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前CEO:硅谷30年,我所见证的那些Change Maker
杨博丞 杨博丞

Apple前CEO:硅谷30年,我所见证的那些Change Maker

为什么苹果为世界带来这么大改变?因为年轻人就是灵感的来源,John Sculley希望团队是有创新的,是有敢于突破的精神,尤其在20多岁年轻人的这个岁数。

i黑马讯(杨博丞)1月17日消息,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Apple前CEO John Sculley做主旨发言,他谈及自己是怎样被乔布斯带动,从而一起改变世界的。

John Sculley认为,如果你想建立一个新的企业去创新,要记住创新是从不同专业领域的边上开始的,因此我们一定要关注它的边上。

为什么苹果为世界带来这么大改变?因为有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他们就是灵感的来源,今后定会出现像乔布斯、比尔·盖茨这种了不起的人物。我希望团队是有创新的,是有这种敢于突破的精神,尤其在20多岁年轻人的这个岁数。

以下为Apple前CEO John Sculley的演讲:

继续卖可乐,还是一起改变世界?

1982年的时候乔布斯26岁,我在82年前没有听说过硅谷,当时有非常聪明的工程师在那。

乔布斯和我的个人关系,我们认识了5个月后我加入了苹果一起工作,5个月后我来到了纽约,在纽约一起开始共事,我跟乔布斯说说“我不想去苹果”。

当时我是在百事,但是我们处了5个月,已经是好朋友了。在当时他穿牛仔裤,穿得很休闲,我们经常站得很近。他说“你一辈子就想卖点小东西吗?卖点百事可乐?还是我们一起来改变世界?”这对我触动很大,我不知道如何应对。但是一个礼拜之后我就在苹果上班了。

乔布斯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人士之一,我们在一起共事3年,我们不可分开,他希望非常专注的改变世界,所以我们每周7天在一起工作,早上在一起,晚上在工程师试验室还在一起,我们的友谊和伙伴关系一样都是非常牢固。

在84年的时候,我们打造了第一个电脑,当时我们知道比尔·盖茨也非常年轻,比尔·盖茨和乔布斯我们都没有讨论过怎么赚大钱,我们讨论的是崇高的事业,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比尔·盖茨和乔布斯的共同理念,是我们个人可以通过宏大的想法,通过有知识的工人工作,打造我们难以想象的一个世界,因为乔布斯有非常多想法。当然,崇高的事业会导致他们俩人在战略层面有分歧,比尔·盖茨相信软件,乔布斯更加坚信硬件和软件的结合,或者一切东西能够创造出来、能够改变世界。当时这个团队平均年龄是22岁的年轻人,有了Macintosh。

1985年乔布斯有下一个远景,把它称之为为office,把电脑连接起来,形成一个网络,我们有第一个激光打印机,可以来做桌面的打印。乔布斯并不是工程师,他穿着牛仔裤,他是个设计师,我也学过工业设计,这是我们有共同点,乔布斯还了解物理学,所以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设计师。

在1985年的时候,我们要做一些非常具有高效产能的事情,我们当时并没有完全达到做这件事情的能力,乔布斯也非常压抑,他就归罪于我,责怪我:

“John Sculley,你做的有问题,office现在做得不行啊,因为我们的代价过大了。”

乔布斯对我说到,“我觉得office应该降低成本,要在营销活动做一些转移。”我说那么干的话会让我们破产,苹果公司会毫无利益所言。我是负责这个小组,乔布斯他负责Macintosh office小组。

我们和工程师一起讨论,不只是乔布斯和我,还有第三个合伙人以及其他人参加讨论。第三个合伙人说同意我的观点,不同意乔布斯的观点。然后公司就决定不要再做Macintosh office,然后乔布斯就辞职了。但这是非常恐怖的错误,一个创始人对公司是多么重要!他给公司远景会带来多么的激励、灵感和无限的可能!

苹果产品在不断思考未来

1985年5月,这是第一个Mace Phone,是乔布斯打造的概念,我们一起在上面努力,他是个设计师,我们可以绘图、设计,而且有模型,但是仍然看到乔布斯的意思,这是乔布斯的愿景,也就是说有一天个人电脑将成为普通的消费品,在1985年它是个高科技,当时无人想象PC最终可以成为一般的消费品,只有乔布斯能够有这样的远见和卓识,当时我们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远见,认为是不可思议的,这是个非常强大的想法。

16f2fd0369da187f5f7bfe645aab08bb

乔布斯离开之后,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概念,我希望大家看一下。在乔布斯做出这个设计概念时候,LNK是我们苹果的一个员工,是由乔布斯聘用的,他首先发明了第一台个人电脑,是在七十年代,把它叫MACBOOK,他后来跟我说我们研究中心是不是需要改变一下方向,说现在所用的技术并不是由苹果所发明的,而乔布斯必须要了解它的简历。因为这是工程师的设计,只有乔布斯能够把这些想法拿出来,然后把它变成一种产品,同时让一些有创意的人能够充分使用。

