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还分轮次?李开复已经不这么干了
i黑马 i黑马

投资还分轮次?李开复已经不这么干了

李开复透露,创新工场的新一轮募资即将结束,以后差不多有将近80亿人民币的基金。“对特别棒的案子,无论是天使、A轮、B轮、C轮、快要上市的,我们认为自己很懂就投进去。”

i黑马讯1月17日消息,为期三天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北京召开,在最后一天,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出席,并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展开对话。

李开复透露,创新工场的新一轮募资即将结束,以后差不多有将近80亿人民币的基金。此前,创投界对于“创新工场”的印象是只投早期项目。不过当天李开复表示,“对特别棒的案子,无论是天使、A轮、B轮、C轮、快要上市的,我们认为自己很懂就投进去。”李开复认为不应该纠结于轮次,现在他们已经投资了一家接近IPO的企业。

以下为对话实录:

张鹏:这六年来,您观察到我们谈的极客这个概念在中国有什么变化?

李开复:原来大家认为极客是做计算机出身的、编程人员、工程师型的、宅男型的,但是过去六年这个词在你们的努力下一定程度有很大的变化,我们投资的案子不见得是工程师,他们是一批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应该更透明、相信年轻人的力量、相信自由的力量的人,这批人愿意冒险,相信未来会不一样,会更好。所以我觉得拥有这样一种理想的人都可以称为“极客”,早上的就是个老极客,过去的老板没有变成大富豪,没有只会出风头和土豪,他那么热爱技术。中国有这样的转变我们很欣慰,还有很多投资的领域不一定是工程师出身,有些传统行业的、服务业的都有极客精神,所以非常感动改变整个中国。

张鹏:当年我们谈互联网的时候好像互联网是个小的行业,极客是个小的人群,极客变成了个精神。

李开复:互联网当时是一种技术,我们是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现在互联网也接触了整个社会,过去互联网只在做一些工具型的产品或者APP,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互联网将介入每一个硬件、每一种服务,介入衣、食、住、行、吃、喝、玩、乐、金融,所有领域都跟互联网连接在一起,有极客精神的人在经过互联网一起做有意义的事情。

张鹏:开复老师,我现在想回到当年的时刻,当年微博的崛起是个大时代,几乎几个月时间里面发现整个社会的环境和大潮流就形成了。这个东西其实有的时候是创业者们必须要能识别的东西,当年在微博时代不管您个人还是创新工厂都准确的抓住这个潮流,什么东西让您看到这个潮流的诞生?是怎么产生这个过程?

李开复:在09年、2010年我们做过一篇演讲,对移动互联网的预测,这里我不多讲细节,今天大家看起来觉得可能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当时那些预测相当准确。为什么我们能够预测一些事情?预测未来没有很困难,有几个原因:

第一个,历史在不断重复自己,PC时代发生的事情可以延伸到手机时代,这是PC时代的123,我们认为它在手机时代也会123,所以确实是这么发生的,所以历史确实会重复的。

第二个,比较确定的是美国是引领世界的,大家为中国创新自豪,在座有很多很棒的中国公司崛起,但是硅谷的创新精神是世界第一的,我们要多研究硅谷,所以创新工厂作为第一个VC,在美国有比较大的团队,是为了彻底了解美国人的创新精神,和他们最新想的还没有上媒体的突破式的想法。

第三个,我们要相信科技的力量,很多人说“今天BAT垄断了,都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是我们看一下历史,不要只看过去的5 年,看10年、20年就会发现科技的力量比任何一个公司的垄断来得大。曾经有三大门户,今天有BAT,但是新的科技会给极客们、创业者们带来更大的机会。抱着这种精神深入研究每个行业、每个技术,我相信预测未来并不是那么困难。

还有一点,今早上提到一句话是“最好预测未来的方法是创造未来”,所以很棒的预言者是卷起袖子动手,经过自己的执行力来了解科技、产品和用户,这样比预言家更有价值和意义。

张鹏:您提到的趋势包括技术的力量,这次大会里大家谈论比较多的,而且感受到中国即将火热的很多技术的概念,比如VR,包括人工智能,包括人工智能结合的机器人,像自动驾驶也算是现在很热的概念,因为新造车运动也跟这个相关。我想听听,从您的角度来看这些大家炒得很热的技术是不是我们创业者应该关注的方向?

李开复:我对于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所谓的人工智能是非常的看好,认为引爆点已经来到,因为大数据已经形成,而且算法经过多年的累积和迭代已经相当的成熟。我认为VR长期来讲可以改变世界,而且很多年轻人已经活在虚拟世界里面,我们真实世界已经是一种补充,所以必然性应该是毫无疑问。但是对技术障碍在短期两三年内会不会有突破可能会碰到阻碍和挑战,但是长期非常看好。

张鹏:机器人和自动驾驶还是?

