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演员”老罗开封之讲:我要让这个行业从无趣变得有趣
杨博丞 杨博丞

相声“演员”老罗开封之讲:我要让这个行业从无趣变得有趣

“你要耐得住寂寞,更要扛得住喧嚣,只要活下来,终归是会被市场认可的。”

i黑马(杨博丞)1月16日消息,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著名相声演员”、锤子科技创始人&CEO罗永浩开讲新年后的第一场相声。

老罗说,他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去年发布了 Smartisan T2之后,便有人在朋友圈说:“老罗,我去年用锤子 T1 被同事说成是傻B,今年用锤子T2 被他们说成是装B,我觉得你们快成了。” 老罗很自信的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随后调侃到,08年时买走私需要破解的第一代iPhone时,身边很多人说“你为什么要用iPhone?是装B才用iPhone。”没想到短短几年我们也享受这样的容光,就是用T2是装B的行为。希望未来它让更多人装好B、装上B。

最后时老罗说,在创业阶段“你要耐得住寂寞,更要扛得住喧嚣,只要活下来,终归是会被市场认可的。”

以下为锤子科技创始人& CEO罗永浩的演讲: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不再做演讲,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单说这一生,如果不用再做演讲,我愿意少活5年。但是之前媒体所传的“(公司)不让我再做演讲,我愿意让出一半股份”这个话是我没有说过的。

“国人为何爱讲性价比?”

“为什么要在性价比铺天盖地的时代打造一个精品手机品牌?”这是我经常被投资人问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做法,但是我自己不这样理解。

“为什么中国人如此在意性价比?”跟日本、美国运营商沟通的时候他们经常说中国人如此的在意性价比。我听了挺生气的,心想:你们这些富六代、富七代没有穷过。如果穷过,(在意性价比)是可以理解的。

我是1972年出生,小时候没赶上饿肚子,但是赶上多年的营养不良。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太像,但我其实有非常深的感受。

903dc7ae6042a6c61ddb43b3d8285cc3

我年轻的时候,中国的京酱肉丝通常料很足还很便宜(左图),这些年我们看到京酱肉丝精致了很多、味道好了很多、摆盘也讲究了很多,看得出是用心做的(右图)。价格有什么变化?左边一大盘差不多有一斤肉,价格在8块钱左右。现在呢?36块钱。所以,我想拿这个说明一下消费观念的变化跟发展水平息息相关。

74e67e71a533898eace4568f2f3cc72f

再看下一个例子,我年轻时候如果去海滩,妇女们穿得泳装整个包住臀部(左图);但这些年我们去海滩看到的泳装基本跟“没用布料”一样(右图)。价格发生了什么变化?原来那么多布料用了20块钱,而现在的基本没用布料,它还要199块钱。

所以,很多时候就是这样非常简单的道理,外国人不知道,因为那些发达国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代,但是我们很清楚。同样,我们作为国产厂商,虽然每天听到“超级性价比”这样的话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我们毕竟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非常理解。

“我也曾有过不健康的世界观”

我们年轻时候甚至比今天消费者的世界观还不健康。锤子T1发布时候定了3000块钱的价格,很多人破口大骂说凭什么那么贵,说我们是奸商。我们年轻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想法,觉得所有的中高端餐厅老板开的都是黑店。直到今天,很多经济欠发达地区甚至北京、上海的一些地方的人依然存在这样的观念。是否具有这样的观念跟收入水平大致相关,特别是当你有同样经历的时候,这些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年轻时候的想法是,所有的品牌服装都是黑社会做的,所有的软卧或头等舱都是坏蛋经营的,甚至我们认为坐软卧和头等舱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年轻时候和很多朋友一样或多或少有过这种不健康的思想。所以我们今天卖手机,想做精品,卖一个中高端,以至于很多人有这样的指责,这是可以理解的。

幸好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富裕了,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我们看到了一些变化,比如说几年前很多公司或者绝大多数公司除了外企根本没有用正版软件的,全是盗版。但是这些年陆续看到很多中小企业开始使用正版软件了,这是时代的进步、观念的进步,它跟信息发展商品息息相关。整体看,00后道德水准高于90后,90后高于80后,80后高于70后。所以你的观念、思想和世界观,是跟你的收入水平息息相关的。

