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春晚机器人之父:他曾为创业卖掉豪宅和法拉利
蒲鸽 蒲鸽

独家专访春晚机器人之父:他曾为创业卖掉豪宅和法拉利

近日,i黑马独家采访到了这家机器人制造公司,听听春晚机器人背后的那些事。

i黑马   蒲鸽2月10日报道

“你可能忘了谁唱了什么歌,但你一定记得那群给孙楠伴舞的机器人。”春晚广州分会场总导演黎美兰说道。

540个机器人,4个方阵,呆萌的双眼,伴随着“冲冲冲,冲向世界的巅峰”,机器人高举双臂,随即倒转而立,双腿挥向空中。全场整理划一,气势宏伟。而这,正是黎美兰执导广州会场的秘密武器。

晚会过后,“春晚机器人”立即上了百度热搜榜,关于机器人的讨论开始在微博、微信、论坛等各处弥散开来。机器人背后的科技公司也随之浮出水面,这些机器人全部来自深圳市优必选科技有限公司。给孙楠伴舞的表演机器人为第一代阿尔法机器人的升级版本,而出现在主持人旁边的红帽子则属于最新产品,Alpha二代。

相比目前国内汹涌的“坐着不动”的机器人(即能语音交互,能控制家具,但不能行走),阿尔法算得上真正解决了直立行走,并实现舞蹈动作的机器人,全身上下有16处关节可以扭动。而这离不开一个核心模块——伺服舵机。

image001

近日,i黑马独家采访到了这家机器人制造公司,听创始人聊聊春晚机器人的那些事。

“这些机器人身上的舵机全是自主研发的。”优必选科技商务经理李超告诉i黑马。舵机可以理解为关节驱动。春晚上的机器人之所以能倒立、挥舞,全赖舵机。通过在舵机上植入算法,最终实现不同的舞蹈动作。

舵机在可运动机器人中算得上是技术难点。日前,世界知名的人形机器人包括NAO和Pepper(软银和阿里都持股的那个法国机器人),其舵机与驱动部分也并非自主研发,而是直接采购。因此,成本比较高,很难降下来。“而优必选在舵机研发,生产以及成本控制方面,确实是处于全球领先水平”一位在国内做了多年机器人的创业者告诉i黑马。

谈到阿尔法的舵机,故事还得从2008年说起。

“败家的偏执狂”

2008年,30出头的周剑,人生正得意——早年在德国机器制造公司Weinig GMBH从技术一路做到高层,之后辞职在上海自己开了一家机器制造工厂,年纪轻轻,身家已近5000万,在深圳各处购得豪宅,包括华侨城300平米的大房子,座驾法拉利和保时捷。

常年摆弄机器的他,突然觉得生活没劲,想要捣鼓点新奇的东西。于是,工厂交给股东打理,自己玩上了机器人。

这一玩就再没停过。不仅一个人玩,还拉起了班子,十几个人像模像样地搞起了研究,想要解决机器人关节扭动和直立平衡的问题。虽然没注册做公司,周剑还是自掏腰包给团队发工资。

买设备、买器材、发工资,没出成果,钱却快要烧光了。原本以为砸个几百万就能做出点东西来,没想到一晃5年,几千万进去了。

2012年初,自周剑捣鼓机器人5年过去了,他终于解决了机器人舵机、平衡及运动控制算法等问题。2012年3月31日,周剑注册了公司,取名优必选科技。

研发成果有了,工资却发不出来了。周剑只得一步步变卖所有的房产、法拉利、还有保时捷,全部投入到公司。由于研发需要耗费高额的成本,这部分钱很快又烧没了。

周剑告诉i黑马,2012年底,全身上下只剩3900元,公司的账上也只剩一万块钱。

周剑退休在家的父母、亲人和朋友,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行为。好好的工厂不做了,非要造什么机器人,家几乎给败光了。周剑的父母则看到他就来气,说他是“神经病”。

