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为什么你不能像ISIS一样招人?
李想 & 金异开 李想 & 金异开

创业者:为什么你不能像ISIS一样招人?

具体来讲,他们通过一个共同的大愿景,一定的纪律约束,及时、高效、透明的信息流通,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和高度的公众曝光,来推动组织的发展。而这几个方面,正是创业企业们应该好好学习的。

去年1月《查理周刊》遭恐怖分子血洗、以及去年11月14日发生在法国巴黎的连环暴恐袭击事件让一篇题为《作为一种操作系统的伊斯兰》彻底火了。该文提到:

伊斯兰教对信众的从生到死的生活准则都做了规定, 这样只要当上信徒后,不管是在北非沙漠还是东南亚海岛,每日的生活和遇到的各种情况就都有同样的规章可循

问题来了

自从ISIS成立以来,有很多人(包括许多来自西方国家如俄罗斯、英国、法国甚至丹麦)前赴后继地从全球各个角落要求加入。一篇报告指出,截止2015年3月,有20,000多名外国人加入了ISIS,这其中大约20%来自西方国家,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痛心疾首的。因为加入ISIS并不意味着荣华富贵、一步登天或者在经济上有显著的提升。恰恰相反,大多数ISIS成员在加入ISIS之后的生活条件并不会得到太大的改善,但却很有可能丢掉性命。我们看到一个英国的工程师,在当地过着丰衣足食小康生活,却突然放弃发达国家的中产生活,而去沙漠国家参与所谓圣战,忍饥挨饿,而且冒着贫穷、死亡的风险……

为什么?

因为参与感

前文提到,伊斯兰教对信众的从生到死的生活准则都做了规定。大家可能会以为,ISIS变本加厉的教旨、极端的疯狂行为会导致教徒因受不了戒律而纷纷退出,至少也应该在战斗力上消极怠工。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佛教以前是允许吃肉的,为什么在梁武帝之后,在中国主流的佛教禁肉,却没有再改回去?我们认为,很多人心中的纪律约束一定程度上是人的一种精神需要。如果人不被一种纪律所占有,那么别的纪律约束就会占领这块地盘

当代的创业企业,尤其是科技企业,会受一些新潮的“人性化管理”等理论所干扰。大家在担心:如果强调了“纪律”以后,员工的积极性会不会随之下降?殊不知,“齐勇若一”的纪律约束不但是企业过程控制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提高员工留存率的法宝。对于员工而言,一个企业是否像铁一样执行制定的纪律是检测企业是否在正常轨道上运行的试金石。

具体地说:员工们除了在关注工资是否按时发放、奖金是否丰厚以外,他们还会关注企业是否会像机器一样周而复始地运转。在他们心目中,严明的纪律往往意味着安全感,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企业永动机的一部分。反之,如果公司(包括初创公司),拥抱过多的流程创新,他们就会主动涣散掉自己的人心。

一句话:有纪律的企业有向心力,无纪律的企业有离心力

更透彻的结论:在大多数场合,有一个“还凑合”的纪律约束,远远好于没有纪律约束。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令人哭笑不得,但是已经被无数案例所证明。这也说明为什么中国经济的龙头是华为、万达这样实施准军事化的管理集团。

当然,这里有一个大前提,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什么是纪律。在信息时代,纪律不再是以往的“上午9点打卡”,而是“提交代码前必须先进行单元测试”这类。群体行为与参与感

一群人面对一堵墙一起扔石头,这是一种群体行为。

我们经常在网上见到所谓“盖楼”行为,从前在各种论坛、贴吧、留言板上,现在在微信群内,许多人会选择自发地复制粘贴一段相同的话。当数以千计、万记的用户都参与到相同内容的复制粘贴中时,会形成一股壮观的力量。最典型例子是贴吧中频发的“爆吧”行为。没错,他们前阵子还远征了Facebook,人民日报还发文《相信你们》表示肯定……如果你是帝吧玩家的话,对这个词应该非常熟 (zi) 悉 (hao)。

爆吧行为的心理学分析是另一个很大的课题,我们这里不作详细探讨。但能让那么多用户同时参与到一个事情中来,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件事情本身能够为用户提供很强的参与感,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是整件事情的一部分

这也就解释了团建、聚餐等的必要性。表面上看起来,旅游、年会、吃饭、抽奖这些事情和工作根本无关,为什么企业还需要调动资源组织这些活动?目的就是创造机会让员工集体做同一种事。Again,在特定的场合,“让全体成员一起做某项无意义的事”有时候比“让某个小分队单独做某件有意义的事”更值得。

愿景与参与感

与面向所有会上网的用户、仅仅是复制粘贴或者简单再创作的爆吧行为相比,ISIS所面向的人,横跨各行各业,包括工程师、金融、军事等等人才,技术要求更高。那么ISIS是如何将如此复杂的邪恶大项目(建国),与参与感联系起来的呢?答案是(邪恶的)愿景。

什么是愿景?那些被ISIS散布的音视频里面就装着愿景。

当然,愿景这是褒义词,不应该用于反面的事物上。那么正面的例子有哪些?游戏中的大地图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我们在玩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等游戏时,总有个大地图,然后再分成具体的一道道关卡。每次完成小任务通过关卡时,就能看到自己的成就、以及在所有的成就里已经实现了多少。大地图的存在保持了游戏玩家粘性