作为软件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我们很高兴看到很多企业甚至中小企业也开始用正版了。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是,去年我们公司一个工程师同事,他过日子很粗糙,打扮得跟我一样邋遢,吃得随便,生活并不讲究,但后来有一天我发现他在注册正版的毛片网站,我非常感动,因为这对我个人来讲是人生道路上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如果中国的年轻人都发展到有一天哪怕是看成人电影也看正版,那我觉得这个国家已经走入正轨了。

虽然由于贫穷落后的记忆,很多人对一个精心打造的产品和一个与之匹配的价格仍然有不健康的想法和议论,甚至对我们毫无理由、毫无逻辑的指责和批评,但是我个人从内心深处越来越能够理解这个事情,很多时候的不理解是因为忘记自己年轻时候是什么德行。

GIF0116__.jpg!heading

罗永浩

互联网手机终归是一场泡沫

说到手机,一个好消息是中国的智能机市场基本不增长了。这对靠廉价产品走量的厂商来说是个恶梦,但对我们打造精品、有追求的厂商来讲是个非常好的消息,终于不增长了!“终于不增长”意味着你再做一些便宜的、廉价的、粗糙的东西的市场空间进一步缩小了,而追求品质、追求差异化的厂商日子会好过。

例如,前一台所用手机价格在1000块钱的用户,之后购买1000-2000块钱手机的占比大概是26%,基本上你不用去教育市场,多数情况下换手机的这些人会选择更好的东西。

所谓的互联网手机终归是一场泡沫。因为一两千块钱的东西在完全没有利润之后,终归行不通。

我们感到一些痛苦:国内的厂商基本都是很便宜的价格,我们处在中间有人骂,而进口厂商价格高却通常没有人骂。所以我们会去想,是不是中国的消费者盲目从洋的消费?是不是这样?不一定。

最近我们讨论了一件事,一家日本和一家韩国的元器件供应商因为生产跟我们所需的时间点不搭,于是有同事说:“我们能不能用国产厂商的?”我当时的嘴脸就是这个样子:

a6b3b5ca8ac647593df55e41e17bbab5

大家想一下我为什么要这样,当我得知日本和韩国供应商都掉链子,同事问能不能用国产元器件顶上的时候,我为什么是这样的嘴脸?消费者愿意为进口品牌多掏一些钱的行为是不是盲目?

整体是理性的,因为事关概率,事关时间。比如中国制造业虽然这些年发展得很凶猛,但是整体上还是跟西方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去调研、去测试,所以笼统的倾向认为进口的品牌质量好一些,因此消费者认为多花一点钱买单是合理的。国产厂商基于过去的经验被认为活差一些,所以消费者认为应该少交点钱。消费者不可能买东西都靠横向的评测,所以这整体上是理性的消费。

对应到我们的元器件采购,也是类似的道理。如果我们知道某些知名的日本、韩国企业提供的芯片非常靠谱,那么我们只要成本上负担得起,就轻易不愿意去用国产厂商提供的元器件。

日本和韩国厂商刚提出发展制造业的时候,也被认为远远落后于欧美厂商,包括当年索尼在日本推精密电器,被日本人骂得狗血淋头,说他太黑了。因为那个时候“廉价制造”是代名词,一代代企业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我们今天能够心平气和面临国产厂商在这个时代的痛苦和使命,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很幸运,我们赶上了伟大的变革时代,等有一天中国制造能够让全世界都认为是好东西的时候,而如果你刚好身逢其时参加了这场变革,对企业家来讲是可遇不可求的时代机遇。我们愿意扛着这种痛苦,直到走出个骄傲的未来。

“我们是变态的企业,吸引变态的人进来”

话说回来,如何在一个超高性价比铺天盖地的时代打造一个被认可的精品品牌?我们的想法是设计的差异化、体验差异化和品牌差异化。

先说设计的差异化。比如手机听筒,世界一线大厂的设计基本相同,所以我们在这个细节花了很多心血,如果没有弄错、没有违反广告法的话,是全球第一个把P3做到听筒槽里,而且看起来优美整洁的手机。

783b91fd152bea0ab886831db9024cf2

全世界为了天线问题切断金属边框换成塑料的时候,我们用588天时间攻克工程上的难题,使得金属框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是百分之百的金属,没有掺杂任何塑料在里面。