当时的周剑还不懂得融资一说,烧光了钱就只能借钱先维持着。好在,他的机器人总算得到了一些认可。

2013年,比亚迪创始人和清华力合以10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入股优必选。

自此,周剑的机器人事业才算进入快车道。

2015年,启明创投、科大讯飞先后投资2000万美元,A轮融资后公司估值为3亿美金。

2016年1月,鼎晖资本、新天域、深创投、韩国三星等联合投资以8000万美金入股。B轮估值10亿美金,全球服务机器人行业唯一的独角兽诞生了。

2015年底,春晚最南边的分会场定在广东。为了凸显广东的高科技氛围,晚会联系到深圳市委宣传部,希望推荐节目。深圳市委宣传部最终推荐了优必选机器人和大疆无人机作为代表,来参演此次春晚。

540个机器人,1400个备用机器人,40人专驻春晚现场,在克服了充电、信号覆盖、动作同步、间距小等问题后,2016年2月7日晚,除夕之夜,在孙楠的歌声中,所有机器人毫秒不差地完成了所有编程动作。

周剑的父母拨通了他的电话,虽然只有一句简单的“恭喜你”,周围的亲戚朋友也纷纷发来祝贺。多年的孤独前行终于换来了理解。

产能爬坡

2014年下半年,结合自身技术研发的阿尔法一代机器人面世。不过,国内的销量却让人大跌眼镜。2014年总营收仅190万人民币。中国市场不买单,而海外市场又有些水土不服。

看到中国市场仍在非常早期的培育阶段,优必选开始将全部精力放在更为成熟的海外市场,并从包装、渠道、卖点、应用版本等进行优化。2015年,还处于产能爬坡阶段的优必选,每个月只能生产1000台,基本是卖一台亏一台,根本不敢接太多订单。而在售后支持等方面屡屡遭到抱怨。

由于工厂没有机器人制造经验,周剑完全是自建工厂进行生产,一来保证质量,二来从长远看将降低成本。而这,对于产能更是一大考验。

2015年下半年,产能的问题基本理顺,从月产1000台提升至10000台。2015年9月至2015年底,优必选共卖出3万台机器人。

2015年11月底,阿尔法2代机器人在indiegogo上众筹,原定的10万美金目标,在上线不到13小时就已完成。8天内即在平台上突破100万美金。这在中国硬件产品的海外众筹中算得佼佼者。

据悉,阿尔法1S机器人目前35%-40%的销量在美国,20%-25%销量在欧洲,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总共占据10%,新加坡、泰国、台湾、南美、东欧、中东占15%,中国内地仅占总销量的15%。

周剑告诉i黑马,阿尔法机器所具有的3D可视化编程,可直接通过手机移动端编程,这就将以往需要专业人员才能进行的编程变成普通大众也能轻易完成的事。国外机器人教育启蒙较早,市场相对成熟,阿尔法很受欢迎。而国内,随着热度不断提升,体验逐渐升级,市场将逐步向中国内地转移。

2016年,优必选计划将工业设计、以及底层基础技术研发等转移至美国分公司,中国公司则负责生产和其他配合性研发,借以建立研发壁垒。

生态及布局

从2008年至2012年5年时间,周剑团队主要就做了一件事,研发舵机与机器人控制算法。而未来,他要做得更多,软件和生态一起走。

早期舵机的研发成功,使得机器人可以达到16个关节的扭动,为后期完成更为复杂的动作奠定了基础。

不仅如此,自主研发的舵机,还让机器人的生产成本大幅降低。此前,全球能自主生产优质机器人数字伺服舵机的只有日本、韩国、瑞士等寥寥数家公司。舵机成本很高,平均100-200美金一个,按16个关节算,一个阿尔法机器人光舵机就要花去2000美金。如今,阿尔法机器人全球统一定价仅为499美金,功劳基本来自舵机。

成本降下来了,就可以大肆铺量。基于大量的出货,生态链便可以由此建立。

纵观全球,人形机器人已有了超级产品,如法国Aldebaran Robotics旗下的NAO,软银、阿里巴巴、富士康同时注资的Pepper,日本本田公司的ASIMO,以及2013年被谷歌收购Boston Dynamics公司生产的大狗机器人,但这些机器人无一例外造价居高不下,ASIMO甚至达到400万美金。当然,研发经费的大量投入使得这些机器人科技含量更高,但高昂的价格却很难商业化。