我又不是技术人员,我又不知道如何编程,LNK说可能要花20年让一个技术从概念阶段发展到商业化产品,一直到所有人能够简单和轻便的使用这个技术。我说,“天呢,这个技术首先要在世界上已经有人研究,并且在不断发展和孕育这种技术。”

第二年又让我们去了一次试验室,当时我们看了一下这个项目上的人,有很多大学和研究人一起开发的。在此之后我们建立了新的概念,这个概念是LNK的概念,不是我的概念,就是未来我们的计算能力强,有可能让个人电脑成为多媒体,当时在1987年没有多媒体的概念。同时也可以让智能服务直接跟计算机沟通,它能够识别你的语言,让它帮你做事情,同时还可以做模拟,这个计算机是最好的模拟机。而且也有可能跟你的计算机进行沟通,这是你的个人计算机所达到的功能,而且你也可以通过你的个人电脑与世界上其他的人进行沟通。

我跟他说“不可能吧?”这在1987年听上去觉得根本不可能。我跟他讲“你做了很多星球大战的电影,你是不是能够做特效效果模拟未来是什么?”当然,很多人认为这样的未来是不可能实现的,大家都觉得苹果是具有创新精神的公司,后来我们把它叫“知识导航”的概念,我给大家放的视频是我们所建立的模拟,我们认为20年后电脑可能是什么样子,然后给所有人看。

“你疯了吧?计算机不可能是那样子的。”

1987年的时候别人不会认为个人电脑是这个样子,但是现在每个电脑、平板都是这样子,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知识导航真的是很有灵感、很有创新点的概念。

1987年我还在苹果的时候,我们就赞助了这个研究,这个研究就是要发现未来世界中一定会产生的技术,我们认为这种知识导航是其中一个。这位是苹果聘用的第一个软件工程师,他有一个项目是HyperCard技术,他建立了非常有意思的产品,它的原型是这样的,这也是第一次曾经有一个人建立了个软件,这个软件是一个互动的,我们把它叫视频按键,现在大家都有。这是苹果公司1987年提出的一个互动软件,现在这种互动软件大家觉得非常常见,几亿人都在使用这种互动的软件,他可以互动,可以建立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位也是苹果的一个天才,他是第一个用多媒体的框架结构,多媒体在苹果上可以完成,之前没有所谓个人电脑上的多媒体,他是第一次发明了个人电脑的多媒体,哪怕到现在这也是最基础的基础构架,苹果所有产品中都有这样多媒体的框架,包括iPad、iPhone等产品中都有他做的多媒体基础框架,到现在为止仍然是为人津津乐道的框架技术。

一直到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我们建立了一个项目,我跟LNK沟通,他也是苹果的一个天才员工,未来个人计算发展方向是什么?未来计算机它能够读懂你的心思,这其实也是机器学习或者现在所说的深度学习的一个开始,我们把它叫“PDA”,叫个人数字助理,你可以去问PKA。

这个产品的名字叫牛顿,你可以问这个产品很多问题,它可以回答你的问题(看似siri的前身)。你可以问“牛顿,你能查一下我的日程吗?看一下我是否能够与5个人安排会面。”比如这个会议是在什么时候开,然后我们谈论某个话题,我希望你把这个会议记录在日程上面,类似于这样的概念,但是这是20年前的概念。那时候没有想到要做这个PDA,当时我们的想法是让计算机变得与众不同。

很多人说我会用身体的肢体语言或者文字的书写的辨别的功能,这都是在PDA里面所做的。那时候没有所谓的微软处理器能够去计算或者能够进行此类工程的编程,因此我们要重新设计一个全新的类似于微软处理器的产品,我们跑到大学中跟这样一个了不起的物理学家合作,他发明这种技术,我们赞助这种技术,后来这个技术成为ARM。

我们推出牛顿产品时它是个失败的产品,因为大家觉得这太新了,而且大家非常拒绝,而且在全世界没有推广开。当时没有所谓的数字电话的出现,那个时候这种概念都没有,所以第一款牛顿产品是失败的案例。但是现在是什么?苹果占了ARM处理器43%的股权,后来以8亿美元出售,这是让苹果持续发展的基础。后来还有一个CEO把微软进行授权,使用微软的处理器,后来有其他公司拿到这8亿美元,回来建立了这个ARM处理器,接下来就是乔布斯回到了苹果公司。这就是93年到后来这一段管理层的变动。

