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马云说我选错行业,可我比他幸福多了
夏华 夏华

夏华:马云说我选错行业,可我比他幸福多了

夏华表示,马云曾说她选错行业了,学法律的非要选择服装行业,可夏华认为自己比马云幸福多了。

1月20日,由俞敏洪旗下服务机构创业服务器和新媒体善缘街0号联合承办的创业服务器年会上,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做了主题演讲。

夏华认为,2014-2015年所有企业家和创业者的梦想遇到了一个“黑洞”,这是一个具有巨大漩涡能力的黑洞,所有人都想进去,但她发问:进去的人又有多少能走出来?看到黑洞尽头的光芒了吗?

夏华表示,马云曾说她选错行业了,学法律的非要选择服装行业。可夏华认为自己比马云幸福多了,每年365天都是在看最美好的事,包括各大服装周等等,事实上,什么东西都比不起初心,如果你选择了一件事是你热爱的,那就是你享受的。“成功是一阵子,生活是一辈子“。

本文转载自“善缘街0号”。

以下为夏华演讲实录:

每次这么介绍我都很无奈,我也不知道是从哪儿介绍的,一直说我专为男人缝制,其实也有女装,因为做服装21年了,我想肯定就是俞敏洪老师老穿我们的衣服,所以大家认为是专为男人缝制的。其实我们的女性客户也不少,我今天想讲讲我切身的感受,刚才我还说创业的大潮到今天这个时代,不得不提示创业者创业的同时都要具备理性思考。而且我觉得这一年,我已经算是创业者的思维了,因为连续三年做不管是去CCTV也好,包括俞敏洪老师也好,我们总做创业导师。但是我依然觉得在今天的时代下,创业者思考问题的方法要改变。尤其是2014年和2015年,我认为所有企业家包括创业者,我们的梦想遇到了一个黑洞,这个黑洞是什么我们都说不清楚。但是我一直觉得它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能力的黑洞,所有人都想进去,但是进去的人又有多少走出来,或者看到了黑洞尽头的光芒吗?我认为没有多少。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需要大家,既然已经进来了,我也算是服装产业最早进入的了,有没有走出来我不知道,但是已经进去的人比在洞口的人要幸福,因为你焦虑了,反正你已经进去了,洞口的人就是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我现在已经在里面了,我就说说在里面要练就的几种功夫和感受。我也同时特别想跟创业者说,我觉得今天的时代特别奇怪,所有商业模式都被改变了,对不对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用这样的方式去做。比如说里面的非常有意思的用户消费社群化,2003年我就用社群化的方式经营。

刚才王总(指王岑)在这儿讲超车,我觉得不管是不是弯道超车,都要思考你跟传统企业连接的关系了。你为什么要从头捋呢?你要做好我们的连接就好了。所以我是最早做用户消费社群化的。2003年我们开始管家服务,管理130万的VIP,就是你什么都不用管。不仅仅需要你有社群的思维,还需要有对品牌影响力,还需要对服务的打磨。很多人都想搞这个,但是你不了解服务。我是从售货员开始创业,走进这个产业的,做了21年,应该说依文在管家服务的这个领域上,不单中国,全世界也很难有人跟我们比了。因为确实研究透了,到跟客户接触,有300多个环节。我们整个盖了一个大城堡做培训中心,无数的美女帅哥跟客户培训,让他穿得更像自己。反正俞敏洪是我们提供的服装,马云说大家可能感觉他比以前帅很多。我说你是因为现在穿衣服穿对了,白色立领,黑色小锥裤,反正至少拉长了10到20公分。所以在这点上,我觉得可能今天模式的变化,包括终端产品的服务化,如果中国有一家企业把服装做成服务化的产品,我敢比较自豪的说我确实做到了。今天很多人为什么说想依文的时候,已经不是一件衣服了,已经是活生生有情感的人。365天,包括刘总给我发了一个微信,说替我谢谢你的管家,做了一套非常时髦的衣服。全世界的大咖都说我真帅。

所以我说一个产品服务化的好处就是让它变得有温度,不再是买衣服,是一个太太都做不到的,太太要给你熨个衣服,还觉得自己做了多少事。管家给你配好了,每天早上还温柔的给你发信息,告诉你天冷了,赶紧加衣服,那个衣服是什么样的。出差到哈尔滨应该穿什么样的。确实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现在互联网跑数据就跑了1000万,我也不知道这1000万的客户跟你有多少关系,但是依文这些年的客户就是年复一年这么干出来的。我去年搞了一个大会有很多人参加,有很多大佬上台演讲,其中有一个客户不让他上台他就急了,他说他们说得没我实在,后来我还是让他说了,他说我想上来说一句,穿了十几年依文的衣服,任何季节,我过生日还有人给我寄礼物。在我眼里什么叫品牌,这就是我眼里的品牌。所以说其实做品牌没有那么多道理,就是谁有信念干一下,年复一年的坚持。因此我觉得在今天的新的商业模式也没有那么悬乎,好像传统企业都看不懂,其实无非就是真的读懂了客户的心,然后客户的心是离开客户的钱包最近的地方。要钱的能力不如赚钱的能力。