李开复:机器人我也是长期非常看好,短期我看好的更多是工业型的应用。因为这个领域它的成本还有技术的细节、消费者的期望值和心态可能需要尝试突破迭代,可能工业的环境用它去做一个工业的制造或者仓库的搬运,像亚马逊那类的应用能够非常好的让产品迭代做得更好。让这些有钱的大公司们作为第一批,当这些技术被磨练够以后就可以进入家庭,所以我是长期看好。但长期是两年半还是五年,这不太确定,这个蛮难预测的。但是可能大家特别期待的家庭机器人帮你做菜、烧饭、扫地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因为消费者的期望值是相当高的。

还有自动驾驶,我表达一个特殊的观点,我比较看好中国。不是说技术领先美国,毫无疑问美国是领先中国的,但是中国在快速的超赶,因为有这么多大数据、这么多工程师,技术领域中国在快速成长。但是有一个和科技无关的重点,就是美国有强大的法律律师维权系统,所以自动驾驶它可以救10万个人,但是可能有1万个人因为它丧生,我这个数字可能不是科学的,是大约的估测。对人类是好的事情,但是在这个体系里面救的10万个人不会来感谢你,但是丧生的1万个人会把你告到死、告到破产。

尤其像Google这样的公司,它有这么大的资产,它不能说服自己推自动驾驶,比如死50个人、70个人,每一个法律诉讼都看到它银行帐户有这么多钱,它很难决定怎么突破这个法律问题。中国在这方面有不同的法律系统,可以看到整体来说这个对中国或者对世界是件好事情,是会救更多的人,远远超过它伤害的人。也许我们可以找个特别的方式来做突破。所以可能因为法律运行机制,美国在这方面执行力有所欠缺。我们非常希望看到这方面的技术。

对其他的技术,根据我多年累积的经验再分享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是比尔·盖茨说:“我们对一些新的技术在2年太乐观,但是5年会太悲观”,比如说我们大家都讲物联网、IOT,但是实际上有很多标准的问题也许2年无法突破。刚才我讲的例子,VR也可能有这样的问题,但是长期会改变这个事情。第二个方面,创业一定有自然的方向走,不要去教育用户,我们可能都幻想作为VR或者AR,或者幻想出一些非常奇奇怪怪的应用,但是每一个技术都有它自然天然的应用,不需要教育市场的,所以创业不要让自己的人生变得那么痛苦,去做自然的事情,比如VR适合做什么?肯定是娱乐;比如机器学习适合做什么?肯定是广告、金融、保险、银行、券商嘛,这些一定是最容易去追随的;机器人,工业嘛,能够取代劳动力、工人、保安,大老板们买个机器人一年5万块钱,值得不值得用它增加或者替代我已有的劳动力。所以每个领域里面,作为创业者我们都应该想它自然的对象是谁,不要拍脑袋或者理想得太大了。如果用这个心态来做的话是有希望的,比如今天获奖的那个是家用机器人,它也是,但是切入非常强烈的需求,是对老人的关怀和老人远程视频的应用,还有对孩子的关怀,照顾你BABY的需求。所以你要有个强的刚需,这么走的话就会非常顺,不需要教育市场。

张鹏:您说的是顺势而为,技术要在对应节点释放力量,不是让创业者一个人翘起一个星球,这个比较难。您这么多年见到这么多创业者,接触过很多成功的人,也接触过失败的创业者。六年过来,您对创业者应该有什么气质这件事怎么看?

李开复:要把气质和能力分开,能力是对产业的深度理解、执行力和专注的能力,这些特别重要。我觉得气质就是像极客精神,对自由、创新、透明的追寻,对改变世界的渴望,对困难和未知的不担心,还有对理想的追寻,对改变世界的渴望,这些是我们想看到的气质。

张鹏:能力在这个时代的要求和六年前有什么变化吗?

李开复:创业者肯定要有这样的精神,但是能力来说可能更多元化。六年前我们往往认为一个很强的产品经理+一个技术人就够了,但是那个是做一个很大的APP够了,慢慢随着滚动可以做更好的设计、商业应用。但是现在创业大部分机会尤其让我们振奋的机会可能不见得只有APP,需要很多专业的人员。比如小鱼在家有特别懂视频会议的人,比如我们投资的很多其他公司,比如我们投资的商务的O2O的公司,我们投资了一家装饰公司,它对装修要特别懂。

所以我们希望寻找有极客精神传统行业的专家,让他们主导创业。或者有极客精神的产品的人和懂得其他行业的,两者结合会更好。互联网所做的不仅是技术或者APP,它所接触到的是各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应用,所以对垂直行业不是二十三五岁的产品经理能够有这种行业的认知和人脉的。

张鹏:当年创新工场刚刚创立时候是很强的孵化机制,我记得有一张图,还有六个学生,这是当年创新工场孵化过的学生。这几年创新工厂也有变化,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什么?路径是什么?