早期的牛顿产品的技术在当时非常先进,后来在乔布斯带领下变成了iPhone这个产品。我们再想想什么叫创新,什么叫创业精神。就是说它有一种强大的变革,也就是现在的数字产品它的价格是非常低廉的,同时云计算功能强大,再加上预测性分析功能,它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现在所做的是从把传统的一些大的行业中转到现在让客户进行控制,客户他更加愿意控制这些事情,而不仅仅是让大公司进行控制。比如像美国也有类似这样的来自,就不是大公司、大企业说了算,而是消费者说了算,我们把它叫“聚焦”。

创新要从不同专业领域的边缘出发

我们有的时候在硅谷爬山时互相聊天,乔布斯说你必须要在不同行业中发散性的思维,比如说他是做技术的、他是了解消费的或者他是做工具的,我们把这些不同的相关点联系在一起,发散完后然后你再聚焦、再减化,会发现乔布斯所说的一切都是强调消费者的体验、用户的体验,这就是化繁为简的概念,首先发散思维,然后再聚焦、再减化,我们把这些不同点联系在一起,一直到供应链、到科技。

我们有非常好的例子,包括中国也有非常好的类似的例子都出现了,无论是阿里、天猫、京东或是百度,任何这些成功的企业都是基于把这些不同点联系在一起。但是大家要记住,如果你想建立一个新的企业去创新,要记住创新是从不同专业领域的边上开始的,因此我们一定要关注它的边上。

在硅谷我们有这样一个模型,这种想法都是从天才团队当中产生的,而且愿意去接受失败,愿意去尝试不同风险的人开始的。我觉得苹果的历史更多是失败而不是成功,但是我们成功是一鸣惊人,我们要学会从失败中吸取教训。接下来我们会做快速的产品原型,比如说简易的组合,一切都是非常精减。

在美国不会像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我们讲的是规模化,我们在美国做任何产品都是讲的是全球。我们再看不同的点联系在一起衍生出来的点的好处是什么,如果懂数学的会了解这种衍生出来的意义非常深刻。它衍生出来的效果是什么?这种衍生出来的效果有可能是智能手机,首先觉得先进介绍非常酷,这么酷、这么好玩,大家会愿意用,所以乔布斯是有这样想法的人。

接下来到下一代技术,到底哪些是技术,哪些不是技术?我们希望让技术变得隐形,它真的是改变了世界,这种技术已经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你都发现不了了。乔布斯说我们现在让技术变得非常隐形,不知不觉成为你生活当中的一部分。我们还看到了一些高科技都成为一种产品了,技术就是产品,所以这种产品代表的价格是有区别的。比如有一些智能手机变得非常先进,同时它的价格也在不断的下降。但是现在我们所发现的事情是技术已经真的成为智能手机上非常普通的产品了,它改变了我们衍生的效果,现在的衍生效果跟销售有关、设计有关、渠道有关、市场推广有关,技术变得隐形了,我刚才讲的这些就变成了显形的。

再看一下创新的模型,我讲过它是从边际开始的,我们说的经济规模是全球化,接下来是设计、品牌、渠道和市场。给大家举一个我的例子,我现在在全世界有40几家公司,我自己是帮助他们吸引天才、吸引资金,然后来建立关系,但我自己并不是一线的经营,这是在硅谷所做的,我们把它叫Obi。这个设计是个智能手机,它的成本非常合理,大概是100美元的价格。

很多人都觉得100块钱肯定质量不好,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们设计的真的是价格很合理的一个产品。按照我们的经验来说,好的设计不代表是贵的设计,包括它的材料、它最终的成型,我们也希望找到世界上一些像索尼、英特尔、Google等这些非常重要的公司企业,它们希望让智能手机的成本下降,因为世界上有十几亿人都想购买智能手机,而且他们现在手上是50-60块,他没有办法买70-80块的手机,我非常喜欢iPhone,但是还有十几亿人没有办法购买像iPhone这么贵的产品,所以我发明了大家买得起的,把它卖到全世界80多个国家。

为什么苹果这么成功,为世界带来这么大改变?iPhone也好、iPod也好或者MacBook也好,所有这些亮点的想法都是乔布斯提出来的,那个时候他只有27岁,非常年轻。我觉得年轻人就是灵感的来源,这是你们的一代,你们掌握这一代,现在的时间要把我们这一代交接到你们这一代。还有像乔布斯、比尔·盖茨和其他了不起的人物。当然,我没有发明这些产品,但是我非常有幸能够和这些天才一起合作多年,我现在把这个接力棒交到你们的手里,我是希望这个团队是有创新的,是有这种敢于突破的精神,尤其在20几岁的年轻人这个岁数。

苹果 John Sculle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