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百度成功和谷歌退出中国没必然关系
i黑马 i黑马

李彦宏:百度成功和谷歌退出中国没必然关系

节目里李彦宏透露了自己的担心与害怕。

2月14日消息,央视纪录片《遇见大咖》李彦宏特辑历时九月近距离纪实跟拍,终于在大年初五正式播出,影片从工作、生活与爱情等多个角度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李彦宏。

1、“企业家天生就是喜欢冒险”

“我昨天看了下,百度账上还有500多亿现金,先拿200亿来把糯米做好。”这是2015年6月李彦宏放出的“壕”言。李彦宏表示,3年内百度将对糯米业务追加投资200亿元人民币。

纪录片中,在被问及烧钱200亿做O2O是否担心失败时,李彦宏表示,企业家天生就是喜欢冒险的。“当我最开始辞掉美国的工作,卖掉美国的房子,回到北京来做创业的时候,当时的条件比在美国其实要差很多的,如果失败了其实就很不划算了,但是我就想,我愿意冒这个险,因为我知道如果做成了,它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我在美国过一个舒适的生活。”

2、从技术男到大老板中间有哪些沟壑

企业如人,老板性格即企业文化,拥有5万名员工的百度也是如此。

李彦宏坦承,管理确实是自己的弱项,如果跟外界打交道的话,不同人的做法都是很不一样的。“比如要搞定某些事儿,你得跟这些人变成朋友,但是我可能很难跟别人变成朋友。”

李彦宏还举例称,“前些年无线互联网刚刚开始的时候,其实运营商的短信业务、就是彩信业务,有一大堆公司都是靠这个赚钱的,但是后来都需要去和那些运营商搞特别好的关系,才能够挣到更多的钱,但我发现我根本做不了这个事情。所以百度就从来没有做过SP这种业务,我也觉得因为我的这个弱点,我们确实丧失了很多机会。”

3、妻子马东敏“拔菜拔花激励创业”的真实版本

李彦宏的太太马东敏,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19岁即毕业出国,李彦宏和她,就是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众所周知,作为百度创始人之一,马东敏对李彦宏或者说百度,都是影响巨大的。而在纪录片中,我们终于得知了传闻中“拔菜拔花激励创业”故事的真实版本。

传播最广的一个故事就是,李彦宏在美国加州过的很幸福,每天除了朝九晚五上班,就是在自己后花园里种点菜,种点水果,有一天李彦宏回家,突然发现我的菜园子里的菜都被拔掉了,因为太太马东敏觉得他胸无大志,然后回国创业,于是就诞生了百度。

“其实这个是不对的。确有其事,但是发生的顺序是错的。”李彦宏称,是自己先回国创业,太太那会儿还在美国,自己会定期回去看太太,有一年回去看她,发现那些菜都被拔掉了,李彦宏说你为什么拔掉了,她说你都不在了,没有人照顾这些东西,就给拔掉了,事实是这个样子。

4、李彦宏否认“谷歌的退出所以才成就了百度”

在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的路上,同样伴随着诸多的质疑,比如“谷歌的退出所以才成就了百度”的说法。

“这是一种误解,我也听到很多,应该说是我在意的,因为它不是事实。”李彦宏解释道,在谷歌退出中国之前的5年里,它的市场份额是在逐年下跌的,而百度是在增长的。谷歌的退出与百度的发展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5、“最好颠覆我的是我自己,而不是另外一个公司”

在被主持人问及是否害怕百度某一天突然被一个体量相当,或者体量更大,甚至于根本不知道从哪个领域杀出来的一匹黑马所颠覆时,李彦宏坦承自己的确非常害怕。

“这种颠覆有可能来自比我们体量大的企业,但是更可能来自比我们体量要小的企业。我在做的过程当中永远都在跟比我大的对手在竞争,这个我不怕。反而是那些你平时没有关注到的,你觉得这东西其实没什么,但是其实你的判断是错的。”李彦宏表示,IT产业几十年的发展,这个过程一直在发生,多多少少都是一种必然。但是对于百度来说,“最好颠覆我的是我自己,而不是另外一个公司。”

以下为《遇见大咖》李彦宏特辑实录:

史小诺:我可能不是这个行业的,我会觉得200亿特别多,特别大?

