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会让人们变宅,还是去拥抱世界?
杨博丞 杨博丞

VR会让人们变宅,还是去拥抱世界?

戴若犁认为,人机交互方式已发生彻底变化,在5-10年之后VR一定会超越客厅主机。

i黑马讯(杨博丞)1月15日消息,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诺亦腾联合创始人& CTO戴若犁做主旨发言,他谈及虚拟技术究竟让我们更宅还是让我们更拥抱世界时,戴若犁认为,人机交互方式已发生彻底变化,在5-10年之后VR一定会超越客厅主机。

以下为诺亦腾联合创始人& CTO戴若犁的演讲:

VR元年将过,商用即将到来

虚拟现实之所以给我们时候带来这么大冲击,或者在过去一年、两年、三年里,大家说是“元年”,三年过去了,很多人认识到了虚拟现实,很多人看到了虚拟现实,知道或者认同它给我们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件事情我把它简单总结了一下,是因为它改变了我们的观看世界、影响世界以及和世界沟通的方式,它给了我们多一个纬度,可以让我们用360度全视角的方式去观察,可以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身体去交互。

人机交互的方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当人机交互方式发生彻底变化时候发现一些行业赚钱的手段、运营的方式都有可能方式巨大的变化,比如现在虚拟现实行业中有很多人在做不同的事情,我们稍微粗暴点把它分成三大类:有一些或者非常多的人,包括行业的领头羊几乎无一例外在做客厅尺度游戏。在过去的10到20年当中这个市场一直存在。在端游市场,在主机游戏市场中有一批玩家,在虚拟现实当中会成为第一批接触这个行业的人,也是第一批用户,甚至是第一批从业者。

还有一些看得更远,他们在做也是虚拟现实,几乎得到所有研究机构、所有从业者、所有玩家的认可,在五年十年之后一定会超过主机或者客厅的虚拟现实世界。举个例子,手机在过去10年当中逐渐蚕食像PC,所以在虚拟现实当中这个事情很有可能。在5-10年期移动的虚拟现实会是非常大的市场,但是移动的虚拟现实目前存在非常多的瓶颈,这些瓶颈几乎都是来自于技术方面,在移动平台下面有很多事情要突破,在5-10年当中我们突破了这些瓶颈之后才能迎来一个商业上的。

我今天所讲的重点是B2B商业虚拟现实,我们凭逻辑和思考在做所有的决策。首先想的一件事情是它到底合不合理,为什么商用的虚拟现实现在是值得做、应该做的事情?

第一,我们需要好的虚拟现实体验,虚拟现实体验不应该让人觉得眩晕,虚拟现实的体验不应该让人觉得满脸是汗、内容不好。虚拟现实不应该是挥舞手却摸不到东西,虚拟现实应该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体验非常重要,如果在推广的前3年、前5年没有给第一批用户足够好的体验的话,很有可能这个行业就不会存在了。商用虚拟现实因为对各种应用场景的容忍程度非常高。消费级别虚拟现实目前大概价格在几百美金,这个数字对于硬核玩家能够承受。但由于它有这样的成本现实,它的体验被限制在了这个价格体系下最好的状态,但是商用场景会给我们非常好的上限,上限高很多。这是我们需要好的虚拟现实体验,确定我们B2B虚拟现实是合理的,特别在早期非常合理。

第二,目前我们面临巨大的问题,头戴式显示器它的市场存量是不足的,2016年领头的3家企业会销售家用虚拟现实的HMD,包括PSVR、Oculus、HTCVIVE,它们今年有多少销量?我个人判断3家加在一起不会超过500万,这是让行业和市场非常失望的事情。

VR现在还是蓝海

假设手机市场存量只有200万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赚到钱,所以目前HMD市场存量不足反过来对于商用虚拟现实是好事情,导致大家对于一个好的虚拟现实的体验有极为迫切的需求,反而可以拉开档次。但销量不足不代表悲观,我认为2017年、2018年虚拟现实存量一定突破2000万,短期内商用有非常大的机会。再者,客厅游戏相对市场容量不足,但是领头的都在往里扎,如果我们去做商用的领域,就会看到这是相对蓝海。

再来看一看为什么做商用虚拟现实系统解决方案提供给市场,因为商用的虚拟现实非常难做,我们的需求非常高,所以导致它非常难实现。分成这样几点:

第一点、算法实现。我们如果要实现一个非常好的虚拟现实体验,有大量的模式识别、追踪、计算等工作需要做,这么多工作到了底层之后,除了传感器科学、硬件支撑之外就是算法,算法是非常硬的而且工程量非常高的瓶颈、门槛,这件事情我们把它解决掉,让大家在上面做内容。

第二点、可靠性。一个产品能够写PPT是第一步,能够做演示是第二步,通常如果做到演示是比较容易的,可以秀给大家看,但是从演示到真正有人用,其实中间隔着非常大的,有可能隔着一个以年计、以千万计的投入,而从可用到好用,能够稳定可靠的进行商业运营又是非常大的距离。所以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做到可演示,做到可用,再把它做到可靠、可稳定、可运营。

第三点、大空间的精确定位和追踪。我们要有一个好的虚拟现实的商业体验,必须达到毫米级别的位置追踪精度,20毫秒以内的多人的显示延迟,20毫秒以内是非常难做到的事情。

第四点,硬件成本。商业应用一定需要算账,如果无法摊销这个事情就不成立,我们有很多客户要做示范性项目,我们劝它们想清楚,我们不认为示范性项目可以做,我们做个天花乱坠的项目在这摆着并不代表这个商业模式可以下去,所以硬件成本、运营成本是要非常关注的事情。

讲讲为什么可以把这个事情做出来给大家用,为什么我们可以把硬件、算法解决掉。我们是做追踪的,简单的说,我们的工作是去把人的动作数字化,然后再把数字化的动作用在不同的行业里面,比如像动漫制作、游戏制作,比如像人机交互的实验,比如像体育运动的分析。

戴若犁 诺亦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