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如无意外,后半生只有锤子和家庭
杨博丞 杨博丞

罗永浩:如无意外,后半生只有锤子和家庭

如果没有意外,我后半生的全部,除了家庭,也就是这个公司了。能每天从事自己热爱的、有益于人民的伟大事业,随手还能把家人照顾得很好,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i黑马讯(杨博丞)1月27日消息,今天,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知乎上发文感叹那些年的那些事。从做培训到转型做手机,从认识一位不靠谱的兄弟到帮他处处成事,从众多工程师的不认可到逐渐被认可,老罗经历了太多的波折。

以下为罗永浩发表于知乎全文:(经i黑马编辑)

好久没在知乎上写任何文字了,但经常能学到些东西,感谢知乎。今天是知乎五周年,祝贺。

从培训界转型,做了一个科技公司

2012年,只是“听从内心的呼唤”,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开了一家科技公司。接下来的三年半,是这辈子身心都最累的三年半,遭遇了大规模的批评、讽刺和诋毁,但这些跟我获得的无穷无尽的快乐、满足、成就感和难以置信的温暖支持和鼓励相比。如果没有意外,我后半生的全部,除了家庭,也就是这个公司了。能每天从事自己热爱的、有益于人民的伟大事业,随手还能把家人照顾得很好,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做第一个公司时惹了一个大流氓

准确地说,不是“惹”了,而是“搭理”了一个大流氓。虽然“搭理”得很欢乐,但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后来不长记性,做第二个企业时还搭理过一个小流氓。做企业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以后再有流氓惹我,如果那时我还没退休,那就记到一个小账本上,留到退休后再说。原则上,真正严重的流氓是不能放过的,原谅不该原谅的,是所谓“道德上的深刻堕落”。

维权时让很多企业界人士认为我是一个大流氓

跟某厨房设备企业维权时,虽然大多数了解前因后果的媒体和网民对我的行为是高度认可和赞许的态度,但对很多无知、无趣、无调查有发言权、价值观可疑的企业界人士来说,某厨房设备企业“还是挺好的”,而这个叫“老罗”的人应该是一个“惹不起的大流氓”。这对我后来做企业或多或少也带来了一些尴尬,但整体上说来,还是利大于弊的:1.他们毕竟是生意人,有生意做还是会和我做;2.我无权无势,那些没有原则的生意人怕我,对我是好事,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与游手好闲的兄弟阴差阳错地受益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其实很少见面,我帮过他一些忙,但微不足道,偶尔见面时大家也就是贫两句无聊的话,忙的时候,只贫一句。但我两次创业(我只做过两家公司)的时候,他作为一个我们共同朋友圈里都公认贪玩,爱嘚瑟,严重不靠谱的小伙子,两次都随随便便就帮了我极其重要的忙。如果没有更好的例子,这种就是传说中“命里的贵人”了吧?

我的社交经验里,还有几个类似的例子,后来我就渐渐理解为什么做企业的人大都迷信了。上次回家,还有朋友建议我烧一个真手机给我去世的父亲,我说,就算京东把坚果手机的价格下调200元至699,使得烧手机的成本大幅度降低,我也不会做这么不环保的事儿。

以貌似毫无希望的开局,骗来了具有理想主义中青年一起创业

锤子科技最初的几个软件工程师,几乎都不是学安卓的,大都是入职后才开始看生平第一行安卓代码。他们从很好的互联网公司或芯片公司来到锤子科技,并且几乎没有人看好锤子科技的发展,但当时我像傻X一样得意洋洋,对此一无所知。

后来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当中有些心理状态不稳定的人,便经常在群里交流负面情绪,我说你们这么不看好公司的前途,当初为什么要来?他们说上学的时候听了你的录音,心里当你是启蒙老师,现在看你犯傻要做一件找死的事,就觉得,那就浪费个一年左右的时间帮你了结这个心愿吧,反正吃技术饭的,到哪儿都不愁工作,谁知道这破公司搞这么久还迟迟不倒闭。咦?公司怎么牛人越来越多了?不会真的能成事儿吧?

罗永浩 锤子科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