有一次,一个数码门户网站采访我,说起T1的时候问:“怎么这么贵?你怎么想的?一个国产厂商怎么能卖3000块钱?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后来说:“还有4000、5000、6000块的,我们有什么错?不要再问我这个话题了”。TA又问了我两句,我有点烦,就说“就这样吧”。但仔细一看,这位年轻的记者脸色有点不好,我就觉得坏了。

后来TA发的新闻是“罗永浩说:穷屌丝走开,我们是为精英阶层服务的”。这个是为我们拉仇恨的报道,后面有一万多个回帖全是诅咒我的。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面对和讨论这个话题,但是要非常慎重。

最后,品牌上的差异化。这个我们差不多讲了三年了,基本上品牌关键词跟多数国产厂商的差异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法不一样。比如经常看到的一般关键词“超高性价比”、“顶配”、“领袖人生”、“性能怪兽”、“机霸”等等,而我们用的是“天生骄傲”、“偏执”、 “漂亮得不像实力派”、 “情怀”、 “设计驱动型”、“工匠精神”等等。

回到刚才的问题,“为什么要在铺天盖地时代打造一个精品的手机品牌?”体面的说法是“用户对更好的品质和更好体验的需求,用户对差异化的心理需求,用户对品牌理念产生认同和共鸣的情感需求”,这貌似是我们为什么在铺天盖地性价比喧嚣时代要打造精品手机品牌理念,但实际上这三个理由都是不对的。

真正的是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生活态度,这是我们讲的,所谓企业创始团队基因的东西,你到底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你对工作和生活是什么态度,你这个企业要做的是什么东西,而不是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从这个意义上很多东西你是绕不开的,我们很幸运的是因为我们的一些名声在外,以至于我们经常招进来一些年轻实习生和刚毕业的孩子也能给我们带来同样的感受。这是我们发布会时候来了一个年轻的新设计师,我让他做了区区十几页的PPT,但是他在那做了好几天,他做的东西虽然我们最终没有用,但是他有这样的精神头去抠三天。所以即使我们招到的年轻孩子,进来也都是很变态的。为什么我们招到这样的变态?因为我们创始团队是变态,所以能吸引到这样的孩子加盟,并不是我们有什么本事招他进来,是你名声在外自然能够吸引跟你同类的人进来。

723f723698d5b415e10b4c05cf39d5b6

公司里大家都问“老罗,你从哪找来这样一个疯孩子”,其实不是找来的,是自己撞上来的。

只要活下来,终归会被认可

最后我想说的是,一些企业在初创时期挑战困难的工艺或者完成困难的细节设计的时候,通常内部会有这样的讨论说:等我们有钱了,也会试一些差异化的东西。这样的企业即便发了财了,也没有去做任何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我们在世界上经常看到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那样的人。而我们的团队本来就是这样,这也许没有对错、没有好坏,但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这个世界绝大多数行业都是一群一模一样的人,不管做得好还是坏都是一群一模一样的人在做差不多的东西。而那些嘴上挂着差异化而从来没有做过差异化的企业,不要指望它赚了钱就吸引人才和招来人才做差异化。差异化很多时候是创始团队与生俱来的东西。

同时,欢迎患有不可救药的工匠情结的创业者们。在浮躁思潮的时代如何取舍和自处?有一些团队胆子很大、很激进,想了一些理论上可行性的东西之后,但制造企业里面过分强调超高性能、超高性价比,强调赔钱、强调不赚钱。我们处在这样的时代,所以有工匠情结希望打造精品的创业者们有时候非常困惑。对于这种时代的声音,我们的态度是听取和重视,假装听取和重视这些噪音,并保持本色。这是我对跟我们有一样的工匠情结的年轻创业者们的忠告,你要耐得住寂寞,更要扛得住喧嚣,只要活下来,终归是被市场认可的。

T2发布以后,在朋友圈我看到一句让我最高兴的话,“老罗我去年用T1时候被同事说成是傻B,今年用T2的时候被同事说成是装B,哈哈,我觉得你们快成了。”买走私的需要破解的第一代iPhone的时候,身边很多人说“你为什么要用iPhone?是装B才用iPhone。”没想到短短几年我们也享受这样的容光,就是“用T2是装B的行为”。希望未来它让更多人装好B、装上B。

锤子 罗永浩 有趣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