李彦宏:我也觉得特别多、特别大。

史小诺:对,你不怕失败吗,万一这个烧了钱,它没有达到你理想的结果呢?

李彦宏:你知道我是一个企业家,或者说是一个创业者,其实我们这类人天生就是喜欢冒险的,当我最开始辞掉美国的工作,卖掉美国的房子,回到北京来做创业的时候,当时的条件比在美国其实要差很多的,如果失败了其实就很不划算了,但是我就想,我愿意冒这个险,因为我知道如果做成了,它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我在美国过一个舒适的生活。

史小诺:你是不是从小到大一直就是三好学生?

李彦宏:但是其实一开始也不是,我们家五个孩子,我是唯一的一个男孩,所以我很小就很受父母亲,爷爷奶奶的娇惯,小时候也很淘气。

史小诺:你很调皮吗?

李彦宏:对,我小时候很调皮,我上学的第一天,就被班主任撵回家去了,因为我跟同学打架,然后老师批评我,我又不承认错误,因为是第一天上学,老师问我你叫什么,我说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吗,就和他去这样吵。老师就觉得“我教不了你、管不了你,你回家吧”。所以我第一天就被老师撵回家去了。后来因为可能学习好,老师就经常表扬,越表扬我就越不好意思捣乱了,就慢慢变成了一个三好学生。

史小诺:你现在今天的这个样子,和小时候你在山西阳泉,小时候想象自己长大的样子有区别吗?

李彦宏:我其实印象当中,我小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我长大会干什么,那个时候一天到晚就是在玩儿,我记得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父母和我讲“你要好好学习,你要将来能够考上大学,你就会有工作,我们家有没有后门,你考不上大学就没有工作了”。

史小诺: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缺点吗,让我们这个导演也兴奋一下,完全就是三好学生,完全没有缺点,你觉得你有什么缺点?

李彦宏:我有很多缺点啊,我并不喜欢天天和人打交道,我喜欢的是坐在电脑面前,去关注产品,关注技术。

史小诺:你是统领5万人员工的这么一个大企业家,所以从关注技术这样一个技术男,要跨越到关注技术的一个大老板,这个中间我觉得还是有沟壑的?

李彦宏:管理确实是我的弱项,如果跟外界打交道的话,不同人的做法都是很不一样的。比如要搞定某些事儿,你得跟这些人变成朋友,但是我可能很难跟别人变成朋友。

史小诺:那怎么办呢?

李彦宏:那我就只好说这个事情我就不做好了。比如前些年无线互联网刚刚开始的时候,其实运营商的短信业务、就是彩信业务,有一大堆公司都是靠这个赚钱的,但是后来都需要去和那些运营商搞特别好的关系,才能够挣到更多的钱,但我发现我根本做不了这个事情。所以百度就从来没有做过SP这种业务,我也觉得因为我的这个弱点,我们确实丧失了很多机会。

李彦宏:公司在任何一个阶段都面临很多问题,确实有很多挣扎,有很多彷徨。

史小诺:压力这么大,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排遣一下,或者让自己暂时忘掉,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李彦宏:确实是,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睡眠不够,所以如果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就想去睡一觉。我入睡没有问题,但是睡一会儿就会醒,或者有时候做一做按摩放松一下。

史小诺:你觉得现在生活当中,谁对你的影响比较大,或者说对你的事业影响比较大?

李彦宏:现在应该说是我太太对于我的影响比较大,因为我们也是天天在一起,大家相互交流,一起生活20多年,这种Trust(信任)和感情都让我能够跟她无话不谈。不管是公司遇到困难,还是家里有什么事情,我们相互之间的这种交流都是非常多的。

史小诺:就是在百度受影响的这个过程当中,会不会是你太太比你还多呢?

李彦宏:那倒不会,这方面的影响有时候也被外界以讹传讹、传的有点失真了,比如说传播最广的一个故事就是,我在美国加州过的很幸福,每天除了朝九晚五上班,就是在自己后花园里种点菜,种点水果,有一天我回家,突然发现我的菜园子里的菜都被拔掉了,因为我太太觉得我胸无大志,然后回国创业,于是就诞生了百度,其实这个是不对的。确有其事,但是发生的顺序是错的,是我先回国创业,我太太那会儿还在美国,我定期回去看她,有一年我回去看她,我发现那些菜都被拔掉了,我说你为什么拔掉了,她说你都不在了,没有人照顾这些东西,我就给你拔掉了,事实是这个样子。

史小诺:好像就是生活伴侣决定了一种生活方式,这个生活方式其实就包含了他的工作方式?