接下来我想说的是,这个时代可能是对创业者的挑战。因为现在是一年一个样子,尤其2016年,经常说一个创业者成功失败,可能王总(指王岑)和俞敏洪老师都投了很多的企业,最大的成熟是心智的成熟,一个创业者有成熟的心智很重要。你是不是能找到初心,为什么而干,比如说他们都干车的事和到家的事,我也去干。我觉得不是的,我觉得初心就是人和社会的吻合度。比如说马云说我选错行业了,我是学法律的,情商很高,非选择服装的行业,你要干互联网多厉害。我不这么认为,我说马总,我比你幸福多了,我这些年365天都是看的最美好的事,全球各大服装周。比我那些同学律师都幸福很多,他们天天与人性最丑恶的打交道,每天一见面都是罪犯。因为你热爱,我觉得什么东西都比不起初心,如果你选择的一件事是你热爱的,那就是你享受的。所以我说创业者必须理性选择,成功是一阵子,生活是一辈子,俞敏洪老师也同意我说的话。所以我觉得创业者在这点上要找到自己的初心。同时也要看清生死。从做企业的那天开始,你就得相信搞不好会死,你有没有勇气和能力对死负责任。我能为员工和家属负责任,不管什么样的时候工资能拿到,他的福利和该有的礼物,我们依文都准备好了。因为我觉得你要看清。原来自己搞了自由职业者生死就一个人,但是创业那一天生死还得拉上兄弟,最次是拉上兄弟,我现在还有上万个家庭。

当然也要读懂未来,我觉得今天的未来跟以往的未来不同。今天的创业者要有这个能力。因为哪儿行很重要,今天我觉得已经完全不再是我们创业的时代了,西方经济学让我们补短板,但是今天根本来不及补了。所以今天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长板,然后还有什么,我说你看看自己有什么,然后你再看看需要什么,你在人群中快速能搜索到谁有那个东西。如果他有,你迅速的找到他,那长板碰长板才有最快速的化学反应。所以我觉得今天创业者的那句话要改变了,你问我哪儿不行,我也不知道,你告诉我哪儿行,我就能知道,我投了很多我们的消费品产业里的品牌都很好,很好的原因不是别的。我说我不懂投资,但是当我迅速捕捉到他的长项的时候,我能解决他的短处,两个一链接就可以稳妥的活下来,并且有自己生存的能力。所以我觉得这个时代最远的距离是互联网企业跟传统企业,我一介绍我就是传统产业的代表,我说这都什么时代了,还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我说今天已经纯粹的传统产业和互联网产业,就看谁做链接者。我们有机会做链接器,因为这些年本身就在做链接,比方说人的链接。依文从诞生开始,大家觉得很少有这样的企业,到什么年代我们都是受消费者追捧的,VIP不断的升。今年所有的传统行业都不好,卖服装的滑坡,我们还是40%的增长,而且我敢保证,我至少连续三五年还可以有40%的增长,因为做透了。我觉得今天互联网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太贪婪了,大家都在想能画多大的圈,圈不是你的东西没有意义。但是我思考的是谁敢把你的群体做透,所以说你要这样想就干不大。你要想精准的做一群客户就是小众,我说在中国没有什么小众,任何一个群体做透了,都是欧洲一个小国的人口。就是这么大体量的消费市场。

所以我觉得人的链接,这些年我们确实创造了很多不同的链接方式。我觉得互联网给传统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曾经大概十几年,我们自己培养了166位设计师,我觉得挺牛的,因为设计师太难管理。永远都是自己想自己的事,他不介意你怎么想。后来我说166位设计师都把我头发管白了。我受不了了,后来这些年我链接了1600多位设计师,无论是巴黎和米兰的,我都可以24小时收到他们的设计稿,到样衣的时候至少要一个月,到卖到产品至少要三个月。我所有的东西从设计稿到样衣,一共加起来14天就可以完成。所以我觉得这个速度就是因为我在产业链的这端已经形成了强大的能力,所以就变成现在很多全球设计师跟我联系工作,他有一个东西,我变成样衣,筛选完了变成商品,然后在店里面销售,好不好立马就出来了,然后再处理全球市场的增量。