那这个游戏真的这么好玩,让人即刻上瘾吗?并不是。事实上许多游戏都非常耗费脑力,你需要反反复复玩同一个关卡,是很机械化、重复化的事情。投射到创业企业中,就好比有个bug反反复复调不通,这会带来挫败感,当你的挫败感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员工就会想跳槽(换个游戏玩)。而全局地图能在你不断挫败的时候,非常有效地继续调动你的参与感

许多创业企业抱怨说,我们开出比市场价高的工资,却还是招不到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很多TMT行业的大多数职位,比如iOS 工程师,Android工程师,都是已经固定的模式,嘴上号召“创新”的企业,实质职位描述中又缺乏创新的柔性,却往往用公式化、符号化的噱头来吸引人才:五险一金、假期、旅游、沙发代替格子间、扁平化管理、简单的人际关系等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然很有创意,可是大家都这么说,你的吸引力就没有那么强烈了。这些描述并没有强调员工能获得的参与感,也没有把公司的愿景和员工联系起来。公司更应努力在员工社群中建立默契,大家才会齐心协力去做一件事情。

因此,创业企业在招聘、融资、销售时不能只强调岗位,而应该把岗位和企业的愿景联系起来。例如某个机器人公司的最终目标是用机器人治疗孤僻儿童、为老人提供陪伴、或者用机械手帮助残疾人,这个愿景能帮很多研发人员从枯燥的岗位上解放出来。另外,这愿景最好和员工的生活经历直接相关,例如他的亲人恰好是需要该机器人的帮助的,他一定会有更强的参与感。

信息流通与参与感

不可否认,即使在通讯极为落后的地区,ISIS也拥有极强的,跨国界的信息输送管道。发达的情报网,不但有助于提升组织的资源整合能力,同时也是笼络人心的重要环节。

《孙子兵法》:“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冷兵器时代,许多国家都有自己的愚兵政策,即将领的决策不会让下面的人知道原因。士兵们在完全无条件服从的前提下,作战时还是可以有很强的参与感。而当今是信息高速流通的时代,古代兵法并不完全适用,尤其是知识密集型行业。

举个栗子,许多公司的订单佣金、其他员工的薪酬等,都不向员工开放。而互联网时代的人们聪明也多疑,因此信息不对称的状态若久而久之,则员工心里就产生有想法。如果技术部门对企业的收入情况、销售部门的分成制度等完全没有了解,将大大削弱其参与感,所做出来的产品将与用户脱节不说,甚至会较容易地被竞争对手以更优厚的待遇挖走。因为利益分配的透明与否和参与感有着很强的关联。隐瞒太多信息的话,很可能导致员工往坏的地方去假设,也许知道实情会更优化其效率。

那么将信息告诉员工会不会导致泄密?这个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不过,如果在传递信息时,明确他们的保密职责,大多数情况下员工会因被信任而保密。反而如果在日常生活中自己猜测到或通过其他手段获取到,更可能会向外界透露。

同样,在公司遇到危机时,如果创始人打落牙齿和血吞,依然坚持说公司情况很好,现金充沛blablabla……那么发生麻烦时一定会很麻烦,甚至有可能将问题严重扩大,无法收拾。如果能及时传递信息的话,则更有机会让真正好的员工留存下来

合伙人制与参与感

许多创业企业喜欢给合伙人更多权利和激励,这点无可厚非。不过这里有个两极分化现象:传统行业非常排斥合伙人,倾向于完全的雇佣制度;相反,创新企业很喜欢合伙人制度,有些甚至实行全员合伙人,所有员工都既是员工又是老板。

合伙人制的最终目标是提高团队成员的参与感。对于那些有创造力、有想法、有一定工作年限的人,更大自由度能为他们带来主人翁意识。而对于没有资格成为合伙人的大部分人来说,他们需要管理目标的细化、KPI 的细化。他们是大地图里的小地图、伊斯兰教里面琐碎的具体要求。因此对新员工不适合采用合伙人制。合伙人制的核心是:精细化管理的同时给大地图

公众可见度与参与感

参与感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构成,即对目前从事的事情要有visibility——可见的成功

一位Yale的学者全职研究墨西哥的贩毒集团。其中有一个集团,所造成平民死亡的数目跟普通犯罪行为的平均水平仅仅持平。但为什么这个贩毒集团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以及背后的交易额却大大超过同行,成为墨西哥社会的一大毒瘤?重要的原因是,公众经常能从电视上看到他们又在哪哪哪儿把城市的垃圾桶给烧了、斗殴杀人又把尸体放到马路上了……这些行为当然让人深恶痛绝,但是从公司运营角度上说,他们把公司做的事情公开化,非常有利于团队成员增强认同感和参与感

另外一个例子是,有些企业从事的是供应链的某个环节的to B业务,因此很难进到公众日常生活和视野中。这些企业可以选择把业务做得更可视化。例如一个做机器人大脑芯片的企业可以将其产品的工作原理做成比较生动的视频向公众进行科普。这样一来,更多的优秀员工会受科普视频的影响慕名而来提交简历。同样,内部员工在向别人提及所处公司时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出公司名称,而不会再向以往一样听到:“啊?什么公司?你们是做什么的?”

认真看到这儿了?

总结一下:我们认为虽然ISIS的反人类、反社会是世界公认的,但其之所以在世界不少地区、不同行业的年轻人中都形成某种特殊的吸引力,是因为他们提供了一种极强的参与感,让所有成员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历史事件的一部分,并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具体来讲,他们通过一个共同的大愿景,一定的纪律约束,及时、高效、透明的信息流通,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和高度的公众曝光,来推动组织的发展。而这几个方面,正是创业企业们应该好好学习的。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