相比这些机器人,阿尔法走了一条不同的路——舵机研发成功后,大幅降价,快速商业化,在商业化中快速迭代和建立生态。周剑希望最早建立起完善的机器人应用商店,正如苹果生态中的apple store。

软件层面,周剑将运动控制及机器视觉,图像处理作为重点纳入自主研发。2016年,其将引进一位图像识别届的世界级大牛加入团队,具体信息没有再透露。

其他软件层面,如语音、室内定位导航系统等交由第三方研发。

由于机器人产业链涉及上百项内容,周剑成立了内部资金,投资与自身研发相关的技术。此外,周剑还与投资圈内人士联合成立了机器人产业基金,围绕整个与优必选有关联的人工智能及机器人项目进行投资和布局。

据透露,苹果和谷歌已经开始对优必选产生兴趣,未来可能在机器人操作系统层面与谷歌进行合作,而苹果可能将在产业和渠道上为阿尔法机器人提供支持。

离真正的智能还有几条街?

如果说2013年至2014年最为火热的当属智能硬件,那么2015年后火得一塌糊涂的可就是虚拟现实、增强实现、无人机及机器人。春晚上与机器人一同给孙楠伴舞的就是来自深圳大疆的科技的三款无人机。

大概每隔十年,就会有一波技术创新,从PC到移动互联网,而下一个新的终端技术是什么?不知道。但趋势一定是IOT万物互联及人工智能。

而机器人的核心也无非是人工智能和运动控制。尽管阿尔法机器人在运动控制方面有自己的核心成果,但受制于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水平,机器人想要真正进入家庭,做管家、做助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目前,阿尔法机器人主打教育市场,主要的卖点在于可视化编程。对于这样一个“智能玩具”,在当前发展阶段也颇多尴尬。

一位业内资深投资人告诉i黑马,“如果主打玩具市场,阿尔法的定位相对偏高,这样,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愿意负担这个费用,而这部分人当中又有多少是核心玩家呢?或者说阿尔法机器目标人群到底是谁呢?”

联想之星投资人吴炳看好机器人未来发展,他认为随着用工荒及人力成本的逐渐上升,当人力成本到达临界线,一定会大幅转为机器人作业。

不过,对于什么样的机器人先转起来,吴炳见认为,2B形态的机器人会先起来,而非人形机器人。

“第一,B端的痛点更为突出,只要解决好几个特定场景的问题就可以,而2C需要解决全场景的问题;第二,2B比2C的容忍度更高,对B端而言,只要能解决问题,价格和美观都好说。”吴炳见在《侏罗纪时代的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一文中写到。

纪源资本人民基金合伙人于立峰在目前阶段也更为看好2B机器人,认为2B起来后,才会进一步向消费级转换。纵观互联网的发展,无一例外是从2B到2C的历史演进。

在采访中,周剑也告诉i黑马,目前人形机器人存在的主要市场困境是,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应用场景。

周剑也谈到,目前中国市场机器人同质化严重,跟风严重,但有核心技术的厂商不多。不少创业者买几个方案自己就宣称造了个机器人。

“中国的机器人产业说起来很火,都是虚火,太多的人看到了这是个风口,都跑来创业,不是真正热爱机器人,机器人行业本身需要相当深厚的技术积累与沉淀。这里面90%的企业都不会长久。”周剑告诉i黑马。

“那您如何看待自己的公司呢?”

“你也看到了,目前阶段,在春节晚会表演一下没问题。但离真正的能自主学习的智能机器人,还有相当的距离。底层算法、人工智能、人机交互,全世界都还在投入精力去研发。现在要做的,是稳定量产,卖到钱,活下来!”

“未来您希望做成什么样呢?”

“做一家很酷的公司,不断突破瓶颈,让机器人成为真正能进入家庭的小管家。”

“还有多远?”

“不夸张地说,至少五年,早着呢!”

人形机器人 机器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