李彦宏:对,其实这个是很自然的,就是你朝夕相处,天天在一起,所以他对你的影响一定是最大的。而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他的这个公司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也是倾注了很多感情,也是很难分得清楚工作和生活的界线是什么,而自己的伴侣就是自己生活的另一半,所以一定是影响非常大的,很重要的。

史小诺:也有人这样说,因为谷歌的退出所以才成就了百度,像这种说法你在意吗?

李彦宏:这是一种误解,我也听到很多,应该说是我在意的,因为它不是事实,所以我也觉得有必要去解释一下。谷歌退出中国,那么大家可能忘了,谷歌在退出中国之前,它在中国运营了5年,这5年它的市场份额每年都在下跌,所以那个时候的百度我们每年市场份额都在增加,所以百度的成功跟谷歌退出没有必然的联系。当然了就是企业做大总会有质疑,我觉得这个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有机会我很愿意去澄清这些误解。

史小诺:那你怕百度某一天突然被一个体量相当,或者体量比你大,甚至于根本不知道从哪个领域杀出来的一匹黑马,处于特别不好的境地,害怕这样的事情吗?

李彦宏:害怕,非常害怕。这种颠覆有可能来自比我们体量大的企业,但是更可能来自比我们体量要小的企业。我在做的过程当中永远都在跟比我大的对手在竞争,这个我不怕。反而是那些你平时没有关注到的,你觉得这东西其实没什么,但是其实你的判断是错的。IT产业几十年的发展,这个过程一直在发生,多多少少都是一种必然。但是对于我来说,最好颠覆我的是我自己,而不是另外一个公司。

撒贝宁:马云、马化腾、刘强东、雷军,这四个人掉水里,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李彦宏:我会救雷军。主要是雷军最近送我一台小米手机。

撒贝宁:您为什么如此低调呢?

李彦宏:因为我是天蝎座啊。

采访撒贝宁

撒贝宁:其实我对他的感受之前一直是像他自己描述的那样他是一个非常安静的美男子,在我们所有北大校友的心目当中把是一个出镜率极低,很低调,但是确实踏踏实实在做事情的人,但是今天看完他的开讲之后我个人认为其实他在内心深处也是生活着一个极其热情、开朗而且愿意和人交流并且经常会爆出很多精彩的经典金句的、这么一个挺像现在时下的90后这样的年轻人思维这么一个企业家。

记者:就是跟您之前做的功课还是有很大不一样。

撒贝宁:还是有很大区别,我本来还害怕他今天在现场会不会太安静,太腼腆,以至于很多问题我得帮他回答,后来我发现完全不需要。

李彦宏在上海百度研发中心调研。圆圈会议是他最推崇的工作方式,简单、直接,每个员工可以直接跟他沟通,从产品设计到公司发展。

李彦宏:(前期暂停社会招聘)主要还不是因为我们对宏观经济的走势的判断,更多的是我们对内部公司运营效率的判断。现在经常突然冒出一个项目,我从来没听说过。经常会有这种情况,有人说虽然我们只有三十几个人在干,但大家口气都很大,事实上我觉得这三十几个人在干的东西根本就完全不make sense(没意义)。所以我们希望招人稍微停一停,我们内部先消化一下。

员工提问:我来百度三年了,我们发现在组织上面有一些影响效率的事情,比如说监控这件事,在述职的时候我就听到在一个团队里就讲了三遍。

李彦宏:我自己也切身感受到的一些痛点。重复的去做一些事情为了显示自己的技术能力,这也是我非常痛恨的一件事情。今年的最高奖有一个项目所有的关都过了,最后被我毙掉的,就是因为我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团队做了类似的事情,而且那个团队先做的。对吧?你技术含量再高,最后对业务产生了再大的需求,但是你做了重复的工作,我就要把它kill掉(毙掉),我希望把这个massage(信息)能够层层地传递下去,大家不要去干这种事。

百度 李彦宏 谷歌 管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