这个链接里面最有价值和意义的一件事,我去年评了全球的女性企业家大奖,也是一个奇葩,因为去的全是世界各国的女企业家,所有人都说自己的规模和产量。我讲我的规模和产量比人家小多了,我说事有点难,我不想了。我也没有PPT,我就说我们把大山里的手工艺人,把他们变成时尚的产品,在全球消费者用钱投票的前提下,让他们有尊严的活下来,这件事是我做了一件让自己觉得挺开心的事。因为保留了上千个传统。我恰恰觉得诺大的一个民族,自己的美学都断掉了,我觉得这件事对中国的时尚产业有价值的。我去年在伦敦做了一场展览,我就把这些老人家弄去了现场秀,跟我们的设计师合作,中间模特在走秀。我这些年在国际时装周,巴黎、米兰、伦敦做了不下20场的秀。你会发现西方的时尚界的大腕,永远是审视的态度,他不认为中国品牌能走出什么样了。但是这次展览给我特别大的触动,皇家艺术学院人就鞠躬,我说你为什么,他说你告诉我一下,他到底在全世界的哪所学校学的美学,我觉得他对美学的理解太深刻了。我还要翻译,先弄成普通话再弄成英文,大爷一天书也念过,更没学过美学,但就是这么牛。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如何变成一个商品,让全世界去喜欢它。所以这点上我觉得我们链接了中国的上百名的手艺人,然后跟全球设计师合作。因为就在大山里面,所以如果没有互联网的链接模式,他们很难一块工作。

今天我也发动了很多的企业家,已经在大山里建了博物馆,然后我们弄了车和旅游线,现在全世界很多人都会去那里变成依文的工艺之旅,那里的老人们有很多人跟他们照相,然后单秀花一年就可以挣几十万。现在他的儿子和孙子都不打工了,都开始学绣花了。我们有几千位的销售精英,都是我们自己管的,都是我们十多年一点点自己培训和培养出来的。但是我们今天发现管家不光是自己培养的能干,我去年做了召集令,全是各个白领企业的办公室的秘书、MBA的老师,巴黎、米兰的培训免费我花钱,城堡每周末都有培训,我专门建了时尚城堡,就是做管家服务培训,这群人带来的销售比我的专职管家还厉害,因为他有圈子。圈子里的人相信他的美学,因为他们经常在一起,尤其一个写字楼里最时尚的女性,能影响身边一圈男人。所以我们的管家服务就干大了,不单说只给精英阶层五万十万,现在一万块钱全年的服装配置都可以做到。

物的链接时间关系我就不讲了,可能有很重要的方式。就是事的链接,我认为消费者的心是离消费者钱包最近的地方,我们也有机会服务了很多。

我想讲一下集合制作,这是我跟创业者说了。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所有的APP和公众号都能卖东西,出现了无数网红,大家都可以卖产品。但是这时候我特别想说,我说这时候是最好的成熟的链接思维。尤其是这三年,我为什么整合了170多家工厂,这是我最累的。如果在我从业的20年,说好多工厂倒点了,一点都不可惜,因为就是优胜劣汰。有1300多家国际供应商,这些年才死了7个,还是因为家族没了,最后财产没法处置。中国每年都有20%到30%就倒掉了,我也没觉得可惜。这批好工厂,什么叫好工厂,就是专门给全球奢侈品生产的工厂,因为东南亚的劳动力成本更低,政府说你转型吧,我一直觉得转型是个伪命题,因为这些一直接订单生活的工厂没有转型的路径。这三年对我是个好机会,也使我有了情怀和使命感。我这三年跑了所有的好工厂,解决了一件事,把170多家工厂连在一起。这边有这么多的创业者和这么多的销售,因为我从21年,跟着我干的城市合伙人有2000多位,我终端的任何一个数据,也是三年前自己下决心干的系统,原来用的系统都是转换不了开关的。我就非得找一群人研究系统,现在我们可以跟任何人变成一个技术系统的转换。现在我们工厂全能看见,不用靠设计师拍脑袋决定。原来依文做的很好的,但是我想说今天因为大数据的出现,我们有机会让所有的工厂根据终端的销售能力去判断,这种情况我就等于前面有了强大的产业链,后面可以捆绑和链接任何一个有销售能力的人。所以我今天也很高兴,包括我跟罗胖谈,跟很多人谈,我说你们只要能卖得好,你要什么样的产品我就可以提供。我觉得最大的效应会让中国的一批工厂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认为好工厂都死了好品牌还会出现。我特别想说这是一个链接的时代,我们各自把自己的优势拿出来。

自己把自己的优势拿出来,未来才能形成一个结果,我觉得所有的创业者到我这个年纪会跟我一样的感受,就需要这么一种境界,内心就平静了。无悔于过去每一个选择,因为不管怎么样你有一份初心,你踏踏实实干了自己想干的事,并且干的漂亮。无怨于现在。最后我觉得做到这个点最重要是无惧于未来,今天的依文其实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只要我们真正的把自己的服务做好,把自己的产品做到家,都是无所畏惧的心态,我愿意拿我们最好的产品跟你之间发生化学反应。谢谢。

夏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