李开复:我们挺自豪的,这是我们校园招聘的海报,当年我们觉得找一个极客精神的创业者挺难的,还不如去找刚毕业的学生自己孵化。这是我们找到比较早的前六个,有三个是刚毕业的,三个是两年经验的,今天有五个已经是挺知名的CEO了,而且都是我们投资的。所以表示我们当时孵化模式并没有错误,也没有走偏,挑得人还是很牛的。但是整个环境变了,现在连续性创业者、有经验的创业者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创新工厂投资偏于A轮、B轮投资,我们大部分钱偏重在这些连续性的创业者,相对大体量的有经验的。我们所管理的钱越来越多也投在大项目里。但这丝毫不代表我们放弃对年轻创业者的爱护和培训,所以我们同时在做群英会,拉进徐小平等,大家有兴趣的话一定要到网站身去申请。

我是导师之一。我们非常愿意找到这种有极客初心的创业者,如果时间不够我们就做批量的工艺辅导和帮助,我们希望同时做好标准,A轮左右投资人VC的工作,大家有项目也可以投给我们,另外我们也看到这些A轮的创业者越来越多趋向多元化、有传统经验、连续性创业者,尤其是那些高估值的越来越多是这样,但是我们也非常愿意帮助第一次创业的朋友们。

张鹏:其实创新工场也对轮次不只是在A轮,因为有更大的资金量,有可能一追到底。

李开复:对,我们这次募资即将结束以后差不多有将近80亿人民币的基金,有投了一个案子上亿的案子,有一些也是接近IPO的,比如美折是非常赚钱的公司,我们能够有幸介入。但是我们的模式不是任何阶段都投,我们认为资本结构从过去按照轮次,到现在发生了一些变化,除了有美元之外,还要与二级市场对接,这样能够更快达成产业加速。另外,由于没有太多人民币轮次的存在,我们希望把自己做成对某些行业和产业能够整轮理解。对特别棒的案子无论是天使、A轮、B轮、C轮、快要上市的,我们认为自己很懂就投进去。我们自我定位是希望成为我们投资的领域里面最懂行业、最懂产品、最懂技术的专家,那些希望我们投资的,不论轮次,都可以来找我们。

张鹏:工场我们最早理解是在移动互联网浪潮里面投了很多位置鲜明的企业,那时候感觉工场好像倾向于移动互联网,包括工具型的、平台型的是工场非常关注的。最近两年投了很多跟文化创意领域相关的,这个变化挺有意思的,您讲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为什么文化创意领域工场这么看中?

李开复:互联网精神接触到什么领域就会改变什么领域,六年前接触到移动领域,所以手机被它颠覆。这个是老的演讲稿,是第一次融资时候,左边是我们跟老外融资时候用的,他问内部孵化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就拍脑袋出了一堆投资,左边是我们投资的,右边是成功的公司,这是我们的历史回顾,是拍脑袋拍出来的。

回答你这个问题,互联网接触到什么行业,它就可能改变、颠覆这个行业,所以移动互联网工具型手机行业的改变已经发生、已经成熟。那么内容行业是我们认为在现在这个阶段是最好的行业,广告主也开始转移过来了。

再下一步是我们认为年轻九零九五后这些成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每天的日子过在虚拟世界的人开始用这些最新的内容和产品,所以暴走漫画等这些有年轻的力量进来。再下来是广告主和赞助会从传统渠道走进互联网渠道,比如奇葩说一年是好几亿的广告收入,这种节目会越来越多。再往下走,广告只是冰山一角,我们认为收入模式可以采取各种不同虚拟商品的模式,比如我们投资的akb48可能是女子偶像团体,但实际上它是巨大的虚拟游戏,上面有货币等等东西。这些是在内容行业会带来特别大的颠覆,而且它会产生特别大的价值,它和电子商务O2O不一样的是它全部是虚拟的,所以整个东西跑得会更快,我们现在特别看好这个领域。

但这不是我们唯一看好的领域,我们还在不断研究互联网还会哪些领域,比如O2O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已经发生了,我们还在寻找有哪些点,比如基于互联网的教育,还有基于互联网和移动端的企业级应用也是很大的机会,还有基于互联网的B2B,包括交易的。大家看到的内容很多,每个人每天在上网看奇葩说等,但那只是我们六个领域其中之一,我们在不断研究互联网改变颠覆哪些领域,这些领域就是我们要深度介入,从天使轮一直投到它上市为止的。

张鹏:知乎上有问题说:“2015年合并、并购非常频繁,回顾这一年,您如何总结这一年的变化?是不是资本寒冬来了?”开复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开复:创业融资的难度肯定比一年前半年前难度大很多倍,如果从这个意义我们可以认为资本寒冬到来了,但是我喜欢用另外一个角度看它,今天中国互联网有七八亿用户在上面,每天用全世界最高的频率来使用手机。国内经过过去的砸钱,甚至有些泡沫产生,造成用户里有3.5亿左右能够直接支付,超越美国人民网上支付的使用,各大城市的人都用手机达到生活方式。刚才看到那么多VR、机器人技术的成熟,所以从市场、科技成熟度和互联网改变各行业的角度,从来没有看到比现在更乐观的时代,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创业应该是更美好的。

但是如果你抱着是我怎么样搞一个商业计划忽悠投资人的钱,这个就不要做了。但是如果你抱着极客精神去捕捉市场的机会、去捕捉科技的成长,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好的去创业。

李开复 极客公园 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