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春天竟还要再等3到5年才会来?
蒲鸽 蒲鸽

资本春天竟还要再等3到5年才会来?

在厦门Asiabeat亚洲创业大赛上,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从宏观经济、存量经济和人工智能三个方面谈及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中国潜力巨大,新机遇将到来。

i黑马 蒲鸽 3月18日厦门报道

在厦门Asiabeat亚洲创业大赛上,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从宏观经济层面,分析了资本寒冬的成因,指出由于目前正处在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增长的切换期,前者降下来,后者势头还未起来,导致了资本荒。未来,随着资产负债表的修正,3-5年会迎来较长的资本春天。

此外,李丰还谈到,目前从增量经济转为存量经济,消费结构和人力结构升级,传统工业产能过剩,由此带来的变化是资源驱动型转为效率型驱动,精细化运作,高附加值产能,先进技术手段成为新的机遇所在。

对于人工智能,李丰乐观地认为,中国潜力巨大,原因在于其巨大的人口红利将为其大数据采集——人工智能重要基础,在数据数量和多样性上提供强大支持,由此将有助于人工智能在精度上实现大幅度提升。

以下为李丰演讲实录,经i黑马编辑:

自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开始到现在,大家最喜欢探讨的无非两个问题:

第一,创业所面临的投资资金是否在变少?

第二,人们对于创业经济环境的信心在加强还是减弱?

对此,我从宏观资本层面来做一些分析。

目前中国正处在美元与人民币的特殊切换期,美元在收紧,而人民币势头在增强,此消彼长中,人民币的优势还未完全凸显,因此出现了所谓了资本寒冬。

具体原因在于:1、国外加息,人民币有贬值预期,以人民币计价的投资回报不再收到海外风投的亲睐;2、国内货币宽松,政策面向好,有利于企业融资。

一方面,美元的流动不如以往充裕,这从独角兽估值纷纷下降可见一斑。另一方面,拆VIE结构,中概股回归,这也反映出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看好。

随着人民币一侧的投资在布局和流动性上慢慢升温,资本寒冬会被春天或盛夏替代。

资本春天还有多久?

基于以上剖析,我对未来的预判时是,三到五年内,会进入资本春天。

如果将中国看成一个大型公司,当前亟需解决的重大问题是中国资产负债表的修正。未来,中国无论如何,一定会完成资产负债表在负债项是GDP的2.7倍的修正,换句话来讲要降低负债项。

这其中的原因在于,我们国家的GDP主要靠银行负债。修正资产负债表的结果是,借贷将大量转向投资。

因此,中国对企业俄直接融资,换句话讲,以钱换股会在较长一段时间,成为从政府到民间的重要趋势。

这件事跟创业有什么关系呢?从政府及各个阶层角度来看,这一次修正资产负债表,大家会不惜一切努力去除经济转型需求,增加以钱换股的方式和工具来完成这一次修正。

可以预期,在未来较长期限内,会出现悠长的资本春天,这是由中国本身的宏观走向决定。

创业创什么?存量市场找机会

如今,中国正在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

中国过去20年,从工业到消费,以增量市场为主。在增量经济中,资源和关系将占据重要地位,即拥有资源和关系优势的企业更容易获取大量用户。

随着消费阶段变化,人力结构变化,以及工业增长产能过剩,存量经济出现。整个模式出现锐角式变化。资源驱动型转为效率驱动型。

正如游泳池的进出水口,以往增量经济模式类似进水口,占据进水优势的企业具有更大发展。而存量经济则类似出水口,对用户的留存和升级方能脱颖而出。

经济模式的变化,也带来新的现象。如网红经济,先有品牌,再有产品。不同于传统零售,先有产品,后才有品牌。

在存量经济中,三个维度将提升竞争力。

第一点,工匠精神及品牌的精细化运作。

第二点,基于供给侧改革,高附加值产能将取代低附加值产能。

第三点,极大提升效率和资源配置的智能化科技。

对新科技的思考

中国在技术创新上,未来有很大潜力。比如,在人工智能及机器学习方面,数据是其重要基础。基于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其无论在数据的采集量还是多样性上,都具备优势,这对于提升智能精准度尤为关键。

对于目前大热的虚拟现实,三个观点仅供参考:

第一,从今年来看,其更偏概念和泡沫化。

第二,技术不成熟导致用户留存时间少。从PC到移动互联网,再到虚拟现实,任何一个商业模式的本质是占据时间。目前虚拟现实产品的晕眩感问题仍未解决,一方面源于画面的刷新率低,传感器捕捉迟钝,系统反馈延时等,另一方面,用户生理上不适应。因此,相应的商业模式和产品得不到大量应用。

第三,基于目前的技术阶段,360度全景图片有可能是第一个撬开用户的地方。由于位置固定无动态,不容易造成晕眩,且在技术上难度较低,容易实现。

从长远来讲,虚拟现实一定是改变用户体验的新一代计算平台。

外来和尚有经念

中美在互联网发展上有先后时差。如美国在2000年左右,由于互联网泡沫,完成从精英到老百姓的渗透。

而中国在这个时间节点,仍属于少量精英用户的领地。虽然在时间节点上慢一程,但自2005年以来,由于人口基数大,网民增长大幅提高。

尽管网民增加,但一直以来国外企业在中国的本土化并不成功。

虽然两个国家的互联网历程大致相同,但人群差异巨大,需要大幅度本土化和变异。其中,最大的差异就在于,增量市场,资源的占有对于用户获取尤为重要。

不过,在中国步入存量市场后,资源驱动转为效率驱动,这个环境与美国背后驱动力相似,因此阻力变小。

此外,中国资本力量越来越强,不少直接进行海外投资,并将国外的优秀项目直接引进国内,并给予资源等支持,大大提升海外公司的本土竞争力。

因此,无论是主动进入中国市场,还是被动引入的外国公司,机会均变得更大。

资本 春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