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死里逃生
麻策 麻策

A站:死里逃生

不久前,融资与换帅的消息同时发布。一直“药丸”的A站有了新的转机?“A站原来是一艘破损的战舰,先修船,修好之后我们的目标是打造联合舰队。”A站新CEO莫然宣称。

i黑马 麻策 2月9日报道

2016年1月14日,AcFun(俗称A站)宣布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金A+轮融资,以及新的职位调整。

原CEO孙旻出任公司总裁,新CEO莫然则代表A站首次公开露面。孙旻退居幕后,负责公司商业化拓展,莫然掌权A站整体规划和战略调整。

在消息公布时,这个准“85后”年轻人,已经悄悄接盘A站事务长达2-3个月时间,据称由其一手主导了A站本轮与软银中国的接洽。

_U7P3367 (1)副本(1)_meitu_1

“2016全民互联网嘉年华”活动上莫然首次公开亮相

事实上,这次并非A站首次空降高管。

前任CEO孙旻也是空降而来。他行事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他的任期却穿越了A站最有挑战和最为动荡的一年,与纠缠不清的过去为舞。莫然则完全不同,他的目标是向前看。

A站药丸?熬不过2015也就真完了

过去的8年时间,A站做了两件“嫁衣”,一是“孵化”了游戏直播平台斗鱼,二是“创造”并成就了强大的竞争对手Bilibili(B站)。

然而,过去大把时间里,它做的更多的还是在为“历史遗留问题”买单。他们自己把这归为“历史欠账”。

A站有太多他们自己人都不想再提的历史。

作为中国最早的视频弹幕网站,A站自2007年建站起便迅速吸引了国内宅男宅女们的注意。于次年,人气暴涨。

网站正热时,2009年6月,A站却因员工矛盾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随后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触及了用户的忍耐底线,导致老会员bishi另立门户创立了B站的前身“Mikufans”。

这是A站“噩梦”的开端。

2010年3月起,A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刷屏危机,大量会员在弹幕中恶语相向,事态失控,乃至整个网站的形象大打折扣,部分会员出走。

那时,原本仅作为“A站后花园”存在的Mikufans改版为Bilibili,因后台稳定性与友好界面逐渐受到欢迎,A站出走的会员、UP主全部流向B站。自此,相互挖人等事件频发,AB两站也从相爱走向相杀,正式成为竞争对手。

有人评价说,亲手创造了竞争对手,并将霸主地位拱手让人的悲惨遭遇并不多见。

A站的命运的确可谓多舛。短短8年时间被转手4次;在贴吧、知乎以及各路媒体报道中,充斥着背后各种狗血的故事;更有“首任站长xilin卖掉A站之后在长沙买房买车过上快乐生活”的传说。

高层动荡不断,内部撕逼外部凶险,所有指责言论最终也都导向一个结论:A站没落了,还是咎由自取。

2015年,莫然接手的A站,也是一个扎手的难题。

“如果没有熬过去年(2015年),A站说没也就没了。”这句内部人士的话充分体现了A站去年的处境。

去年3月,A站面临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版权大风波。优酷土豆(现合一集团)实名举报A站侵权,随后司法机关介入逮捕3名高管,引发了团队的集体离职。这场版权纠纷让A站的声誉扫地,也对公司的正常运转产生了重大影响。

当时有媒体披露,优酷土豆曾提出“获取A站18%股份以及1500万现金,外加三位高管分别额外赔偿100万元”的解决方案,这也直接导致后来的“优土入股A站”被普遍认为是“A站被迫卖身”。

8月,优土以5000万美金入股A站结束了这一风波。但仅在两个月后,A站就又迎来了新一轮打击,它被曝无证经营,域名被列入黑名单,惨遭查处。

此前,A站在走向正轨的过程中一路磕绊。

破损的战舰,这一年在修船

2016年1月底,i黑马见到莫然。而此时的A站,被莫然认为更像是一家已经获得“重生”的公司。

“用户没变,精神和传承的东西没变。原来我们可能只是粉丝搭建的社区,现在我们是一家现代化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有的东西,现在咱们都有。”莫然说。

