的作品,这跟电影行业一样,我们的使命是引进这些产品。机制上有几点,第一,鼓励社交,第二,更敏捷的更新,第三,个性化推荐,第四,运营方面应该更大胆免费化、互联网化运营。从这个角度来看,产品设计机制上有些模式可以突破,在游戏主机里解决内容、人海关系之间一个很好的融合。

我刚才报告里提到说PC发展很快,可是游戏主机发展很慢,我用了词叫“后摩尔定律时代”,今天应该有机会像早期的芯片、PC一样能够快速增长,能够快速发布新一代,只要向下兼容。我们发现老的主机不向下兼容,为什么这么干?为了多卖点机器。可是我认为长期来看应该是堆积用户的过程,所以我们提的观点是:游戏主机可能迎来后摩尔定律时代。

社群化、生态化、内容化

用社群化思维打造游戏主机,就是我认为要有游戏主机外的社群化思想,来巩固玩家和用户的关系。所以投影上不只有主机硬件、主机上面跑的OS,下面有哪几点连接?第一,云,第二,Web,web上可以提供大量资讯,做成垂直社区,再有,游戏产品本身天然有竞技,有也现在衍生出来的直播,我认为未来游戏内容里面的竞技化,以及内容所产生的网络效应用直播来覆盖将有更大的机会。

后面一点是生态化,我们所讲的生态化更多是产品从哪里来,我认为接下来这个市场的变化在于游戏已经免费了,在光照、纹理等各种表现已经非常好了,虚幻4已经把价钱放低了,所以今天个人开发者、独立开发者会源源不断崛起,我认为这些开发者在接下来5年里不满足只做手游,何况手游现在日子不好过了。所以未来电视游戏主机会有足够的独立游戏开发商会进来,会参与到这个生态的过程当中,对我们来讲可以培育他们。我尝试在去年开始陆续的投资了一些在国内想做主机游戏的团队,我发现这些团队都很有理想,而且做得产品Bigger很高,但是早期没有支持它们。

跟大家最后报告一点,就是无论怎么做,最终来讲还是靠内容。我用个非常短的视频结束我今天给大家的报告,是我们目前已经对外的内容。我做了个小的短片,算是给大家一个介绍。在这之前还想告诉大家,其实这个事情做得很难,为什么我答应了张鹏过来讲一讲?这有多难?操作系统要重新优化于基于电视主机的操作系统,我们的游戏基于安卓,很多人说安卓必死,因为安卓都是手游。我们现在干的事情是拿安卓底层封装一套自己的系统,这套系统对这个产业链来讲是半开放、半封闭的状态。安卓太开放了。另外一个市场是苹果,苹果开放不开放?苹果的apple store是开放的,但是苹果对产业没有开放。所以我们拿安卓的底层做一个类似于苹果一样的封闭系统的,但是对开发者和用户开放的这么一个封闭式开放。然后拿什么样的内容?拿XBOX和PS4的内容放到这个平台里,所以我们拿安卓的基础系统搭了一个往苹果上走的生态体系,同时内容引进索尼等到我们自己的产品里。

王峰 斧子科技 蓝港互动 游戏主机 社群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