莫然毕业于英国帝国学院,回国后进入投行,之后又去美国创办了物联网传感器制造公司。加入A站前,他在一家主做漫威线下体验馆的创业公司担任联合创始人。

莫然和孙旻是“老友”。管理团队和股东的认可,使此次职位变动较为顺畅。莫然表示,工作交接过程非常简单,不会影响公司组织架构。

而莫然想做的事情,显然是把这家“粉丝社区”努力扭转船头,向一家规范化公司进化。

“我现在不是特别关注原来发展不规范等等那些问题了,我更关注以后该怎么走。”莫然向i黑马表示。

就在访问的几天之前,A站刚刚举办了迁来北京后的第一届公司年会,取名“战舰起航”。一位员工用手机“偷偷”做了年会的网络直播,在斗鱼上获得了十几万的关注。

网友评论说:“土。”

莫然说,确实还存在很多不足。

这家刚搬来北京不足一年的“网站”,如今已经从随迁的十几个人发展到租用望京SOHO一层半,以及隔壁融科中心两层办公空间的公司,莫然说,员工已经有近400人,主要人员集中于产品技术以及内容自制。

2015年初,A站决定将公司从武汉迁至位于北京东北角的望京,是其开始向正规化迈进的重要一步。优土的投资也给A站提供了快速正规化的资本。

莫然认为,过去产生并遗留那么多问题的A站依然能够存活下来不可思议,“这说明它有足够多的用户基础以及非常好的用户粘性”。而A站的顽强生存能力,也是促使莫然加入的重要原因。

在莫然加入A站之前,孙旻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于“填平沟壑”。A站在技术方面存在的问题,被认为是其最核心的历史欠账。一系列的网站崩溃、无法访问、系统爆炸,备受诟病。

这是“破碎”的粉丝运营时代遗留下来的结果。而粉丝运营的最大问题在于:粉丝做事情全凭爱好兴趣,兴趣来了就弄一下,兴趣走了就不弄了。

莫然向i黑马表示,A站体验不好的原因在于网站构建的初期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统一的底层框架,由于此前的技术人员大都不是专业技术人员,再加上数次的团队变动,直接对网站底层搭建造成了影响。

技术后台的优化与重构是莫然接手A站后一直在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他还将加大原创内容方面的投入和布局。

在原创内容方面,A站的重点在于挖掘UP主潜力与原创动漫制作。同时,UP主原创内容激励机制也正在完善过程中,A站将为优秀原创IP提供孵化、推广等全方位服务。

在合作方面,优酷土豆的投资不仅帮助A站扩充了团队规模和内容版权,也为其规范化运作提供了支持。未来双方将在技术、内容、线下活动方面增加更多的有效联动,也将吸引更多的合作方参与进来。

据莫然透露,截至目前A站阵地化运作仅仅6个月的时间。在商业化进程上,A站尚处于起步阶段。下一步,A站将上线游戏运营中心,做游戏联运及定制服务。同时,今年也将有更多的线下活动计划会陆续公布。

“A站是一个平台,而不是单一APP公司,年轻人喜欢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莫然对i黑马表示。

下一个目标,是联合舰队

提到A站,不得不说B站。两家网站都是针对核心二次元用户起家往泛娱乐化方向走,而且双方都会面临转型。

前不久,B站董事长陈睿在长江商学院的一次论坛上发表演讲,称“很多人说B站是二次元的社区,其实B站有三分之二的流量已经不是二次元的内容。我们认为B站是从二次元开始,但是逐步发展成为真正的兼容并包的社区。”

更早之前,网上报道孙旻说AB站本质没太大区别。莫然觉得这是断章取义。他认为,双方会在泛娱乐化大方向上走出不同的路,“好比一个人做牛肉面,一个人做盖浇饭”。但无论如何,AB站相比,唱衰A站的声音要更甚得多。

“A站平均每年‘药丸’(“要完”的谐音)365次。”这是一句极具调侃意味的话。对于热爱A站的用户来说,对A站的调侃或是抱怨埋怨,已经成为他们的日常。情之深恨之切,是最贴切的形容词。

近期,A站联合优酷土豆公布了原创番剧《A站药丸》的制作计划。要将自黑进行到底。

在最新一轮融资发布时,孙旻也曾发送内部邮件对过去的一年做了总结以振奋气势。

也就是说,过去一年间的大部分时间“A站都在修船”。把原告方变成自己的投资人,从最底层的东西着手,放慢步调为过去的欠账买单。在转为正规化经营的互联网公司的过程中,仍然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改善。

“A站原来是一艘破损的战舰,先修船,修好之后我们的目标是打造联合舰队。”莫然说。一切的前提,是先修好残破的本体,并秉持着开放的态度,让更多有共同梦想和目标的人参与进来。

至于,目前维修到什么阶段了?

“动力恢复了,接下来要做很多攻击手段。”莫然说。

A站 AcFun 莫然 二次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